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凤鸾君墨寒小说结局是什么 凤姬不曾欢免费阅读全文

2018-06-09 10:15:02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凤凰一族本是高贵骄傲的族群,凤鸾却为了一个男人放弃了自己的凤骨,抛弃了族人和身份,可即便她抛下一切,哪怕她等了三百年,君墨寒依然对她不屑一顾。

rjanzuwelfv1fofm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凤凰一族本是高贵骄傲的族群,凤鸾却为了一个男人放弃了自己的凤骨,抛弃了族人和身份,可即便她抛下一切,哪怕她等了三百年,君墨寒依然对她不屑一顾。

小说试读

“君墨寒,你根本就不知该如何爱一个人,不是吗?

今生,我用了三百年都没能焐热你的心。

若有来世,我希望,再也不要爱上你……”

……

百里花林,风卷起片片落花,纷然飘飞。

凤鸾倚坐在树下,任由花瓣将她一点点的覆盖。

“原来你躲在这儿!”

君墨寒夹杂着暴怒的声音传来……

凤鸾揉了揉眼睛,只见那人站在树下,一袭白袍,带着几分清冷,浑身透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还是让她心动的样子。

“咳咳……”她将一壶桃花醉猛地灌入口中,却被呛的不停咳嗽,泪水不听话的涌了出来,一种无以名状的疼痛开始随着血液升腾,进入心脏,深入骨髓。

“君墨寒……你来了,你来找我了……”她那一双如烟的水眸望着他,犹如隔雾看花,朦胧醉人。

君墨寒不由得一怔,随即反应过来,顿时更加的愤怒。

“凤鸾,你是故意躲在这里的吧!傲雪现在正在被痛苦折磨着,而你却在这里喝酒,你还真是有闲情雅致……”

“君墨寒,难道,我于你而言,就只是提供血液的灵药吗?难道你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感情?”

君墨寒冷笑。

“如果你没有做那种恶毒的事,本帝也不会这般失望!别以为你是天族的凤女,所有的男人都应该爱上你!凤鸾!你也太高看了自己!你一厢情愿缠着本帝,更见不得本帝和傲雪恩爱,竟然加害于她,让她险些魂飞魄散,还有脸来跟本帝谈感情!?”

好一个一厢情愿。

君墨寒,谁让我先爱上了你呢,所以就注定了你可以无情的伤害我的心。

“你又凭什么断言,是我伤了她?”

“难道你敢说这一切都是巧合吗!”君墨寒怒吼着,他突然抓住凤鸾的手,用力的捏着,眼中的暴怒,仿佛要将凤鸾撕碎一般。

一丝丝的狰狞爬上他的脸,在她耳边咬牙说道:“你与魔族勾结,难道不就是为了你自己那点儿肮脏的心思吗?所以你将本帝引走,闯入琉璃殿是想杀害本帝的王后!”

凤鸾痛呼,想要甩开君墨寒的手:“好痛!你放开我!反正你从来都不相信我!”

“别拖延时间了,快把血给我!”君墨寒厌恶的说道。

“放开!咳咳……咳咳……”凤鸾胸中突然一股气血上涌,她强力压了压,倔强的看着他:“天族的血极其珍贵,仅一滴便可以起死回生,枯木逢春……只是奇怪的很,那西海公主竟连续服用了六日的血,都未能康复?”

君墨寒藏在宽袖中的手暗暗捏紧,该死的,在他的印象中,她总是高傲的,高傲的令人咬牙切齿,她的脸皮比铁还厚,总是没皮没脸的缠着他!

可是眼前的这个女子……

那张惨白的小脸,那强忍着委屈的眼神,都让他的心微微一颤。

“做错了事情就要付出代价,这都是你自找的!”

“你大可以将我送入天牢,或受千道雷劫,那样倒也一了百了!到时候……你的心上人不但不会因为没有凤血而伤重不治,说不定还能立马痊愈。”

“你——”

她语气中的冷嘲热讽让君墨寒心中的怒火疯狂燃烧,他不顾凤鸾的挣扎,寒光一闪,狠狠的割开了她的手腕。

鲜血瞬间涌出,滴落在地。

他冷笑道:“你以为本帝不敢将你绳之以法!?本帝就是要让你看着本帝和傲雪的幸福,你的凤血,本帝还要留着慢慢给傲雪调养身体!”

