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许千汐陌瀚白小说最新章节 误入豪门秋意暖全文免费阅读

2018-05-08 16:24:05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许千汐身为许家千金,许氏集团的执行总裁,不仅有着美丽的外表,更有着不输男人的手段能力,非一般名媛能及,可就是这样堪称完美的女人竟然被自己的未婚夫劈腿了,对象还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

28vdh13kpjqjs5rh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许千汐身为许家千金,许氏集团的执行总裁,不仅有着美丽的外表,更有着不输男人的手段能力,非一般名媛能及。

可就是这样堪称完美的女人竟然被自己的未婚夫劈腿了,对象还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不过,许千汐半点不伤心,没了劈腿男,她还有陌瀚白!

小说试读

飞机平稳地停在了机场上,机场门口,各种长枪短炮都已经架了起来,许多记者都围绕在这里,不知道的还以为有什么大明星要来,顺势也吸引了不少路人,大家都站在媒体后面想看看,他们等待的是何方神圣。

在一波人流出来之后,一个白色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中,记者们好像是嗅到血肉的蚂蚁一样,纷纷围了过去,插着各色台标的话筒伸到了那女子的面前,摄像机也对准了她那被硕大的墨镜盖住大半的秀气小脸。

“许总,关于您的未婚夫,明氏执行总裁明天晟在婚礼即将举行的半个月前与您的妹妹在酒店亲热的事情,您是怎么看待的,您会取消婚约吗?”

“当您得知被劈腿的时候,许氏和明氏合作开发的新天地楼盘计划是否还会继续?这是否会影响许氏董事下一轮的更换?”

“听说您妹妹与明少一直都是青梅竹马,而您是两家约定的妻子,您是否曾经当了第三者,破坏了您妹妹和明少的感情?”

记者连番的追问好像一道道利剑一样射向众人焦点下的女子。#_#

她那娇小的身材被剪裁得体的白色风衣包裹着,看不清楚她的表情,小巧的下巴和那挺翘的鼻梁倒是看得真真的。

有不明真相的群众看见这些记者提问倒是恍然大悟,原来他们要等的是许氏的执行总裁许千汐。

要说这许千汐在现在的确是像个笑话,在跟明天晟即将举行婚礼的时候,爆出来了她妹妹跟明天晟在酒店电梯里亲密拥吻的照片,并且明天晟更是公然发表声明,指责许千汐才是第三者,当初破坏他跟许千雪的感情。

所以众人都十分好奇,这个女人会如何回应这件甚嚣尘上的流言。

“这件事我并不是太清楚,因为前段时间我一直在准备E国融资案的事情,不过我想,如果他们真心相爱的话,我当然会祝福他们。”女子神情淡定,慢慢开口说道。

“那您是否承认当初是您仗着许家大小姐的身份插足了他们两个的感情呢?”有人继续问道。

女子摘下墨镜,看着这一众恶意满满的媒体,对着镜头,粉嫩的唇角勾出来一个好看的弧度,“我,需要插足吗?”

太嚣张了,在一边给她扛包的助理宋小雅都忍不住感慨道。

媒体也被这句嚣张满满,气势十足的回答给震得一时间接不上话来。

可是大家想想,这话说得也没错。

许千汐,是盛华市的房产大户许氏的大小姐,年纪轻轻就担任了许氏的执行总裁,业绩斐然,而她本身容貌美丽,又是E国皇家商学院的学员,在国际上都具有一定知名度,不是一般的名媛能比的。

见媒体被震住之后,许千汐拎着行李就走了,留下一个身影让人去回味。

坐在回去的车上,宋小雅忍不住说道:“许姐,你这样是不是太嚣张了点,会不会给人留下话柄啊?”

许千汐叹息了一声,“你以为现在我留的话柄还少吗?”

卸下在媒体面前那嚣张的伪装之后,女子的面上也多了几分阴沉。

没想到之前还握着她的手说着款款情话的天晟居然转眼就能跟自己的妹妹勾搭在一起,在她在国外参加会议的时候,他居然就这样背叛了自己,背叛了他们的爱情,不仅如此,还将她置于是非之地。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许千汐点了接听之后淡淡说道。

电话里沉默半晌,传来一个男声略带沙哑的声音,“千汐,这次只是我一时糊涂,我们见一面好好谈谈好不好?”

