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宋如歌宇文烨小说大结局 斩情丝免费阅读全文

2018-05-08 17:00:47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宋如歌进宫三年,也曾受尽恩宠,直到宇文烨的青梅进宫,才逐渐沉寂,她以为余生她可以守着儿子好好生活,可宇文烨却为了他的心上人连他们的孩子都不放过。儿子死在她怀中的那一刻,宋如歌终于明白,帝王无情!

q3mxs6yxirnni2m7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宋如歌进宫三年,也曾受尽恩宠,直到宇文烨的青梅进宫,才逐渐沉寂,她以为余生她可以守着儿子好好生活。

可宇文烨却为了他的心上人连他们的孩子都不放过。儿子死在她怀中的那一刻,宋如歌终于明白,帝王无情!

小说试读

宋如歌坐在床榻,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断了气。

丧子犹如千刀万剐之痛加身,她想哭,却哭不出来。

芍药急匆匆的跑进来,喘着气说:“娘娘,宫里的太医都被皇上叫去了芙蓉殿,季贵妃小产了,太子殿下这可怎么办啊。”

“已经用不上太医了。”宋如歌将孩子的尸体紧紧的抱在怀里,试图用自己的体温让孩子的尸体凉得慢一些。

芍药见孩子的脸已经发紫,惊得捂住了嘴巴,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小殿下……”

宋如歌食指放在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睿儿只是睡着了,你出去吧。”

芍药脸上浮现惊愕的表情:“娘娘……”

“出去。”

遣散了凤仪殿所有宫女太监,宋如歌就这样一直抱着孩子,将脸紧紧的贴着孩子已经冰凉的小脸:“我的好睿儿,你父皇不爱你,不疼你,母后疼你,爱你。”

泪终究还是滚落。

那晚凤仪殿里,无人听到她凄凄切切的哭声。

直到孩子的尸体变得僵硬,宇文烨才带着太医赶来。

太医瞧了一眼,面露惊惶之色,跪在了宇文烨面前。

宇文烨已经意识到,孩子早死了。

他压下心底的悲痛,冷冷下令:“把孩子给朕抱下去。”

太监上前试图从宋如歌怀里抱走孩子。

“滚开。”

陷入悲痛中的宋如歌抬眸,眼眸中的寒光,似是化为实质的刀刃,令太监们不敢上前。

宇文烨厉喝:“给朕抱下去。”

太监们不再犹豫,上前抢夺孩子。

在抢夺中,宋如歌不慎从床上跌了下来,撕心裂肺:“睿儿。”

宇文烨拽住她的胳膊:“抱下去。”

看着孩子被抱走,宋如歌情绪一度失控:“宇文烨,你把孩子还给我!”

宇文烨眼里充满厌恶:“宋如歌,少在这惺惺作态。”

暴怒的声音震得宋如歌脑袋嗡嗡作响。

她惊愕的看着宇文烨,冰冷无情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剜心一样疼:“那可是你的亲生儿子,他才两岁。”

宇文烨钳住她的下颌,英俊的脸上寒霜瞬布,手指狠狠地捏紧了她的下颌骨,目赤欲裂:“你也知道他才两岁?要不是你想害媛媛和她的孩子,睿儿又怎么会死!”

“我没有害她,毒不是我下的。”

就在白天,季媛来她宫里用过糕点,忽然肚子就不舒服了,种种证据指向她,百口莫辩。

而她的儿子,也因为吃了糕点死了。

“你没有?”宇文烨怒极反笑,手指缓缓地收紧:“若不是拦截到你宫里的人来不及处理的毒糕点,我也想不到你会变成这样。媛媛的孩子也死了,你现在满意了?!”

