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乔小夏孟寒冬小说大结局 夏有乔木恋寒冬全文免费阅读

2018-06-08 16:24:59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乔小夏曾以为,两个人在一起只需要爱情就可以,可孟寒冬却告诉她,爱情只需两个人,可婚姻却需要门当户对,而乔小夏不仅没有和孟寒冬相当的家世,甚至连健康的身体都没有。

cyjloezzth03en66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乔小夏曾以为,两个人在一起只需要爱情就可以,可孟寒冬却告诉她,爱情只需两个人,可婚姻却需要门当户对,而乔小夏不仅没有和孟寒冬相当的家世,甚至连健康的身体都没有。

小说试读

窗外,狂风暴雨。

窗内,暖意融融。孟寒冬急促而又迫切的吻落在乔小夏雪白无暇的肌肤上,留下一株株红梅。

他刚下了飞机就来到“夏园”找她,一分一秒都不想耽误。

这一切,只因为她——不会说话,所以别人欺负她,她也说不出来。

乔小夏哆嗦着嘴唇,身体有一丝僵硬,回应孟寒冬也不像往常那么热情。

“小夏,怎么了?”孟寒冬敏感地发现了她的抵触,挑眉道。

乔小夏苍白着脸,看向孟寒冬的水眸之中蕴藏着无穷无尽的痛苦,她问:“寒冬,你要结婚了?”

孟寒冬脸色一冷,继而漫不经心道:“谁告诉你的?”

乔小夏的脸色又白了一分,心倏地一痛,她回复:“新闻。”

早上看到孟、李两家订婚的新闻,她一度不敢相信,以为是假新闻,可当孟寒冬亲口默认时,她才发现自己傻的天真。

孟寒冬拧紧双眉,不耐地解开了领带,说道:“这仅仅是一场交易,我对李一彤——没有一点感情。”

乔小夏的心又冷了半分,脸色煞白,她问:“那我呢?我算什么?”

孟寒冬沉默半晌,说道:“小夏,留在我身边!什么都没改变!”

乔小夏一震,她咬紧嘴唇,猛然摇了摇头,所有一切都改变了,今后他会有妻子、孩子、家庭,而自己——只能变成他永不得见光的女人。

灼热的眼泪滴到了她的手上,滚烫不已,她颤抖着表示:“孟寒冬,我乔小夏不做小三!”

一声惊雷响起,乔小夏脸色一白,猛地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整个身体瑟瑟发抖。

她想起了十五年前,也是一个这样的雨夜,倒在血泊中的母亲。

她的母亲被一个有妇之夫所骗,想不开,自杀了。自此之后,她没了唯一的亲人,被送进了孤儿院。

所以,她这辈子,绝不会步母亲的后尘!

孟寒冬上前抱住她,嘴唇轻拂她的耳珠道:“小夏,别怕,有我在。”

每到雷雨天,乔小夏都会坐立不安,她最怕打雷。

只要孟寒冬在她身边,都会像今天这样紧紧地拥着她。

乔小夏纤弱的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往日那个让她觉得无比安心的怀抱,如今却一点也不温暖了。

她在他胸口写道:“孟寒冬,别让我恨你!”

孟寒冬眸色骤然变深,猛然扣住乔小夏的下巴。

“你让我怎么办?乔小夏,娶你?你认为孟家会让一个哑巴进门吗?”

他的话犹如利剑穿心,刺得乔小夏心脏抽疼,她攥紧拳头,眼底流露出一丝痛楚,一缕哀思。

是啊,她乔小夏是什么东西?值得孟大公子为她赴汤蹈火?

她不禁自嘲一笑,眼神中是浓浓的自弃,孟寒冬蹙紧眉头,捏紧她的下巴,逼她正视他。

“乔小夏,看着我,不许笑!”