“没什么好谈的,我们分手吧。”许千汐听到那声音,眼圈一红,但是声音还是那么冷漠,不带任何温度。

车子停在了家门口。

许千汐走了进去,只看见继母正在恨铁不成钢地教训着许千雪,“你怎么敢勾引你的姐夫呢?”

“妈,我和天晟是真心相爱的啊。”许千雪嘤嘤哭着。

许千汐没心情理会这假的不能再假的一出戏,放下行李转身就走。

“K,有没有好地方消遣一下?”她拨了电话找了个在夜场混习惯的朋友。

K那边兴致勃勃地说道:“不简单啊,大小姐居然也想着来消遣,是不是借酒浇愁啊?”

“滚蛋,赶紧报上名来。”许千汐没好气地说道,她现在心情很不好。

K连忙麻溜地报上了个地名跟许千汐见面。

是个新开的酒吧,K包了房间专门给许千汐玩,他是知道许千汐身份,也知道许千汐遭遇的这些糟心事,身为好友,也只能是给许千汐找地方玩玩。

许千汐坐在包厢里,旁边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酒,反正她看见酒水单,直接点了全部都来一瓶,弄得跟开博览会一样。

“我说,大姐你悠着点,不就是丢了个男人嘛,好歹在婚前丢了,及时止损。”K在那边劝道。

许千汐白了他一眼,“有你这样劝人的吗?你是我朋友还是我仇人啊?”

她现在还不能伤心吗?不管怎么说,明天晟也是她喜欢了那么些年的人,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是名副其实的青梅竹马,马上就要结婚了,给她来这么一出,把她当成什么了?她从不曾轻易去投入感情,就是害怕受到伤害,却没想到她唯一爱的人,竟然给她最凌厉的背叛,还把所有的舆论都压在了她的身上。

在他心里,她算得了什么。

一杯杯酒好像水一样往她喉咙里灌,没一会儿酒瓶就空了大半,把一边的K都给吓了一跳,他连忙抬手拦住她说道:“我的小姑奶奶,你别乱喝了,这些酒都是很烈的。”

“走开。”许千汐甩开了他的手,看似清明的眼眸已经多了几分浑浊,看起来是已经喝醉了,她嘟囔着,“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永远都是嘴上说一套,手里做一套,完全不可信。”

K十分无奈,只能任这个小姑奶奶骂了。

突然,许千汐一手勾在了K的肩膀上,粉唇凑到了K的耳边说道:“你去给我找几个男人来。”

K吓得腿发软,颤着声音说道:“大姐,姑奶奶,你别吓我啊。”

“你怕什么。”她冷冷道,“男人可以来买春,我不可以吗?”

“你别急,我这就去找,你先在这里老老实实呆着。”K被她抬手差点勒死,心里琢磨着这大小姐被劈腿,在国外估计已经积了一肚子的火了,不让她发泄出来,肯定誓不罢休,想想自己那些狐朋狗友,有没有靠谱的,过来充当一下陪酒的算了。

许千汐放K出去,但是过了很久K都没有回来,她有些不耐烦,嘟囔道:“这个废物,磨磨蹭蹭干什么呢。”

说完她就要起身去找,可是一起身,她才发现自己的确是有点喝高了,小腿肚都是软的。可是服输从来不是许千汐的性子,她一咬牙,起身就走了出去。

才打开包厢的门,许千汐一下子撞进了一个男人的怀里,那男人身材很高大,五官看起来也还顺眼,不过这灯光昏暗,具体长什么样也看不清。#_#

“你,在做什么?”男人看着这突然开门就投怀送抱的女人,撞到了人没有任何抱歉,反而抬手在他的胸前捏来捏去的,跟占便宜的一样。

不对,她就是在占便宜。

这可真是有意思了,男人的眼眸多了几分笑意,没想到刚到晴明市,就能遇见敢在他面前占便宜的女人。

只见这个醉醺醺的女人扬起小脸,在这昏暗的走廊上,看不清楚她的五官,但那陷在阴影里的轮廓已经足以窥见她那绝对姣好的容颜。纤腰不足一握,束在那短小的黑色抹胸小礼服之中,曲线更加动人。

“你装什么糊涂啊。”许千汐踮起脚尖,大半个身子几乎都送进了他的怀里,粉唇凑到他的耳边轻蔑地说道,然后一抬手拉住了他的领带,好像牵一只小绵羊一样,牵着他就往房间里走。