“不……”凤鸾挣扎,血反倒流的更加迅速。

凤鸾的家在天族,可是她却死皮赖脸的在仙界住了三百年,君墨寒很少会来凤鸾殿找她,除了……为了那个女人要自己的凤血。

傲雪身受重伤,君墨寒自然着急的很。

……

“你的血!”

第七日,他来凤鸾殿找她,开口就是索要她的血。

隔着一层薄如蝉翼的轻纱,只听里面的人儿娇笑一声:“好啊……想要,你自己来拿吧……”

君墨寒隐约察觉出不对劲,不知道这女人又想搞什么鬼。

“我身子有些不舒服,咳咳……起不来床,这血,只能你亲自来取了,咳咳……”

里面传来凤鸾苍白无力的声音,怎么会这般虚弱?君墨寒心中没来由的一紧,想也没想就上前拉开了纱幔。

下一刻,他怔在了原地。

君墨寒居高临下看着眼前的女子,微暗的烛光下,他满目所见的全是那白皙细腻的肌肤,那窈窕丰满的身体。

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拉开纱幔见到的是这样的一番景象!

呼吸渐渐的急促起来,脑中一片混乱,好像下一秒就会炸开,他猩红着双眼,不知是被吓的,还是被气的。

猝不及防的,她一双白玉般的手臂搭上了他的脖颈,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的怀中,她身上散发出的那一缕甜香萦绕在鼻尖。

“墨寒……你爱我好不好?你看看我,看看我到底哪里不如她?”耳边是她那销hún荡魄的柔语。

君墨寒后脊一僵,猛地推开凤鸾,怒斥道:“看看你都变成了什么样子!”

“额……”凤鸾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自额角滑落,被他用力一推,倒在床上竟一时起不来。

“凤鸾!你是天族的凤女!怎的如此低贱!”

男人暴怒的吼声回荡在她的耳旁。

“呵呵呵……呵呵……”凤鸾低低的笑着,笑出了泪水:“我知道……我知道我是凤女,可是我回不去了……”

再也回不去了,她已经无家可归了。

“我在你的身上耗费了三百年的时间,我以为,就算是石头,也该能焐热了!可是你为什么就不爱我呢……”

其实,在那个女人出现之前,即便君墨寒不爱她,也未曾给过她好脸色,但是却也没有赶过自己走。

凤鸾以为,君墨寒只是天性凉薄,可是没有关系,她有的是时间,可以一点一点的暖化他。

明明可以的……

可是为何,自从傲雪出现后,一切都变了!

原来,他……并不是不会爱。

他只是将所有的耐心都给了另一个女人罢了。

若感情分先来后到那该多好!

“为什么……为什么……君墨寒,你告诉我……为什么我用了三百年都得不到你的心,而那个女人,她一来,就能让你爱上她???凭什么!凭什么!?”

君墨寒似乎比往日多了一丝耐心,可他说出来的话,却依旧刺伤了她:“我与傲雪很早就有一段过往,在我心里,没有人能替代她。”

凤鸾一愣,很早……就相识了……

没有人能代替她?

没有人能代替她……

原来,在君墨寒心中,那个女人竟是那么重要。

“呵呵……”她凄然一笑:“那为何你与她没有在一起?”

凤鸾的话正好戳中君墨寒的痛楚,他蹙眉道:“我去西海提过亲,可那时我还不是一界之主,所以西海并不愿将她下嫁于我。”

君墨寒双手紧握成拳,那些回忆,都是他过往的耻辱!

