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亲爱的黎先生全文免费阅读 顾卿遥黎霂言小说最新章节

2018-05-28 14:58:47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上一世她在失去一切之后,她喜欢的人居然当众向她许诺一生一世,可是在她最幸福的时刻,有人把她的点滴换成了致命的药水,她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了。重生回到十八岁,这次她要查明自己死去背后的真相。

cz6qiejoq9ryrodm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上一世她在失去一切之后,她喜欢的人居然当众向她许诺一生一世,可是在她最幸福的时刻,有人把她的点滴换成了致命的药水。

她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了。重生回到十八岁,这次她要查明自己死去背后的真相。

小说试读

“能是能,只是小姐,这些东西是不入流的东西,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用在外人身上的。”萧泽沉声道。

顾卿遥点点头:“你放心,我最多就是用在家里。”

“好。”萧泽这才心情复杂地应了:“小姐是怀疑顾先生吗?”

顾卿遥疲倦地笑了笑,敲了敲键盘下面压着的资料:“你觉得呢?”

萧泽知道顾卿遥的意思,轻声道:“的确是有点奇怪。”

“而且……算了。”顾卿遥无法告诉萧泽,前世这对耳坠的主人绝非是念宛如,那么这对耳环当时究竟是去了哪里?

她不得而知。

这一夜,顾卿遥睡得很晚,她挑中了几支基金,又凭借前世对外汇汇率的变化了解,敲定了炒汇的方向。

可是真正打开银行账户的瞬间,顾卿遥长叹了口气。

“这也太少了吧……”

不过就十几万的余额,倘若自己贸贸然拿出来投资,很快就会被人发觉的。

顾卿遥揉了揉太阳穴,第一次觉得有点头疼。

她想了想,这才打开门,见萧泽果然还守在门口,轻叹了口气道:“你怎么还没睡?”

“小姐没休息,我怎么会先去休息?怎么了小姐?”萧泽立刻问道。

顾卿遥道:“你帮我买个笔记本,小的上网本那种就行,然后买个无线网卡,我最近有些投资要试试看,不能连接家里的网线,”她顿了顿,这才将手中的卡片递过去:“就先用这个吧。”

萧泽点头应了,又道:“要给小姐办个银行账户吗?”

顾卿遥笑了:“聪明。”

萧泽却已经将一张卡递给了顾卿遥:“之前黎先生说过,小姐可能会需要,让我先给小姐准备着。”

顾卿遥静静看着那张卡,沉默良久,这才垂眸笑了:“谢谢,不是我的名义吗?”

“小姐可以查查看,这是黎先生亲自办的,一定不会有任何问题,也没有被黎先生追踪。”萧泽应答如流。

顾卿遥拿着那张卡看了一会儿,点头道:“好,那你先去休息吧。”

“小姐呢?”

“晚安。”顾卿遥干净利落地关了门。

她心情复杂地坐在电脑前,打开了网上银行,键入了银行卡的信息,看向那五百万的余额沉默了良久。

黎霂言的手段,真是让她越来越看不懂了。

这笔钱她没有问清楚,怎么可能敢动?

好不容易挨到了第二天晚上,顾卿遥这才小心地将银行卡装了,刚已走出门,就见黎霂言的车已经停在了顾宅院中了。

念宛如出去办事了,而顾彦之还没回来,顾卿遥出去的时候意外地顺利,黎霂言微微笑了笑,看着顾卿遥复杂的神色,便心底了然一二:“你收到了?”

“收到了,黎先生,我想我需要一个解释。”

“先上车吧。”黎霂言平静道。

顾卿遥点头应下,坐了进去。

“你不是喜欢金融吗?那笔钱是借给你的,在五年之内,我希望你可以还本付息。”黎霂言淡淡开口:“按照银行的利息就可以了。”

顾卿遥微微挑眉:“你不怕我血本无归?”