陌瀚白没有反抗,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在耍什么花样。

他本来是受好友邀请,来到这个小小的晴明市转悠转悠,都说晴明市是本区的经济重心,各项设施十分发达,不过在H.S影业帝国的少东家眼里,晴明市跟城乡结合部的风格都差不多。

只是眼前这个女子倒是有几分意思。

陌瀚白在这样显赫的身份之下,想要接近他的女人如同扑火飞蛾一样连绵不绝,火辣的,清纯的,妩媚的,可爱的,什么样的女人他都见过,并且都不入他的眼,更不用妄想去爬上他的床。

今天他也不过是刚才敲定了一笔合同,心情不错,再加上在晴明市也没有人认得自己。难得摆脱H.S太子爷的身份,就算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也不过是风雅之趣。

况且眼前这个女人,看起来还挺顺眼的。

许千汐此时已经有些醉意,她靠在沙发上坐着,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仔细地审视着眼前的陌瀚白,不过她不知道这样带着醉意去看人,她那双明眸就像是隔了一层烟雾一样,跟平时相比,少了几分冷冽,多了几分说不出的魅惑。

陌瀚白以为她是对自己的外表很满意。

毕竟他是很注意身体的锻炼,每日吃得东西都是营养师精心搭配过的,每日做得运动也都有健身教练在一边安排,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足够完美。而他继承了母亲家族传承的英俊样貌,高挺的鼻梁,微微上挑的眼角,一抿如水痕的薄唇,棱角分明的五官使他每一个动作都能直接上时尚大刊的封面。

“怎么样,对你所看到的,还满意吧?”他坐在沙发上淡淡道。

这个鸭子倒是挺会自来熟的,不过有经验的好,有经验的不用她多费心,毕竟她对那种事还不是很了解的。

许千汐唇角一勾,嘿嘿一笑,抬手揽过陌瀚白的肩膀往自己怀里一捞,笑着说道:“我很满意,那现在就带我走吧。”

带她走?难道晴明市的女人都这么主动吗?还是都这样的随便。

陌瀚白扫了许千汐一眼,看这个女人的衣着打扮都不是一般人,身上戴的首饰还有几个是他家旗下的牌子,属于一些比较小众的奢侈品,一般会买这些的女人,品味都不是太差。

比起眼前这个女人很随便,跟哪个男人都能走,这样的说话,陌瀚白还是更愿意相信她是对自己的外貌很满意。

不过想想自己的身份,陌瀚白恶劣弯唇笑道:“我可是个穷光蛋,什么都买不起的人。”

穷光蛋?K也真是会挑,当红的那几个帅哥出场费可都不低,为了省成本,至于给她找个雏吗?许千汐有些愤愤不平,她拍了拍陌瀚白说道:“你别担心,我不在乎这个。”

管你有没有钱,反正我付得起钱,作为一个有品质的消费者,让人家服务人员倒找钱,那就是很没品的行为。#_#

陌瀚白见她毫不介意钱的事情,便直接凑过来揽住她的腰说道:“那你说,咱们接下来做什么?”

许千汐横了他一眼,那双乌溜溜的杏子眼在横人的时候都不自觉眼波流转,让陌瀚白都有些呼吸急促起来。

“先扶我去房间。”许千汐把开好的房间门卡递到陌瀚白手里,然后自己就直接靠在陌瀚白的肩膀上闭目养神去了。

陌瀚白看着就这样塞到他手里的门卡,手指一勾把门卡收好,直接扶着许千汐就上了楼上的包房。

当K这边精心交待了几个做这方面服务的朋友注意尺度之后,才放心带着他们回包厢。因为K很清楚,许千汐这只是一时酒醉说得气话,就算是她现在想,K也不会让她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是他这个作为损友必须要有的底线。

结果K带着人回包厢的时候,发现许千汐已经不见了,连人带包都不见了。他好奇打许千汐电话,电话那边都直接被挂断。

被挂断的很大几率是许大小姐心情不佳,懒得接电话,以前也的确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K无奈地笑笑,自掏腰包请这几个兄弟喝酒,给他们赔不是,毕竟也耽误了他们不少功夫。

许千汐这边被陌瀚白扶到了楼上的房间里面,被他直接丢在了床上。

在这样明亮的灯光之下,陌瀚白才算看清楚了她的容貌。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女人,之前在昏暗的包房里动作那么轻佻,此时傻乎乎闭着眼睛睡觉的样子又像极了那种娇憨无邪的小姑娘。

