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夏夜即临渊小说最新章节 战妃无双全文免费阅读

2018-05-28 15:06:16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她是他薪心中唯一牵挂的人,可是她的家族阻了他的前进的道路,他毫不留情的扫清了她的家族,只留下她一人活在这个世上,她才知道原来和这江山比起来,她在他心中什么也是不是,她被他逼入绝境,本以为有去无回,却不想事情并没有这样结束。

hlv4qqk2u5ck4151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她是他薪心中唯一牵挂的人,可是她的家族阻了他的前进的道路,他毫不留情的扫清了她的家族,只留下她一人活在这个世上。

她才知道原来和这江山比起来,她在他心中什么也是不是,她被他逼入绝境,本以为有去无回,却不想事情并没有这样结束。

小说试读

夏夜抬起头,清明的眼神凝视着从通风口处洒下来的月光,难得今晚的月色这么好。

摸索着墙角的痕迹,眼神微微一动,原来这个鬼地方,她已经待了十五天了!

不知道那些昔日的‘队友们’要怎么处置她这个‘叛徒’,是给自己一个痛快还是留着慢慢折磨自己?可惜了,这么好的月色,以后怕是再也看不到了。只是难为了他们,为了防止自己逃跑,竟然找了这么一个地方,一个石头砌成的房间,只留了一个通风口,食物也是从下面的小洞递进来,竟然还给自己戴上了手镣,夏夜简直都想大笑了。

突然,夏夜就地一躺,双手环绕着膝盖,头埋在胸前一动不动,几乎在同一时刻,石门打开了。

来人用脚踢踢夏夜:“喂,傻子,快起来!”

夏夜一动不动。

来人嘿嘿一笑,“我黄三这辈子能尝尝堂堂夜家家主的味道,也不枉来这世上一趟,哈哈哈,就算现在傻了又怎样,老子这辈子还没玩过傻子呢!”

想到世人形容的“仙姿佚貌、清冷无双”,黄三的喉咙上下滚动,几乎是颤抖着扑向地上那一团身影!

“你……!”

话还没说出口,就感觉脖子上一片温热,然后就对上一双清冷的眼睛,哪有半分傻子的懵懂无知。

“这是哪里?”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夏夜将手里的石片狠狠往里一送。

“饶、饶命,这是菩提山!我不知道谁送你来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黄三颤抖着求饶,不是说她傻了吗?

菩提山,是哪里?难不成不在华夏国领土,不然她怎么没有听说过?

“其他人在哪里?”

“没、没其他人,就、就我一人。”

怎么可能,自己的身手他们是知道的,在全国的佣兵团那也是排的上号的,就这么放心大胆的只留一个人守着自己?

想到什么,夏夜一手提着手中的男子,一边迈出石屋。

石屋外的情形一览无余,一眼过去,连绵不绝的山黑压压的仿佛看不到尽头。

“翻过那座山是哪里?”

手里的男子因为失血有些晕晕乎乎,下意识答道:“南有菩提山,北边有奈河。”

夏夜皱眉,这什么乱七八糟的,难不成他们以为一条河一座山就能拦得住自己吗?

丢下男人,握着从他身上摸来的匕首,将自己的裤脚都扎上,义无反顾的朝着山下走去,哪怕有一丝活命的机会,她夏夜也绝不认命。

当年她能从雨林中活着走出来,现在区区一个山群也一样可以,哼,那个让她背黑锅的人等着倒霉吧,她夏夜最擅长的就是记仇了。

在黑夜中也行动自如,大概一个小时后,夏夜终于来到山脚下,找了个比较开阔的地方,找了些枯树枝和落叶,没有打火机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来取火,将火升起来以后,夏夜又钻进身后的林子,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一只剥了皮的兔子。

她并不急着进山,总要做一些准备,再说,关了那么长时间,她也要补充体力。在被关着的那些日子里,也不知是不是为了羞辱自己,送来的饭菜不是少就是馊。

兔子很肥,吃掉一半后夏夜就饱了,剩下的半只兔子收进自己怀里,将火生的旺旺的,然后才靠着树干休息。

手腕上的铁镣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她想尽了办法也没法弄断,幸好铁链够长并不影响行动。

夏夜的脑中极速飞转着,回想着这次的任务。认真一想,其实任务漏洞百出,只不过她太过信任并肩作战了十几年的战友们,从没想到他们会要她的命!

