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江听雨陆惊霖小说最新章节 也曾偷偷爱过你全文免费阅读

2018-05-29 16:04:24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八岁之前的事情她已经记不清楚了,她在八岁那年被他收养,从此所有的记忆偶读与他有关,终于在十四岁那年她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向他表白,却在成年的那一天,被他亲手推进地狱。

qqppkbz6ryngrem5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八岁之前的事情她已经记不清楚了,她在八岁那年被他收养,从此所有的记忆偶读与他有关,终于在十四岁那年她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向他表白,却在成年的那一天,被他亲手推进地狱。

小说试读

夜色,幽深。

江听雨沿着走廊直奔陆惊霖的房间,不出意外被两个穿黑衣服的手下拦住。

“大小姐,您不能进去,陆爷现在有事在忙,已经吩咐过了任何人都不能打扰,还请您能体谅体谅我们这些当手下的。”

“都给我让开!”江听雨不顾手下的劝告,厉声呵斥道,“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找陆叔,耽误了我的正事,是几个你们来负责吗?”

“这……”

带头的手下似乎犹豫了一下,趁着这个空档,江听雨已经挥开他的手,径直朝前走了过去。

房门虚掩着。

里面传来一阵女人柔媚的娇吟声。

“啊……陆爷,你好棒……唔,好涨,好涨啊……再、再用力一点点!”

紧跟着传来陆惊霖的声音:“骚货,这么用力还嫌满足不了,你可真是够骚的。”

江听雨的心就在听到这几个字的瞬间彻底碎了!

八岁那年她被陆惊霖收养,这个男人从此在她的心里生根发芽。

十四岁那年她向他表白,他却说:你太小了,根本还不懂什么是感情。

今天是她十八岁的生日,满心以为自己可以从陆惊霖的口中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等来的却是他带一个夜总会小姐回家翻云覆雨的画面。

她到底是有多贱,才会把十年的感情托付在这样一个男人身上?

“嘭——”

江听雨没忍住,重重一拳砸在了门板上。

门应声而开,惊扰到了里面的女人,陆惊霖却还是那副镇定自若的样子,姿态慵懒地抬眸看了一眼。

“听雨来了?”他全身上下只盖了半条薄被,精壮而又性感的六块腹肌暴露在江听雨的面前,也并不觉得尴尬,只淡淡道,“生日宴会我已经让阿标他们给你安排好了,你还跑回来这里做什么?”

江听雨攥紧了手指没有回答,他倒也浑不在意。

点了根烟又吩咐她:“既然来了,那就帮陆叔做点事情吧!这房间里的套子用完了,你去外面帮我买一盒。”

“陆爷。”

江听雨还没动,手下阿标却有些坐不住了,“大小姐还是个孩子呢,这事儿还是我帮您……”

“不是都已经满十八周岁了吗?”

未说完的话被陆惊霖打断,他抽了口烟,嗓音寡淡,“吃了我陆家十年的白饭,帮我办点事情怎么了?再说,听雨也到了谈恋爱的年纪,你还希望她什么都不懂,以后被男人给骗了不成?”

阿标虚虚地笑了声,退到一边不再说话了。

江听雨的指甲掐进了皮肉里,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撕扯着。

这十年来,他会不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喜欢的又是什么人吗?

除他之外,还有谁能骗得了她,伤得了她!

“好,我去帮你买。”

江听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句话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的房间,她买完避孕套回来,狠狠就砸向了陆惊霖的脸。

“陆惊霖,从今天开始,我跟你恩断义绝,你再也不是我的陆叔了!”

从陆家别墅里出来,江听雨找了家酒吧,打算好好地在这里买醉一场。

“江听雨?”

一道熟悉的声音自耳边传来。

江听雨回过头,才发现站在自己身后的是她的同班同学翟楚亮,晃了晃脑袋努力让自己的意识清醒一些,“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话应该我问你吧?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吗,你怎么一个人跑来酒吧喝酒了?”