一想到曾经温婉的宋如歌变成如今心狠手辣的毒妇,为达目的不折手段,葬送了儿子的命,宇文烨心里一阵刺痛。

宋如歌无法让宇文烨相信,因为就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季媛为了害她的孩子,扳倒她,竟然舍弃自己的孩子。

想到孩子,悲愤仿佛从胸膛喷出,宋如歌歇斯底里:“你只心疼她小产了,可我们的睿儿也没了。”

悲痛使宋如歌失去了理智,她对着宇文烨的手背咬了下去,恨不得撕下一块肉来。

口腔里很快就有一股腥咸。

宇文烨剑眉冷蹙,龙颜大怒:“皇后宋如歌精神失常,从今日起,没有朕的允许,不得出凤仪殿半步。”

宇文烨拂袖而去,叫人锁上宫门。

走出凤仪殿,冷沉地吩咐:“小桂子,让高僧进宫,为睿儿超度。”

“奴才这就去。”

凤仪殿的宫女太监,除了芍药,全部被撤走。

宋如歌盯着那扇门在笑,仿佛一朵开在悬崖上的花,摇摇欲坠,带着令人心疼的倔强,又美的让人窒息。

芍药跌跌撞撞过来:“娘娘您别伤心,皇上只是在气头上,等气消了,就会放您出去。”

宋如歌看着眼前自己都急哭了却还安慰她的芍药,缓缓闭上眼,两行泪,从她的眼角滑落。

她入宫三年,怀上睿儿就被封为皇后,被宇文烨捧在手心里宠。

直到宇文烨的青梅竹马季媛进宫,宇文烨的心,渐渐就不在她这里。

如今,她竟成了他口中的毒妇。

昔日热闹的凤仪殿,一时间变得荒凉,成了冷宫。

宋如歌每晚都能听到孩子的哭声,这房里的每一处,都是孩子的影子,令她几乎崩溃。

芍药也跟她说,夜里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宋如歌想,一定是她的孩子回来了。

这夜,宋如歌又听到了哭声,她起身推开门,循着哭声一直一直走。

走到了池边,耳边响起蛊惑的声音,只要她跳下去就能见到孩子。

“睿儿,母后来了。”

她张开双臂,嘴角扬起笑。

闭上眼,纵身一跳。

夜凉如水,刺骨的冷。

头越来越重,浑身都好难受。

“歌儿,你不许死,快睁开眼。”

是谁在耳边说话?

……

再次睁开眼,宋如歌看到了芍药。

见人醒了,芍药喜极而泣:“娘娘,您终于醒了。”

眼珠子转了转,才发现自己还在凤仪殿,她没死。

半响,宋如歌开口:“扶我起来。”

芍药刚准备扶,忽然一道人影闪了过来,一把推开了芍药,抓着宋如歌的手,神情焦灼:“如歌,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你怎么如此不爱惜自己。”

看清是沈如风,宋如歌虚弱地笑了笑:“没事,命大。”

沈如风急性子,拉着她的手:“如歌,我这就带你出宫,以后你就跟了我,那宇文烨算什么,你若要皇后这位子……”

“沈如风。”宋如歌急急喝道:“我看你是糊涂了。”

他是权倾朝野的太师,朝中早有流言,说沈如风要夺了宇文烨的位。

她也清楚,沈如风有那个野心。

可她就算要走,也绝不能拖累了他。

当朝皇后跟太师走了,这算什么?

沈如风袖子一挥:“我不在乎,我不能将你留在宫中,看你一次次受伤。”

宋如歌冷了脸:“这是我自己的事。”

沈如风心痛:“如歌。”

“够了。”

宋如歌严令芍药不许将刚才的话传出去,可芍药是宇文烨的人,这话又如何能瞒得住。

日落时分,宇文烨怒气冲冲的来了凤仪殿:“朕听说沈如风想带你出宫,还想为了你夺了朕的位。”

她的视线淡淡地迎上他冷怒的眸子:“皇上这是来兴师问罪?”

“你当真要跟他走?”

他胸腔里有股火想喷出来。

想走?

她凭什么这个时候走,而且还是跟那个人。

“三年未看外面的世界,还真有点想了。”

宇文烨的怒火彻底被点燃,一把扼住宋如歌的手,将其压在床上,森森怒意喷薄在她脸上:“不许,没有朕的允许,你休想离开这皇宫半步。”

宋如歌心猛地一颤,很快镇定,挣了挣手:“宇文烨,你放开我。”

“朕宠你三年,更是让你成为最尊贵的女人,睿儿一出生就被封为太子,曾许诺你的也都兑现了,你到底还有什么不满足,你就这么容不下媛媛。”

她失望地盯着他阴沉至极的脸,冷冷提醒他:“我们的儿子没了,现在我恨不得杀了你跟季媛那贱女人,给我孩子陪葬。”

“你不就是想要孩子吗,朕现在就给你。”