“不过是五百万而已,你想要进军金融界,总需要交点学费。”黎霂言淡淡道。

顾卿遥却深深吸了口气:“黎先生,我不懂金融,也不擅长,我只是初出茅庐,这样用着黎先生的钱来当做学费,实在是无法心安理得。黎先生对我好,又说有东西要查,怕不过是一个障眼法吧?黎先生,你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那么我有一个问题。”黎霂言平静开口,他的目光定在顾卿遥的脸上,像是一种审视:“你为什么要调查凌筱蔓?你又为什么要将这一切瞒着你父亲?”

顾卿遥浑身一震。

“我让人调查过,在那天之前,你和岳景峰的关系不错,甚至你也对他很是亲近,可是你十八岁生日之后,你陡然拉远了和他的距离。”黎霂言的眼神微微冰冷:“甚至开始怀疑了你父亲吗?”

顾卿遥哑声道:“你调查我……”

“没错,你早该知道我调查你。”黎霂言沉声道。

似乎是看出了顾卿遥的沉默,黎霂言的语气终于缓和了些许:“有些属于我的东西,我必须要拿回来,为此,我会接近顾家,而刚巧我现在对你有点兴趣,”他顿了顿,这才道:“这些不是帮你,迟早有一天我会连本带利地讨还回来,所以你不必感激。”

顾卿遥没说话,只是探寻地看了黎霂言一会儿。

她不知道黎霂言这样说的动机是什么,她更加不知道,黎霂言究竟和前世最后的一切有多少关联。

然而此时此刻,她攥紧了手中的卡片:“如果要合作,那么我想我们需要约法三章。”

“比如呢?”黎霂言感兴趣地挑起唇角。

这个小女孩是真的有勇气,甚至会在这里和他谈论约法三章。

“你需要的东西,不能直接损及我和我家人的利益,在此基础上,我可以尽我所能地帮你。”顾卿遥的眼神很亮,语气也认真无比:“另外,我想要你相对应地帮助我,无论是资金还是人力,我不会提出无理要求。”

黎霂言盯着顾卿遥看了一会儿,点头道:“各取所需,可以。”

“那就一言为定,谢谢你,黎先生,相信我们可以合作愉快。”顾卿遥含笑伸出手去。

黎霂言却没动,只是淡淡问道:“你所谓的家人里面,包括你的父亲吗?”

“当然。”顾卿遥不假思索。

黎霂言轻笑一声,道:“那顾小姐真是有趣得很,顾小姐自己分明还在怀疑自己的父亲。”

顾卿遥抿抿唇,没说话。

黎霂言却已经抬手指向了近在咫尺的晶华酒店:“如果没记错的话,今晚在这里会遇到熟人。”

顾卿遥微微一怔:“你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只是巧合罢了,下车吧。”黎霂言平静道。

然而真正下了车,顾卿遥就理解了刚刚黎霂言的话了——

她看向门口停下的车,脸色难看地厉害。

“顾先生。”黎霂言已经开口道。

顾彦之的脚步猛地顿住,转头看向黎霂言和顾卿遥,他的身边不是凌筱蔓又是谁?

顾卿遥看向面前的顾彦之,几乎克制不住心头的怒火。

她清清楚楚地记得,顾彦之在出门的时候说最近生意繁忙,而念宛如是笑着送他出去的,而现在呢?

生意繁忙,就是忙着和凌筱蔓在一起吗?

顾彦之的手下意识地在凌筱蔓身前拦了一下,却是很快恢复了平静的神色:“黎先生怎么和小遥在一起?”

“顾先生今晚这是有约?”黎霂言的神色很冷,看了凌筱蔓一眼。

顾彦之笑了:“怎么会,我这是来谈生意的,凌筱蔓是我的助理,黎先生应当是见过。”

凌筱蔓客客气气地行礼,目光却始终不曾与顾卿遥相撞。

顾卿遥道:“那我们就不打扰父亲了。”

她的脸上早就挂了淡淡笑意,看起来平静而天真。

顾彦之点点头:“早点回去,别让你妈妈担心。”

“好。”顾卿遥点头应了。

顾彦之的目光在黎霂言脸上停顿了片刻,这才若无其事地转开:“走吧。”

凌筱蔓自是快步跟上。

顾卿遥没说话,良久,她方才看向黎霂言:“你故意让我误会。”

“你的反应很有趣。”黎霂言平静笑道。

顾卿遥挑挑眉。

“顾先生和念女士一直很恩爱,按理说,作为他们的孩子,你不该怀疑这些。”黎霂言淡淡道。

他的目光如此锐利,仿佛能看穿顾卿遥的心思。

顾卿遥心底一凛,低声道:“或许只是我多想。”

“是吗?我以为会有什么契机,当然,这与我无关。”黎霂言说着,道:“请进吧。”

“你好,我预定了……”

“黎少。”门口的人看到顾卿遥和黎霂言进来,立刻鞠躬迎下。

顾卿遥一怔,看向黎霂言:“这是你的产业?”

