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宋歌欧晟小说结局是什么 如果爱情那么伤全文免费阅读

2018-05-24 17:14:14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宋歌这一生就是个笑话,活了二十几年?活得稀里糊涂,被自己的父亲控制,弄丢自己的孩子,识人不清,就连不顾一切去报仇都做不到,还傻点害死自己的亲生孩子! 

asfutawflomlglw8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宋歌这一生就是个笑话,活了二十几年?活得稀里糊涂,被自己的父亲控制,弄丢自己的孩子,识人不清,就连不顾一切去报仇都做不到,还傻点害死自己的亲生孩子! 

小说试读

“求求你,放过我,今天是我订婚……”

女人眼看着男人的双手无情的扯掉她的裙子。

她内心抗拒,身体却软成了一滩水。

“欲擒故纵,这是你勾引我的新把戏?”

男人揽住她的腰,亲密的两人仿佛热恋的情侣一般。

她的礼服已经被褪至腰间,光洁的皮肤上冒出层层鸡皮疙瘩。

“没有,我从来没有勾引过你!”

宋歌双手紧紧拽住自己的裙子,浑身唯一一丝力气都用在上面了。

可无论她怎么挣扎,男人的双手还是将她的礼服轻而易举的脱到了脚踝。

“没有勾引我!你费尽心思调查我,难道不是为了爬上我的床?”

“欧先生!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明明已经是五月,她却感觉自己身处冰冷的雪山,冷到了骨子里。

没错,她是调查过欧晟。

那是因为,在整个蓝市,只有欧氏有能力和宋振宇对抗。

只有他,才能找到她的孩子。

“闭嘴!”

宋歌的话刚到嘴边,男人冰冷的双手朝她探去。

要不是这个女人私生活混乱,炎炎怎么可能会得白血病。

女人这副柔弱的样子,在他眼里格外的讽刺。

男人冷清的眸子里满是冷漠,抬起她的下巴,表情冷酷残忍。

“邢少风开价五百万,拍卖你的订婚夜。我以为生过孩子的女人应该有点过人之处,没想到却如此无趣!”

宋歌难以置信的抬头,她的血液都仿佛凝固了一般。

“你说什么?”

“被所爱之人背叛,你的心应该很痛吧?真是报应!”

男人冷笑,脸上的嘲讽格外的刺眼。

三年前,要不是宋家算计他,他怎么可能让这个女人怀上他的孩子。

孩子才一个月,她竟然为了拿到欧氏的合作项目,主动以孩子为交换条件,毫不犹豫的放弃了炎炎。

这样狠毒的女人,根本不配做炎炎的母亲。

要不是炎炎得了白血病,他怎么可能花五百万买她……

宋歌一怔,男人的话如同魔咒,浇灭了她最后一丝希望。

“不可能,少风不可能这么做!”

理智告诉她,欧晟没有必要骗她。可情感上,她却无法相信。

没错,她有过一个孩子。

孩子是她屈辱的被强之后怀上的,她却把他当做珍宝。

三年前,孩子在医院失踪,她几近奔溃。

少风像一道阳光,照亮了她余生的希望。

恋爱两年,他们不曾越过最后一道线,他说要等订婚之后,名正言顺的拥有她。

如此情深义重的他,怎么可能为了五百万,把她卖了?

“信不信随你,我只是拿走属于我的商品。”

欧晟眼神淡漠的看了宋歌一眼。

真是蠢!要不是炎炎等不起,他根本懒得和她说这些。

大手在她身上肆意的游走,一点一点的激发起宋歌身体里积压的洪流。

让宋歌羞耻的恨不得咬舌自尽。

男人的手扯下女人的最后衣物,不顾女人的反抗……

炎炎没有时间等了,三个月内她必须怀孕!

宋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酒店回来的,头很沉。

钥匙插入的时候,女人蚀骨的声音从侧卧传来。

“啊!少风,你轻点!”

“小妖精,你不就是喜欢这样吗?”

里面男人的声音,竟然是邢少风?

