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戚锦年顾天擎小说最新章节 我的神秘老公全文免费阅读

2018-05-28 17:59:05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那天,她被人拖上了一辆车,一个月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而自己的老公也因为这个理由,正大光明的出了轨。她浑浑噩噩,自己的宝宝也没有保住,而这时这个孩子的父亲出现了。

yt2ogcyjintaj51c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那天,她被人拖上了一辆车,一个月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而自己的老公也因为这个理由,正大光明的出了轨。

她浑浑噩噩,自己的宝宝也没有保住,而这时这个孩子的父亲出现了。

小说试读

长长的天桥两边,灯火闪烁。

天桥上面,行人行色匆匆,唯独一个长发披肩身形较好的女人凭栏而立,脚边歪七扭八的散落着几个酒瓶。

但没有人停下来关心她一下,淅淅沥沥的雨丝打湿了她的衣衫,贴在身上,冰凉彻骨,脑海里自动回忆起下午听到的那段话:“对不起,锦年,我也是迫不得已的,等我正式进入省政府之后,我会跟惜颜离婚的,你相信我!”

呵,离婚。“去你妈的骗子,江盛北,你怎么不去死啊,谁相信你谁是乌龟王八蛋!”酒瓶发了疯一样的被她丢下天桥,无视底下的刹车声喇叭声咒骂声,戚锦年迎着蒙蒙细雨,半爬半滚下天桥,穿越马路。

“吱——”汽车刹车声踏碎一地水花。

戚锦年踉跄的身形犹如破布般被高高摔起,又重重落下。

“先生,撞了人。”黑色劳斯莱斯在半路被逼停,看不见光亮的后座传来男人沉闷的嗓音:“没时间了,带进来!”

“是!”

黑,暗,疼。

她知道自己被车撞了,但连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

沙哑低沉的男音响起:“真丑。”

丑你别看啊。但是戚锦年没有反应,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一次次的被撕裂,混蛋,居然撞她这么多次……

高贵的车子,就这么随意的停在马路边上,左边的车身上面,一个小小的银色骷髅闪着诡异的寒光。

一个高大黑色的身影,静默如雕塑般矗立在车旁,安静的守候。

雨,慢慢停了,湿漉漉的马路,折射着迷离灯火,万籁俱寂。

两个小时后,车窗稍稍降下,一股腥膻的味道随即消散在风中,男人低沉而疲惫的声音传来:“影,走吧。”

“是。”

医院。

消毒水钻入鼻孔,手指神经反射颤动了一下,叶佳倾从沙发上跳起:“锦年,你醒了?”

身体像是移了位,动一下都疼,大脑片段,好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佳倾,我怎么了?”

“你被车撞了,出了车祸啊,你忘了,你怎么了,为什么喝那么多酒啊?”

车祸。哦对,车祸,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呢,戚锦年悲戚一笑:“今天江盛北成了我的小姑父了,算了,我头好疼,我再睡会儿。”

“什么?”叶佳倾惊叫一声,但戚锦年已经重新昏睡。

黑暗中,她做了一个梦,她梦见自己发生了车祸,但有人竟然还在丧尽天良的在发生车祸后将她拖入车内,撕裂了一次又一次,混蛋——还有没有人性啊——

在医院住了三天后,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唯一疼的地方是……双腿中间,应该只是心理作用吧,戚锦年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叠衣服。

叶佳倾来接她出院,送她回家,一路上,不太放心:“锦年,你真的没事?”

“没事。”从最初的盛怒到难受到现在的平静,戚锦年像是看透红尘一般,“其实江盛北的选择是对的,娶了戚惜颜,至少可以少奋斗二十年,娶我……一个根本不被人待见的私生女,那才是脑子被门夹了,算了,我到了,谢谢你送我回来,路上小心。”

看着面前厚实的镂花铁门,叶佳倾点了点头:“那我们明天见。”

“明天见。”

穿过长长的通道后,戚锦年直接去了旁边一幢二层小楼,这其实是佣人住的地方,但是她的房间就在这里,谁让她是她爸在外一夜风流之后留下的孽债呢。

在这里,没有人当她是小小姐,她是个跟下人一样的存在,她爸爸很忙,后妈掌握着经济大权,除了学费之外,平常基本没有什么零花钱给她,她都是靠着自己寒暑假打工来维持生计的。