她夏夜虽是佣兵,可也不是没有原则的佣兵,在她接任务之前,她会多方调查对方的情况,非大奸大恶者从来不接,哪怕他们开出的价格够买下一座金山!

只怕是她的存在挡了很多人的利益吧!

天刚微微亮,夏夜已经做完了一整套热身运动,将昨晚吃剩的半只兔子热了热,吃完后毫不犹豫的进了身后的山群。

一刻钟后,一队人马悄无声息的来到夏夜之前休息的地方。

一人下马查看了一番,然后对着人群恭声回道:“主人,确实进了菩提山。”

“哒、哒、哒……”

人群自觉分开,马蹄声似乎踏在众人的心上,所有人立即俯下身子。

“哦?”

那声音像是来自天际又似乎近在耳边,“时也命也!”

菩提山,世人皆知菩提是大彻大悟,明心见性,证得了最后的光明,也是达到了涅槃的程度。却不知,对凡人而言,涅槃即是死亡。

而这一切夏夜都毫无所知,她疯狂的舞着手里的藤蔓,将藤蔓舞得密不透风,藤蔓那头绑着匕首,匕首所到之处一片死尸。

怪不得敢放心大胆的留一个人看守,这林子里还不知道有多少危险在等着自己,光这毒虫就让人望而生畏了。

脚边是落了一地的毒虫的尸体,夏夜面不改色的跨过去。想当年,他们被丢进雨林的时候,面对的是比现在更加疯狂的杀戮,除了雨林里的各种毒虫和猛兽,还要时刻提防身边的‘队友’,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队友手里的武器会不会对向你。

抬头仰望被望天树高大树冠覆盖遮挡的天空,越走光线越暗,树上缠绕的树根仿佛一条条蟒蛇,大花草浓烈的腐臭味让人作呕,夏夜深吸一口气,小心的跨过脚下的板跟。

空气越来越湿,夏夜抖了抖身上的衣服,使劲拧了几把后重新穿上。

趁着天色还早,夏夜抓紧时间继续前进,再走一段,她必须要找个地方好好休整一下,因为夜晚的雨林更加危险。索性雨林中虽然动物众多,但以小型、树栖动物为主,像大象、河马等大型的动物一般仅在雨林边缘或稍微开阔的河谷地区活动。

夏夜捡起一颗不知道被什么动物啄过的果子,一边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突然,林子里似乎比刚才更安静了。

夏夜一动不动的放慢了呼吸,一手将顺便收集的毒液悄悄抹在匕首上。

有什么从大型板跟处一闪而过,动作敏捷又轻盈,夏夜瞳孔一缩。

是一只成年豹子!

豹子也发现了她的位置,夏夜所处的地方瞬间变得危险起来!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夏夜紧咬牙关,决定主动出击。

几乎是一瞬间,一人一豹的身影就纠缠在一起。

夏夜喘着粗气,看了眼肩上流血的伤口,豹子身上的毛油光水滑,手根本就抓不住,手上的链子也碍事。她要怎么样才能一招毙命?虎口处隐隐发麻,夏夜捂紧匕首,狠狠地盯着对方黄色的眼睛!不等她喘口气,豹子又欺身扑了上来,夏夜几乎都能看到豹子锋利的牙齿!堪堪避过,“刺啦”一声,肚子上又多了一道伤口。许是血液刺激了豹子,夏夜只觉得它的攻击越来越快!

千钧一发的时刻,夏夜灵机一动,顺势被豹子扑倒在地,就在它张开大嘴想咬住夏夜脖子的时候,夏夜眼疾手快的将匕首送进它的脖子处。

结束了!

一股温热扑在夏夜脸上,一呼吸,才发现自己的脸正对着豹子的嘴巴,忍受着难言的腥臭味,夏夜费力将还在挣扎的尸体从自己身上推开。

五脏六腑似乎都在痛,这一战,几乎耗尽了她浑身的力气!