“先前入了些股份而已,隐名股东。”黎霂言淡淡道。

顾卿遥了然,忍不住笑道:“黎先生让我来这里宴请,果然是生意人。”

“今天刷我的卡。”黎霂言平静道:“你还小,不必在这上面和我客气。”

顾卿遥呆了呆:“黎先生比我年长很多吗?”

“也不算。”黎霂言看起来心情不错,连话都比平时多了些:“比你虚长了十岁。”

顾卿遥眯起眼睛。

十岁……

可是已经是自己的叔叔辈了,想来自己也是亏得很。

很快,两人便在包厢落座,黎霂言看向顾卿遥,问道:“你看一下餐单还合口味吗?”

顾卿遥根本懒怠翻开,只叹道:“黎先生不是对我的一切了如指掌吗?”

“的确。”黎霂言没否认,挑挑眉认下了。

顾卿遥哭笑不得,只好道:“黎先生和我的认知中……相差甚远。”

有些时候顾卿遥觉得很奇怪,前世的黎霂言不知道是否也曾经出现在那家酒吧,前世直到自己莫名地死去,黎霂言都不曾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中,那么前世的一切,是不是就可以说和他毫无瓜葛了?

黎霂言轻笑一声,主动给顾卿遥倒了杯茶,问道:“你认知中的我,是什么样子的?”

“黎先生不喜欢在媒体面前现身,尽管因此导致了很多传言,可是黎先生始终置若罔闻,人们都说黎先生寡言少语,平时也不怎么喜欢多说话,做事雷厉风行,手段狠辣……”顾卿遥绞尽脑汁。

黎霂言莞尔。

他看了顾卿遥一会儿,鬼使神差地问道:“我问的是你。”

顾卿遥沉默下来。

她印象中的黎霂言,或许足够神秘莫测,她看不出黎霂言的心事,也猜不出黎霂言下一步要向哪里去,可是——

“我觉得你是个好人。”

被发好人卡了?黎霂言一言不发。

顾卿遥只好继续说下去:“你帮了我很多忙,至少现在看来,我没有回报你的能力。”

“你会有的。”黎霂言平静道。

侍应生刚好推开门来准备前菜,前菜上面附着了干冰,映照出朦胧的美感,而隔着云雾看过去,顾卿遥只觉得黎霂言看起来愈发远了三分。

他的笑容一如既往:“不用担心亏欠我。”

顾卿遥没来由地打了个寒颤。

“你和传闻之中也大不相同,传闻之中,你被家人保护地很好,甚至对商业毫无兴趣。”黎霂言道。

“所以黎先生也说是传言了。”顾卿遥心底隐隐有点担忧。

十八岁之前的她,从未考虑过任何关于未来的事情,毕竟生在顾家,又是顾家的独女,顾卿遥理所当然地相信,不管自己怎么任性地长大,自己的家人都会将一切都安排好,等着自己的定然是锦绣前程。

可是后来她方才发觉,她的天真成为了灭顶的灾难。

大风大浪之中,无人能够保护她。

甚至……

她成为了第一个牺牲者。

顾卿遥闭了闭眼,这才道:“我想请黎先生帮我一个忙。”

“你说。”

“凌筱蔓。”顾卿遥抬眼看向黎霂言,认真道:“我觉得凌筱蔓不简单,我查看了那一批的候选人,有很多资历都在凌筱蔓之上,可是最终父亲选择了凌筱蔓作为特助。”

黎霂言唇角带着若隐若现的笑意。

“我觉得其中有问题。”

“你准备追踪凌筱蔓?”