并且,最让陌瀚白欣赏的一点就是,她几乎没怎么化妆,身上也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刺鼻味道。

陌瀚白的嗅觉很敏感,这也算是他的天赋之一,他能嗅到极其微弱的气味,所以他的酒里面有什么成分,有没有被加料,他都闻得出来。

但这个天赋的代价就是,陌瀚白根本不能接受任何人造的香精味道,有许多喷了香水自以为很有魅力的女人凑到他的面前来,都被他完全不留情面地赶走了。

可是面前这个女人身上却有一种浅浅的香气,很自然,很宜人,总算让他没有生出来那种想要把她给丢出去的感觉。

“你站在那里干什么?”许千汐略微有了些意识,还惦记着自己要找服务的事情,睁开眼坐起来,看着陌瀚白说道。

陌瀚白一扬唇角,“我只是在思考该如何下手。”

许千汐嘟囔道:“K究竟是怎么办事的,怎么找了这个呆瓜过来,难道这年头但凡长得有点姿色的都没有脑子吗?”

呆瓜?男人的眼眸微眯,看着自己眼前这个喝得醉醺醺的女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招惹了什么样的男人,居然还说他是呆瓜,好像从出生以后都没有人敢这么说他。

这种感觉还真是新奇,陌瀚白眼眸带着不可捉摸的深意。

“你到底会不会啊?”许千汐见他不说话也不动作,不耐烦地扯住陌瀚白的领口,把他给拉了过来。

看着他那俊朗的面容,即便是许千汐也会有几分失神,不过随即她脑海里回想到了明天晟和许千雪被人拍到在宾馆缠绵的照片,心头就只剩下怒火了。

既然明天晟要背叛她,背叛这段感情,那她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许千汐一咬牙,俯身吻住了陌瀚白的唇。

美人主动送吻,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情。

她的呼吸都带着浅浅的酒香,那双乌黑灵动的眼眸此时带着泪光看起来好像水晶一样,让人透过她的眼睛仿佛能一眼望进她的内心。

到底是遭遇了什么事,让她变得这样绝望颓废。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唇上突然一痛,陌瀚白陡然睁大眼睛,她居然咬他。

许千汐抬手捶打他的身体,好像在发酒疯一样,他不得不用手制住她,把她困在自己的臂弯之中。

透过她的眼睛仿佛看到了当年面对母亲被害死却什么都不能做的那个少年。

陌瀚白眼眸微眯,抬手轻柔拭去她的眼泪,在她耳边低低道:“想要复仇的话,就要自己站起来。”

“什么?”许千汐迷迷糊糊问道。

“这,就算是过夜费吧。”他说着,随即吻上了她的唇。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许千汐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来,感觉头痛欲裂。

她困倦地舒展了一下身体,努力回想昨晚上的事,突然猛地睁大了眼睛,立刻从被窝里坐了起来,结果看见一个男人背对着她睡着,身上盖着薄被,肩上有些微妙的痕迹。

这难道都是自己的杰作吗?许千汐略微动了下身子,有些惊疑,又有些惆怅,没想到她昨晚真的稀里糊涂做了这样一件大胆的事情。

不过这既然是她的选择,那她就不后悔。

成人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不过是跟别人过了一夜而已,一夜之后,她还是个许千汐。

许千汐换上裙子之后,发现肩膀上有些红印,随手拿了男人挂在一边的西装外套披在了自己身上,也不知道这个人的外套是在哪里买的,布料还算不错。

她从包里面拿出来一叠现金,顾不得数,直接往桌子上一放,算是给这个男人的过夜费吧。

在门被关上的一瞬间,那个本来在沉沉睡着的男人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狭长的双目里一片清明,没有任何睡意。

他起来,想看看刚才那一阵细细索索的声音到底是她在干什么。

身为陌氏少主,什么样的套路他都见过,如果这个女人是知道他的身份,故意怀着目的接近他的话,他可不会手下留情。

结果陌瀚白看见了在桌子上躺着的一叠红票子,他的面色顿时气得铁青。

因为他发现了一个比他被人套路更让他无法接受的事实。

本以为这是一个还算有些意思的邂逅,这个女人昨晚上的青涩和甜美,让他至今回味起来,都尚且有些心猿意马。

可她,居然把自己当成了做那种服务的人,在跟自己翻云覆雨一夜之后,还在桌子上留了一笔钱。

门在这个时候被小心敲响了。

陌瀚白直接走了过去开门,门口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他在看见陌瀚白这副样子,抬手要敲门的动作立刻僵在了这里。

