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唯愿情深不负你全文免费阅读 秦雅然林皓晨小说最新章节

2018-05-28 16:24:28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为了林皓晨,秦雅然可以忍受所有屈辱挑衅,可以付出一切,甚至是她的命,可林皓晨回报给她的却是,被逼跳楼身亡的父亲,成了植物人的母亲,胎死腹中的孩子,到最后,秦雅然真的为了林皓晨失去了一切,一起失去的还有曾经不悔的深情。

il3sivh5ru2icny2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为了林皓晨,秦雅然可以忍受所有屈辱挑衅,可以付出一切,甚至是她的命,可林皓晨回报给她的却是,被逼跳楼身亡的父亲,成了植物人的母亲。

胎死腹中的孩子,到最后,秦雅然真的为了林皓晨失去了一切,一起失去的还有曾经不悔的深情。

小说试读

林皓晨怕秦雅然不适应,总会暗中看着她。

他跑过来的时候,秦雅然刚好疯了一般跑出来。

林皓晨怒从心生,一把拦住她,黑着脸将她给拽回来:“给我好好待着!”

秦雅然满脑子都是报纸上父亲跳楼摔得血肉模糊的身影。

他死了!

一向爱她宠她的父亲,被林皓晨逼得跳楼了!

明明她已经顺从接受了人工受孕,为什么他要言而无信,依旧不肯放过秦氏,才害得父亲被债主逼得跳楼!

秦雅然咬牙狠狠地瞪着他,脸上的决然让他心头一颤,揣在裤兜里的手猛地抓紧。

她知道了?

秦父跳楼的事,在他预料之外,林皓晨刚想解释一下,一个不明物体便朝他飞来,砸得他满脸鲜血……

“林皓晨,你言而无信逼死了我爸,我绝对要让你偿命!”

秦雅然顺手拿起旁边的小花盘砸了过去,在看到林皓晨满脸鲜血的时候微微一愣。

可旋即,父亲惨死的画面涌上心头,她只恨不得将眼前这个言而无信的小人给碎尸万段!

顾不得太多,她不要命般跑了出去。

“李振,还不赶紧给我将人抓回来!”

她居然也敢,真的是反了!

安若之好不容易出来,便被林皓晨满脸鲜血的样子给吓了一跳。

“皓晨,你没事吧,怎么回事,谁打你了。”

她迫不及待伸手拉他:“医生!医生呢?快来啊!”

安若之心里急死了,可心里,却简直不要太高兴。

秦父跳楼,隔着这个血仇,她倒要看看,他们还能怎么在一起!

秦雅然,你终究,斗不过我!

秦雅然疯了一般往外跑,可是快到门口的时候,却被几个黑衣人拦住。

她认得这些人,因为就是他们,日夜看守着她。

“秦小姐,请跟我们回去!”

那人说完,便不顾秦雅然的反抗,强行将她带回了病房。

林皓晨脸上的血刚止住,便将病房里的人给轰了出去,就连安若之,也不例外。

秦雅然被两个保镖压着,干净的双眸,燃着熊熊怒火,那样子,好似恨不得将眼前之人生吞活剥一般。

如果可以,秦雅然真想!

“放开我!你个言而无信的小人,我要去找我爸爸!”

林皓晨眸色微沉,薄唇紧抿,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

他蹲下,紧紧地捏着秦雅然的下巴,让她不得不直视他。

“想见你爸爸?你觉得就算我放你出去了,你敢见吗?”

林皓晨这话让得秦雅然浑身一震,一些尘封的记忆,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当初秦父是不同意秦雅然和林皓晨在一起的。

但是秦雅然固执啊,认定了的事情,几头牛都拉不回来。

所以在出了安若之那档子事情后,秦父就禁足她。

可她为了林皓晨能听她解释,毅然跑了出去,结果在半路上,出了车祸……

她没死,可林皓晨却直接给伪造了死亡证明,抹掉了她的存在,让她成为他的禁脔,永远都见不得光的黑暗老鼠!

现在想想,只觉得父亲是对的,是她自己,傻得可以!

“哈哈哈哈……”秦雅然狂笑,泪也滑落:“林皓晨,我恨你!如果我不能给我爸送终的话,我诅咒你以后不得好死,死无全尸!”