她看着他,依稀记起自己初次见到孟寒冬时的样子,他冷傲、英俊、贵气无比,有着所有她没有的东西。

如果那天,她没有差点被她孤儿院的老师侵\犯,她就不会拼了命地逃出去,更不会遇见他。

是他救了她,带她离开了那个泥沼。

她忽地就哭了出来,原来那个将她从罪恶中解救出来的白马王子,终究不是她的良人。

樱唇猛然一痛,孟寒冬轻噬乔小夏的唇,在她耳边轻诉:“别哭,小夏,我会心疼!”那温柔的眼神,竟不由自主地让她沉溺。

可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

他不过是享受着她弱者的崇拜,却压根看不清她多么的痛苦,在他的野心和权欲面前,她,不值一提。

乔小夏突然感到胃中一片翻江倒海,她倏地冲进浴室,跪倒在地,将今天吃的东西尽数吐了出来。

孟寒冬黑眸瞬间眯紧,眼眸划过一丝精光。

“乔小夏,你怀孕了?”

乔小夏苍白的手紧紧地抚上自己的腹部,失神一笑。

是,她怀孕了,可这个孩子,来得不是时候。

如果他没有敏锐地发现,她只想把这个秘密一直隐瞒下去,她不忍心……让自己的孩子一生下来就受尽白眼。

乔小夏望着孟寒冬,毅然决然表示道:“我会处理掉他!”

孟寒冬眼光一沉,眼神骤然变冷。

“我不许!”他猛然掐住她的肩膀,狠狠地盯着她的双眸,不容反抗。

“把他生下来!”

乔小夏剧烈地摇头,生下他,太残忍。

对于孟寒冬来说,她的孩子只会是他以后无数个孩子当中的一个,而对于她的孩子来说,会背负一生的耻辱,受尽唾骂,就像她曾经经历过的一样。

“乔小夏,想想你的处境,你有什么资格任性?”孟寒冬的双眸瞬间变冷,逼视着她。

乔小夏心中猛地一颤,她指甲紧紧掐入手心,是啊,她有什么资格?

在他面前,她早已低如尘埃,贱如尘土。

可是,就算这样,她也绝不会让自己成为他见不得光的情妇,永远任人耻笑,任人鄙视。

她倏地推开孟寒冬,眼神中全是抗拒。

孟寒冬用双指扣住她下颚,冷笑道:“离开我,你以为你能活得下去吗,乔小夏?你找得到工作,养得活肚子里的孩子吗?”

乔小夏脸色一白。他说的没错,她一无所长,甚至还是个哑巴,又有哪个老板敢雇佣她这样的员工?

她的眼泪突然像断线的珠子一般落了下来,来得又快又急。

她恨自己,恨自己是个哑巴!

可是,就算她再绝望再无助,她也不会绝不会走母亲的老路。

所以,她直直地望着他,用手语说道:“孟寒冬,对不起,我做不到,我们……分手吧。”

孟寒冬的眸色陡然一沉,他用力拽住她,紧紧地锁住她的美眸,低声道“你确定?”

他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势铺天盖地地向乔小夏渗透过来,令她不寒而栗。

她知道,他没有开玩笑。

“我最讨厌不满足的女人!”孟寒冬看着乔小夏的眼神一寸寸变凉。

“你以为这样逼迫我就会妥协吗?别闹了,乔小夏,李一彤,我一定要娶!”

乔小夏心中猛地一震,他居然以为她在胡闹,以为她要利用他的宠爱来干涉他和李一彤的婚姻……

他错了,错的离谱。

她早就知道他是个怎样的男人,他自负、霸道而又强势……

那样的他怎会因为她而顾及与李一彤的婚约?

她猛地推开他朝门外走去,只是还没出门就被孟寒冬追上。

他紧紧地扣住她的后脑勺,简单而又粗暴地吻住了她。

乔小夏拼命挣扎,却被他掐住下颚,强迫张开了嘴。

她狠狠地咬上了他的嘴唇。

一丝血腥味在口腔中蔓延……

孟寒冬眉心一皱,可他依旧若无其事地深吻着乔小夏,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直到她快要不能呼吸了,才放开气喘吁吁的她……

“你永远都逃不开我……乔小夏!”