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

而她,凤鸾却是上赶着来的。

她懂了。

可是……

他被吓到了。

当他看到她吐血倒在自己面前,一阵前所未有的恐慌犹如海啸般席卷而来,他抱着怀中那副轻飘飘的身体,顿时慌乱的无以复加。

他本是极其厌恶她的。

她傲慢无礼,没脸没皮缠着自己。

她阻拦在他与傲雪之间,甚至在他们大婚之日破坏了他的婚礼,她一向都是那样的骄纵跋扈。

但是就是这个女人,她陪伴了自己三百年,她为他挡过天劫,替他愤愤不平,她暗中帮助了他那么多次。

她骄傲,倔强,勇敢,古怪,明明他是一个冰冷无趣的人,她却时时刻刻都在想办法带动他笑。

她说,君墨寒,因为六界之内,四海八荒,唯有你君墨寒才能勉强配的上我!

她说,君墨寒,其实你早就已经对我动心了吧。

她说,君墨寒,你就相信我一次好不好……

她还说,君墨寒,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缠着你了……到底谁要她这般保证了!她已经纠缠了他这么长时间,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呢!?她的倔强呢?她的脾气呢!?

君墨寒旁若无人的将凤鸾抱回了自己的寝殿,傲雪本想追过去,却最终一咬牙调转了方向。

一场仙魔大战猝不及防的开始,又迅速的结束,这一切不过是魔族的一场阴谋。

魔兵如流水般迅速撤退,仙界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安静。

一穿着黑色斗篷的人出现在仙界的某一个角落里,她掩着面部,东张西望的显得十分不安,好似在等待着什么人,此人正是傲雪公主。

很快,西方上空的空气突然变得扭曲,只见,半空中逐渐形成了一个紫色的旋涡。

那漩涡内,不断渗出隐隐魔气,当傲雪看到那从旋涡之中踏出的身影时,身子忍不住的颤抖,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即便是表面装得再镇定。

“呵呵呵……傲雪公主,你这次又让本尊失望了!”

魔尊的本体并没有到来,眼前的只是他的元神,看不清他的五官轮廓,却能见得其周身凝聚的骇人魔气。

“我……我不……”傲雪吓得两腿像弹棉花似地不住打颤,若非逼不得已,她也不会面对这么恐怖的魔鬼,可是她实在是逼急了!

“我……我一切都是按照计划做的,眼看凤鸾就要去死了,只是中途出了点意外而已……毕竟谁也不知道君墨寒会突然赶回来……”

“哼!”魔尊这一声冷哼,是从胸腹出来的,就像来自山洞的风声,令人听了彻骨生寒。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傲雪被眼前的恶魔羞辱着,暗暗咬紧了牙齿,张大的瞳孔中充满恐怖,她知道眼前之人只要一根手指头,就足以让她灰飞烟灭。

“魔尊,虽然我没能杀死那个女人,但是……但是我已经放干了她的血!她一定活不了!看在……看在我将凤血全部给了你的份上,你不能杀我……”

“哈哈哈哈——”魔尊好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般,疯狂的笑着,身影微微晃动:“本尊何时说过要杀了你?你过来——”

傲雪强忍着心中的惧意,向他靠近了些。

当她靠近魔尊之时,一道声音顿时传入了脑海中。

“什么!?”她惊叫出声,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之人,连心中的害怕都忘却了:“你……你让我……不行,他若是死了,我要怎么办?”

“呵……愚蠢的女人!你以为事到如今君墨寒还会被你玩弄于鼓掌吗?”

傲雪身子一震,是啊!

君墨寒如今已经开始对凤鸾好了。

没有比她看的更加的清楚,也许君墨寒自己都尚未发觉,他心中已经有了凤鸾!

或许,君墨寒心中一直,从始至终爱的人,都是凤鸾!而她,不过就是一个替身罢了。

以如今的情况,她还能瞒多久呢?

甚至,他现在已经知道了真相,该死的凤鸾在那个时候吹响了玉笛,君墨寒到底会不会知道些什么!?会不会已经知道三百年前救他的人是凤鸾?

她抬头,神色犹豫的望着魔尊,如果注定得不到,那不如就让她毁了……她绝不会,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君墨寒和凤鸾在一起!