她的姑姑戚惜颜就不一样了,她是老爷子老来得女,真的是完全宠爱于一身,比锦年也大不了几岁,但是同人不同命,只能说,江盛北心亮眼不瞎。

苦笑一声,戚锦年在日历本上又画了四个叉叉,又是四天过去了,再忍忍,再忍三百多天,一切就都能结束了。

呼——

江盛北和戚惜颜蜜月去了,一个月之后才回来。

戚锦年知道这个消息后,反而松了一口气,跟叶佳倾一起去打工,发传单,端盘子,泡咖啡,做蛋糕,做一切她能做的能赚钱的活儿。

直到一个月之后,开学。

一切也慢慢回到正轨上面,江盛北这个名字,已经被她紧紧压在了心底。

惯例,开学,体检。

意外就是来的这么猝不及防。

医生按压了戚锦年的肚子,又掐了她的脉搏,又找了其他医生过来一起看。

后面的叶佳倾和苏亚看的都担心起来,就连戚锦年,也被这阵仗吓到了,难不成她得了什么怪病吗?

“医生,我怎么了?”

“你先跟我们去B超室一趟吧。”

嗯?难不成真的是她肚子里长了个瘤子吗。

十分钟后,检查结果出来了,她的班主任系主任也被通知了过来。

“什么?怀孕?怎么可能?”看着刚刚打印出来的B超单子,戚锦年眼前一黑,差点晕倒。

班主任黄老师一听,立刻出声:“王医生,这事儿可不好乱说,还是学生。”

“B超单子都出来了,铁板钉钉的事情,哪来什么胡说,你们还是赶紧通知家长过来看看这到底怎么回事吧,现在的女孩子啊……”

晴天霹雳,戚锦年站在原地,面色苍白如纸。

戚正昌很忙,可这次是学院院长亲自打的电话,还是百忙之中抽空来了,只是很不高兴。

戚锦年一直没有从这个结果中回过神来,就被戚正昌押着回了家。

下车的时候,正好遇到江盛北和戚惜颜蜜月回来了,戚锦年被拖着,与江盛北擦肩而过。

江盛北看着戚锦年被五花大绑押在椅子上面,蹙眉问道:“这是怎么了?”

“呵,还不就是这个小贱人小小年纪竟然不学好,学人家未婚先孕,说,这个孩子到底是怎么来的!”后母李婉蓉拿着藤条,狠狠的往锦年身上抽去,锦年脸上,顿时皮开肉绽,看得人心惊肉跳。

江盛北的脸上闪过惊异之色,一个月前,戚锦年还跟他在一起,那么这个孩子到底是哪里来的。

可是无论他们怎么逼问,戚锦年的答案只有一个,摇头:“我不知道,爷爷,爸爸,我真的不知道……”

“还嘴硬是不是,我们戚家的脸,都要被你丢尽了!”李婉蓉火上浇油,“果然跟你那个人尽可夫的妈一样下贱,小贱人!”

这一刻的李婉蓉尖酸刻薄,拿着藤条,不停的抽戚锦年,好像她已经成了她母亲的化身,打死,方能泄她心头之恨。

戚锦年被打趴在地,疼的泣血,但还是咬牙一声不吭。

这样,孩子是不是就保不住了。那就打吧,狠狠打吧,戚锦年自暴自弃的想,打死她算了。

可就在她即将陷入昏迷之际,大门外却想起汽车马达的轰鸣声。

众人一惊,转头,眼睁睁看着八辆黑色劳斯莱斯一字排开,黑色的车身在阳光下耀眼夺目,而戚锦年因为半趴的缘故,率先看到的是,车身旁边,一个小小的银色骷髅。

日光灼灼,可那骷髅,阴森可怖,不寒而栗。

车门整齐划一的打开,八名穿着白衬衣黑西装的保镖下车,双手交握,站在车边,气势如虹。

打头的那辆车子后座被打开,一双黑色铮亮的皮鞋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戚敬业个见多识广的男人,在看到车身上面那银色骷髅时,已经快一步站起来,颤抖着上前。

车上的男人下来,三十岁左右的年纪,黑色的手工西装妥帖的包裹着颀长身姿,深邃的脸部轮廓,浓眉锋利,随着他的走动,周围的空气都凝结了。

刚才还骂声满满的客厅里,此时,静的一根针掉落在地上都能听到。

戚锦年看着这个男人,踏着逆光而来,硬朗的面容在阳光下刀削斧劈的深刻,好犀利的眼神,好杀气腾腾得一张脸。

“顾……”戚敬业的声线都在抖,像破败的风箱,呼啦啦的,刺耳,“顾先生……”弯的腰都快到地上去。

“戚老爷子吗?”男人锐利的目光落在戚敬业那张沟壑纵横的老脸上面。

“是,是……”

