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白静萱叶临昊小说大结局 唯愿余生不逢你全文免费阅读

2018-05-08 18:11:48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白静萱爱慕叶临昊多年,终于能够如愿以偿的嫁给他为妻,哪知道婚礼之上,叶临昊却放了她鸽子,白静萱满心屈辱的一个人独自完成了婚礼,回到家却发现叶临昊竟然和别的女人苟且!

dsbt23vnxz8pymwg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爱慕多年,她如愿以偿嫁给叶临昊,可婚礼上新郎消失不见。 回到家,却发现他和别的女人苟且!

白静萱伤心欲绝:“不爱我,为什么还要娶我?” “一个人的婚礼好玩吗?过了今天,你就成了全A市的笑话!”

小说试读

整个别墅被黑暗吞噬,白静萱一身狼狈的婚纱失落的推开门,两眼布满红血丝。

叶临昊从昨天的婚礼现场消失到现在,她一点他的消息都没有,找了一天,能去的地方都去了,直到宾客走了散了,他也没露面。

她就像是个笑话,一个人完成了这个婚礼……

沉寂了一天的手机此刻倏然接通,白静萱惊喜的捧着手机:“临昊,你在……”哪儿?

她话音未落,手机里面却传来暧昧的呻吟:“唔,临昊你轻点,我都要受不住了……”

一缕光从婚房流泻出来,听着里面儿传来暧昧的对白,她震惊不已,忐忑地推开了婚房,眼前暧昧旖旎的画面让她心头一刺。

“临昊!你知不知道从昨天开始我就一直在找你,昨天是我们的婚礼,你怎么能……”白静萱说不下去,只觉得脑子里嗡嗡的,难受得快要窒息。

明明是她精心布置的婚房,现在印满了“喜结连理”的床单上缠绵的居然是她未出席婚礼的老公和别的女人!

“呵……”叶临昊停止了身下的动作,冷笑一声:“婚礼?白静萱,一个人的婚礼好玩吗?过了今天,你就是A市整个市的笑话。”

“临、临昊。”

“临昊,别停嘛。”尹馨馨瞥了白静萱一眼,修长的腿夹在叶临昊腰上,两只手勾住他的脖子,发出一阵阵柔软妩媚的声音讨好他:“人家还想要!”

叶临昊喘着粗气,眼神迷乱,根本不在意呆愣的白静萱,再一次把尹馨馨按到在床上。

白静萱不忍再看,却已经捂着嘴巴泪崩,未经人事的她只觉得胃部翻滚,想要逃离,可叶临昊却抽身起来,眼底闪过厌恶,“白静萱,你还恶心?

你有什么资格恶心,你求着我嫁给我不就是让我上?怎么现在只是观摩就受不了了?”

“我、我不是……”

“呵呵,一个害死我母亲,又给我戴绿帽子的女人,你在这里装什么纯情!”

他无端冲着她吼,猛然从床上起来,简单披了件外套,就一把拎起白静萱,不顾她瑟瑟缩缩的态度,不顾丢在床上的尹馨馨。

他粗鲁地把她提起来,眼中满是讥诮和厌恶,且嫌恶的撤下她身上的婚纱,只剩一件及膝的裹胸内衣礼服。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白静萱慌了手脚。

“啊!”

“贱人,你没资格穿婚纱,没资格嫁给我。”叶临昊直接这样拖着将她塞进车里,不顾她的叫喊打骂。

“临、临昊,你要干什么?你、你冷静一点……放我下去!!”不管白静萱如何抓狂的敲打着车窗,拉扯他的衣服,叶临昊都面无表情把把车往前开。

装纯么,都是她惯用的伎俩。他才不会上当。

车在马路上呼啸而过,夜色越来越深,白静萱抱着膝盖缩在副驾驶,身侧的男人就像是幽灵一样让她害怕。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才在荒郊野外停下,叶临昊一把将她从副驾驶座上拖下来。

“和我离婚,离开叶家,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叶临昊那双眼睛如同饿狼,白静萱抱着胳膊恐惧的摇头:“我不,我们刚刚结婚,我不会离婚的。”

“呵。”

叶临昊的冷漠和四周的寂静让白静萱惊恐起来,她慌张地解释着,“临昊,你听我说,妈的死不是我的错。

我那天去找苏悦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苏悦是清白的,我真的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叶临昊的怒意更胜,“你没有资格叫她妈!白静萱,你在叶家这么多年,我妈何曾亏待过你?!