“凤女陨落,天族必然受到打击,再无心思与仙界联合,而仙帝君墨寒一死,到时候,哈哈哈……就再也没有人能阻碍本尊统领六界了!哈哈哈……”

“介时,你便是魔族的功臣,而西海龙王,你的父亲便会是下一任的仙帝……”

话说君墨寒这边。

偌大的寝殿内,凝重的气息无声的飘荡开来,床上的女子,是纠缠了他三百年的女人,坚强如她,倔强如她,如今却气若游丝的躺在那里,脸色惨白,双眸紧闭,仿佛只要一阵风吹过,就会将她吹散……

一股苦涩的滋味死死地压在君墨寒的心头,压得他快要窒息。

“本帝离开也不过数日,谁来告诉我为什么她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不信,不信凤鸾会死。

甚至,他从未想过她会真正离开自己。

心口酸涩紧密的疼着,他这一生,从未这般恐慌过。

“本帝命你们把她治好!一定要治好!”君墨寒像疯了一样,大声吼道。

“本帝要她活着!听到没有!”

“仙帝!老臣无能,凤女殿下实在是回天无力啊!凤女殿下伤成这般,身体里的血……都快流干了啊……”

跪在地上的一干仙君浑身哆嗦着,眼前的仙帝实在是太可怕了……就像……就像是完全魔障了一般。

“仙帝……”一直沉默未语的药君看向君墨寒,欲言又止。

君墨寒一个眼神扫射过去:“讲!”

“这……”药君捋了捋银白的胡须,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开这个口。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敢告诉君墨寒一个事实。

那就是那凤鸾已有身孕,眼前的情况,凤鸾也只有魂飞魄散一个结果,若是再加上一个孩子,那只会让仙帝更加的伤心。

但无论如何这件事是瞒不下去的,药君终是开口说道:“仙帝,方才老臣给凤女把脉得知……凤女已怀有身孕,老臣斗胆说一句,此事关系重大!凤女的情况是纸包不住火的,还需尽快通知天族……”

“身孕!?”

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狠狠地撞击了一下。

君墨寒震惊看向床上的凤鸾,神情极为复杂,面色铁青而僵硬,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双手悄然紧握成拳,他在竭力平复狂跳不止的心。

“你说什么?给本帝说清楚!”他拉起药君的衣领,暴怒高吼。

“回仙帝……凤女已有身孕一月有余,只可惜胎儿尚未完全成型……”

凤鸾竟然怀了他的孩子!?

呵……君墨寒在心中苦笑,也许这就是命吧,凤鸾,你看,不是你说不与我纠缠就真的能断干净的,我们之间早已就扯不清了……

他的脸色变了又变,一如内心翻腾的纠结。

半晌,从牙关里狠狠挤出一句话:“凤鸾怀的是本帝的骨肉……不管要多大的代价,凤鸾和孩子,都要保住!”

“仙帝!凤女的身体正在迅速衰败,更严重的是凤女的元神也已破碎的千疮百孔,这元神受损是修复不了的……即使是天族的凤血有起死回生之效,也不可能有修复灵魂之能力啊……”

君墨寒一掌将殿内除了床榻周围的东西全部震碎,暴吼道:“难道要本帝眼睁睁看着凤鸾魂飞魄散吗!?”

“仙帝……”众仙被吓的将头埋在地上,浑身颤抖。

“仙帝,话虽这么说,可天族传承的是上古复苏之力,又拥有多件上古神器,凤女是天族的命脉,说不定他们会有办法相救……”

一直跪于殿中的紫阎帝君突然起身道:“凤女与魔族之事,终究是我处理不当导致,天族若是计较,便将我交出去吧!”虫.虫.整.理

就在方才,紫阎帝君已经找机会与君墨寒交代了凤鸾勾结魔族一事,还有当日从凤鸾身上搜出的,能与魔族通信的证物也上交给了君墨寒。

交代了他将凤鸾和雀儿暂时收押天牢之事。

君墨寒负手而立,神色悲戚:“此事不全为你的责任,本帝不在仙界之时,魔族突然来犯,你等全力守卫天庭有功无过……”

说着,他神色一凌:“只是本帝全然不信凤鸾会与魔族勾结!她的性子本帝在了解不过,她贵为天族凤女,于情于理都没有和魔族勾结的理由!此事你给本帝彻查,定要揪出那幕后作祟之人……还有……是谁对凤鸾动用私行,给本帝查!”