南渊国军营内,歌妓营帐处。

红叶不由分说将手里的包袱塞给眼前的女子,“快拿着,还是半新的,把你身上这套换下来,浆洗浆洗还能凑合着换。”想到什么,又压低了声音,“既然到了这里,就好好活着,只有活着才能……”红叶拍拍小姑娘瘦弱的肩膀,有些话不宜说得太明白,又想起自己的情形比她也好不了多少,遂黯然离开。

玉娆低着头,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想到昨夜那双在自己身上作乱的粗手,胃里就一阵阵恶心。

死了吧,死了就一了百了了!

泪眼婆娑中,似乎看见远处的水里有什么东西随着水流起起伏伏?玉娆揉揉眼睛,那、那分明是一个人!当下也顾不得哭了,一个纵身扑进水里。

红叶看着营帐外,心里焦急,这丫头怎么还不回来,不会是想不开了吧?

正想着,就看到远处玉娆颤颤巍巍移动着。

红叶赶紧迎上去,待看清小丫头身上背着个人时,脸色大变!

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赶紧搭把手两人一起将人扶进玉娆的帐子。

“你疯了不成?不晓得这里是什么地方了吗?被人发现怎么办?你还要不要活了?”

看见小姑娘一副快要哭的样子,红叶又心软了,“行了,人都救回来了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不过可说好,等人伤一好,立马送走!”

玉娆忙不迭点头。

夏夜睁开眼睛,警惕的打量了下四周,只见偌大的帐篷里除了自己身下的床竟别无一物。

“咦,姐姐你醒了?!”

夏夜微微侧目,“谢谢你救了我!”沉睡间她能听见是这个小姑娘在自己耳边嘀嘀咕咕。

不过……

看着小姑娘的装扮,夏夜皱眉,她似乎忽略了什么?

“这是哪里?”

小姑娘本来明亮的眼睛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光彩。

“这、这里是军营!”声音低不可闻。

军营?

再观小姑娘身上的服侍,夏夜向来镇定的面孔此时也有些许龟裂。

难怪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敢情她从一个时空来到另外一个陌生的时空!

“那,现在是哪一年?”夏夜迟疑道,小姑娘的服饰无一丝辨识度。

玉娆紧咬嘴唇,“崇光二十五年间。”

就是这一年,她家破人亡!

架空时代!

好在夏夜从来随遇而安,惊诧了一会就淡定下来。随即又想到既然是军营,似乎女人不应该出现吧?

小姑娘面色灰败的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夏夜灵光一闪,原来她是歌妓!

“姐姐,我打听到了,大军三天之后才回营,目前镇守营地的是一个叫吴孟的百夫长,除了我们,剩下的就是一些老兵,平时也没什么机会上战场。”

老弱病残?

跟自己收集到的信息无一丝出入。

夏夜沉吟,也就是说偌大的营地上剩的都是一些毫无抵抗之力的?

“有没有打听到此次出兵是什么原因?”

玉娆摇摇头,“没有,说是军队悄无声息就开拔了,他们没收到一丁点消息。”她问得多了,那个吴孟就对自己动手动脚的。

“怎么了?”夏夜觉得小姑娘的脸色有些不自然。

夏夜察言观色,有些后悔让小姑娘去打听这些,再如何毕竟满是男人的地界。

是她大意了!

不过,她隐隐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十几万的人马说走就走,再怎么掩人耳目,也不可能一丁点声音都没有吧!是真的没有听见还是……

人为!

可是,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呢?

玉娆斜觑着夏夜的脸色,小心问道:“姐姐,怎么了?是有什么问题吗?”

她虽然年纪小,可也感觉得出事情不同寻常。

歌妓十五人,老兵算上百人,百夫长吴孟手里还有三百号人,夏夜习惯性敲敲手指,如果敌兵来袭要怎么做?

现在的情形越琢磨越觉得诡异,她不由自主的想到最坏的打算。

看来,今晚还得再夜探一番。

月明星稀,隐约有丝风。

夏夜隐在暗处,仔细听着远处破碎的谈话声。

“连夜……处理……!”

连夜逃走?处理什么?处理剩下的人?

距离太远,夏夜听不清楚,可是对方鬼鬼祟祟的样子越发让人觉得有古怪!