“或者追踪我父亲。”顾卿遥笃定道。

“你最好不要太早招惹你父亲,”黎霂言姿态优雅地切好了生火腿,抬眼道:“你与你父亲为敌,这并不明智。”

顾卿遥浑身一凛:“我没有要与他为敌。”

“可是你现在在做的事情,难道不是在怀疑你父亲吗?”黎霂言反问:“你父亲宠爱你,你该利用好这一份宠爱。”

顾卿遥没说话。

黎霂言的话太冷静,冷静地仿佛没有丝毫感情。

她沉默良久,这才轻声道:“我只是想要知道真相。”

“然后呢?”黎霂言的眼底带上三分讽刺。

“你难道不是也想要得到真相,所以才接近我的吗?你说你要将你拥有过的一切尽数讨回,你想要讨回的东西,难道不是和顾家有关吗?”顾卿遥反问道。

黎霂言怔了怔,将刀叉放下。

太久了,太久没有人会这样对自己说话。

似乎所有人都习惯恭恭敬敬地叫一声黎先生,用那种带着三分畏惧的眼神看着自己。

而面前的顾卿遥,眼神清清亮亮的,却是比任何人都要有勇气。

这个小姑娘,成长地真快啊。

黎霂言轻声笑了:“我要做的事情,或许有一天会和你背道而驰。”

“到时候我会将欠你的悉数偿还,然后我们再重新对垒。”顾卿遥笃定道。

黎霂言挑挑眉,神色如常:“我希望知道了真相以后,你还能像是现在一样。”

顾卿遥将刀叉放下了,良久方才轻声道:“我也希望。”

希望那真的只是一场意外,希望自己的父亲是真的宠爱着自己的。

可是顾卿遥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最后的药被人替换过了,最后母亲在外面说的话,永远像是一块巨石。

没有得知真相之前,她无论如何都不得解脱。

“吃东西吧。”黎霂言道。

顾卿遥点点头,刚拿起刀叉,就见萧泽的短消息到了。

“和父亲还有凌筱蔓一起用餐的人,是岳景峰。”顾卿遥的脸色相当不好看。

她下意识去看黎霂言,黎霂言便自然道:“据我所知,最近顾家与岳家没有任何合作关系。”

“我知道,”顾卿遥蹙眉:“我大概记得这段时间顾家的合作案,顾家的商务领域和岳家重合地并不多,即使想要合作,岳家也只能走招投标路径,而招投标的话,岳家的中标率很低……”

顾卿遥说起这些的时候无比自然,却不曾发觉对面的黎霂言已经将刀叉放下了,饶有兴致地看了过来。

黎霂言的眼底情绪很是深沉,良久,顾卿遥说完了方才发觉黎霂言早就没在继续吃了,而是认认真真地在听着自己说这些。

黎霂言沉默了一会儿,含笑道:“你很有商业天赋,尽管很多东西都是纸上谈兵,但是能有这方面的意识,已经领先你的同龄人很多了,这些想法,你曾经和顾先生交流过吗?”

顾卿遥摇摇头。

前世不需要顾彦之多言,她也知道自己没有可能进入商界了,顾彦之不可能允许自己进去丢人现眼,而今生……

顾彦之似乎有意无意地不希望自己太早进入这个领域。

“是交流,但是被拒绝了,还是你不曾想过要交流?”黎霂言问道。

“我还没有经验,如果贸然进入商界,总归会让家人担心……”顾卿遥并不想全部如实告知。

“原来是被拒绝了。”黎霂言轻笑一声,道:“看来凌筱蔓的事情是该好好查查。”

顾卿遥没说话。

黎霂言道:“我不会主动插手顾家的事情,但是凌筱蔓,我会帮你调查。”

“谢谢。”顾卿遥心情复杂道。

“相反,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黎霂言看向顾卿遥。

顾卿遥微微颔首:“你说。”

“这次顾老先生的生日宴,我需要一份参与名单。”黎霂言道。

顾卿遥沉默片刻,这才问道:“你不亲自过去一趟吗?这样会比较容易。”

黎霂言的眼底掠过一丝冷意:“不必了。”

“好。”顾卿遥点头:“我会给你名单,需要做其他事吗?”