“能否借一步说话。”男人波澜不惊道。

“可以,可以,请跟我到楼上书房来吧。”

戚锦年还被绑在椅子上面,脸上一道长长的血痕,滴答流着鲜血,八名保镖守着整个客厅,因此没有人敢擅动,向来嚣张的李婉蓉此刻也是噤若寒蝉的。

直到十分钟后,那个深沉冷厉第男人下楼来了,戚敬业跟在他的后面,一看到戚锦年还被绑在椅子上,差点从楼上摔下来,厉呵:“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啊,赶紧给锦年松绑!”

几个下人急忙帮戚锦年松绑,她早已支撑不住,此刻,身体软绵绵的从椅子上面摔下来,但是那个男人,弯腰接住了她,戚锦年身体抖了一抖。

男人的目光在她脸上,身上滑过,随后将她轻松抱了起来,好像她是跟羽毛一样,没有任何重量:“谁打的,自己抽回去,双倍!”

戚锦年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但是刚坐进车内,身后就想起了李婉蓉凄厉的惨叫,她真的,在抽自己吗?

不知为何,戚锦年心底的害怕,似乎淡了一些,嘴角扬起清浅弧度,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为自己出头呢……

男人透过后视镜看到了戚锦年的那个笑意,不动声色的吩咐开车。

车内贴着黑色车膜,看外面都是暗沉沉的,放松下来后,疼痛从四肢百骸蔓延开来,戚锦年的脸色越加难看了,但她不敢真的睡过去,毕竟是敌是友还是分不清。

“戚小姐,累的话就先睡会儿,到了我会叫你。”

话已至此,戚锦年点了点头,小小说了声谢谢,靠在车窗上面,昏睡了过去。

累,真的好累……手脚已经完全不听使唤,而且这个梦里有舒服的温泉,人泡在里面,骨头都要酥了,真的好想就这么一觉睡过去啊。

“嗯……嗯……”只是为什么这水突然就冷啊,水里还出现了怪兽,抓住了她的手脚,将她往湖底拖去——

一个年轻的女孩半蹲在她身边,手上拿着药瓶和棉签,看到她醒了,松了一口气:“小姐,你醒了,先喝点水吧。”

女孩放了个吸管到她的嘴里,喝了几口水,总有算力气说话了:“谢谢,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在哪里……”

“擎天堡。”女孩又蹲回了原位,“你把腿张开,我给你上药。”

“嗯?”戚锦年一怔,双腿已经被分开,女孩蹲在她的双腿中间,沁凉的药膏抹在那最嫩的肉上面,顿时羞愧的戚锦年像是煮熟的虾子一般,可是双腿根本没有力气,想合上也不行。

“好了,你不用害羞,以后这是经常要做的事情,习惯就好了。你还能起来吗,能的话就穿衣服跟我去做个检查。”

肚子也是惴惴的痛,可是她根本没有反抗的力气,只能任人为所欲为。

设备先进的医学仪器滴滴答答的运作着,几个控制开关闪着幽蓝深红的光,两名穿白大褂带着口罩的医生坐在后面,吩咐她躺到上面去。

医生拿着探头在她平坦的小腹上面划拉,头顶是散着白光的无影灯,戚锦年觉得自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连对上是谁都不知道,却被人为所欲为的要了一次又一次,还怀了孕。

但是今天折腾了这么久,孩子恐怕是——

“好了,起来吧。”

“医生,我真的怀孕了?那孩子……怎么样?”没有一点感觉,却有个生命在孕育,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

“是有了,这些药拿回去吃,剩下的等顾先生吩咐。”

“顾先生?顾先生是谁?”