秦父的葬礼安排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

秋风习习,秦雅然一身黑衣,坐在路边的宾利里。

“别以为你带我过来了,我就会原谅你,我告诉你,不可能,永远都不可能!”她一直看着窗外,看着遥远的地方,父亲的墓碑。

哀乐连连,吊唁声不断,突然,一张憔悴的面容闯入视线。

那是她的老母亲……

秦雅然下意识想开车门下去。

可车门,被锁了。

她回头大喊:“开车门,我要下去!”

“秦雅然,别得寸进尺!”

林皓晨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在秦雅然撕心裂肺要他不得好死的时候,他怕了。

他英明一生,从未怕过。

可却屡次在她身上栽跟头!

他不想她出现,可却又不想她更恨他,鬼使神差下,在葬礼这天,他亲自将秦雅然带到了葬礼现场。

“呵!得寸进尺?”秦雅然冷哼一声,手摸上肚子脸色徒然狠戾起来。:“开门,否则的话,我让这孩子活不成!”

“你威胁我!”林皓晨也怒了,这孩子,必须生下来!

这时,母亲精神恍惚,一个不小心居然从楼梯摔了下去。

秦雅然慌了,不断地摇晃着车门把手:“林皓晨,开车门,开车门!”

他依旧不开……

情急之下,秦雅然一拳打在肚子上:“开车门!反正我已经是死了的人了,你不开的话,我不介意一尸两命!”

“你敢!”他就不该心软带她来!

车门打开的那一刻,秦雅然像离弦的箭一般飞了出去。

可她才跑上楼梯,路边的树林突然飞出一个东西打在她的腿上。

脚一软,身后,是十层阶梯,身前,是倒在阶梯中间的母亲……

此刻她脑海中瞬间一片空白,虽说这孩子是人工受孕的,可那终究长在自己肚子里,她没想过真的伤害她!

可现在,落势挡不住……

“秦雅然!”

林皓晨在她跑出去的时候,便跟着出去了,可依旧不够及时接住。

而是在她滚了两层阶梯后,才抱入怀中。

痛……

肚子好痛……

可面前,是自己摔下阶梯的老母亲,再前面,是自己跳楼身亡的老父亲!

她是个不孝的女儿,她甚至连为父亲送终都做不到!

“林皓晨,我求你,抱我上去……”

她扯着他的衣角虚弱哀求着。

林皓晨内心深处瞬间塌了一角,双手环过她的双腿和腰间,一个用力,将人抱起。

不远处的树林里,一个男人冒着腰逃走:“安小姐,很抱歉,任务失败……”

他话才说完,便被两个黑衣人拦住了去路……

林皓晨心里很窝火,他不想让秦雅然过去。

可秦父已经走了,秦母又摔了一跤,联想到秦雅然看他的神色,他本能想杜绝这事情的发生……

可是事与愿违……

她腿间的鲜血越来越多……

秦雅然痛的厉害,她来不及想自己为什么会脚一痛摔倒,她只想上前,扶住自己的老母亲……

鲜血顺着她的爬行印在地板上,像是一道鲜红的剑,赤红了林皓晨的双眼。

前来吊唁的人看到,纷纷议论有些甚至大惊失色。

“这不是两年前老秦家死了的女儿吗?”

“是啊,这难不成没死?怎么回事?”

一句句话,让秦雅然爬行的身体呆愣住。

林皓晨咒骂了一声,上前一把将她抱起,这次不管她如何挣扎,都将她塞进了车子送往医院。

路上,林皓晨接到了保姆的电话:“先生,不好了,安小姐吐血了……”

秦雅然迷迷糊糊听到安小姐,吐血,之类的字眼。

随后她感觉抱着自己的人将她放开,然后她独自一人,被送往了医院。

果然……

在他心里,永远都只有安若之那白莲花最重要。

冷,无尽的寒,肚子的抽痛,医生的慌乱声。

秦雅然眉头紧皱,极其不安稳。

“给我一定要保住孩子!”

“可是,这送来的太晚了……”

“保不住,我让这医院倒闭!”

愤怒到极致的怒吼,像是林皓晨的声音。

呵!他陪在安若之身边,又怎会在她这边?

……

秦雅然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她梦到自己又流产了,安若之哭了,林皓晨发疯地掐着自己的脖子……

她嘴巴微张,氧气慢慢被剥夺,最后,猛地惊醒。

“雅然,感觉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医生,医生!”