要不是你想和你那个男人旧情复燃,我妈怎么会想去阻止你,又因为救你而死?”

当年她要去见自己的姘头,妈为了阻拦她才死,这一切都是白静萱的错!

“白静萱,该死的是你!”叶临昊毫不犹豫地把白静萱往地上一推,她猝不及防地倒在了地上,细细碎碎的小石头划破她的后背,疼得她牙关都打颤,却

还是咬着牙解释,“那是个意外,当时苏悦得了癌症,我不去见他我会遗憾终身的……”

白静萱用尽全部力气在辩驳,却彻底把叶临昊惹怒:“癌症?这种借口亏你编得出来!”

“不肯走,是因为还没被我上过吧。”叶临昊一点点逼近她,狠狠捏着她的下巴,“我欠你一个新婚之夜,现在就给你!圆了你的心愿!”

他离得越近,身上那股陌生的香水味她闻得越清晰。

白静萱心生厌恶,她喜欢他,爱他爱得无可救药,可她不要这样的新婚之夜……

她下意识挣扎着,但他力道很大,她只能摇着头披头散发的抱着胳膊一遍又一遍地说:“临昊,我和苏悦是清白的……我爱的是你啊……

我和苏悦没有做过……”

他不耐烦地捂住她的嘴,抓过破旧的婚纱将人绑住双手,往她瘦弱的身子上一压,“我满足你,你不是应该开心吗?”

“啊!”撕心裂肺的疼痛让白静萱浑身一冷,瑟瑟发抖。

“求求你……临昊,不要,我怀孕了……”她一口咬住他的手,流着泪哀求。

叶临昊一怔,手上疼痛的感觉让他下意识甩了白静萱一耳光。

巴掌大的脸立刻肿了起来,他脸上瞬间恢复阴冷的表情,“是不是你和那个男人的野种?”

“不是的!临昊……这是你的孩子!是我们的孩子!”

“哼……”叶临昊讽刺地笑了,“怎么会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我每天在你的食物里都放了避孕药,你怎么可能会怀孕?”说着,他身下的力道加重。

白静萱白净的手腕上一圈圈红痕。

听了这话,白静萱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一瞬间炸开了一般。

那天检查出怀孕时,医生就告诉过她,如果长期服用避孕药可能会保不住这个孩子。

她纳闷许久,她从不曾吃过避孕药,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叶临昊为了不让她怀孕,竟然下这样的狠手!他是有多么恨她!

“不是想要吗?我这就成全你。”叶临昊剥掉她的衣服,粗糙的手带着火热点燃了她的身体。

“啊……”白静萱痛叫起来。指甲抓着身下的土地已经被折断了,

一直到白静萱觉得所有的痛感都麻木了,叶临昊才从她身上起来,嫌弃地拍了拍衣服,冷冷地盯着她,“我问你最后一次,肯不肯离婚?”

白静萱就像一块破布,被扔在地上。孤零零的,连看一眼都觉得嫌弃。

离婚……白静萱突然自嘲一笑。

她深深爱了他这么多年,一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嫁给他,和他白头偕老。

叶母死后,他责怪她,冷落她,如期和她举办婚礼,第二天却这样残忍的逼她离婚!

这样的打击,就快要让她崩溃了。

白静萱不顾腿脚上的伤痕,心在滴血,她红着眼睛追问,“既然你要和我离婚,那为什么昨天还要和我结婚?”

“我的目的就是要让你成为全城最大的笑柄,怎么样,这种滋味好受吗?”

“我就是想让你体会一下拥有一切,再瞬间失去的感觉,怎么样,爽不爽?”

他嗤笑着拍打着白静萱的脸,不屑地冷哼一声:“这种从高处坠落的感觉爽吧?”

怎、怎么能这样,她最爱的人,让她坠入谷底。

“临昊,你不能这样对我!”白静萱不能接受,昨天才走进婚礼的殿堂,今天就以这样可笑的方式离婚!