“你们放开她!”

只见傲雪正虚弱的被两个魔兵抓着,往悬崖边扔去,他来不及思考,立即冲过去,一把拽住了傲雪:“抓住我,千万别松手!”

“墨寒……你回来了……呜呜呜……”傲雪脸色惨白到发青,显然是被吓坏了,她语无伦次的说着:“墨寒,救我……快救我上去,好怕……”

“好,你抓住我的手,千万要抓紧!”

君墨寒将傲雪拉了上来,脚沾到地的她连忙紧紧地抱住君墨寒,哇哇大哭:“吓死我了……墨寒……”

在君墨寒出现的那一刻,两个魔兵便身影一闪,跑为上策。

“不怕……不怕……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一个人了,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君墨寒怜惜的将傲雪搂在怀中,心中后怕,如果他再晚来一步,她就会被推下断魂崖魂飞魄散了!

方才她吹响了玉笛,他感应到了,所以放下一切赶回来了,一路上,他看到了很多魔兵,他就知道,仙界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

“我……”傲雪颤抖的往君墨寒怀里缩了缩,全身都冒着冷汗:“我也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她变了,突然变得特别可怕,外貌变了,一切都变了,是她勾结了魔族……”

“她?小七你在说什么?她是谁?”

“凤鸾!是凤鸾!是她让魔兵将我扔下断魂崖!”

君墨寒身子一震:“你说什么!?”

他顺着傲雪目光看去,这才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凤鸾!

他心中大骇!

心神具震!

原本想要质问的话,顿时咽回了口中,她怎么会变成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

银白的头发,满脸,满身的血迹……

明明他离开的时候,她还好好的!为何短短的时间,她突然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君墨寒放开傲雪,一步步走到凤鸾身前,狭长的凤眸尽是复杂的猩红,突然厉声道:“你这是怎么了?啊?怎么会弄成这副模样!?”

“君墨寒……”

她终于又见到他了,心中有好多好多话想问他,有好多好多话想要和他说。

可是话到嘴边,只剩那一句轻声的呼唤。

他回来了。

他会信她吗?

不会,这次他依旧不会相信自己的吧……

“告诉我!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凤鸾突然一阵眩晕,熟悉的腥甜突然翻涌上来,她张口便吐出一口鲜血,终于支撑不下去了。

没有倒在地上,她跌进了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里。

所有的质问,所有的冰冷瞬间消失不见,神色是连他自己也未发觉的紧张:“凤鸾!”

“我没有……没有勾结魔族……没有……”她脸上血色已无,全身伤痕累累,痛的眼都睁不开,却还在吃力的解释着。

虽然这个男人从未相信过她。

“君墨寒……我保证以后再也……再也不会缠着你了,求求你……救救我的……”救救我的孩子,我们的孩子。

她的声音本就低如蚊声,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后面的话君墨寒根本就来不及听清。

她又呕出一口血,浸湿了他胸前衣物,他只觉胸口一阵滚烫,灼伤了他的心。

怀中的人已经失去意识陷入昏迷,抱着她冰冷的身体,君墨寒的心头无端升起一股恐惧。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要说了,没事的……凤鸾,你坚持一下……听到没有……”

当所有人都退下,偌大的殿内显得愈发空旷。

君墨寒的目光慢慢锁在她苍白的容颜上,她全身上下都被放过血,就连脸上,都有好几处刀痕,一想到她刚被自己抱进来之时,那一身浸染成血色的衣裙,那一头银白的发,便觉心痛至极。

当亲眼看到她倒在自己眼前时,他脑中一片空白,只剩下眼前划过的一幕幕画面,全都是她的音容笑貌。

离床榻不过几步之遥,他却靠近的十分吃力,双脚像被坠了千斤巨石,寸步难移。

他小心翼翼的伸出了手,极轻的抚上她冰冷的脸颊,低低喃道:“凤鸾,你醒来好不好?你醒来,我便再也不会赶你走了。”