这是,许裴言的声音……

他急忙跑出去叫来医生给秦雅然检查,直到医生松口说好好修养,没什么大碍之后,才狠狠松了口气。

可秦雅然就不淡定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这是怎么了?爸,对,还有妈,我妈摔倒了,我要去看她。”

秦雅然一把掀开被子拔掉手背的针头就往外跑。

许裴言一把拉住她:“你现在胎儿不稳,必须留院观察,阿姨那边,我会帮你,所以别担心……”

“你会帮我?”秦雅然自嘲大笑:“你帮我,所以当时雪崩,你明知道安若之的腿和子宫不是因为我才坏的!你依旧帮着作伪证,陷害我!

你帮我,所以在我出车祸的时候,眼睁睁看着我被做了死亡证明而不拆穿!

如果这就是你所谓的帮我,我宁可不要!”

当时要不是许裴言这个最要好男闺蜜帮着安若之作证,林皓晨怎么会不信她!

当初的车祸,如果不是因为他不肯停车,又怎会发生!

许裴言全身微颤,不顾秦雅然的反抗挣扎,直接将她搂进怀中。

他只是想得到她,他没想那么多……

“你给我放开!放开!”

“秦雅然,厉害啊!我不过转个身的瞬间,你就能饥不择食在医院里幽会情郎!看来是我对你太好了!”

林皓晨黑着脸大步上前,一把将她从许裴言怀中扯出。

她一个身形不稳,差点摔倒,却被林皓晨一把捏住了下巴。

“我真是小瞧了你,即便怀孕快要流产了,也照样能勾引男人!”

早知如此,他就不该让人救她!

秦雅然瞪大着眼睛,嘴唇哆嗦想要解释,可那紧紧捏着下巴的手,却让她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林皓晨,你放开她!”

许裴言想上来帮她,却被林皓晨的保镖架住。

“许裴言,再多管闲事,许氏将成为第二个秦氏!”

林皓晨撂下狠话,头也不回离开。

可这话却在秦雅然心中烙下了一个深深的烙印。

她自嘲地笑了,笑自己傻,明知这本就是事实,可内心深处,却依旧存着侥幸。

而现在,林皓晨亲手将她心中最后一丝侥幸,给狠狠打碎!

许裴言无法追上来,秦雅然又被关回了那牢笼一般的别墅里。

林皓晨威胁她,如果她不听话,因摔下楼梯下身瘫痪的母亲,将会被断药。

她没得选……

她没得选……

她必须乖乖的,否则唯一的亲人,都会因她的任性离她而去!

也是因此,秦雅然对林皓晨的恨,更深一分!

自那天后,每天都是医生围着她转,林皓晨从未出现过。

两个月的时间,秦雅然都像是玩偶娃娃一般任由医生摆布。

直到某一天,安若之端着鸡汤出现在她房间。

她说:“我们的宝宝已经快四个月了,我真高兴,雅然,真太谢谢你了。

还有,我和皓晨要结婚了,地点在安城酒店,时间是下月初八,到时候,你作为我最好的姐妹,可不能缺席啊!”

结婚……

结婚?

原本安静的别墅内,突然发出一声惨叫……

林皓晨赶到的时候,安若之已经倒在了地上,鸡汤混着血,溅了一地……

而秦雅然,则是手握玻璃片,瞳孔涣散,整个人都处于呆滞状态。

直到林皓晨大步跨进,将安若之给抱起来,秦雅然才机械般地回过头。

她全身微颤,手里的玻璃片,更是直接掉在洁白的床上。

她瞪大着眼睛捂着嘴,声音是控制不住的嘶哑和颤抖:“这不关我的事……”

是真的不关她的事。

因为刚刚,是安若之自己,将手中的玻璃盒敲碎,然后一把扎进自己的手腕上的。

而在秦雅然发出尖叫的时候,她便迅速从轮椅倒在地上,原本握在手里的玻璃碎片,也被塞到了她的手里。

她还没反应过来,林皓晨便已经破门而入……

秦雅然扯着林皓晨的衣角,换来的却是他绝情而冷漠的一甩:“秦雅然,你好自为之!”

说完抱着安若之,大步离去。

离开前,原本看似失血过多昏迷的安若之,突然睁眼,对着脸色苍白的秦雅然,做了一个挑衅的动作。

哼!上次失手,这一次,她就不信林皓晨还会放过她!

秦雅然被她这么一挑拨,再加上被关了两个多月,心里急红了眼,赤脚下床追过去。

可刚到门口,便被守着的保镖给拦住:“秦小姐,请回去。”

“放开我。”

“秦小姐,请不要让我们为难!”