但是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她被带了出去,安排在一个极尽奢华的房间里,休息。

顶楼,套房,复古的装修,同样极尽奢华。

烟灰色的西装搭配黑色的马甲和黑色西装裤,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肩宽腰窄,利落精瘦的背影修长挺拔,倒映在落地窗上的脸廓模糊,只是侧脸线条分明,与下颌连成了直线,他沉敛着眸光,单手托着一个透明高脚杯,单手抄在裤兜里,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致命绝俊,用高贵出尘来形容都毫不夸张。

他的表情并不冷酷,更多的是一份无法看透的深沉。

门外传来笃笃敲门声。

“进来。”

推门而入的是影,他将刚刚从医生那里拿来的体检报告放在红木的办公桌上,报告:“先生,报告已经出来了。”

“那个女人呢。”低沉磁性的嗓音像是大提琴般醇厚动人,不见任何暴戾之气。

“已经安排去休息了,明天早上会派人送出去。”

轻嗯了一声,男人也没有转过身来:“结果怎么说。”

影顿了顿,才开口:“医生说,怀孕初期,戚小姐身体本来就有些虚弱,前三个月是危险期,如果一直强行——会很危险。”

男人沉寂的面上没什么表情,倒是影,终于按捺不住,领罪:“对不起,顾先生,这次是我没有把事情办好,我明明安排人给她吃了紧急避孕药,按理说是不会,可……我甘愿领罪,请先生责罚。”

其实不止戚锦年想不明白自己为何怀孕的,就连顾天擎这边,也纳闷,难道是那药出了问题吗?可是不应该啊……

顾天擎垂眸,掩住了琥珀色的瞳孔中所有的光亮,几秒后又抬起来,望着外面无尽漆黑的夜幕,淡淡开口:“这事跟你无关,是她身体的缘故,别的女人碰一下我的血都要死,她却活的好端端的,你不觉得奇怪吗。”

“是啊,但是我找医生验了她的血,没有任何异常,很正常,那接下来……”

“以后每个月初一十五就带她过来吧。”顾天擎的眸色深不可测,修长的手指却将手上的高脚杯慢慢收拢,神情也陡然凝重,“那些人,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屈服吗,把她看好了,不允许有一点闪失。”

“是。”影承诺,“我已经命人去找解决的法子了,应该很快会有消息的。”

“出去吧。”每一次长达两个小时的运动,不单是对戚锦年的折磨,事后,顾天擎也觉得异常疲惫,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他转身也去睡了。

江家。

李婉蓉趴在床上,哎呦哎哟的直叫唤,全身上下到处都是伤,真是皮开肉绽啊,疼的好像一万只蚂蚁在她的身体里面钻啊钻。

佣人拿着药膏给她上药,可是掌握不好力道把李婉蓉弄疼了,于是少不了又是一顿责骂。

“好了,别嚎了,你还是省点力气吧。”戚正昌板着脸喝道,李婉蓉委屈的直掉眼泪,“戚正昌,你还有脸凶我,你没个没用的东西,你居然真的敢对我动手……”

那个男人说双倍,当真就叫人抽了她双倍才走,此刻李婉蓉还是气的咬牙切齿的,但是戚正昌的脸色也很难看。

这时候,戚惜颜在外面敲门,推门而入,看着床上的李婉蓉关心道:“大嫂,你怎么样,还好吗,我这里有一瓶国外带回来的伤药,你用着吧。”

李婉蓉回答:“惜颜,你有心了。”

戚惜颜看着那伤口真是心惊肉跳的,急忙别开了头,问戚正昌:“大哥,今天来的那些,是什么人?为什么爸看起来都噤若寒蝉的,还有戚锦年,真的怀孕了?那孩子到底是谁的?”

“肯定是来带走他的那个男人的,这个小贱人,也不知道在外面勾搭了什么人,可别把我们全家都搭进去。最好别回来了,要不然,看我不打死她。”

“你想打死谁啊。”李婉蓉正义愤填膺之际,门口却传来一道苍老又威严的声音,吓得李婉蓉一哆嗦,戚正昌赶紧回头,戚惜颜则是跑过去,勾住了他的胳膊,甜笑道:“爸,你来了,一个月不见,我可想你了。”她靠在戚敬业肩膀上面撒娇,戚敬业脸上总算露出了一丝笑意,“知道你乖。”

“爸,刚才那些男人,是什么来头,看起来,来头不小啊。”戚惜颜小心试探着。

说起这个,戚敬业的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这件事情,到此为止,等锦年回来,你们都给我老实点,惜颜,你去把你旁边的房间收拾出来,给锦年住。”

“为什么,”一听这个,戚惜颜就不乐意了,“那是我的衣帽间啊,为什么要给那个臭丫头住。”