他修长的手指钳住她的下巴,眼神中是一种不容置喙的压迫。

乔小夏身子微微一颤,在他漆黑的双眸当中,她仿佛看到了深渊……

她知道,自己已别无退路。

——

夏天过去,转眼就到了秋天,萧索的落叶就像乔小夏此时的心情。

乔小夏从商场走出,两个保镖紧随在她身后,对她寸步不离,这些是孟寒冬派来监视她的人。

她现在,连基本的自由,都没有了。

几名身材高挑的女人朝着她走来,为首一人姿色雍容,美艳动人,波浪般的栗色卷发在阳光下异常耀眼。

乔小夏的血液仿佛瞬时凝固一般,连身子都僵硬起来。她不会忘记——那张她在电视上看到的万分熟悉的脸。

“乔小夏,等一下!”

李一彤居高临下地望着她,叫出了她的名字。

乔小夏咬紧嘴唇看向她,一张俏脸惨白无比。

李一彤看向她她隆起的腹部,原本美艳的脸蛋瞬间乌云密布。

“一彤,她就是孟寒冬藏起来的那个女人?”女伴一鄙夷道。

“看她这脸狐媚像,我真想撕烂,不要脸,抢别人老公……”女伴二咬牙切齿道。

“连孩子都要生了,臭不要脸!现在的小三,真是贱……”女伴三嗤笑道。

李一彤身边女伴此起彼伏的辱骂声像冰雹一样,砸向乔小夏……

路过的行人更是驻足观看,如同看笑话般。

“好了,你们不要说了……”李一彤示意身边的女伴停止,随即夺目一笑道:“怪只怪我未婚夫太有魅力,什么苍蝇蚊子都往他身上扑!

不过,乔小姐是个残疾,连话都不会说,也是可怜……”李一彤露出一丝惋惜神情。

“什么?这女人是个哑巴,哈哈!”身边女伴顿时讥笑不止,像看怪物一般地看向乔小夏。

乔小夏脸色瞬时变得煞白,紧紧攥住双拳。

李一彤的女伴们继续肆无惮忌地奚落着乔小夏,看她的眼神也愈加鄙视。

“哼!贱人就是贱人,谁叫她仗着自己有姿色就抢别人老公……”

“呦,不会生出的孩子也像她一样是个残疾吧!哈哈……”

女人们恶毒的谩骂如同毒蛇一般钻入乔小夏耳中,她的心抽搐起来。

她们怎么说她都没关系,可是,她不许她们这么说她的孩子。

她拼命用手语反驳,可周围放肆的讥笑声更响。

“你们看这个小哑巴手忙脚乱地在干嘛?像个傻子一样!”

“臭表子,当初就是靠扮柔弱勾引孟总的吧,现在你装什么?”

乔小夏脸色越来越惨败,眼眶中的泪水来的越来越汹涌,她说过了,为什么没人相信她?

她没有勾引孟寒冬!

她不是小三!

“好啦,好啦。”李一彤恰到好处地制止了周围女伴的谩骂,从包中拿出一份烫金的请柬,递给乔小夏。

“乔小姐,明天就是我和寒冬的订婚宴了,你一定要来参加哦!”她甜蜜一笑,笑得无比得意。

乔小夏一震,李一彤的话犹如利刃一样,狠狠地戳进了她的心。

寒冬……明天就要订婚了……

她颤抖着接过请柬,失神地盯着它,连李一彤和周围的人怎么离开的也不知道。

眼泪一点一点地滴到请柬上那个英俊无比的男人身上。

孟寒冬搂着另一个女人,他们无比般配,就如同童话世界里走出来的王子和公主。

他马上就要结婚了,可是新娘……不是她。

——

回到夏园,乔小夏怔怔地盯着天花板上的水晶灯,不知在想些什么。

想着想着,她的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止也止不住。

“咯吱”一声,大门开了,孟寒冬回来了。

他俊美的脸庞犹如刀刻般,没有一丝表情。

乔小夏难得地迎向男人,用手语说:“你回来了!”