江听雨从未跟班级同学说过自己的出生年月,可翟楚亮不仅知道,还能那么“恰巧”地出现在陆家附近的酒吧,其中缘由不言而喻。

趁着酒劲,江听雨一把扯住他的衣领将他拉向自己:“翟楚亮,老实说,你喜欢我吧?”

翟楚亮的脸顿时就红了,磕磕巴巴地解释道:“我……江、江听雨同学,你是不是喝多了?”

这个反应愈加坐实了江听雨的看法。

她笑了笑,问道:“承认喜欢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再说,你也从来没问过我啊,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不喜欢你呢?”

“你的意思是说,你也喜欢我?”翟楚亮激动得顿时站了起来。

江听雨却应不下去了。

她喜欢的人……

她喜欢的人从来就没有喜欢过她,以后也永远不可能会喜欢她!

思及此,江听雨的眼中闪过一抹报复的念头:“翟楚亮,要不你陪我喝酒吧?说不定我喝得高兴了,就答应你了。”

“好啊!”

能够得到自己心仪女孩子的认可,翟楚亮当然求之不得,满口就答应了下来。

两人相偕着去了包厢。

因为鲜少有喝酒的机会,江听雨心情不佳又只顾闷头大灌,很快整个人就变得晕晕乎乎的。

翟楚亮的意识稍微清醒一些,但两颊也透着绯红,走路都有点歪歪斜斜的。

“听雨……”

他看着眼前娇嫩美好的少女脸蛋,喉结一滚,有些情难自控地俯身吻了下去。

就在这时,包厢门被人一脚踹开,陆惊霖披着盛怒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翟楚亮低头准备吻江听雨的画面。

他紧抿薄唇,双目染着渗人的猩红,直接上前就将翟楚亮拽到了地上,锃亮的皮鞋牢牢踩住他的喉咙口。

“就凭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子,也想碰她?”

翟楚亮哪里见过这种阵仗,顿时就被吓得不轻,他咳嗽了两句艰难发声:“你、你是谁……”

“你想碰老子养大的孩子,就没先打听打听老子是谁吗?”陆惊霖闲适地抽着烟,可一字一句却又充满了压迫感。

翟楚亮的酒意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你是……陆惊霖?”

整个运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也是手段最为阴狠毒辣的陆惊霖!

他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陆惊霖一脚踩住了嘴巴:“我要是没看错的话,刚才,你是准备亲听雨来着?”

“我……我……不、不是……”翟楚亮艰难地从唇缝中发声。

陆惊霖却好似没听见,徒然加重了脚下的力道,他阴鸷的脸色看向翟楚亮,双眸中迸发出嗜血的光:“谁给你的胆子动我的人!”

“啊——”

翟楚亮被踩得牙都快碎了,十分痛苦地惨叫出声。

这一叫,也惊醒了江听雨,她拧着眉头从沙发上起身,见到陆惊霖阴沉至极的脸,也不由地吓了一大跳。

“陆、陆叔?你怎么会在这里!”

江听雨看看陆惊霖,再看看被踩在脚下痛苦不堪的翟楚亮,不用别人回答也大概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她挽了挽头发朝陆惊霖解释道:“陆叔,你误会了,翟楚亮只是被我硬拉过来陪我喝酒的,他什么都不知道,你就别再为难他了。”

故意没说她跟翟楚亮在这里偶遇的事情,是怕陆惊霖的怒意会更雪上加霜。

可是江听雨不知道,早在进这扇门之前,陆惊霖就已经把这里的一切调查得清清楚楚了,此刻她的话无异起到了适得其反的功效。

陆惊霖的眸底有暗潮涌动,面上却依旧是那副万事不在意的样子,淡淡问她:“你喜欢这小子?”

“……”

江听雨顿时就被这话给噎到了。

她喜欢谁,他不是最清楚的吗?

这会儿又何必拿这种事情来给她难堪,让她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上来?