“住嘴!”戚敬业从未凶过戚惜颜,可是在这件事情上,态度却异常坚决,“不要问为什么,按照我的吩咐去住就好,谁都不要惹锦年不高兴,若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任何的闪失,全家都要陪葬!”最后两个字,戚敬业说的掷地有声,把在场的人都吓住了。

戚锦年在这奢华的房间内睡了一晚上,可还是很早就醒了,对陌生的环境,她缺乏安全感,都睡得不踏实。

肚子还有些惴惴的痛,好像要来大姨妈的那种感觉,可是脱下裤子看了看,没有见红,就说明那个种子在她的肚子里呆的好好的,现在学校家里全部知道了这件事情,她该拿什么脸面回去见他们。

还有昨晚那个男人,简直就是个恶魔,他怎么可以那么对她——

戚锦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和无措。

外面传来规律的敲门声。她惊恐的抬头,外面传来影的声音:“戚小姐,醒了吗?”

对影,戚锦年还是有些好感的,毕竟他救过她,所以她跑去开门,影看了她一眼,颔首:“戚小姐,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吃过早餐,我叫人送你回学校。”

还能回得去吗。

戚锦年的忐忑不安都写在脸上,影淡淡回答:“放心吧,这件事情,没人会知道的,至少在你肚子大起来之前,没人会说出去的,走吧,去吃饭。”

金碧辉煌的饭厅,高挑的水晶灯,纯白色的波斯地毯,一只浑身雪白的波斯猫懒洋洋的趴在上面,几乎与地毯融为一体,锦年一时不差,差点踩了它的尾巴,它一下张牙舞爪跳起来攻击锦年,吓得戚锦年魂儿都要飞了。

“雪球,坐下!”影一声喝令,这只肥硕的猫儿又懒洋洋的趴了回去。

锦年松了一口气,看着前面加长的饭桌上孤零零的摆满了早餐,中式西式,应有尽有,但是只有一把椅子,是为她准备的。

所以说着全部要她一个人吃?太变态了,况且她的肚子不太舒服,根本也没什么胃口,囫囵吞枣吃了一些后,便匆忙离开了这个戒备森严又充满诡异气息的地方。

离开的时候,她的眼睛被蒙上了。

到达市区后,才被解开。

影将车子开到学校门口,戚锦年便让他停车了:“好了,我就在这里下车吧。”开进去的话,不知道又会引起什么轩然大波。

影点点头,又递给她一袋子药:“记得按时服药,戚小姐,我知道你不想要这个孩子,但是——”

“但是什么。”虽然遭遇了这些乱七八糟又惊心动魄的事情,但是戚锦年还没丧失理智,为了她的未来,这个孩子是万万留不得的,只是没想到,会被影看穿。

“它是你全家的命!”影说完,车子就绝尘而去。

戚锦年顿时傻在了那里,她全家的命?

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寝室,早上的课已经开始了,寝室里空荡荡的,她把药拿出来,都是安胎的,除了一瓶透明的碧绿色药膏,上面写着,SI处用药,戚锦年原本苍白的脸色,顿时红了起来。那个地方,真的是又红又肿,皮都破了,他怎么会那么——

下课铃声响起,不多时,外面便传来脚步声,戚锦年手忙脚乱将那些药收进抽屉里,锁好,叶佳倾打开寝室门,看到戚锦年站在那里,立刻瞪大眼扑了过来:“锦年,你回来了?”

戚锦年点点头,心情总算好了一些:“让你们担心了,对不起。”

“锦年,你这脸是怎么回事?还有你这身上的伤?”虽然她的头发散了一些下来,可是,那些狰狞的伤口一个晚上又怎么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叶佳倾眼尖,抡起她的袖子,“你那后妈又打你了?”

“没事。”戚锦年摇了摇头,放下了袖子,“别大惊小怪的。”

叶佳倾生气,可又无可奈何,气的眼眶都红了,苏亚和刘倩也同样气愤不已。可是她们哪里知道,这点伤跟她的肚子比起来,真的算不了什么。

全家的命?她的全家就只有她一个而已,戚锦年还是有自己的打算的。

只是没想到傍晚,她上完最后一节课下楼,就看到戚正昌的车子停在教学楼上下,车窗降落,戚正昌的脸露出来:“锦年,上车,我们回家。”

……回家?戚锦年怔忪,又要打她吗?她瘦弱的身体微微一颤,戚正昌又在那边说:“你爷爷他们都在家等你吃饭呢,我们要快点回去。”