保镖依旧面无表情地拦着,不管秦雅然如何挣扎,都没能挣脱出去。

——

半小时后,隔壁病房。

安若之面色苍白地躺在床上,手却紧紧地抓着林皓晨的手不放。

“放手!”

林皓晨微眯眼眸,锐利的视线,就那样落在昏睡的安若之身上,让她连装睡,都险些绷不住了。

“安若之,我最后再说一遍,松手!”

安若之终于装不下去了,佯装痛苦地闷哼了一声,这才缓慢地睁开眼睛。

“我……”她迷糊一会,尔后脸色瞬间大变,紧紧地抓着林皓晨担心问:“雅然没事吧?她有没有受伤?”

安若之很急,很急着想要知道秦雅然是否安好。

手里的动作,眸中的担心,以及那说来就来的眼泪,无不说明,安若之的演技,确实是好。

林皓晨面色不明地推开她的手:“理她干嘛?你没事就好。”

“可她怀着我们的孩子,现在又被关了两个多月,我是怕她闷,所以才想着带着鸡汤去和她聊聊天解解闷的,可没想到……”

先是关心秦雅然,表明自己的意图,可秦雅然非但不领情,反而是直接打翻了鸡汤,害得她受伤。

此举成功将自己摆在弱势地位,秦雅然,则成了那不知好歹的毒妇!

安若之这算盘打得很好,她甚至能想出来,林皓晨一会冷着脸去找秦雅然的场景。

她见过太多次林皓晨虐待秦雅然,特别是掐着脖子,每次看到,她都恨不得林皓晨再用力一些才好,这样的话,那贱人,便能永远消失了……

可她却全然没想到,林皓晨会直接甩开她的手,声音冰冷地警告着。

“安若之,雅然欠你的,一个孩子,便足够还完,你要是再继续搞小动作,我不介意让这个婚礼,直接取消!”

“你说什么?什么小动作?”

安若之脊背阵阵发凉,难道他知道了?

不,不可能,所有的事情,她都有事先部署好,就连刚刚进去,门口的保镖,都被收买,病房里的监控器,也全部被遮蔽。

他不可能知道,他怎么会知道?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是最后一次,再有下一次,后果你不会想知道!”

林皓晨说完,直接离开,有医生过来,问安若之的情况。

紧接着病房里发出一阵乒乓声。

林皓晨脚步一顿,吩咐了一句:“要实在是安静不下来,允许注射镇定剂。”

说完,也不管有没有人回应,抬脚继续走。

秦雅然的病房里。

原本一片狼藉的病房,此刻也被收拾干净。

秦雅然双手抱脚,将脑袋埋在双腿间,整个人蜷缩在床头。

他们要结婚了……

也对,林皓晨早就不爱自己了,他们结婚,那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她自以为想通了,可心,却越来越痛……

自那日安若之来闹之后,秦雅然的病房再次恢复平静。

而安若之被林皓晨警告了一次后,不敢再大肆行动,但是小动作,却绝不会断。

比如,将如何避开保镖,进入病房的方法,告诉一直守着的许裴言……

这日,夜色笼罩,紧闭的窗户,突然被从外推开。

许裴言跳进来的时候,差点没将秦雅然给吓死。

“你来做什么?!”

她低声问。

“快走,林家的人来了!”

许裴言很急很急,拉着秦雅然就往窗边推,那里,有他的人接应。

林家人找来了?

轰隆一声,秦雅然直接慌了。

“他们怎么可能找来?”

“他和若之都要结婚了,你觉得你的存在,还能瞒得住吗?”

“我不相信!”

是的,她不信,她不信林皓晨会让林家人知道她的存在。

因为秦雅然的不配合,许裴言放下绳子,双手紧紧地捏着她的肩膀,压低的声音,染上一丝暗哑道:“林皓晨是不会,但是你觉得安若之能容忍你一直留在他身边吗?

别傻了,她不会的,她恨不得你死!”

“那你呢。”秦雅然嘲讽地笑了,然后一把将他的手给拉开后退几步道:“许裴言,你明知道安若之对我不怀好意,你非但不阻止,甚至还帮着她狼狈为奸。

你,又能好到哪去?而我,又凭什么信你?”

“我只是……”日日萦绕心头的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了。

沉迷在爱情里的人,都是盲目的,同样,也是自私的。

林家认定的儿媳是安若之,对秦雅然,那是百般的排斥。

“你只是什么?”秦雅然的话将他从回忆中拉回来。

“许裴言,你倒是说啊,如果说不出来的话,那就给我滚!还是说,这又是你和安若之的计划?