榻上的人儿静静的沉睡着,惨兮兮的脸色竟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君墨寒依旧喃喃自语着:“你现在卖惨给谁看?你是不是在怪我?怪我之前对你做的事……你一定要用这种方式惩罚我吗?你做到了……现在我的心好痛,每呼吸一下,就会很痛,很痛……”

“你之前不是问我,我有没有对你动过心吗?”君墨寒薄唇微微扬起,勾勒出一道苦涩的弧度:“很多次……我都差点把持不住自己的心,所以对你才会做出那种事情,凤鸾……是我明白的太晚了……”

他全身,止不住的颤抖。

“凤鸾……我不要你死……”

“凤鸾……你一定不能死……”

他反复的和她说着话,嗓音也已嘶哑,慢慢地不成声音……只能用力的,紧紧地抱着怀中的人。

凤鸾依然陷入了无边的沉睡中,但她却隐约感觉到了身边的动静,有一道声音不断的在她耳边念叨着什么,她只觉得很吵很吵,又过了很久,她感觉有人将她环抱了起来,紧紧的抱着。

但她还是感觉如坠冰窖般的寒冷,无边无尽的寒冷……

君墨寒抱着凤鸾冰冷的身体,心绪异常复杂,他的手不知不觉的抚过她的腹部,在这里,已经孕育着一个脆弱的小生命。

眼底的喜悦和激动已经快要抑制不住,这是他的孩子,是他和凤鸾的孩子啊。

“嗒!”地一声脆响,君墨寒随声望去,只见一件物什从凤鸾的手中掉出,滚落在地。

君墨寒震惊的看着地上的东西,这竟然是他送给小七的那只玉笛!

可此刻,却为何在凤鸾的手中!?

这支玉笛十分小巧,藏在凤鸾的手中,一直被她紧握着,他竟然一直没有发现……

当时他已发觉仙界的异常在赶回的路上,却感应到了这玉笛的呼唤,所以才能及时的出现在断魂崖。

这玉笛……

是当年他临走时送给小七的,他还亲自教她吹奏了一首曲子,他说,如果以后遇到什么困难只要吹响这支玉笛,他便会立即来到她的身边。

那日石桥之上他只见凤鸾用竹叶吹奏了这首曲子。

君墨寒发疯死的跑了出去,却到处找不到傲雪的身影。

直到他不知不觉的走进了那片花林中,望着地上的落花出神。

身后传来轻盈的脚步声,他没有回头。

“墨寒……”一双柔弱无骨的手,慢慢环上他的腰:“你是不是也不相信凤女会与魔族勾结?我真的不敢相信这一切……她一定有她的苦衷……”

傲雪谨慎又惶恐。

她此刻并不确定君墨寒此刻的想法,所以一切都显得那样小心翼翼。

君墨寒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刺到了一般,一个激灵,甩开傲雪的手。

第一次,他定定地望着眼前的傲雪,仔细的打量着她。

这个女子的到来,弥补了他空了三百年的心,她的到来,让他失而复得的欣喜若狂,让他觉得终于圆满。

可他却从未怀疑过。

“墨寒?”被甩开的傲雪,眼神无措的盯着君墨寒,一张娇美的小脸瞬间惨白。

“墨寒,你怎么了?是不是凤鸾的事情,让你心里受到了打击?墨寒……你别这样子……你还有我啊……”

“小七……请你解释一下,这玉笛为何会在此?”

君墨寒把手摊开,一只纯白通透的玉笛,隐隐约约雕刻着凤凰于飞的图案。

傲雪眸子一慌,勉强装作欣喜的模样:“怎么会在你这里!?真是太好了……你去天族前不是说想要听我吹笛吗?我就命人去龙宫取来了,想你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我还能睹物思人,有个念想……后来,我还当它遗落在了断魂崖,我以为它掉了下去呢……谢谢你墨寒,还好没有将它弄丢!”

说着,就伸手去拿玉笛。

谁料,君墨寒却突然收回了手,冷冷地问道:“那为何这玉笛会在凤鸾手中?”