这些天他们一直在冷战,她已经很多天对他不闻不问了。

孟寒冬本来冷落冰霜的脸因为乔小夏少有的主动而露出了一丝温度。

他目光一柔,应道:“嗯”。

“明天有什么安排?”乔小夏停顿了一秒,然后问道。

孟寒冬眸色一沉,他沉默了一会,答道:“明天公司有事,你好好在家,我晚点回来陪你!”

乔小夏脸色一白,他到现在……还在骗她。

她拉住他的手臂,眼神中露出一丝哀求,“明天我要去产检,可以陪我一起去吗?”

孟寒冬沉默半晌,随即说道:“对不起,我后天陪你去吧!”

乔小夏的心顿时坠入谷底,她握着他的手越来越用力,直到他感到一丝痛意。

他皱紧眉头,一只一只地掰开她的手指。

“孟寒冬,明天不要去好不好?陪在我身边好不好?”她哀恸地望向他,凄然道。

孟寒冬转身,没有看她,沉声道:“小夏,别闹!”

乔小夏猛地追上他,直直地盯着他的黑眸,问道:“孟寒冬,你爱过我吗?”

孟寒冬紧眯双眸,紧紧地盯着她,不吭一声。

“不要走!明天不要留下我一个人!”她激动地哀求着。

然而他只是阖上星眸,然后睁眼,平静道:“你累了,今晚好好休息。”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向书房,留下愣愣站在原地、绝望的乔小夏。

翌日

孟寒冬一早就走了,乔小夏直直看着身旁半张床他留下的痕迹,苦笑了出来。

她抱起自己,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嚎啕大哭。

就像最后祭奠那些他和她已经崩塌的美好。

不知过了多久,天渐渐暗了,她失神地拿出那封李一彤给她的请柬,呆呆地看着它。

订婚典礼应该快开始了吧。

今天的他,一定很帅……

她突然很想去看看他,也许只有亲眼看见,她才会告诉自己死心。

她换上那件他最喜欢的连衣裙,一声不吭地离开了夏园。

一丝凉风吹乱了她的裙摆,也吹乱了她的心。

海德公馆,是顾城最奢华的会所,今晚,将举办一场全城瞩目的订婚宴。

夜幕下,衣香鬓影,高朋满座。全城的名流显赫皆聚于此,来见证这场金童玉女的结合。

乔小夏混在人群中,一个人孤零零地躲在墙角,直直盯着台上。

“现在让我们有请新人,孟寒冬先生和李一彤小姐!”知名主持人隆重宣布道。

随着众人的欢呼,今晚的主角终于登场。

乔小夏握紧酒杯,泪水渐渐遮住了视线……

孟寒冬一袭黑色手工裁剪的西服,剑眉入鬓,眼若辰星,犹如神抵一般,帅得不像话。

她看见他握住李一彤的手,温柔地在她额前一吻。

乔小夏心口撕心裂肺地疼,他到底还是要成为别人的丈夫了。

突然她的腹部一痛,肚子里的宝宝猛地踢了她一脚。

她只觉万分悲哀,宝宝哦,是妈妈没用,害你出生就没有爸爸……

她的视线越来越模糊……

“下面让我们有请孟寒冬先生的父亲——孟氏集团董事长孟仲谦先生致辞。”主持人宣布道。

下面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乔小夏失神地看向从容走上台上那人,突然,眼睛定格在那个男人身上,脸色顿时煞白……

是他!怎么会是他!

“啪!”只听一声尖锐的玻璃碎声打断了孟仲谦的讲话,在安静的现场异常刺耳。

所有人皆朝声音发源地看去,只见一个惨白着脸的女孩双眸一眨不眨地盯着台上。

孟寒冬脸色一沉,乔小夏怎么会知道这里?