“不必。”黎霂言笑了笑:“这样就足够了。”

顾卿遥并不知道黎霂言为什么要自己的爷爷顾远山生日宴的与会名单,可是既然黎霂言说出了口,她也就牢牢记住了。

他们是合作关系,顾卿遥再次在心底提醒自己。

餐间酒上来的时候,顾卿遥轻轻嗅了一下,狐疑地看向黎霂言。

黎霂言的眼底划过一丝笑意:“没有酒精含量,只是水果调制的饮料罢了。”

“哦。”顾卿遥说不出是欣喜还是失望。

黎霂言轻笑一声:“作为你的小叔叔,我有义务盯着你不让你喝酒,毕竟顾小姐的酒量是真的很差。”

顾卿遥无奈地看了黎霂言一眼,想了想还是举杯:“谢谢。”

黎霂言道:“应当说是合作愉快。”

碰杯的时候,顾卿遥心底划过一丝恍惚。

这次合作,应当是对的吧?

她已经没办法承受再一次打击了。

黎霂言的眼神深不可测。

很快就到了最后一道甜点的部分,顾卿遥起身去卫生间,却是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一出包厢就看到隔壁的门也开了。

岳景峰正笑着走出来,还在对里面的人说着什么,见到顾卿遥,眼神立刻就直了:“顾小姐?”

“岳少。”顾卿遥只好客气地笑了笑。

“顾小姐怎么在这里?难道是和黎先生相约?”岳景峰下意识地朝前走了几步,朝房间里面看去。

见果然是黎霂言,岳景峰有点说不出心底的滋味,只轻咳一声:“果然是黎先生。”

“的确。”黎霂言的眼神疏冷而淡漠:“岳先生不会是喝醉了吧?”

“怎……怎么会呢,是之前我本来约顾小姐,结果顾小姐就推说已经有约了,说是和黎先生,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岳景峰的目光胶着在顾卿遥的身上,心说顾卿遥这一身也太好看了吧?

这顾卿遥最近一天一个样,怎么一天比一天好看?

岳景峰笑着道:“顾小姐可别忘了,周六还要赏光啊,地方还在这里,我们就约这间包厢吧。”

黎霂言淡淡道:“这间包厢是股东会的人才能预定的,岳先生需要我帮忙吗?”

岳景峰再怎么迟钝,也能听出黎霂言语气不善。

他看了一眼这房间的陈设,果然比隔壁高了不少,他轻咳一声,只好道:“所以黎先生是这里的股东?”

黎霂言挑挑眉,不予置评。

岳景峰只好干笑几声,他看了黎霂言一会儿,借着酒胆开口:“黎先生,我问个问题,黎先生是喜欢卿遥吗?”

黎霂言站起身,脸色无比森寒。

岳景峰忽然就有点紧张,他哪里见过这架势,黎霂言这脸色,简直就像是要杀人一般,让他恨不得拔腿就跑。

可是这里有顾卿遥啊,那是他喜欢的女孩子,他怎么可能在顾卿遥面前如此?

岳景峰状着胆子站在原地,轻咳一声,道:“黎先生,这,我就是这么一问……”

“岳先生那天在楼上提前订了房间,而且中间还借着去卫生间的名义出去了好几次,是吗?都那么晚了,岳少是要等什么人?”

岳景峰的脸色顿时白了白,他开口的声音已经大了不少:“你这是说什么呢?黎先生,您这是仗势欺人了,当时你就让警察来抓我,后来查出来什么证据了吗?”他哑声道:“不是什么都没有吗?不然警方也不会那么快将我放了吧?我等什么人,我出去透透气怎么了?我如果不是因为喜欢小遥,我怎么可能会陪小遥去酒吧,我自己都不是去酒吧的人!”

黎霂言静静看着岳景峰。

分明什么都没说,可是那种骇人的压迫力却是让岳景峰浑身都有点发软,他轻咳一声,道:“我出去了,你们忙吧,顾小姐,我真的希望你能够看清这个黎先生的嘴脸,他和你不一样,他就是瞧不起我,他觉得我追你根本就配不上,所以才到处诋毁我。”

顾卿遥听着这话,没来由地有点想笑,却还是忍住了。

她沉默了一会儿,这才问道:“平时,景峰学长是不去酒吧的吧?”