特地出现,佯装成劝我离开的样子,然后再像上次一样,被人发现,让我百口莫辩!”

“我……”

许裴言脸上的惊愕,门外突然传来杂乱的脚步声,证实了秦雅然心中的想法。

她一个箭步跑过去,将门反锁,然后推着他到窗户旁:“滚!如果不想我死的话,就快给我滚!”

许裴言反手拉住她:“跟我走,否则林家人发现你还活着,不会放过你的。”

门外的敲门声伴随着说话声,一阵强过一阵,秦雅然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眼睛四处瞟了一遍,果断拿起床头的一个水杯砸了抵在颈项上。

“滚!许裴言,别逼我用命去恨你!”

话语刚落,手一用力,脖子便瞬间染红。

许裴言比任何人都了解秦雅然,再加上门口传来钥匙转动声,此刻不得不撤退。

千钧一发之际,许裴言跳了下去,而这时,门也被推开。

秦雅然装成在看风景的样子。

林夫人带着一群保镖,来势汹汹。

她是真没想到,秦雅然居然还活着,就活在她的眼皮底下,可她却像个傻子一般,被蒙在鼓里。

好啊,当真是好!

要不是若之及时告知,她还真没想到秦雅然这女人为了留在她儿子身边,居然不惜假死!

秦雅然被林夫人那吃人般的目光看得心里发憷,放在后背的手都不自觉地捏紧。

愤怒就似一把把无形的利刃一般,不断地往她隆起的肚子射去。

林夫人眼底燃着熊熊火焰,她居然还怀孕了!

安若之适时开口:“伯母,皓晨不告诉你,肯定是有不得已的理由的,您先别生气,我们先坐下和秦小姐好好谈谈,好不好?”

安若之!

秦雅然咬牙,肩头更是不可抑制地颤抖着,又是她!

自己都已经答应代孕了,而她也要和林皓晨完婚了,她还想怎样?!

“皓晨现在到哪里了?”林夫人问。

身后的保镖答道:“已经到了北环路,还要半小时,才能赶到这里。”

“那就等着。”

秦雅然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就眼睁睁地看着保镖将病房给占领,林夫人脸色阴沉地坐在中间,显然是不想和她说话。

曾经她和林皓晨在一起的时候,回过一次林家老宅。

回之前,她问了很多关于林夫人的事情,林皓晨也告诉她,他妈妈很好相处。

于是他们准备了很多礼物,紧张而又期待地和他一起回去见家长。

去的路上,她臆想了很多场景,或紧张,或欢喜,或轻松,可却唯独没想到,在见到林夫人的那一瞬间,迎接她的是一场怒火。

第一次见面,她甚至还没来得自我介绍,就被林夫人打了一巴掌……

她至今都还记得当时林夫人的脸色,保养极好的脸因为怒气再次被皱纹占领,涂着大红色的红唇,在不断地怒气抖动。

她说:“林皓晨,你忘了你爸是怎么死的吗?”

一句当初莫名其妙的话,让得林皓晨直接带着她离开,至此从未再次回过林家老宅。

直到现在,秦雅然都没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对林夫人,却是本能的害怕。

再加上许裴言刚跳下去,这内忧外患的,她只能暂时保持沉默。

林皓晨赶来的时候,安若之马上哭的梨花带雨道:“对不起,伯母来看我,我一个高兴,不小心说了出来,对不起。”

安若之说话很有技巧,明明是故意告诉林夫人的话,此刻到她嘴边,反倒是成了不小心了。

林皓晨不着痕迹地将她推到一旁,对着正满脸荫翳的林夫人道:“妈。”

“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妈?!”

林夫人是气狠了,对这个害死自己丈夫的罪魁祸首的女儿,她根本没法给出半点好脸色!

偏偏的,自己的儿子还一头栽了下去!

“我怎么眼里没有您了呢,有什么事情,我们出去说,这里是医院,孕妇需要休息,不可大声喧哗。”

林皓晨说完,对自己的秘书使了个眼色。

“你敢!林皓晨,你今天要是不给我解释清楚这死了的女人是怎么回事,你休想我罢休!”

小编有话说:

要不是若之及时告知,她还真没想到秦雅然这女人为了留在她儿子身边,居然不惜假死!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