叶佳倾扯着锦年的袖子,同样的担忧,可是看戚正昌和颜悦色的脸,好像并不是那么回事,还有学校的班主任和系主任,他们明明知道她……可是今天她回来上课,他们却表现的与平常没有任何异样,真的跟影说的一模一样。

戚家,饭厅内,圆桌旁坐满了人,外面天色已经全黑了,李婉蓉和戚惜颜饥肠辘辘,李婉蓉忍不住抱怨:“老爷子,这都几点了,惜颜胃不好,饿不得,要不咱们还是先吃吧,要全家等锦年一个人,这也说不过去啊。”

戚惜颜点点头,她真的很饿,往常,戚敬业肯定会顺着她,可是今天,却是不让他们有任何的动作:“那就先去喝杯蜜蜂水。”

这是江盛北正式作为戚家女婿在戚家吃的第一顿饭,却一直等到七点钟,直到戚锦年回来为止。

戚锦年进门,全部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她心神一凛,戚敬业那张严肃的老脸却扯出了个笑容:“锦年,你回来了,来,快坐下吃饭吧,开饭。”

这是第一次,戚锦年上主桌吃饭,她趴着白饭,心里惴惴不安的,但是戚敬业却一个劲儿的给她夹菜,恨不得把所有的才都拨到她碗里,搞得她心里发毛,食不下咽,忍不住对戚敬业说:“爷爷,够了,我吃饱了,还有您不用这样,这样我不习惯。”

她声音不大,但是足够全部的人听清,抬头,目光与坐在她对面的江盛北对上,心,还是像被马蜂尾针扎了一下似得疼,但她快速挪开了目光,推开椅子站起来,“我吃饱了,我先回房了,爷爷您慢吃。”

戚锦年想回自己的小房间去,结果戚敬业却告诉她:“锦年,我给你换了个房间,就在惜颜隔壁,你上去休息吧。”

一个趔趄,戚锦年差点摔倒,她狐疑的看着戚敬业,但是戚敬业吩咐人带她上楼,说明她没听错。

她心里越发没底,这群人,到底是怎么了,不过一夜之间,就好像全部转了性,爷爷对她和颜悦色,爸爸对她百般讨好,就连李婉蓉,也是客客气气的,虽然看起来非常的不情愿。

是因为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吗。

可是,她决定的事情,也是没有人能够改变的。

周五中午,戚锦年和叶佳倾在食堂吃过午饭后回寝室,路上,戚锦年对叶佳倾说:“佳倾,我记得你阿姨是妇科医生?”

本来想一个人去,可,总归是害怕的。叶佳倾是她最好的朋友也是最后的依靠,戚锦年抓紧了叶佳倾的手。

“嗯,是啊,怎么了,你那里不舒服吗?”叶佳倾忍不住笑了笑,“痒痒?”

戚锦年摇头:“那你帮我约她明天上午看病可以吗。”

“没问题啊,她明天正好专家门诊,只是你怎么了?难不成你身体真的……”

戚锦年,犹豫了一瞬,还是讲实情跟她说了,但是省去了昨天温泉池的那一段儿,叶佳倾差点叫出来,戚锦年急忙捂住了她的嘴巴,叶佳倾随后担心的握住她的手,戚锦年点点头:“别说,我们去医院就好。”

叶佳倾忧心忡忡:“是什么人,为什么之前我一点都不知道。”

“是那天把我撞了的男人,”戚锦年咬唇,羞愧与愤怒同时涌上来,让她精致的五官都变得扭曲了。

叶佳倾还欲再问,但是戚锦年说:“如果你真的当我是朋友,就什么都别问了,明天陪着我就好。”

“好,我现在就给我阿姨打电话。”

第二天一早,戚锦年就在叶佳倾的陪同下空腹去了医院。

叶阿姨是第一个给她们看的,昨晚她已经听叶佳倾说了情况,所以只问了一些戚锦年的身体状况后,就开了一堆单子,让她去做检查,如果各项指标都正常的话,下午就可以手术。

抽血,B超,心电图,一样样坐下来,到中午的时候,结果全部出来了。

叶阿姨看了后,点头:“倒是符合手术的指标,但是做无痛的话还太小,要做只能做药流和平常的,你想做哪个呢。”

“那一般都是做什么的呢。”没有经验,所以叶佳倾着急的问。

“药流的话,也许会流不干净,到时候还要清宫,平常的话因为不打麻药,就比较疼……无痛的话要40到50天,你还得继续等一段时间。”