岳景峰显然对这个称呼很是满意,立刻笑着道:“不去,我一般都不去的。”

“是吗……”顾卿遥将这个答案静静记住了。

岳景峰想了想,语气都软了几分:“学妹,那我先过去了,这真是的,来了平白惹了火气,不过也还好,我也就是给学妹提个醒,黎先生的手段我也玩不过,至少能让学妹心底有数,我也就知足了。”

顾卿遥的神色看起来有点尴尬,却还是点头应了。

岳景峰这才松了口气,转身出了门去,似乎是去隔壁解释去了。

顾卿遥正想出去去卫生间,就见黎霂言开口了:“这间包厢是有自带的。”

他指了指旁边的一面墙,墙上果然有一个电动开关。

顾卿遥无奈道:“所以你是故意让我出去遇到他的。”

“有些话多说多错,他刚刚没能控制好情绪。”黎霂言含笑道。

顾卿遥微微一笑,却是了然。

甜点是法式杏仁派,顾卿遥本就喜欢杏仁制品,很快就将一小块点心吃完了,这才笑道:“我母亲也很喜欢杏仁派,下次可以带妈妈过来一起,这家店的是真的很不错。”

“这家店的甜品主厨是原来米其林三星的主厨,杏仁派是专长。”黎霂言说着,就见侍应生已经提着一个精美的盒子进来了,笑容可掬道:“顾小姐,这是刚刚黎先生让人给您打包的。”

顾卿遥一怔,看向黎霂言。

黎霂言含笑道:“见你很喜欢,就请Paul多做了一份。”

“谢谢。”顾卿遥心情复杂。

她很少感觉得到这样的宠爱。

她知道黎霂言只是出于绅士风度,而不是因为喜欢自己。

可是她同样记得,前世自己追着岳景峰的时候,也曾这样用心过。

顾卿遥微微垂眸,忍不住笑道:“将来和黎先生在一起的女孩子一定会很幸福。”

黎霂言挑挑眉,倒是无法想象。

黎霂言将顾卿遥送回了家里,顾卿遥一进门,就见顾彦之已经到了。

她将手边的蛋糕放下,顾彦之便沉声开了口:“小遥,你过来,有些话爸爸必须要说说你。”

顾卿遥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抬头就怔住了:“凌助理也在?”

她的语气很平静,可是凌筱蔓还是微微怔了怔,低声道:“顾小姐,抱歉,顾总喝了酒,我必须要陪顾总一起回来。”

凌筱蔓这样唯唯诺诺的语气,让顾彦之心底顿时不痛快起来。

“小遥!平时爸爸怎么教你的?现在凌筱蔓是客人,对客人的态度应当是什么样子的?”顾彦之问道。

顾卿遥看着顾彦之,便微微笑了:“爸爸喝醉了吧?凌助理是父亲的特助,怎么会是客人?如果是客人,就不该在这个时间上门了,不是吗?”

顾彦之的眼神顿时清明了几分。

顾卿遥这才站直了,看向凌筱蔓,笑容平静:“凌助理,作为父亲的特助,你得到了我家人的信任,也因此得到了不菲的工资,和工作岗位上人们对你的充分尊重,既然如此,那么请凌特助明白自己的身份,都这个时间了,凌特助可以请回了。”

凌筱蔓谦卑地俯身:“顾小姐教训的是,我的确只是顾总的特助,刚刚也是看夫人不在,担心顾总宿醉头疼,这才多留了一会儿,我这就回去了。”

她眼底噙着泪花,又是这样姣好柔弱的样子,顾卿遥的目光掠过顾彦之,却见顾彦之神色平静万分,没有半点替凌筱蔓说话的意思,只沉声道:“你去吧,以后不要做这种让人误会的事情。”

“是。”凌筱蔓又客客气气地鞠了个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委屈,脸色苍白得厉害。

顾卿遥却是微微笑了:“梁叔。”