他眼神中瞬间全是寒冰。

“这个女人,我记起来了,好像是孟寒冬金屋藏娇的情妇,她居然敢来?”一个名媛低声道

“是啊,真不要脸,现在的小三真嚣张!”

一时间周围人皆神情鄙夷地看向乔小夏,嗤笑不已,窃窃私语之声越来越大。

乔小夏好像完全听不见周围的风言风语,只是死死地盯住台上那人。

她眼神中突然闪现一种骇人的光芒,竟然直直向台前走去。

众人都懵了,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这年头,小三都这么大胆了?

只是她还没走近,保安就冲了过来,“小姐,你在这里不受欢迎,请你马上离开。”

乔小夏理都不理,不管不顾地往前冲去,和平时的她判若两人。

“寒冬,她要干什么?她就像疯了一样!”李一彤轻轻抱住孟寒冬的手臂,惊恐道。

孟寒冬瞳孔骤然缩紧,上前一把抓住乔小夏,冷声道,“乔小夏,回去!不要闹!”

然而乔小夏用一种他从未看过的眼神看着他,阴冷得可怕。

她突然发了疯般地咬住他的手,他一个没防备,被她挣了开。

她犹如风一般地冲到孟仲谦面前,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前,“啪”地一声,给了孟仲谦一记无比狠辣的耳光。

现场顿时一阵惊呼。

是他!当年隐瞒婚史,欺骗、抛弃她母亲,害得她自杀的有妇之夫!

她到死都不会忘记他的长相!

孟仲谦不可思议地盯着女孩,不敢相信自己竟受如此奇耻大辱。

孟寒冬猛地捉住乔小夏,钳制住她,乔小夏拼了命地挣脱他,像头狮子一般暴怒。

只可惜她是个哑巴,什么都说不出,否则她一定要告诉所有人他当年做的孽!

老天,求你开点眼,让我今天说话吧!

“孟——仲——谦,你害死我妈妈,你——不得——好死!”她在心里嘶声道。

“你疯了!乔小夏!”孟寒冬冷眼望着发了疯的乔小夏,眼中闪现一丝狠戾。

乔小夏转眼看向孟寒冬,狠狠地盯着他,眼中是无穷无尽的憎恶。

她恨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竟然傻傻地沦落到帮仇人生孩子。

还有没有人像她那么贱!

她低吼一声,如同疯子般猛地挣脱孟寒冬,在众人排山倒海般的惊呼和非议下,径直向大厅出口跑去。

她再也不要待在这个令她万分恶心的地方。

来到街边,她只觉腹中翻江倒海,“哇”地一声,她把刚刚喝过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真可笑啊!她是不是傻得可笑?

她的眼中只剩苦涩。

此时,一双修长洁白的手出现在她面前,递给她一条手帕。

乔小夏一愣,连忙抬起头道谢。

但当她看到男人文静帅气的脸时,她一愣。

“小夏……”男人也紧紧地盯着她,眼神中露出一丝难以置信的狂喜。

乔小夏心中一颤,怎么也不会想到,今天她会遇见他…

姚慕安,乔小夏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同伴,和乔小夏一样,姚慕安也父母双亡,很小就被送进孤儿院。

他是她黑暗的少年时代为数不多的一束光,也是所有人当中唯一一个不看轻她、不嘲笑她是哑巴的人。

“慕安哥……”乔小夏潸然泪下地用手语道,嘴唇哆嗦不已。

也许是今天经历的冲击太多,也许是乍见到姚慕安的狂喜,乔小夏终于支持不住,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

乔小夏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中。

姚慕安在她床边。

看到乔小夏隆起的小腹和绝望的眼神,姚慕安神情一凛。

“小夏,你刚刚有滑胎征兆,还好我是妇产科医生,又正巧在你身边,你的孩子暂时保住了!”姚慕安宽慰道。

乔小夏身子顿时一颤,她低下头,咬紧下唇,紧紧攥住双拳。

为什么上天没有拿走这个孩子?