宇文烨直接扯掉她的亵裤。

“宇文烨,你放开我。”意识到他要做什么,心慌之下,她直接摸出放在枕下的簪子,抵着自己的脖子:“宇文烨,你再不放开,我就死在你面前。”

宇文烨停了下来,眸中寒光比那簪子还要幽冷:“宋如歌,你以为如此,朕便……”

话未完,宇文烨就看见宋如歌狠狠地划了一下脖子,瞳孔骤缩。

刺痛感令她眉头下意识蹙紧,她感觉血从皮肤里涌出来,流到手心里,粘乎乎的,温热的。

宇文烨心一慌,他望着眼前这个柔弱却又倔强的女人,冷冷地扫了一眼她的脖子,语气淡漠无温:“宋如歌,就算是死,你也必须死在这皇宫里。”

宇文烨后来是夹着怒气拂袖而去的。

当人走后,宋如歌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光了,簪子从手中滑落,两眼空洞的盯着纱帐。

翌日。

沈如风踏进凤仪殿,见宋如歌脖子上多了一道伤,当时红了眼,去找宇文烨了。

宋如歌没拦住。

正如时分,他带了伤回来,跟她说:“宇文烨也没讨到便宜。”

他是权倾朝野的太师,手握兵权,这全朝上下,也就他有那胆子敢对宇文烨动手。

宋如歌支开芍药,让她去拿药。

等人走后,她看向沈如风:“以后我的事,不需要你插手,更别莽撞。”

沈如风心里窝着一团火:“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我现在还是皇后,而你是太师,这里是后宫,以后少来,最好别来”

“在这大梁,我是你的依靠,我若不管你,宇文烨跟季媛那小贱人还不把你给活剥了。”

沈如风的话不轻不重,却句句透着担忧。

季媛是丞相之女。

而她宋如歌,不过是民女,在这皇宫,并无势力。

沈如风说得没错,宇文烨靠不住的时候,她只能仰仗他。

可她也清楚,纵使沈如风权倾朝野,想要带走大梁的皇后,还是不太可能。

她不再跟他争辩。

可心中却止不住担心沈如风这性子,她怕他闯出大祸。

这夜,宋如歌睡得迷迷糊糊,忽然有人一下子扑了上来。

她吓醒了,黑暗里,惊慌的反抗,朝外面大喊:“来人,救命啊……”

嘴巴被捂上,身上的男人淫笑着:“皇后娘娘,你就别喊了,这凤仪殿哪里还有人,你已经不是昔日母仪天下的皇后,今晚就让奴才好好伺候伺候皇后娘娘。”

宋如歌吓得惊慌失措:“你走开,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是不是季媛派你来的。”

男人呵呵笑了两声,压在她身上:“皇后娘娘,你就认命吧,你斗不过贵妃娘娘。”

果然是季媛派来的。

“给本宫滚开。”宋如歌用了全身的力气反抗,狠狠地咬了男人一口。

男人吃痛松了手,旋即愤怒的扇了她一巴掌。

宋如歌的脸被打偏了,口腔里溢出了血,倔强如她,一口血沫碎在男人脸上:“呸。”

男人抹了一把脸:“别不识抬举,贵妃娘娘可怜你才让奴才来伺候你,皇后娘娘,别费劲了,待会奴才一定将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男人冷笑了一声,撕开了宋如歌的衣服,只剩下亵衣亵裤。

她拼命的踢打,反抗。

手摸到了软枕下的簪子,她就像抓到救命稻草一般,握紧了簪子朝着男人的胸口狠狠地刺了下去。

她害怕的狠狠地刺了好几下,直到对方倒下不动弹了,这才停了手。

她脸上沾了血,嘴角也是,那腥涩的味道,让她恶心,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宋如歌惊慌的将人从身上推下去。

“娘娘,出什么事了?”芍药提着灯推门进来,看到屋内的场景,吓得失声尖叫。

宋如歌借着烛火看见男人胸口一片血迹,而她的手上也沾满了鲜血,她也吓到了。

她的心一片兵荒马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她紧握着手里的簪子,那是宇文烨在新婚那晚送给她的,如今两次沾血,还染了人命。

“娘娘。”

回过神的芍药怯生生地唤了一声。

宋如歌晃了晃神,理好衣服下床,神色清冷地看一眼男人的死状。

一抬眼,就见宇文烨带着季媛,气势汹汹的来了。

在男人说他是季媛派来时,宋如歌就知道这后面还有捉奸的戏码。

可她让季媛失望了,没能看到她跟野男人颠鸾倒凤的一幕,而是她满脸是血的站在尸体旁边,像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一样恐怖。

季媛吓得脸色一白,往宇文烨的怀里钻:“皇上,臣妾害怕。”

宇文烨温柔的拥着季媛,看向宋如歌时,那眸光骤然就冷了:“这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宇文烨会看不出?