“在。”

“派车送一下凌助理,这边不好打车。”顾卿遥含笑道。

凌筱蔓微微一怔,立刻推拒道:“不用这么客气,顾小姐,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都这么晚了,这边打车不方便,梁叔。”顾卿遥的语气很是笃定。

凌筱蔓这才点头道:“谢谢顾小姐。”

“不必。”

顾彦之始终揉着太阳穴,见凌筱蔓出去了,也没多说什么,只挥挥手道:“小遥,你坐一会儿。”

顾卿遥点点头,在顾彦之旁边坐下了,又吩咐人去拿了醒酒汤。

“父亲找我有事吗?”

“恩,要问你点事情,你不喜欢那个凌助理,是吗?”顾彦之笑着问道,眼底却是深邃无比。

顾卿遥摇摇头:“我是害怕爸爸喜欢。”

她嘟着嘴道:“爸爸不知道,我的同学中父母很多都已经离婚了,我才知道我们家有多么幸福。”

顾彦之别开目光。

顾卿遥笑着挽住了顾彦之的胳膊,亲昵道:“爸爸,昨天妈妈可开心了,她有时候不好意思说出来,但是昨晚到了很晚,妈妈还过来和我炫耀呢,说爸爸很久没有送过她礼物了。”

顾彦之的眼神慢慢软化了三分,喃喃道:“是啊,她戴着那耳坠是真的好看。”

顾卿遥却是看向了顾彦之的目光,顾彦之的眼神很是温和,丝毫不似作伪。

她的心底默然打了个突,却是什么都没说。

顾彦之沉默了一会儿,接过醒酒汤一饮而尽,这才看向顾卿遥问道:“对了。你问了黎霂言了吗?这周末他过来吗?”

“他不过来。”顾卿遥摇摇头。

“哼,”顾彦之冷笑一声,闭了闭眼,道:“岳景峰过来,爸爸也有心让你爷爷把把关。”

“爸爸!”顾卿遥嗔怪道:“我不喜欢岳景峰,爸爸再乱说,我就要生气了。”

顾彦之显然没放在心上,笑了笑道:“你是没看到,景峰从你那房间回来的时候,有多不甘心。他看到了差距,将来也会慢慢成长起来,两个人一起成长起来挺好的,将来你们想起这段日子,会很珍惜。”

顾卿遥摇摇头:“可是……”

“只是让你先相处看看,你都十八岁了,旁边有个踏踏实实喜欢你的人不是挺好的吗?”顾彦之道:“还是说,你真的喜欢那黎霂言?”

顾卿遥心底一惊,立刻摇头:“我不可能喜欢他的。”

她下意识地否认,脑海中却是掠过了黎霂言的笑。

黎霂言的温柔,黎霂言的体贴,黎霂言的相助。

很多时候,顾卿遥不得不承认,黎霂言很了解自己,他懂得自己的需要,并且会恰到好处地伸出援手。

可是这一切,都是有目的的。

顾卿遥沉默片刻,这才笃定地重复了一遍:“我不会喜欢他的。”

顾彦之本就是有点醉了,听到顾卿遥的话便笑了:“那就好,就看他对我们顾家的态度,就不像是什么好人。”

“恩,我都知道。”顾卿遥笑着点头应了,心底却是凉了三分。

她知道自己从今天开始,就必须要在罅隙中求生了。

这一天念宛如回来的很晚,顾卿遥一上楼,就接到了林夏雪的夺命连环call。

她有点无奈地接起来,林夏雪立刻开口:“卿遥,你可急死我了,你今天怎么不回复我的微信啊?”

顾卿遥怔了怔,果然见自己的微信未读消息是35条,都是林夏雪这边来的。

她无奈道:“大小姐,你是怎么做到的,在半小时内发了35条微信?”

“我,我急啊。”林夏雪委屈道。

顾卿遥笑出声:“明天的事情是吧?”

“对啊,”林夏雪紧忙道:“我才发现,我没有合适的衣服啊……你明天穿什么,能让我参考一下吗?”