为什么?

她不要!

姚慕安发现乔小夏脸色不对,关切道:“怎么了?小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乔小夏没有说话,她怎么有脸告诉他,她——未婚先孕,是一个见不得光的情妇,而孩子的爸爸,是当年害死她妈妈的人之子。

一想到这里,她就心如刀绞。

良久,她似乎下定决心一般,用手语哀求姚慕安道:“慕安哥,求求你,帮我打掉这个孩子……”

只是她还没说完,就听到门口传来一声厉喝:“打掉我的孩子,你休想!”

孟寒冬眼神冷冽地出现在了病房,那张熟悉而又冷酷的俊脸顿时令乔小夏脸色煞白。

姚慕安心中一震。

孟寒冬——就是那个和李家千金订婚的孟氏总裁?

小夏,竟然怀了他的孩子!

乔小夏攥紧双拳,他不是还在订婚礼吗?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他会出现在这?

“跟我回去!”孟寒冬看向她,眉头紧锁。

乔小夏猛地摇头,眼眶泛酸,她怎么可能跟他回去。

他和她,再也不可能了……

孟寒冬黑眸一沉,周身的气压瞬间低了下来。

他看了一眼姚慕安,饶有意味地发现他望向乔小夏深情的眼神,薄唇立时勾起一丝阴鸷笑意。

“怎么?见到以前的老情人,旧情复燃了?”他冷笑道。

你说什么?乔小夏心中一怒,不可思议地看向他。

“怎么,我说错了吗?你以为我没有调查过你的过去?”孟寒冬眯紧双眸,冷冷地盯着她。

乔小夏咬紧牙关,心口的痛意瞬间弥漫。

她和姚慕安之间清清白白的,就像兄妹一般,今天也是第一次见面。

他凭什么不分青红皂白地污蔑她!

“孟寒冬,你误会了,我和小夏之间,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姚慕安终于忍耐不住,激动道。

是,他是喜欢小夏,所以他拼命地读书,考上医学院,只为了将来能接她离开孤儿院,可在此之前,他从未对小夏表白过。

孟寒冬看了一眼姚慕安,没有说话,幽黑的眼眸中射出一丝冷冽的光,冰寒彻骨。

“孟寒冬,你马上就要和另一个女人结婚了,为何还要拘着小夏?”姚慕安愤慨道。

孟寒冬闻言,嘴角勾出一丝冷笑,“小夏早就是我的女人,结婚前是,结婚后依旧是,和你有关吗?”

乔小夏顿时脸色一白,他的话就像把她当众剥光一样,让她觉得耻辱。

姚慕安更是恼怒万分,攥紧双拳,“我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当然和我有关!你既然要另娶他人,就放了小夏!乔小夏,绝不会做别人的情妇!”

孟寒冬眸色更是一冷,他勾唇一笑道,“当初乔小夏被逼得走投无路,差点被孤儿院的人强\奸的时候,你在哪?哦,对了,你早就离开她,在医学院一心赴你的前途!”

姚慕安猛地一震,他没想到,他走后,乔小夏竟然受到了这种折磨!

当年他一找到工作就回去找她,却发现她被人带走了,而那个带走她的人竟然是……

“那个带走她的人……是你?”他颤声道

“是,所以她的事,和你再没关系!你,没有资格管!”孟寒冬淡漠道,语气不容置疑的强势。

姚慕安心中一颤,指甲钻进了掌心。

呵,是,他有什么资格!他早就放弃了她……

——

乔小夏被孟寒冬带回了夏园。

他在她丢在沙发上,在她耳边冷冷道:“以后,不准再见那个姚慕安!”