“不等了,做平常的。”戚锦年几乎没有犹豫,就做了选择。

叶佳倾抖了抖,害怕显而易见,其实戚锦年也怕,可是她更怕那个男人,那样非人的折磨,她根本不想来第二次。

叶阿姨有些惊讶的看了戚锦年一眼,点了点头:“也好,我亲自给你动手术,你准备去吧。”

“谢谢阿姨。”戚锦年在叶佳倾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半小时后后,戚锦年进了手术室。

叶佳倾在外面忧心忡忡,戚锦年笑了笑,一个人走了进去,医生正在各自准备,护士让她爬上手术台,脱下一边的裤子。

双腿打开着,下半身就这么直接暴露在空气中,很羞耻的动作,看着医生手上的那些手术钳,戚锦年的心还是冰凉冰凉的,害怕的全身都在颤抖。

叶阿姨过来对她说:“放轻松,锦年,越紧张越痛,忍一忍就过去了,我会尽量轻点的。”

戚锦年点了点头,手术正式开始。

可是叶阿姨的手术钳刚刚准备伸入她的Y道内,手术门突然被人强行撞开了,李婉蓉第一个冲进来,抓着叶医生的手大喊:“你们在干什么,干什么,快点放开她,不许动手术,谁允许你们动手术了!”

紧接着,院长和高层领导都赶来了,手术被迫中止。

戚锦年被扶下手术台,外面,戚敬业和戚正昌也都来了,看到戚锦年,戚敬业那风烛残年的身体也在颤抖,确认她没有动手术之后,身体一松,差点晕厥过去。

戚正昌扶着老爷子,同时对戚锦年喝道:“锦年,你怎么可以这么善作主张,你知不知道,就差一点点,就要我们全家为你陪葬了!”

戚锦年愣在原地,戚敬业叫人把她带了回去,然后二十四小时看管了起来。

叶佳倾陪着戚锦年,看着随时跟在他们身后的保镖,有些懊恼:“锦年,怎么办,这些人也太讨厌了,像个跟屁虫似得,甩都甩不掉。”

戚锦年心情也不好,可是,她却是没办法真的拿全部人的性命去赌,就算她不喜欢这一家人,也无法改变他们是一家人的事实啊。

转眼,又是半个月过去,这个孩子在她的肚子里已经45天。正是做无痛的最好时候了,可是,影出现了,恭敬的请她上了车,然后蒙上眼睛,她知道,又要去擎天堡了。

擎天堡,一个固若金汤富可敌国的神秘堡垒,除了里面的人,至今无人知晓它真正的位置。

拥有它的男人……实在太可怕了!

车子一路平稳向前,她的心却越来越害怕,问影:“为什么他要这么对我?影,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害怕……”

细弱的声音,像一只小白兔,可是车内,没人回答她,她就像是被人丢弃在了孤岛上面,她想抓下眼睛上面的黑布,但是手刚抬起,就被一只骨瘦修长,又冰冷的手给握住了。

她顿时呼吸一顿,这个人的气息,不是影。

“你不是影,你是谁……是……他吗?”她的心脏咚咚咚跳个不停,却不是因为兴奋,而是——害怕。

“别乱动,乖乖做好,这样可以少吃点苦。”低沉磁性的嗓音钻入耳朵里,像是一只只蚂蚁,在里面不停的跳动着,酥的她身子都要软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只是个学生而已。”

“因为是你唯一合适的人选。”他的手很冰,可是声音,却不是很冷,像小提琴一般,悠扬动听。

“为什么……那孩子……”

“既然有了,就留着。”男人嗓音沉沉,戚锦年的心脏几乎跃出喉咙口,他距离她那么近,已经严重干扰她的呼吸,她快速抬起另一手,想扯掉脸上的布条把这个男人看清楚,结果颈子一痛,什么也没看到,身子就软趴趴的倒了下来,被人收入怀里。

顾天擎微微扬了扬眉,俊美的五官每一道线条都像是上帝鬼斧神工的杰作,眼窝深凹,鼻梁高挺如山峦挺拔,薄削岑冷的嘴上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还真是个执拗的丫头啊。”

小编有话说:

李婉蓉趴在床上,哎呦哎哟的直叫唤,全身上下到处都是伤,真是皮开肉绽啊,疼的好像一万只蚂蚁在她的身体里面钻啊钻。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