“昨晚上听人说了,我还不敢相信,你居然真的在这里跟别人睡了。”面前的年轻男人惊讶之后一下子笑了出来,“感觉怎么样啊,是不是觉得我们这里的女孩子不比你那里的差啊。”

看陌瀚白之前来晴明市的时候,在他身边把晴明市给贬得一无是处,为了躲避他这样刻薄的对话,男人就有心安排几个美女过去,没想到他倒好,直接在这里来了一出艳遇。

“查一下,是谁。”陌瀚白淡淡说道。

他倒是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子,有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把他当成鸭子给睡了。

许千汐裹着西装外套匆匆出门,然后立刻开出来自己的车回家。

安婶打开门,看见许千汐进来,不由地担忧问道:“这是去哪里了?昨晚上一夜都没有回来。”

在母亲离世之后,安婶一直照顾她颇多,许千汐从没有把安婶看做一般家佣,而是当成自己的长辈来对待的,见安婶这么担心她,许千汐抿唇一笑,“安婶,我没事,只是跟朋友一起出去玩了。”

“太太跟二小姐还没起。”安婶小声说道。

许千汐点了点头,看自己现在披着一个男士外套出现,的确有些不太合适,她就先回房,打算洗个澡之后休息一下。

站在镜子前,许千汐看着自己的身体,脑中仿佛还能回想起昨晚上那令人不忍直视的火热画面。

她就着冷水拍拍自己的脸说道:“许千汐,你该理智一下,昨晚上只是个发泄情绪的意外而已。”

不管是什么样的男人,不管昨晚上发生了什么,那一夜既然已经过去,就永远的过去了,她还是那个不可一世,孤傲冷漠的许氏大小姐。

洗过澡之后,许千汐裹着睡袍躺在床上,打开自己的电脑处理公事。

手机在这个时候又响了。

许千汐看了看来电显示,神情有些不屑,是明天晟的来电。

虽然现在提起这个男人,许千汐就是满心的厌恶,不过她倒是想听听看明天晟还有什么好说的,于是纤指在屏幕上一划,并且顺手点了个录音。

“千汐,你终于接我的电话了,我们谈谈好不好?”明天晟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_#

曾经她还是很喜欢听他说话的,两个人各自为了生意奔走,天南海北不能见面的时候,全凭着一部手机来联系。

他在手机里说话总是那么幽默风趣,让她不开心的时候都能够开心起来。在遇事困惑的时候,他也会提点自己,告诉自己该怎么做。

可是现在,这个声音不再那么动听,怎么听都只是狡辩者的虚伪之词。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许千汐淡淡道。

他不仅劈腿许千雪,还在舆论上攻击她,说她才是第三者,破坏了他和许千雪的感情。

真是可笑,当初主动向她求婚的是他,在她的父亲面前许诺要照顾她一辈子,爱她一辈子的也是他,到最后他倒是成了不得不放弃心中所爱的痴情种。

“千汐,我知道这件事是我不对,可不管发生什么,我最喜欢的人都只有你而已,我跟千雪只是意外,我可以赔偿她,不管她要什么我都给她,只是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明天晟的声音透着说不出的疲惫。

面对他的恳求,许千汐不能说完全无动于衷,毕竟曾经真的爱过。只是在看到他的背叛之后,痛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人不能被一段感情给捆绑死,毕竟现实不是在演偶像剧,爱情不会是唯一的主题。

所以她也只是摩挲着手里的手机,淡淡说道:“明天晟,我们已经结束了,如果你还是个男人的话,就不要想逃避问题了,对你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吧。”

不管他是为了什么,既然跟许千雪已经闹得这么大,总该负起来自己的责任。况且许千雪虽然跟她同父异母,到底是她们许家的人,没有被人这样苛待的,他不对许千雪负责的话,许千雪以后的名声就毁了。

而且,许千汐自己也绝对不会要一个背叛过自己的男人,她有感情洁癖。

她直接挂断了电话,看着手机上的界面发了会儿呆。

现在是五月份,本来还想腾出来五月二十号这一天好好陪他,看来也没必要了。

电脑上面出现一条消息,是来自她的助理宋小雅的。

“千汐姐,你现在越来越威武了,晴明市的门户网站上都有你的宣传,而你昨天在机场上回给记者的那些话都被记录了下来,现在大家纷纷传说你的威风不减许总当年风采。”宋小雅开心地敲来消息,并且附送上了网址。