几人很快散去,剩下一人目送着其他人离去,起身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夏夜思索片刻,悄悄跟了上去,越走发现越熟悉,原来是到了歌妓的营帐前。

这关头竟还想着寻乐?夏夜摇摇头,转过身不予理会,再看他竟然钻进了玉娆的营巷,不由大怒。

“啊!”一声短促的呼吸声稍瞬即逝,想来是被对方捂住了嘴巴,夏夜毫不犹豫的掀开玉娆的帐子。

果然看见一个黑影正趴在玉娆的身上欲行不轨之事,嘴里还低低骂着,“臭婊子,早都不是什么贞洁烈女了,还装什么装,今晚就让老子好好爽爽!”想到上次只来得及摸了把这丫头细腻的皮肤过了把手瘾,男人就不由遗憾。

夏夜不再犹豫,从后面抓住对方的头发,一个狠劲将人从玉娆身上扯下来。

那人毫无防备之下竟被摔得半天没回过神来。等他反应过来,一个冰凉的东西抵在他的脖子上。

“你不妨试试,看是你的声音快还是我手里的匕首快!”

玉娆跌跌撞撞来到夏夜身后,萋萋喊了声:“夏姐姐!”

夏夜神色一冷,该死!将匕首又送进了一分,男人的脖子很快就见了血。

“姐姐,是吴孟!”玉娆有点怕,吴孟再如何也是个百夫长,身上好歹有点武艺,万一姐姐一个不敌……

正好!

“说,大军去了哪里?”夏夜示意玉娆找个绳子将他捆起来。

吴孟大怒:“两个小娘皮,快放了老子,不然老子将你们扔到伙夫里被万人骑!”

话音刚落,一巴掌打得他眼冒金星!

“再不好好说话,就没必要留着你了!”

“你不是歌妓!”吴孟大惊,歌妓共十五人,除了新来的叫玉娆的,其他人他差不多都玩过了。

这女人假冒歌妓有何目的?

不说是吧,夏夜冷笑,顺手扯下床单塞进他嘴里,手起刀落,只听见吴孟一个猛吼,像一只虾米一样抱着大腿在地上打滚。

“我、我说,我说,大军不会回来了。所以我们几个商量明天晚上就逃跑,然后把所有人都关在一起。”吴孟丝毫不敢隐瞒,这女人,比一般男人还心狠手辣。

吴孟说完抱着大腿继续哀嚎,不过声音低了许多。

关在一起?关在一起干什么?

夏夜脑海里快速闪过什么!

不,不对,没这么简单,吴孟只是一个小小的百夫长,不可能知道什么具体消息,他的话只能听一半信一半。

南渊国和北昭国战事已久,此番动作说不定就是空城计,留着他们这些人当诱饵,然后再来个回马枪!

她这是走了什么大运?掉入陌生时空不说,竟还被迫卷入两国之战。

她自己一个人想要逃易如反掌,可是再带着一个人却有些不易了。

这视人命如草芥的破古代!

“吴孟是吧,明天一早你去召集所有人,如果不想死的话就照我说的做,不然就等着北昭国的铁骑踏平此地吧!”

看他神色,夏夜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别想着逃,你以为现在的军营那么好逃,诱饵还没发挥它的作用,钓鱼的人怎么可能扔掉它。”

吴孟脸色发白,显然也想通了其中的关节。

等吴孟的身影消失在帐子外,玉娆才一脸担心道:“姐姐,这个人可靠吗?”

夏夜摇摇头,她不敢保证。

“你去通知红叶,让大家收拾好,我们一起离开这,越快越好!”

她怕不等天亮,吴孟就会有所行动。

等到吴孟集结了人手,帐子里早已空无一人。

吴孟的脸青了又白,完全是被气的,大腿上的伤扔在隐隐作痛,尤其是当手下来报说所有的歌妓都不见踪影的时候,吴孟感觉腿更疼了。

“搜!给我仔细的搜!”这么一大波人,又都是女人,一个个还能飞了不成。

眼见着已经进了林子,大家的脚步越来越踌躇,夏夜才开口,“好了,就停在这里吧。”

人群中立马有人长舒一口气。

虽说是歌妓,可稍微在那些男人身上花点心思,日子也不会多难过,但是进了身后这片林子,想要活命却是难上加难。

夏夜看大家一脸忐忑的样子,更有甚者都快被吓哭了,不由再三向大家保证:“放心,只要咱们不进林子深处,就没危险。”