宋歌站在门口,脸色顿时苍白,手指微微颤抖。

“少风,今天可是你和姐姐订婚的日子,你就不怕她发现我们的关系?”

“怕什么!不过是个破鞋,要不是为了你,我怎么可能和她在一起。”

“好啦!人家知道你最爱我了!我只是好奇,到底是谁,竟然愿意花五百万买她一夜?”

“管他是谁,你只要知道,那五百万,是我娶你的聘礼就好!”

宋歌站在客厅,脑子处于混乱状态。

邢少风出轨了!出轨对象竟然是自己的妹妹宋婉!

原来那些深情都是假的,邢少风从未爱过她。

在他眼里,她不过是个别人不要的破鞋。

而宋婉,她刚到宋家的时候,宋家没有人愿意接纳她。

只有宋婉,在她孤独的时候陪着她。

她以为,妹妹是她最亲的家人。

结果呢?

她不仅没了爱情,连家都没有了她颤抖着双手推开房门。

“邢少风,你混蛋!”

床上的纠缠的两人显然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出现,女人尖叫着用被子裹住自己。

邢少风却在片刻惊慌后镇定下来。

“我混蛋?你以为你又有多高贵?十八岁就怀了个野种,要不是私生活太混乱,你怎么可能连他爸是谁都不知道。”

男人捡起地上的衣服,恶意挑衅。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谈了两年恋爱,我一直没有碰你吗?”

看到宋歌愤怒的几乎失控,他得意的勾唇。

“因为我嫌脏!”

嫌脏!

她一开始就告诉了他真相,当初他口口声声说不介绍她的过去。

如今他凭什么用这个理由来羞辱她?

她愤怒的扬起手,想狠狠的给这个伪君子一巴掌。

“啪!”

巴掌声响起,却是宋婉先抬手给了她一巴掌。

“我的男人可不是谁都能打的!”

“你的男人?宋婉,和自己姐夫偷情,是不是很刺激?”

宋婉挑了挑眉,不屑的笑了笑。

“我从未有过姐姐,怎么可能会有姐夫。宋歌,在我眼里,你不过是个寄人篱下的可怜虫,你没有资格做我的姐姐。”

宋歌咬紧唇,逼自己冷静下来。

她握紧拳头,深吸了一口气。

“所以,这场订婚根本就是个幌子,你们设计我,就是为了那五百万?”

宋歌的质问,让两人有些心虚。

可想到钱已经到手,以宋歌的本事,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他们又有恃无恐了。

“是又怎么样?要不是爸爸不同意我和少风在一起,你以为他会看上你?

对了,少风用那五百万做聘礼,爸爸已经同意我们的婚事,八月初,记得来见证我们的幸福!”

宋婉的话,一句句扎进宋歌的心窝子。

她的倾心相待,在他们眼里,不过是个笑话。

既然他们如此无耻,她自然不能任由他们欺负。

手机里录的视频,足够报复这两人。

“明天的头条,才是我送你们的新婚礼物。祝你们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宋歌,你没有选择的余地!”

“想想你的孩子,不想他出事,就乖乖听话,婉婉不是你可以碰的”

宋歌只觉得如坠冰窖,脸上的血色全无。

她还是太天真了!

视频才被各大媒体发出,宋振宇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她的亲身父亲,在得知她所受的委屈之后,非但没有丝毫心疼她,甚至用孩子的下落,威逼她把视频要回来公开道歉!

让她承认是她出轨在先,宋婉和邢少风情投意合,她出于嫉妒,故意抹黑他们。

“我也是你的女儿,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委屈,不甘,更多的是疑惑。

明明都是他的女儿,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婉婉才是我的女儿,你不过是那个贱女人的野种!”

电话那端,宋振宇的声音冷酷到极点。

“如果我不呢?”

“如果你不答应,就等着给你的贱种收尸吧!”