对上他冷漠的眼眸,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痛苦的煎熬。明明她如此深爱的一个人,却如此残忍对她。

“不……我不会和你离婚的!”

这是白静萱最后的倔强了。从小就没有父母,从八岁那年,叶母把她从外国接到叶家,叶临昊就是她生命里的全部,她爱惨了他。。

“临昊,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证明我和苏悦是清白的,而且,伯母的死可能另有原因……”白静萱的声音在颤抖。

她不甘地拉着叶临昊的裤脚,叶临昊却狠狠把她往旁边一踢,就像踢垃圾一样嗤之以鼻。

“我叶临昊这一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砰!”他车门一砸,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忽然一道雷声撕裂了天空,大雨纷纷扬扬,打在她后背的伤口上,是那么的疼。

坑坑洼洼的路面很快积起了水,漫过白静萱的脚踝,她无助的张望着,此刻,一抹洁白的身影映入眼帘。

“尹馨馨!你怎么在这里?”白静萱低弱的声音惹得尹馨馨笑出声来,她不屑地飘了一个白眼过去,“临昊在哪我就在哪,你管得着吗?”

一提到叶临昊一看到她,白静萱想到方才两个人在房间里那一幕,一股愤怒的感觉涌上心头,两眼猩红,就像饿虎找到了一块鲜肉。

两眼猩红,立刻扑上去,“尹馨馨!你竟然敢勾引临昊,你不得好死……”

白静萱被尹馨馨的保镖拦下来,再往她膝盖上狠狠踢一脚,白静萱失去平衡跪在地上,“啊!”

她脸色苍白,上气不接下气。

“啧啧啧……静萱,我是念在你我这么多年的闺蜜情分上,才帮你试探试探叶临昊,没想到叶临昊是这么花心的一个人,我劝你还是跟他离婚吧。”

“你说什么?你想让我离婚,居心何在?”知道叶临昊要和她离婚,莫非尹馨馨跟踪了一路!

“静萱,我看你伤得不轻,我带你去医院吧。”容不得白静萱反抗,一众保镖就把白静萱押上了后背箱,荒郊野岭,根本没有人会在意这里发生了什么!

“尹馨馨,你想干什么!”察觉到气氛不对,白静萱拼命挣扎着,可她一个女孩怎么会是别人的对手!

可尹馨馨恍若未闻,嘴脸露出一抹邪魅的笑。白静萱被人用胶条封住嘴,手脚也被绑得死死的,任凭她怎么挣扎,却被尹馨馨带来的人推进了手术室!

“静萱,我听说你怀孕了是么?你竟然给我们堂堂叶总戴绿帽子,胆子可不小啊……”

尹馨馨装模作样的心疼她,“来,我帮你把胶条撕了,憋了这么久不能说话,真可怜呢,啧啧……”

身体被强迫性的按在手术台上,碰到冰凉的器具,心里的恐惧开始无限蔓延,白静萱拼命地摇着头:“尹馨馨,昨天临昊无缘无故从婚礼上消失,是不是

你搞得鬼?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勾引临昊的……”

“哼!白静萱,别一口一个临昊叫得这么亲密,我告诉你,咱们多年的情分今天就到这了,以后叶临昊是我的人了!”

她把虚伪的面具一摘,毒辣的目光一扫而光,吩咐主治医生,“杜医生,给她流产的时候不用麻药。听见了么。”

“尹馨馨,不要!求你放过我的孩子,他是无辜的……”

“白静萱,你的孩子今天必须死!”

“哦对了!让你死也死的明白点儿……”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步一步走到白静萱面前,捏着她下巴,突然笑了笑,在她的耳旁低语,“随便告诉你

一件事,其实叶临昊给你吃的避孕药是从我这儿拿的,不过,中间停了几天,你想知道为什么吗那根本就不是避孕药,所以……”

白静萱全身猛然一震,怒目圆睁。

“你说什么?”白静萱整个人气得差点从手术台上坐起来,她挣扎着,绳索深深陷进她的皮肤里,猩红的血润湿了她的整个后背。疼,疼得要死。

“尹馨馨你这个混蛋!既然你想要抢走临昊,为什么还要让我怀上他的孩子!”