她也只是侥幸穿过林子,并不知道在这黑黝黝的山群里面,还潜藏着什么不知名的危险。

可眼下只能这么安慰大家了。

“红叶姑娘”,夏夜快速的将事情说了一遍,“目前看来,除了退居山林,别无选择,能等到军队回援最好,若等不到的话……”

红叶点点头,她懂,如果等不到援军,那么等待大家的就是死路一条。上一役北昭国兵败,难保他们不会将怒火烧到他们这些人身上。

一夜相安无事。

快到天明时分,林子里渐渐热闹起来,各种各样的鸟声不绝于耳。夏夜放眼望去,十五个姑娘里,除了红叶,包括玉娆在内竟都是一些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一个个脸上稚气未脱,许是有了这些动静,大家也不觉得害怕了,有些姑娘竟还拉着同伴嘀嘀咕咕说个不停。

夏夜心里叹了口气,这该死的封建制度!

正想着,就听见远处有马蹄声传来,夏夜神色一变,打了个手势,姑娘们立即散开,各自隐匿到昨晚藏身的地方。

“姑娘!姑娘!”

是吴孟的声音!

吴孟狼狈的翻下马,“求姑娘救命!”他俯下身子,对着林子的方向胡乱喊叫,“姑娘,北昭国来犯,求姑娘救命啊!”

之前他带着手下翻遍了整个军营,也没有看到一个女人,随后才想到军营后面的山林。正准备带人来闯时,却有人来报,敌兵来犯!

吴孟慌了,鬼使神差下想起了昨夜挟持他的那位姑娘,所以才有了在山林前痛哭流涕的这一幕。

一听有敌军来犯,藏身的姑娘们不可避免的惊叫起来,夏夜神色凝重,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听着远处隐约的号角声,再看着面前一张张惊恐稚嫩的脸,夏夜心下感叹,罢了,拼一把!

吴孟见到夏夜,简直像见到了亲人,“姑娘!”

“帮我备一身男衫,再备一把琴!”夏夜意简言骇交待他,见他愣神,不由皱眉,“还不快去!”

吴孟赶快交待下属去办。

“吴孟,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现在去将所有人召集起来听我指挥,一部分人去砍一些松树枝,一部分人去做些火把,越多越好!”

吴孟听得一头雾水,可是看见夏夜胸有成竹的样子,也只好按捺住心里的疑问。

城墙上,看着远处黑压压的人马,吴孟的腿不自觉发软,这最少有十万人马吧。

十万人马对不到一千人,这下完蛋了!吴孟哭丧着脸,这真是前有敌兵,后有老虎啊,竟是退都没地方退去。

“哭丧着脸干什么,敌兵还没攻城,还轮不到你哭的时候。”一个大男人,哭得眼泪鼻涕横流,真是够恶心的!

吴孟抬起头看着夏夜,愣住了!

一身月白华服,虽有些大,可并不影响夏夜的身姿,加上她清冷的气质,俨然一位贵公子。

敌军渐渐逼近,吴孟回过神来,结结巴巴:“姑、姑娘!”

夏夜脸色不变,吩咐吴孟:“开城门!”

开、开城门?姑娘疯了不成?

夏夜轻飘飘看他一眼,吴孟只觉得浑身一震,竟不由自主的想要臣服。

“吱呀”一声,厚重的城门被缓缓打开。

吴孟望着千里之外的大军,两股间战战兢兢。

再观一身男子装扮的夏夜站立于城墙之上,怀抱着一把琴。

风鼓起她的衣衫,仿佛下一刻就要乘风归去。

却不想她竟一屁股坐在城墙上,姿态闲雅,似乎置身于庭院中一般。

夏夜将琴横放在腿上,深吸一口气,手缓缓压上琴弦。

好,且看她今日也来效仿诸葛亮!

吴孟欲哭无泪,祖宗啊,这都快火烧眉毛了,您怎么还有闲情逸致弹琴呢?