说完,宋振宇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

宋歌恨的想把电话那边的人千刀万剐。

她恨,恨宋振宇的无情,也恨自己没有用。

五岁那年,妈妈车祸去世,她被宋振宇送到了孤儿院。

直到三年前,她意外怀孕,孩子出生一个月,宋家突然登门认亲。

她本不想回去,却没想到宋振宇把孩子抢走,威胁她给宋氏做牛做马。

这三年,她从未见过孩子的面。

她对宋振宇已经不抱有任何希望。

宋歌双眼盯着天花板,过了半响才回过神。

如果不妥协,只有一个人可以帮她!

欧氏集团大楼

“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帮你?”

男人神情淡漠的看了她一眼,脚下的步子没有丝毫停留。

宋歌来之前就想到这个局面,她抿紧嘴唇,胸口剧烈起伏。

没有退路了!就算付出所有代价也在所不惜!

深吸一口气,宋歌大胆的勾住男人的脖子,强行阻止他的离去。

“别走!欧先生,只要您愿意帮我,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男人眉头紧皱,伸手将她的手指一根根掰开,

“宋歌,你真贱!”

宋歌闻言抬头看向阴影下的男人,倔强的昂起下巴,仿佛毫不在意男人的羞辱。

“欧先生,这么贱的我,您要吗?”

这句话耗尽了宋歌所有的力气,她知道,自己说出那句话,就再无尊严可言。

她更知道,这个男人是恶魔!

可除了他,没有人可以和宋氏抗衡。

宋振宇的手段,她太了解了。

她不怕他对付她,怕的是他会用孩子来报复她。

“你就这么欠操?”

宋歌的一句话,触怒了欧晟。

他嘴角危险的勾起,拦腰抱起宋歌,将她带入了他的办公室。

推开办公室旁边的临时浴室,男人强行脱掉女人的衣服,动作前所未有的粗暴。

他也不管浴室的水有多烫,将她推到花洒不停的冲洗。

“洗干净点,我嫌脏!”

听到这句话,宋歌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邢少风嫌她脏,这个男人也嫌她脏。

可她能怎么办呢?

命运从不愿给她喘息的机会,她只能坚强起来。

滚烫的水将女人的娇嫩的皮肤冲洗的通红,男人突然吻住她的唇,暴风疾雨,那样的侵占让她差点窒息。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她既主动送上门,他又何必怜香惜玉。

“签了它,我答应帮你对付宋氏!”

两份合同扔在宋歌面前,男人的神情异常淡漠。

“欧先生,可以换个条件吗?我…”

宋歌咬紧下唇,声音嘶哑,想做最后的争取。

她手上捏着薄薄的两张纸,一份结婚协议,一份卖身契。

他给她欧太太的身份,让她能和宋家对抗。

同样的,她需要签下那份卖身契,一年内,必须给他生个孩子。

宋歌话刚落音,男人气势陡然变的森冷起来。

“不愿意?”

欧晟见她一直沉默,顿时讥笑。

“当了表子又想立牌坊,宋歌,你真让我恶心!”

欧晟毫不掩饰眼底的厌恶,推开门便要离开。

宋歌心底苦涩,她可以签卖身契,却没有勇气再要一个孩子。

她的孩子,还生死未卜,她不想让他觉得妈妈已经放弃了他。

在她犹豫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孩子的声音。

“爸爸,你在哪?”

“呆在这,不要出声!”

欧晟将门关上,神情有些紧张的大步朝外间走去。

“炎炎,爸爸这边的工作还没有处理完。你先和陈秘书出去吃饭,晚点爸爸陪你玩!”

宋歌坐在床上,听到外面传来男人温柔的声音,有些恍惚。

原来那个恶魔般的男人,也有这么温情的一面。

“爸爸,我可以和漂亮阿姨一起去吃饭吗?”

宋歌刚把衣服穿上,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从门缝里探了进来。

小家伙五官和欧晟有七分相似,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脸上有对和她一样可爱的酒窝。

四目相对,宋歌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到嗓子眼里了。

这个孩子,好像她的孩子!