“很简单,我想让你因为药物的作用,怀上一个畸形儿,不过现在嘛,我改变主意了……

哪怕,你怀的是一个残疾的孩子,我也不让你生下来哼,白静萱,你不明白,眼睁睁看着你失去自己的孩子,那种感觉实在太美妙了!”

“你这个变态!我要你血债血还!你居然敢对我儿子下手!”她现在恨不得把尹馨馨撕烂,头发乱糟糟的黏在脸上,狼狈坏了。

“瞧你这要死要活的劲儿!啧啧啧……”尹馨馨用力怕打着白静萱的脸,很快她的双颊就红肿起来。

“我告诉你,白静萱,不是我抢了你的男人,是你抢走了我的临昊!凭什么我和叶临昊门当户对,两厢情愿,最后叶家那个死老太婆偏偏让临昊娶你?”

尹馨馨咬牙切齿,越说越愤怒,白静萱突然有一个不好的预感,“尹馨馨,伯母的死和你有关系,对不对?

一年前,那辆货车变道闯红灯开过来,直直冲向我,本来就不对劲……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

这话让尹馨馨脊背一凉,她一瞬间恢复了理智,立马矢口否认,“怎么可能!

白静萱,伯母分明是因为救你而死,你怎么能污蔑我!你休想往我身上泼脏水!”

说着,心虚地给了白静萱一耳光,接着又一拳打在白静萱的腹部上。剧烈的疼痛让她全身痉挛,嘴唇发白。

“是你!一定就是你……”尹馨馨反应越激烈,白静萱越怀疑,一定是她!

“是你嫉妒我和临昊的婚事……一定是你!车祸是你设计的!”

“别再说了!你给我闭嘴!”尹馨馨忙不迭地捂住白静萱的嘴巴,冷冷地和旁边的医生说道:“给她打一针镇定剂!”

几个穿着白大褂男人把白静萱按住,他们阴森的笑脸让她脊背发凉。

针扎在白静萱的手臂上,只有短暂的锥骨的刺痛,她身体就渐渐失去力气。

但她清楚地看到那个男医生不紧不慢地戴上无菌手套,拿起仪器渐渐靠近她……

“啊……”凌迟一般的疼痛,深入骨髓,她浑身被汗水湿透。

她挣扎难受的样子引来医生不屑的哼声,陌生男人扒开她的私密,甚至将手术工具埋了进去。

白静萱恨不得咬舌自尽,却没了力气。

一直到她能感觉到还未成型的孩子彻底从她身体里剥离,白静萱无助躺在手术台上,仿佛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回来。

天一亮,白静萱直接被尹馨馨扔出了医院。她仿佛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像是垃圾一样被扔了出来。

孩子活生生从身体里剥离的痛苦,白静萱一刻也不能忘记。她虚弱得摇摇欲坠,但却发了疯一样想要去抓尹馨馨,想要给她没出生的孩子报仇。结果还没

靠近尹馨馨,就被她的一众手下拉下来,好一顿拳打脚踢。

短短几分钟,白静萱已经鼻青脸肿,浑身是伤,深入骨髓的疼痛让白静萱恢复了理智。

她不再和尹馨馨纠缠,而是拖着快要散架的身体,选择走一条小路,一瘸一拐地来到叶临昊家别墅外。

她一定要告诉叶临昊,她是清白的,叶母的死另有隐情!她要告诉叶临昊,尹馨馨弄死了他们的孩子!

叶临昊打量着狼狈不堪的白静萱,不屑地嗤笑一声,“滚……”

门,被关上,白静萱张大嘴巴大口的喘着气,“临昊,求你开门,伯母的死是尹馨馨设计的,她居心叵测,是她陷害我!你听我说……”

“叶临昊,我真的怀了你的孩子!我没有骗人,可是他被尹馨馨弄死了,都是尹馨馨做的!!”

“让我进去……”

她哭到声音都哑了,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直到天黑,带走白静萱的,是警察。

“你好,警察。有人投诉你寻衅滋事,我们将依法拘留你!”

小编有话说:

她不甘地拉着叶临昊的裤脚,叶临昊却狠狠把她往旁边一踢,就像踢垃圾一样嗤之以鼻。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