琴声渐起。

吴孟下意识的听了起来,随着曲调的一松一紧,吴孟仿佛看见了一支军队中了埋伏,刹那间,战场上刀光剑影,残阳如血。忽然一片沉寂,一阵风来,声音又仿佛从地底下而来,越来越急,越来越快,带着毁天灭地的魄力!渐渐,又松缓了下来,犹如山泉溪流,平缓划过心间。吴孟眼前走马观花,有高山流水,也有飞流瀑布;有飞沙走石,也有狂风暴雨;有窃窃私语,也有万籁俱寂。

一瞬间,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而此时,千里之外的军队如潮水般往后退去。

成了!

吴孟见状,激动的看着夏夜,还是姑娘有办法!

夏夜松了口气,看着自己微微红肿的指尖,还好有用!

打听到对方出兵的将领是北昭国大名鼎鼎的常胜将军司马炎,此人在战场上用兵谨慎,非万全不可出兵,夏夜正是利用他这一点,才敢铤而走险。

一般人看到城门大开,都会下意识的认为有埋伏,更何况疑心更重的司马炎呢。

“吩咐下去,城门不闭,让守门士兵跟往常一样。”

只有这样才能拖延到晚上,晚上可还有一出好戏呢!

“你说什么?!”

一年轻的男子拍案而起,他们此次出兵,是声东击西,留了一半的兵力镇守营地,可现在探子来报,北昭国的军队在营地距离千里之外安营扎寨,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北昭国的铁骑随时有可能踏平营地!

还有,那一半的兵力竟然悄无声息?八万的人马啊,对上北昭国十万的人马也稳有胜算。可是现在没有一丁点消息!

“殿下知道了吗?”年轻男人想到自家太子殿下的手段,不期然打了个冷战。

“进来!”

年轻男人一进来就掀起衣摆跪了下去。

头上低笑一声:“元青,你可知错?”

叫元青的男子大气不敢出,谁都知道南渊国太子殿下平日里脸上总是挂着一副漫不经心的笑容,可是只有他们近身的才知道,殿下笑的越深,代表他越生气!

此时,他多希望自己听不到任何声音!

“给你一刻钟,去查清楚是怎么回事?还有,拔营支援,要是慢了,你就等着洗干净吧!”

元青不明所以,洗干净?洗干净干什么?

他抬起头望着自家殿下,只见殿下一袭月白衣衫,暗纹云袖,低垂着眼睑,望着手里的奏章。

看见他抬头,眼神清清冷冷的划过来,嘴角弯成微笑的弧度。

元青一个激灵,洗干净了送去净身房!

北堂明月扔下奏章,看也不看地上跪着的人,拿起屏风上的披风,快步走了出去。

元青才反应过来,想起殿下的话,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

等他吩咐好探子,就看到殿下骑着他的座驾扬长而去!

元青垮下肩膀,殿下又要独自一人行动了!

暮色很快降临!

夏夜眺望远处,北昭国的军队还是中午之前的距离,看来司马炎要生疑了!

招手吴孟,“按计划行事!”

北昭国阵营。

司马炎闭着眼睛,回想着之前的场景。

到底是攻还是不攻呢?

据他所知,北堂明月已经调了一半人马离开,那么自己的十万人马对上他们所剩的八万人马绰绰有余。

可是,北堂明月来这么一出是何用意?故弄玄虚还是有恃无恐?

司马炎摸着胡子,脑海里回想着这位南渊国太子殿下的行事风格。

南渊国皇帝北堂上渊早已不问政事多年,朝堂上下都是这位太子殿下在问政,说他是皇帝也不为过,只差一道继位诏书罢了。

这位殿下文能平治天下,武能安邦定国,手段干净利索,雷厉风行。

就是不按常路出牌!

这也是司马炎迟迟不敢进攻的原因,谁也不知道这位太子殿下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

“报!”

“将军,您快看!”

司马炎心里一咯噔,果然!

他们远在千里之外都能看到对面的火把,密密麻麻,照亮了那边的天空!不仅如此,寂静的夜里那边突然来了一嗓子,还有马群奔跑的声音,那情形绝对不止八万人马!

司马炎暗恨自己听信了眼线送来的情报。

正不甘心就此离去,却听得对面一年轻的声音似乎在自己耳边响起。

“司马将军别来无恙?”

司马炎寻着声音望去,却见自己百步开外竟站着个人!

来人身高八尺朝上,一身月白暗纹的长袍,外罩淡金色披风。黑色的头发整齐的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白衣黑发,身姿挺拔。

黑夜中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但司马炎却感觉到对方在笑!