宋歌激动的冲上前,一把抱住软乎乎的小家伙。

小家伙身上还有股淡淡的奶香味,一如她的孩子出生时的味道。

“阿姨,你别哭!”

孩子的手,拭去去她的眼泪,稚嫩的脸上满是关切。

眼前看似温情的一幕,让欧晟怒火中烧。

他一把抱起孩子冷着脸把门关上,回头的时候狠狠瞪了宋歌一眼。

宋歌看到男人领着孩子远去的一幕,只觉得格外的刺痛。

她的孩子要是还活着,应该也这么大了吧?

男人回来的时候,宋歌已经想通了。

只要能找回自己的孩子,签个卖身契算什么?

怀孕反正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也许,在这之前,孩子就找到了呢?

“欧先生,两份协议我都签了,我的条件是…”

欧晟没有等女人把话说完,愤怒的他将她压在床沿,眼底有些嗜血的杀意。

“这就是你的计划?”

“什么?”

“你费尽心机来求我帮忙,难道不是为了孩子?”

他怎么会知道她是为了孩子的事情来的?

女人脸上有着明显的惊愕,显然是没有料到他会突然这样问。

肯定自己心中的猜测后,欧晟的怒火更甚。

“宋歌,离我儿子远一点!否则,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如果这个恶毒的女人接近他,是为了再次伤害炎炎。

那么他宁愿做个刽子手,也绝不会让这个女人再有任何可趁之机。

宋歌闻言,眸光黯淡了几分。

“欧先生,你既然有孩子,为什么还要让我给你生个孩子?”

“呵……你还有脸问我为什么?”欧晟恨不得将女人千刀万剐。

他冷笑卡住宋歌的脖子,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

“炎炎得了白血病,他需要骨髓移植……”

“小姐,这种24小时的紧急避孕药,吃多了对身体有很大的伤害,建议您半年以内不要再吃。”

药店,收银员好心叮嘱身着黑色高领衣的女人。

宋歌拿了几盒药,低声道谢,付了款后匆匆离去。

从欧晟办公室离开后,她第一件事就是去买药。

男人的话还在耳边回荡,他要一个能给他儿子捐赠骨髓的孩子,有血缘关系的,匹配几率会更高一点。

她后悔了!如果早知道真相是这样,她死也不会签那份协议。

走到一百多米转角的地方,她买了一瓶水,把药吞了下去。

“呕”

可能是她对药物过敏,胃里一阵翻腾倒海,刚吃的药又吐了出来。

宋歌正思考着要不要再吃一颗的时候,熟悉的身音让她身体紧绷起来。

“少风,我这两天胃口不太好,还是不去吃了。”

“胃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男人温柔的关心让宋歌神死鬼差的停住了脚步。

这个声音!

“没事的,可能是早上吃了些冷饮,肠胃有些不舒服。”

“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吧!胃疼的话,我们先去喝点粥。”

“少风,你对我真好!”

少风!果然是他!

宋歌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和他们碰见。

宋歌手中的药盒几乎变形,她怕自己会做出过激的事情,反向疾行。

可由于走的太急,不小心撞到了一个老人,她放射条件把老人扶稳,手中的药掉落在了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

宋歌连连道歉,慌忙捡起地上的药就跑。

“少风!这不是姐姐吗?”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宋歌脚下的步子更快了!

她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会做出过激的行为。

“宋歌,你还有脸出现!”

刑少风拽住她的胳膊,脸上有着明显的愤怒和恨意。

这多年来,这是宋歌第一次见到他露出这样狰狞的表情。

“我又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不敢出现?”

她甩开邢少风的手,冷脸看着他。

“倒是你们!最好是低调点,不然,宋振宇手腕再厉害,也阻止不了某些八卦记者的好奇心。”

“宋歌,算你狠!”

宋婉踩着高跟鞋款款而来,脸上有着挑衅的笑意。

走过宋歌身边的时候,她刻意压低声音。

“听说,你的野种已经找到了!”