“啊!?”傲雪语气一凝,连忙拉住了君墨寒的手:“我记起来了,在断魂崖的时候是凤鸾抢走了玉笛,当时她就像入了魔似得,非常可怕……墨寒,是不是她和你说了什么?你不要相信她,她……”

“够了!”君墨寒头疼欲裂:“凤鸾如何和我说些什么!?她现在还在沉睡不醒!”

“告诉我,那时你说是凤鸾让魔兵将你推下断魂崖,可是为何你最后毫发无损,而凤鸾却伤成那样!?凤鸾入狱时,你曾多次进入天牢,停留二三时辰之久,你以为在本帝的地盘,你真的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吗!?”

是谁在幕后操纵一切,先是陷害凤鸾入狱,然后再制造出魔兵为救凤鸾,劫天牢,攻打天庭的假象。

他突然觉得眼前之人有些陌生,她还是不是记忆中那个善良温柔的女子呢?

或许,凤鸾说的对。

他从来都没有看清楚过。

“墨寒……我只是去看望过凤鸾两次啊……”傲雪突然悲戚的开口,她用不可置信的眼眸望着君墨寒:“难道你是在怀疑我吗?是啊……我知道……三百年过去了,你的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凤鸾,我不该,从一开始就不该来寻你……”

“可是,你真的忘记了我们之间的情谊吗?那间西海之滨的小木屋……”

“那时我用自身的灵力和龙珠救了你,回去被父王惩罚,关了整整百天……”

“我当初并不知道你来过西海提亲,父王一心将我嫁给天族五皇子,我虽不愿,却也无力抗衡,当我终于摆脱了这些枷锁来找你时,已经时过境迁了……我知道……终于还是错过了……是我错过了你是不是?”

傲雪神色悲戚,潸然泪下,那话语之中的委屈不似作假。

“对不起,小七……”

“也罢,凤鸾是天族凤女,她那般的高贵美丽,不像我…….你和凤鸾真的十分般配,墨寒……我退出了……我真心的祝福你和她……”

“小七?”君墨寒突然一阵心软和动摇,他是不是不该怀疑傲雪?他是不是语气有些过重呢?她是小七啊,他怎么能因为一些子虚乌有的猜测就怀疑她呢……

“墨寒,三个人总要有两个得到幸福,那就让我离开吧……这样你就不会为难了吧……你不用觉得愧疚于我,好好待她就是对我的最好补偿……就算我不该,不该来找你……”一串泪水从傲雪苍白的脸上无声的流下来,她的双手垂在身侧用力的攥紧,似乎在隐忍着巨大的痛苦,最终还是深深的望了君墨寒一眼,然后蓦然转身,离去。

君墨寒目光紧紧盯着傲雪的背影,犹豫的动了动唇角,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他对着那单薄背影道:“小七,是我负了你,是我没有看清自己的感情,日后,如果你或西海有事相求,我定然不会推脱。”

在君墨寒看不见的角度里,傲雪狠狠的咬着牙,面容几乎变得扭曲。

竟然……真的输给了那个凤鸾!

她以为,只要提起当年的事情,君墨寒就一定会心软动摇。

她以为,她的这一招以退为进一定会起到作用,至少君墨寒会重新信任自己,会想起自己的好……

没想到……没想到君墨寒来了一招顺水推舟,竟然真的不挽留她!他是已经下定决心和凤鸾在一起了吗!?

所以……

很好,君墨寒!既然得不到,那就别怪她玉石俱焚!

雀儿替凤鸾换衣,而君墨寒便只能站在门口等待,片刻之后雀儿红着眼睛轻手轻脚的走了出来。

雀儿走到君墨寒身前恭敬的跪下,磕头泣道:“仙帝,求您救救殿下吧……殿下她是为了您才失去的凤骨,殿下对您用情至深,您成亲当日,殿下虽一时心急做出了错事,但却在魔印未开启之时便后悔了,她以一己之力如何能够封印强大魔气,她是现出了真身用尽了全部灵力,还毁掉了凤骨才做到的啊……那日殿下伤的如此重,差一点就魂飞魄散,所以,殿下是绝对不可能再去打伤傲雪公主的!”