江听雨的迟疑,让陆惊霖不由地更恼火了一些,他烦躁地弹了弹指间的烟灰,忽然弯身就将烟蒂戳在了翟楚亮的裤裆上面。

“啊——”

猩红的火点在他西裤上面烧出了一个洞,比刚才高出十倍的惨叫声顿时响彻了整个包厢。

江听雨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还来不及出声,陆惊霖已经朝着手下人吩咐道:“把人给我带下去!”

“是。”

两名手下恭敬应声,随即将痛到几乎昏厥的翟楚亮带出了包厢。

“翟楚亮!”

江听雨想要追上去,却被陆惊霖伸手给拦了下来,他将她重重地扔到沙发上,看她的眼神恨不得将她给生吞活剥了!

“够了,别逼我亲自动手杀了那小子!”

江听雨本就觉得莫名其妙,被他这样一激,压抑一晚上的情绪也就顿时暴发了出来。

她恼羞成怒地看着陆惊霖:“陆惊霖,你有病吗?既然已经明确表示了不喜欢我,你管我是跟谁出来跟谁喝酒,就算刚才我在这里被他给强上了,也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啪!”

清脆又响亮的一巴掌,直直落在江听雨的脸上。

她难以置信地伸手捂着脸,却见陆惊霖的眼神比刚才还要阴鸷好几分:“江听雨,你以为我养你十年,是为了给你机会让你说这些话的吗?”

“那就别养我啊!”江听雨正在气头上,顺着他的话就脱口而出,“当年直接把我丢进孤儿院,或者让我跟我爸妈一块儿死了,不是更好吗?还省得在你眼皮子底下碍事,打扰你跟那些不三不四女人的雅兴!”

“你……”

陆惊霖盛怒之极,伸手就掐住了江听雨的脖子。

江听雨也不怕他,反而主动抬头对视上了陆惊霖的目光,像是打定了主意要跟他死磕到底。

陆惊霖看着她,勾唇冷冷地笑了一声,也不知是真笑了,还是被她给气笑了:“闹了半天,原来是你放在我身上的那点儿心思还没断?怎么,你就那么贱,非得让我操你一次才能甘心?”

第一次从这个男人口中听到如此直白的话,江听雨的神色不由地愣了愣。

陆惊霖却没给她任何思考的机会,撕开她的衣服直接俯身就压了下来。

滚烫又结实的肌肉牢牢禁锢住江听雨,那种充满了致命诱惑的男性气息将她团团包围,这一切,即便都是她向往已久的,在这种情形之下也足以让她吓破了胆。

细指推搪着男人的胸膛抗拒不断:“不……陆叔,你别这样……别碰我!”

她不抵触跟陆惊霖上床,但也不想只是成为他泄欲的一个工具。

这样跟那些不三不四的夜总会小姐又有什么区别?

不想陆惊霖一点都不为所动:“刚才不是还说要跟我恩断义绝的吗?怎么这会儿又管我叫陆叔了?”

江听雨听了这话,顿时也被逼得来了脾气:“好啊,有本事你就在这里上了我啊!最好把我弄怀孕,这样闹到陆家的长辈那里,你就不得不娶我了!”

说完,江听雨就闭上了眼睛,一副听凭陆惊霖发落的样子。

男人被怒意晕染的双目似是有过片刻怔愣,但下一秒,他的手掌还是毫不犹豫地覆上了女人的身子,沿着小腹一路进攻到腿间。

江听雨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蹦出嗓子眼儿了!

腿间的软嫩被他捏住,江听雨猛地睁开眼,却见他的眸底一片清明毫无情欲。

然后,手指重重刺进了那片从未有人探索过的地带!

江听雨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处女之身,居然是被陆惊霖用手指给捅破的。

她的腿间有鲜血溢出,在米白色的沙发布上开出一朵妖冶的睡莲,剧烈的疼痛让她浑身上下几乎每一个毛孔都在忍不住地颤抖着。

但这都不及心里面的悲凉!