宋歌脸色发白,呼吸骤然变的急促起来,眼神变的冰冷噬人。

“啊!少风,我好怕!姐姐要打我!”

邢少风一把将宋歌推开,生怕宋歌动手伤到了他的心肝宝贝。

“宋歌,婉婉已经怀了我的孩子,你要是敢动手,信不信我废了你……”

宋歌踉跄了两步,好不容易稳住身子,根本不理会邢少风的威胁。

她揪住宋婉的衣领,沉声说道:“你们把我的孩子藏在哪?”

宋婉先是一慌,转而轻蔑一笑。

“想要知道那个野种的下落,除非你跪下来和我道歉!”

见宋歌赤红着眼,却明显不信她。

宋婉将手机里的一张照片放大,脸色有着得意的笑容。

“看到没,你的儿子,他马上就要死了!”

照片上,一个三岁左右的孩子躺在床上,旁边是各种医疗器械。

在冰冷的的针头下,孩子的身体瘦弱的让人心疼。

宋歌想要抢过手机看的更仔细些,邢少风却以为她要攻击宋婉,抬脚就朝她腹部踢去。

宋歌只觉得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下身一股鲜血涌出……

宋歌刚进小区,就看到一群大妈对着她指指点点。

“就是她,听说私生活太乱,孩子流产了连爸爸是谁都不知道……”

“啧啧,年轻就是好,才流产就出院了!”

“小声点,这种女人惹不得,听说她是吸DU才流产的……”

宋歌闻言脸都绿了,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绕过他们走进了电梯。

楼下除了她,全是一些大妈,这些话,明显是冲着她来的。

私生活太乱,孩子流产,吸DU。

流言蜚语果然不可信,她不过是大姨妈来了,邢少风倒是挺会给她泼脏水的。

打开手机,网上邢少风和宋婉还在引导舆论骂她,显然是想让这件事盖过他们的“艳照门”。

键盘侠的留言一个比一个狠毒,甚至还有人问她一夜多少钱。

宋歌疲惫的推开门,腹部一抽一抽的疼,想着休息好了,才能找那对渣男贱女算账。

“你去哪了?”

刚进入房间,冰冷的声音在身后传来,宋歌僵在那里。

他怎么在这?

男人眸色晦暗,将手机扔在她面前。

“不解释一下?”

宋歌咬紧下唇,能感觉到男人在极力压制他的怒意。

可他在气什么呢?

是和别人一样,觉得她私生活太乱,污了他的干净的身体?

还是担心,她流产后,短时间内无法怀孕?

想起他曾经说过的话,宋歌身体绷的笔直,极力隐忍自己的狼狈。

女人眼神一黯,长长的睫毛下是一片阴影。

“欧先生,如你所见,我就是这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欧晟对她的话置若未闻,而是指着手机照片里的白色盒子,阴沉的脸顿时浮上嗜血的杀气

“宋歌,你告诉我,这是什么?”

照片中,女人半跪在地,血沿着大腿根部流淌。

白色的毓婷盒子,在血色中格外的刺眼。

“啪!”

欧晟一记耳光狠狠的甩在她的脸上,宋歌踉跄了两步,额头撞在墙壁上。

“为什么要吃避孕药?你明明知道,早一天怀孕,炎炎就能早一天动手术。宋歌,你怎么这么冷血?”

宋歌将唇角的血擦干净,脸上满是嘲讽。

“欧先生,我这种人,冷血不是很正常吗?”

宋歌指甲泛白,说出这句话,浑身都在颤抖。

她很喜欢那个小男孩,也很希望他能尽快摆脱病痛的折磨。

可那个孩子是珍宝,难道她的孩子就不是?

每一个孩子都应生活在温暖的家庭,她已经辜负了一个孩子,不能再对不起一条小生命。

欧晟手掌捏住女人的下颚,嘴角勾起一抹残酷的笑容。

“这个孩子你生也得生,不生也得生。别忘了,你的卖身契还在我手上…”

宋歌跌坐在地上,她看着双眸刺红的男人。

心中无限悲凉!