顾卿遥想了想,道:“明天是你约会,你穿得耀眼一些吧,我穿随意一点就好了。”

她的目光定格在衣柜里面一件天蓝色长裙上,道:“我穿蓝色长裙,你见过的。”

“那个,我能不能穿蓝色的啊?”林夏雪小声道:“我觉得很适合我的肤色。”

顾卿遥怔了怔,笑了:“也好。”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能不能借一下你的衣服啊?我给你带你穿的!”林夏雪信誓旦旦。

顾卿遥沉默下来,如果是前世,她定然就径自答应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她对这一切都下意识地怀疑。

她不喜欢如此,可是她无法控制。

轻咳一声,顾卿遥道:“你明天过来吧,我可以送你一件裙子,到时候你在我衣柜里面随便指,你让我穿什么,我就穿什么,怎么样?”

“谢谢你啊……”林夏雪的语气满满的都是感激:“你真是我最好的朋友!”

林夏雪美滋滋地将电话放下了。

顾卿遥揉揉眉心,有点无奈。

前世的林夏雪,也曾经对岳景峰这样上心上意吗?

既然如此,今生倘若他们在一起了,是不是后面的一切都会被改变?

不会有岳景峰病床前求婚,也不会有最后林夏雪泪中带笑的眼神。

那个眼神,顾卿遥永远都不会忘记。

那么再往前,自己的车祸……也会跟着消失不见吗?

顾卿遥闭了闭眼,不,不会的。

倘若找不到罪魁祸首,这一切还是会接踵而至,甚至可能比自己想象的要快。

她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间,可是她知道,那并不会太长。

梁忠齐回来的时候,在门口和萧泽轻声说了句什么,顾卿遥听到了,便径自拉开了门。

梁忠齐一怔:“小姐还没休息?”

“恩,怎么?”顾卿遥认真看过去。

“地址在这里,看起来是单身公寓。”梁忠齐压低了声音。

顾卿遥接过来,感激地笑道:“谢谢你,梁叔。”

“小姐要这个……”梁忠齐的神色有点复杂。

“不,我只是有点好奇凌特助住在哪里而已,凌特助长得那么好看,还说自己单身,我有点好奇,麻烦梁叔了。”顾卿遥笑着说道。

梁忠齐这才松了口气:“那就好。我还以为……”

他的神色有藏不住的复杂,顾卿遥知道梁忠齐在担心什么,只笑着看过去,梁忠齐果然没说出口,挥挥手:“是梁叔想多了,小姐早点休息吧。”

“好。”顾卿遥甜甜地笑了。

梁忠齐走后,顾卿遥方才看向萧泽:“怎么样?”

萧泽敲了敲键盘:“离公司不远,但是也不算贵,很多人都是租住在那里的,一个月差不多四千五的租金,按照特助的薪水,应当是负担得起。”

“这样啊……”顾卿遥有点惋惜地叹了口气:“而且是单身公寓。”

“对,那里的空间很小,想来也是不能住两个人的。”萧泽说道。

顾卿遥想了想,道:“好,下次还是派人多跟着凌筱蔓几天,看看是不是只有这么一个住处,另外帮我看一下凌筱蔓每个月的账单是谁交的,或者说是从哪个银行卡账户划的。”

“是。”萧泽点头应下,不禁佩服起顾卿遥缜密的思维。

顾卿遥若有所思:“好了,就这样吧。”

“小姐也早点休息啊,”萧泽忍不住多了句嘴,指了指顾卿遥的眼下:“小姐都有黑眼圈了。”

顾卿遥怔了怔,笑了:“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我是小姐的人啊,关心小姐理所当然。”萧泽笑眯眯道。

顾卿遥忍不住莞尔:“谢谢。”

“上网本放在枕头下了,密码是小姐的生日,上网卡也设置好了。”

“恩,好。”

顾卿遥打开上网本,却是微微一怔,邮箱里面有一封邮件静静躺着,她点开,就见里面是一张照片,照片里面她刚好走出酒吧,和黎霂言笑吟吟地告别。

顾卿遥蹙紧眉头。

小编有话说:

很多时候,顾卿遥不得不承认,黎霂言很了解自己,他懂得自己的需要,并且会恰到好处地伸出援手。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