陆惊霖是在告诉她:宁愿用这种方式破了她的身子,他也不愿意碰她,她在他心里的地位恐怕还不及今晚陪睡的那个小姐。

江听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昏睡过去的,醒来时,她已经回到了陆家别墅自己的房间里。

陆惊霖不见踪影,但门口把守的两个保镖还是意味着陆惊霖的气没消,从此以后她大概要失去自由了。

在床上枯坐了好一会儿,有人敲门。

江听雨还以为是陆惊霖过来了,忍着腿间的剧痛过去开门,见到的却是一个她无论如何都没有预料到的人。

——陆惊霖的未婚妻,杨曼迪。

身为陆家这种豪门大家族的继承人,陆惊霖不可能没有自己的联姻对象。

杨曼迪跟他定下婚约已经有三年了,她是运城首屈一指的千金小姐,无论在家世、长相还是学历方面,都可以说是跟陆惊霖最为般配的人。

可江听雨偏偏弄不清楚她对陆惊霖的态度。

要说她是爱他的。

这些年,连她都亲眼目睹过不知道多少次陆惊霖找夜总会的小姐了,更别说她这个正牌未婚妻。

但她每次都能装作没看见,第二天继续若无其事地挽着陆惊霖的手臂参加家宴。

可要说不爱吧。

她跟陆惊霖昨天半夜才闹出那么一档子事,她今天一早就收到了风,还能出现在她的房间里,也真可谓是下足了功夫的。

江听雨对杨曼迪向来都没有什么好感,话也就没讲得太过客气:“你怎么过来了?我今天身体有点不太舒服,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请你先回去吧!”

“到底是身体不舒服还是心里不舒服,这事儿恐怕也只有你自己才知道了。”杨曼迪浑不在意她的逐客令,轻轻柔柔地开口道,“怎么样,被他用手指破了身子的感觉,应该还挺特别的吧?”

江听雨身子一颤,要说杨曼迪知道昨天晚上她跟陆惊霖去过酒吧,她并不觉得奇怪。

可后来发生在包厢里面的事,摆明了只有她跟陆惊霖两个人知道,以他的性格也绝对不可能会告诉杨曼迪,她的神通广大还真是让她觉得意外。

“你这是什么意思,用陆叔未婚妻的身份来质问我吗?”

江听雨冷冷笑了声,主动抬头对视上她的眼眸,“有时候我真是觉得难以理解,我从来都没隐瞒过自己喜欢陆叔的事实,连你都看出来了,难道陆叔会是个傻子吗?可是整整十年了,他都没有给过我任何回应,这就足以说明我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威胁了,你不去盯着陆叔找回来的那些夜总会小姐,反而老是揪着我不放,不觉得自己押错了注吗?”

杨曼迪略带苦涩地笑了笑,声音跟笑容一样透着有气无力:“惊霖他根本就不爱我,跟我订婚也只是为了家族利益,我又何必要在意他喜欢的人是谁,床上躺的又是谁呢?”

她说着,回过头来看了江听雨一眼:“我只是替你觉得可惜而已。”

“我?”江听雨有些难以置信地伸手指了指自己,“我喜欢陆叔那是心甘情愿的,你有什么好替我可惜的?”

“那你想过惊霖为什么不喜欢你吗?”杨曼迪淡淡道。

不知道为什么,给了江听雨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在她的认知里,陆惊霖不愿意接受她,是因为他比她大了整整十三岁,他又被她叫了十年的“叔叔”,无论如何都跨不过自己心里的那道坎。

可听杨曼迪的意思,这里面似乎还有别的隐情。

果然,听见她又说:“你在惊霖身边待了十年,就应该知道他不是一个会拘束于小节的人,如果他真的喜欢你,就算你是养女那又如何?反正你们压根就没有血缘关系,真在一起了也没人敢说什么的。”

“你到底想要表达些什么?”