她怎么忘了,连这具残破的身子都不是自己的了。

孩子在宋振宇手上,他那么小,还生着病。

她主动找上欧晟不就是为了救孩子吗?

如果现在抽身,也许她会后悔一辈子。

宋歌终究低下了头颅,她没得选择。

半山别墅,雨打在女人的脸上。

一辆阿斯顿马丁从门口停下,男人抱着孩子,对蹲在门口的女人视若无睹。

宋歌在这里等了一天,双腿都麻了。

“欧先生,炎炎怎么样了?”看到孩子,她苍白的脸上浮现希冀。

“把你的脏手拿开!”男人紧绷着脸,浑身散发着厌恶。

“欧先生,对不起,我不知道炎炎不能吃冰激凌,我要知道的话,一定不会让他吃的……”

“宋歌,我是被鬼迷了心才把炎炎交给你照顾。你最好庆幸炎炎没事,不然,我要你生不如死!”

“不,不是这样的,我不知道他发高烧,我真不是故意的……”

宋歌心急,扑过去就像看看炎炎的情况。

今天早上,男人突然把炎炎领到她家,说是要出差,让她帮忙照顾一天。

她虽然对欧晟没有太多好感,却很喜欢炎炎,欣然同意了他的请求。

看到炎炎,她总会想起自己的孩子,所以相处下来,对炎炎的请求她几乎是有求必应。

吃完午饭,炎炎说要吃冰激凌,他一时贪嘴吃了两个。

可谁知道,睡午觉的时候,炎炎突然口吐白沫,呼吸停止。

炎炎送去急救的时候,她整个人都要疯了。

要是孩子有个三长两短,她一辈子都不会心安。

“宋歌,你是不是一定要害死炎炎才甘心?”

欧晟眼里的厌恶更加浓郁,一脚踢开抱着他大腿的女人。

雨越下越大,宋歌浑身湿透了,雨水顺着头发滴落。

“欧先生,我知道错了!求你给我个机会赎罪……”

“陈叔,把她给我扔出去!”

欧晟决然的抱着孩子离开,跟在身后的陈叔,叹了口气。

“宋小姐,炎炎少爷从小就体质不好,这次要不是早到一步,他就真没了。孩子不是您亲生的,您有疏漏我能理解,但先生已经对您仁至义尽了,您就别让我为难了。”

陈叔的话,将宋歌打入冰窖。

她知道,自己难辞其咎。

虽然这三个月,她名义上已经和欧晟结婚,但她清楚,他们只是合作关系。

可想到孩子昏迷之前,无意识的那声妈妈,她心都碎了。

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宋歌跪在门口,任由陈叔怎么赶都不肯走。

她不是要求得欧晟的原谅,她是想求上天保佑炎炎平安!

陈叔见她油盐不进,也懒得理会。

“哐当!”

门关上,只留下越来越深的水洼溅起。

豆大的雨点打在女人的脸上,她挺直了腰板,虔诚的闭眼祈祷。

别墅内,陈叔端着药推开房间,男人站在床边,神情莫测。

将药一点点的喂给孩子,男人下巴紧绷,眸底还有着余怒。

他原本以为,她至少会顾念一点母子情谊。

可没想到,才一个上午,她就差点害死炎炎。

有这样的母亲,炎炎要是知道真相,一定会伤心吧!

雨水灌入身体,宋歌闭上眼睛,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倒在了雨泊中。

醒来的时候,白茫茫的一片。

陈叔推门进来的时候,脸色较之前好看了许多。

宋歌猛然坐起来“陈叔,炎炎怎么样了?”

“宋小姐,你调养好身体,炎炎少爷的病也就有希望了!”

宋歌懵了,她的身体和炎炎的病有什么关系?

陈叔递过一张诊断报告,语重心长的说。

“宋小姐,你怀孕了!”

小编有话说:

每一个孩子都应生活在温暖的家庭,她已经辜负了一个孩子,不能再对不起一条小生命。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