“你、你是北堂明月!”司马炎大惊。

夜色中一声轻笑,“在下不才,劳司马老将军惦记,更深露重,不知司马将军可否赏脸营中一叙?”

司马炎心中越发凝重,北堂明月既敢孤身一人,说不定他的另外一半兵力正埋伏在哪里等着自己自投罗网。

想到此,他心下大惊,“快!快撤!”

敌军瞬间退了个干净。

北堂明月望着远处明亮的火光,神色高深莫测。

他竟不知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何时藏了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

“姑、姑娘!敌兵退了!这次是真的!”吴孟高兴的手舞足蹈,哨兵说敌军退兵了,不是撤退,是退兵!

那他们岂不是不战而胜?!

想到姑娘之前吩咐他们做火把跟砍柏树枝,大家还暗自埋怨。

吴孟‘嘭’一声跪在夏夜面前,“姑娘,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夏夜轻叩手指,“不用你难忘,现在就报如何?”

“十五个歌妓,我要她们!”

平静无波的语气仿佛在说今天的天气一般。

吴孟脸色涨得通红。

“姑娘,这我可做不了住啊!”他一个小小的百夫长,哪有权利管这档子事。

“姑娘有所不知,这些歌妓都是被发配的王公大臣的家眷,都是登记在册的,除非皇命下旨或者大赦天下,不然她们就得当一辈子歌妓。”

夏夜嗤笑一声,直笑的吴孟无地自容。

“敌兵来袭,援军不到,歌妓十五人仓皇之下闯入菩提山,生死不明!”

吴孟听得一愣一愣的。

“吴百夫长镇守营地,敌军来犯之际携下属仓惶逃走!”

夏夜看了吴孟一眼,“你说是歌妓的事情严重呢还是你丢盔弃甲妄想逃兵的问题严重?”

“嗯?”

吴孟跪在地上,只觉得大腿处的伤更痛了。

“我走之后,你大可将所有的事情推到我身上,将自己摘得一干二净。如何?”

吴孟咬紧牙关,想到夏夜的心狠手辣,再想到她的神机妙算,不由吐出一个字,“好!”

“哼!”

一声轻哼,让城墙上的两人大惊!

“谁?”

夏夜一个健步,站立于城墙之上,只见城门五十步开外站着一人!

北堂明月目光一冷,好大的胆子,竟敢穿自己的衣衫!

夏夜神色更冷,“阁下好本事!”

明为夸实则贬,离得那么远都能听见他们的谈话,古人的内功真的是高深莫测。

“本殿下竟不知这营地何时轮到你做主了!吴孟,你好大的胆子!”声音轻飘飘的,可是听在吴孟的耳里,却犹如晴天霹雳。

太、太子殿下?!

吴孟看清城墙下的人,只觉得天旋地转,恨不得一头栽倒下去。

太子?南渊国太子殿下?

真是晦气!

夏夜一个转身跳下城墙,往山林方向跑去。她快,可是那个太子的步伐更快,片刻就追上了自己。

夏夜不退反进主动迎敌,跟一个身怀内力的高手交手,她不能硬拼只能智取。

近身搏斗她学了近十年,实战了近十年,哪怕手被铁链锁着,此刻交起手来也游刃有余。

北堂明月笑的灿烂,好,很好!他都记不清自己多久没被人逼得如此狼狈,此人身法诡异,手法刁钻,下手又快又狠。

“呲”一声,北堂明月身上淡黄色的披风掉落在地,北堂明月不怒反笑,有意思!

“去查,此人的祖宗八代都要给我查的清清楚楚了。”一声轻微的破空声,须臾消失不见。

未听见有人跟上来,夏夜舒了口气,幸亏刚刚收手,不然再交手下去恐怕自己就要落于下乘了。

这个太子殿下好强的身手!徒手跟自己交手竟未用一丝一毫的内力。

眼下该怎么办?

逃是逃不成了,只怕不等她踏出军营,那么女孩子就要遭殃了。

这真是进退不得!

为今之计,只能带她们穿过菩提山了!

小编有话说:

司马炎心中越发凝重,北堂明月既敢孤身一人,说不定他的另外一半兵力正埋伏在哪里等着自己自投罗网。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