“毁了凤骨……”

君墨寒踉跄地到退一步,神色惨败:“毁了凤骨……怎么会这样!?”

对于天族来说,他知道凤骨意味着什么。

可为什么,为什么他竟然不知道!

后果,君墨寒不敢想下去。

“奴婢知道,您一直误会着殿下……事后殿下一直不让奴婢和您说,也不肯回到天族,就自己一个人生生的扛着,凤骨对凤女而言比生命还要重要,失去了凤骨就再也变不回凤凰了……自那以后……殿下日日都要承受万般的痛楚……”

君墨寒静静的听着。

这些他都不知道……

“仙帝您为了治疗傲雪公主的伤,却不断的索取殿下的凤血……可是你知不知道……我家殿下那时的身体已是强弩之末,那每天流失的几滴血,便会要了我家殿下的命啊!”

君墨寒心中钝痛,他感觉自己的心像被人生生撕开了一道口子,痛的无以复加。

他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如果知道取血会要了凤鸾的性命,他无论如何也不会下手的。

他从未想过,要她的命……

“后来,奴婢为殿下梳理头发的时候,竟发现殿下有了白发!天族之人是不老不死的啊……可是奴婢却发现殿下的白发一日比一日多,就连容颜都在渐渐的衰老下去,奴婢当时吓的不知如何是好,苦苦劝着殿下,可是殿下只道不能让仙帝您知道,她怕您见了她衰老的样子,会更加的……更加的厌恶她!”

雀儿不管君墨寒作何反应,她还在说,权当是一种发泄。

“傲雪公主一次又一次陷害我家殿下,可是仙帝却不分青红皂白,殿下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能力……”

“好了,雀儿,你起来吧……本帝知道了你家殿下受了不少委屈,本帝不会让她有事的,不管付出多大代价,我都会想办法让她醒来。”

雀儿咬着唇点点头,倔强的看着君墨寒,道:“仙帝无论如何都要给我们殿下和天族一个交代,不能让殿下白白被人陷害!”

那日,好多仙君闯入凤鸾殿,质问殿下勾结魔族,还将殿下和她押去了天牢,只不过他们没有把她和凤鸾关在一起,后来发生的事情她都不知道了。

殿下被伤害成这样,如果仙帝不给一个交代的话,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等天族的人来了之后,她一定将一切都告诉他们,让他们为殿下做主!

似是看透了雀儿的心思,君墨寒无奈的捏了捏眉心,这小丫头果然是凤鸾的奴婢,连性子都是一样的倔强。chongchongZ L

“你下去休息吧,你家殿下这里,有本帝照顾。”

君墨寒发话了,可是雀儿却犹豫的看着他,一脸的不信任:“不行,殿下都这样了,我再也不会离开殿下一步!”

就这样,君墨寒和雀儿都在凤鸾身边守着,气氛一度异常尴尬,雀儿拧了热毛巾刚要替凤鸾擦身,突然出现了一只大手将毛巾夺了过去。

雀儿看着君墨寒小心翼翼的执起凤鸾的手,轻轻地擦拭着,她撇了撇嘴,真是搞不懂仙帝是在如何想的。

明明先前还不待见她家殿下呢,现在就死皮赖脸的留在这里照顾殿下,还那么的温柔体贴,亲力亲为。

君墨寒轻柔的握着凤鸾的手,眸中的深情几乎让人沉溺。

不知出自什么样的心理,君墨寒竟从怀中拿出了玉笛,余光瞥到雀儿脸上惊讶的表情时,他开口问道:“雀儿,这只玉笛你可见过?”

若是照傲雪所说,玉笛是在断魂崖被凤鸾夺去的,那么雀儿该是没有见过才对。

“当然,此物是我家殿下的,怎么在您这儿?”

君墨寒瞳孔猛地一缩,急声问道:“你说,这是凤鸾的!?你可确定,没有看错!?”

小编有话说:

这个女子的到来,弥补了他空了三百年的心,她的到来,让他失而复得的欣喜若狂,让他觉得终于圆满。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