宋如歌惨白的笑了,轻飘飘地说:“进了个贼人,臣妾给杀了,皇上来得正好,臣妾正愁着这凤仪殿无人处理尸体,还麻烦皇上走的时候将尸体带走。”

宇文烨冰冷的目光在宋如歌身上停留许久,他觉得今晚的她,有些地方不一样了。

“来人,将尸体抬走。”

“皇上,姐姐果真精神失常,若是她出了这凤仪殿,伤了人可如何是好,而且这让天下人知道大梁的皇后疯了……”

“夏江,从今日起,你带人看守凤仪殿,不得任何人出入。”

宋如歌麻木的看着宇文烨来,看着他搂着季媛走。

芙蓉殿。

季媛身段柔软的贴在宇文烨身上,呵气如兰:“皇上,已经三更了。”

柔荑的手刚搭在男人的龙袍上,宇文烨抓住她的手:“太医说你的身子不好,你早些歇息,朕去御书房。”

季媛声音娇媚地喊了一声:“皇上……”

人已经踏出了芙蓉殿,宇文烨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想到宋如歌的眼神,他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不安。

他对着暗处开口:“去查查闯进皇后宫里的人到底是谁指使的。”

话落,只见暗处一条黑影闪过,消失在无尽的黑夜里。

……

季媛心有不甘,气的砸了殿里不少东西,宫女太监跪了一地。

她拿起一个花瓶,正要砸下。

宫女惶恐劝道:“娘娘,使不得,这可是太后赐的。”

季媛压下怒火,将花瓶放回原位。

那个该死的女人,都已经这样了,宇文烨还不下旨废了她。

她必须尽快要了她的命,否则,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当上皇后。

“有什么法子能要了那女人的命。”

“凤仪殿戒备森严,只能从膳食上动手脚。”

季媛脸上的神色甚是阴毒:“让她无声无息死去,倒是好主意。”

宋如歌心里明白,季媛一心想整死她,捉奸失败了,定然还有后招。

可这凤仪殿如今被围的水泄不通,季媛若要下手,只能从膳食上。

可饶是宋如歌再小心,还是中招了。

因为她没想到,季媛给她下的是蚀骨散,是一种蛊毒,无色无味,更是无形,且无药可解。

这种蛊毒,来势汹汹,小半月,就要了她半条命。

“咳咳。”

胸口血气翻涌,她连忙用帕子掩住口鼻,等舒坦了些,她盯着帕子上的鲜红,心里酸涩得紧。

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亮光透进来,刺得眼睛发涨,宋如歌下意识的抬手挡在额头。

随着脚步声的走近,她的视线里多了一抹玫红色的衣裙。

视线上移,就是季媛那张艳丽倾城的脸。

哪个男人不爱美人,也难怪宇文烨会对季媛宠爱有加。

季媛得意地走到床前,悠然道:“听说姐姐身体不适,本宫就是来看看,昔日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如今是何等落魄。”

宋如歌缓缓坐起,神情恍惚地看着眼前的季媛。

艳丽的丹蔻抬起宋如歌的下巴,季媛眼里染着浓浓恨意,带着惋惜的口吻:“真是可怜,这没了孩子,如今连命都快没了,皇上却连一眼都不来看你,若我是你,就自己了断,免得活受罪。”

宋如歌目光冷冰冰地盯着她,笑不达眼底:“你就这么想做皇后,不惜牺牲自己的孩子,也要将本宫扳倒。”