“知道你父母是怎么死的吗?”杨曼迪忽然抛出了一句题外话。

她的父母……

江听雨不由地拧起了眉头,她的父母早在十年前就已经过世了。

当时是因为生意失败,最后一个可以救命的竞标项目也被竞争对手动了手脚给夺去,他们二人顶受不住巨大的压力跟高额贷款,所以双双跳楼自尽了。

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会到了福利院,最后机缘巧合地被陆惊霖收养。

可杨曼迪在这个时候提起此事,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看来惊霖还真是半个字都没有向你提起过。”确认江听雨是不知情的,杨曼迪脸上的笑容就更笃定了,“也对,毕竟这事儿关乎到你的一生,他又怎么好随随便便地说出来呢?”

关乎一生?

陆惊霖居然还有这么重大的事情瞒着她!

江听雨显然是被这话吊足了胃口。

杨曼迪看她一眼,这才娓娓道来:“众所周知,十年前你的父母因为生意失败,在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被折断的情况下双双选择跳楼自杀,可是极少有人知道,那个断了他们救命稻草的人到底是谁。”

“你知道?”

江听雨惊讶得顿时瞪大了眼珠子。

当时她才八岁,对于大人生意上的事情还完全不懂,等到她长大也明白了,已经无从查证那些陈年往事了。

“我当然知道他是谁,不仅知道,还很清楚他究竟动用了多么卑劣的手段才把江家给扳倒。”杨曼迪的眼里倏地闪过一抹阴鸷,“可你身为他们的女儿,不仅认不出来这人是谁,还错把仇人当恩人,十年来死心塌地地爱着他,我要是你的父母,都后悔把你这样的不孝女带到世上来!”

“不可能!”

听出她指的人是陆惊霖,江听雨下意识地否认道。

陆叔……

陆叔明明就是她的恩人,怎么可能会对她的父母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

“你应该是最清楚惊霖性格的人,以他那种果断狠绝的行事风格,若不是因为当年那件事,你觉得他会平白无故跑到福利院里去收养一个孤儿吗?”杨曼迪由不得她不信,一条一条摆出证据。

江听雨猛地伸手推开了她:“够了,你闭嘴!我不想听……我一个字都不想听!”

“呵,我还真是高估了你,事到如今也就只会自欺欺人!”杨曼迪毫不客气地冷嘲热讽道,“要说你们一家子也是够可怜的,当父母的被惊霖害死了不算,现在连女儿都跟中了邪似的,还被他那么羞辱地破了身子,真不知道上辈子造的什么孽!”

“闭嘴,你闭嘴……不许再说了!”

江听雨被她刺激得几乎失去理智,伸手就将这个女人给推了出去。

杨曼迪一个踉跄没站稳,顿时跌坐到了地板上,等她站起身来准备找江听雨算账,目光忽而瞥到了走廊那端正向这边走过来的陆惊霖,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柔和了下来。

“惊霖?”她伸手挽了挽耳廓被弄乱的头发,戾气退散,就又是一副温柔小女人的模样了,“听说你跟听雨闹了点矛盾,还把她给关起来了,我就想着过来开导开导她……”

陆惊霖闻言,十分诧异地扬了扬眉:“哦?你的消息倒是灵通,身在杨家,却能对我们陆家的事情了如指掌。”

这话摆明是带着几分不信任的。

杨曼迪有些僵硬地勾了勾唇角,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毕竟……我也算是半个陆家人了,等我们结婚以后,陆家的事情不就等于是我的事情吗?”

“所以你的手才敢伸得那么长,找人在酒吧里偷拍我跟听雨的视频,是不是!”陆惊霖的眸色一瞬变得凌厉,伸手掐住杨曼迪的脖子就将她按向了墙壁,“你是觉得那点儿破烂把戏能瞒得过我,还是真这么自信你就一定能够嫁进陆家!”

小编有话说:

江听雨还以为是陆惊霖过来了,忍着腿间的剧痛过去开门,见到的却是一个她无论如何都没有预料到的人。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