每字每句,都异常专横。

乔小夏没有吭声,心中难受不已。

孟寒冬将刘妈叫了过来。

“刘妈,以后太太去哪里,见什么人,都必须向我报告。”孟寒冬冷声道,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是,先生。”刘妈应道。

乔小夏身子倏地一颤,两个保镖还不够,现在竟然还加上一个刘妈一起监视她!

她胸口突然涌出一丝难以抑制的怒火。

她是一个人,不是他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物品。

她狠狠地剜了孟寒冬一眼,起身离开,一刻都不想在这个令她窒息的大厅逗留。

只是她还没走两步,手腕被孟寒冬猛地抓住。

“怎么?不服气?”他阴鸷的双眸紧紧地盯着她,凌厉不已,“乔小夏,你在订婚礼上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你到底发什么疯?知道你打得是谁吗?”

“他活该!”乔小夏毫不犹豫地比划道,眼神中全是愤怒。

她的话更加激怒了孟寒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说!”他狠狠捏紧她的下颚,厉声道。

“呵……”乔小夏嘴角掠出一丝冷笑,一字一句地用手语道:“你认为我会为一个害死我母亲的男人之子生孩子吗?”

“孟寒冬,你父亲害死了我母亲!”

孟寒冬瞳孔骤然一缩,周边的气压瞬间低到吓人。

“所以,我们之间,永远都不可能了!”乔小夏激动地用手语表示,“你放我走吧!”

“不行,你想都别想!” 孟寒冬倏地一拳捶在了她身后的墙上,手背顿时鲜血直流。

他冷冷地看着她,眼中的神情晦暗不明。

乔小夏心中一抖,她想逃离他的禁锢,不想却被孟寒冬狠狠地吻住了双唇

这个吻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狂暴而肆虐。他撬开她的牙关,噬咬舔弄,与她深吻。

乔小夏想也不想,咬住了他的舌。

孟寒冬舌尖一痛,随即惩罚般地咬住她的唇,甚至吸允起她唇间流出的鲜血。

直到把她弄得丢盔卸甲、缴械投降时,他才放开了她。

他钳住她的下巴,逼视着她说道:“不准走!”

乔小夏咬紧受伤的唇,怒不可遏,他到现在还想要禁锢她?

她就这么贱!可以当过去的一切都没发生过,继续给杀母仇人当情妇、生孩子?

她没有这么可悲!

她抑制住心口的汹涌澎湃,紧盯着他的眼睛,毅然决然道:“放我走,否则——我就杀了这个孩子!”

孟寒冬猝不及防,他拧紧双眉,陡然抬高声音道:“你说什么?”

“我说,我有一千种、一万种方法趁你不在的时候,解决掉这个孩子!”

“你敢!”孟寒冬立时暴跳如雷。

乔小夏冷笑一声,继续用手语说道,“你看我敢不敢!”

一时间,两人周边的空气仿佛冻住一般,冷到极致。

半晌,孟寒冬露出一丝极寒的笑容,“你若是敢这么做,我就让姚慕安陪葬!”

乔小夏呼吸瞬间一窒,身子猛地一晃。

“你……好卑鄙!”她悲愤不已,激动地用手语道。

孟寒冬立时捏紧她纤瘦的肩膀,阴沉道:“姚慕安过得好不好,现在就看你的表现了!所以,乔小夏,我劝你,最好乖乖听话!”

乔小夏顿时如同吞了只苍蝇一般难受。她知道,他没有开玩笑,如果她不照做,他真的会在姚慕安身上出气!

她怎么能因为自己而害了慕安哥?

她抬眼看向对面冷酷的男人,撕心裂肺地说道:“孟寒冬,我恨你!”

“你恨我也没关系!”孟寒冬轻轻一笑,完全不以为意。

“只要你乖乖待在我身边,就可以了!”

乔小夏心中喃喃道,疯子,他是个疯子……

小编有话说:

他是她黑暗的少年时代为数不多的一束光,也是所有人当中唯一一个不看轻她、不嘲笑她是哑巴的人。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