“你不过是民间的女子,凭什么当皇后,本宫才是这世上最尊贵的女子。”季媛一把扼住宋如歌的手腕,凉凉笑了,附在她耳边,以只有两个人听见的声音说:“不妨告诉你一个秘密,本宫并未有过身孕,不过是买通了太医,演的一场戏,而本宫,也并未中过毒,这皇宫本就不是你能待的,本宫与皇上青梅竹马,皇上立你为后,不过是拿你当靶子,替本宫挡住那些暗箭,如今,已经不需要你了。”

宋如歌错愕,原来,死的只有她的儿子。

而她从头到尾不过是他们之间的路人。

“季贵妃。”宋如歌忽然一声厉喝:“本宫现在还是这大梁的皇后,你欠本宫孩子一条命,想做皇后,本宫看你还是去阴曹地府当吧。”

这凤仪殿她出不去,可季媛竟然送上门找死,她自然要成全她。

那沾了两个人血的簪子,今天也必定会染上季媛的血。

就在宋如歌出手时,一枚石子打中她的手腕,簪子应声而落。

出手的是宇文烨安排在凤仪殿的御前侍卫夏江。

后知后觉的季媛一声尖叫,后来被夏江送回了芙蓉殿。

半柱香时间不到,宇文烨满腔怒火的找来:“为什么要对她下毒手?媛媛不过是好心来看望你……”

“这么心疼她,那你杀了我啊。”迎上他暴怒的眼睛,宋如歌绝望地,一字一顿地说:“这次不成功,下一次,我定让她死无全尸。”

宇文烨被刺的怒意涌动,目光后来落在宋如歌脖子上,伤口已经结痂,粉粉的疤爬在白皙的皮肤上,他不知为何,怒意竟然散了些。

“你就一辈子待在这里,永远别想出去了。”

他撂下这句狠话,转身欲走。

宋如歌叫住他:“宇文烨。”

他凝步,冷哼:“怎么,知道求饶了?”

“不,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重来一次,就算你死在我脚下,我也不会救。”

宋如歌的话彻底激怒了宇文烨,蓦然转身,嗜血的目光,恨不得将她刺千万个血窟窿。

他声音更冷,几乎是咬牙切齿地丢下一句话:“若不是看在你救朕一命的份上,你早死几回了。”

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神情恍惚间,宋如歌思绪飘回了画骨峰。

想起了与宇文烨初识的一幕。

在那冰雪覆盖的山脚下,他浑身是伤的倒在雪地里,若她不救,他定会死在那里。

在她吓傻时,他却忽然醒了,带血的手抓着她的脚踝,气若游丝地说:“救我。”

她蹲下身,看清他的模样,哪怕是满脸污血,却还是掩盖不了他的风姿卓然。

她从未见过那样好看的人,竟然舍不得他死。

她将他带回了画骨峰,求阿爹阿娘救他。

日夜的照顾,让她爱上了这个长得好看的男人。

她怀念在画骨峰的日子。

他伤好那天,她没想他竟牵着她的手,向阿爹阿娘提亲。

阿爹阿娘没同意,甚至将人赶出了画骨峰。

她是个倔性子,认准了的人就绝不会改变。

她打算偷偷溜出画骨峰。

阿娘发现了她,堵在山口,劝她:“如歌,自古帝王多薄情,你还是听一句劝,忘了他吧。”

“娘,你知晓我的性子,别拦着我。”

至今她还记得阿娘无奈叹气的模样,她是笃定她会后悔。

她真悔了。

当夜,沈如风潜入了凤仪殿。

她睡得迷迷糊糊,蛊毒已经深入五脏六腑,身子早一天不如一天了。

等人走近了,她才看真切,还真的是他。

芍药早不知去哪了。

艰难地撑着身子坐起来,却引来一阵阵咳嗽。

沈如风在床边坐了下来,紧张地轻抚她的背,动作永远那般温柔。

“我不过是南下了一趟,怎么病得这么厉害,宇文烨也没让太医来瞧吗。”

宋如歌不敢告诉沈如风她中了蚀骨散,扬着笑骗他:“一点风寒而已,看你紧张的,这么晚了,你快回去,免得惹人非议。”

可她忘了,沈如风会诊脉。

他立即搭上她的手,她还没来得及阻止,他眼睛陡然间变得嗜血:“蚀骨散,谁给你下的蛊毒?”

小编有话说:

宋如歌的话彻底激怒了宇文烨,蓦然转身,嗜血的目光,恨不得将她刺千万个血窟窿。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