许千汐也只是草草浏览了一下,其实作为一个企业家,在媒体面前这样口出狂言是不可取的,只是她在得知了那样的消息之后,心中难免有气,说话就刻薄了一点。

不过围观的人更关注的是她本身的优秀,对她这些狂言也就照单全收,甚至有不少的YY文都以她这样的美女总裁为原型来写了。

“我想,有媒体这样的造势,千汐姐你专门回国,下个星期正式担任许氏执行总裁的事情是妥妥的了。”宋小雅说。

许千汐并没有那么乐观,舆论造势是好事,可是舆论的不稳定性太强,能把她捧上云端的舆论转眼也能把她拍到深渊之下,万劫不复。

有人敲门,许千汐立刻合上电脑说道:“进来。”

许千雪从门外探出了脑袋,露出了甜美的微笑说道:“姐姐,我们好久都没有一起逛街了,今天一起去买东西吧,我看见好几家专柜都上了新品呢。”

看着自己这个长相甜美的妹妹,许千汐以前也曾经疼爱过她,带她买东西,帮她准备生日宴会,毕竟这是个跟她血脉相连的人。

没想到在她出国不在的时候,许千雪居然就这样跟明天晟勾搭在一起,不知道在许千雪跟明天晟幽会的时候,心里有没有想过,她还有个姐姐,她的姐姐跟她眼前亲热的男人有着婚约关系。

现在为什么想要拉自己去逛街,许千汐又不傻,不用想都知道,她在记者面前说的太轻蔑,以至于舆论偏向许千汐,许千雪自然有些坐不住,想要拉她出现杂媒体面前上演一出姐妹情深给那些人看,让这件事圆满过去。

“没空。”许千汐淡淡道。

许千雪秀目微眯,有些不满地看着许千汐说道:“姐姐,我已经知道错了,可是我和天晟哥哥是真心相爱的,姐姐你不是最疼爱我的吗?为什么不愿意成全我们呢?”

说着,许千雪的眼圈就红了,她坐在许千汐的床边抹了把眼泪说道:“爸爸当初病逝的时候,姐姐亲口在爸爸面前答应会好好照顾我,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的妹妹啊,姐姐的追求者那么多,天晟哥哥明明不喜欢姐姐,姐姐为什么要一直霸占着不放,又不愿意成全我呢?”

“这是怎么回事啊?”继母蒋氏站在门口,故作惊讶地问道。

许千汐没有说话,而是冷眼看着许千雪。

许千雪对蒋氏委屈说道:“妈,我知道是我错了,可是不管我怎么求姐姐,姐姐都不愿意原谅我,她的心里是真的没有我这个妹妹,妈,我看我还是离开这个家吧,我对不起姐姐,我不配当许家的人。”

说着,许千雪就要跑出去,蒋氏连忙拉住许千雪,红着眼圈看着许千汐说道:“千汐,你扪心自问这些年我嫁过来对你们许家怎么样,你父亲病逝的时候,把他大部分的股份都给了你,我和千雪加起来的都没有你的多,我们争过什么吗?因为我们是一家人,不管谁的都是大家的,可是我们把你当家人,你真的把我们当家人了吗?竟然要这样逼你的妹妹。”

“母亲,我觉得我是在逼她吗?”许千汐简直要被这对母女的逻辑折服了,不过她懒得解释,对于白痴是解释不清楚的,所以她抬手拉住许千雪的手,直接把她给甩了出去,许千雪踉跄两步,差点摔到地上,她吓了一跳,有些难以置信自己竟然被许千汐给甩了出去。

“千汐你这是干什么啊,你就这么容不下我们母女吗?把我们逼死了,你就可以趁机拿到我们的股份了,是吗?”眼见着许千汐居然对千雪动手,蒋氏立刻扑了上来,想要打许千汐。

还好安婶在一边见势不妙,立刻上前去借着劝架的名义挡在蒋氏面前说道:“太太你冷静一下,千汐小姐并没有那个意思,自家人别打起来,惹人笑话。”

蒋氏抬手打了安婶一个耳光,声音有些尖利,“这是我们许家的事,你不过是许家的一个仆人,有什么资格管我们的事情,还不快下去。”

看见安婶挨打,许千汐的面色一寒,她走到蒋氏的面前,一双幽深美丽的眼眸直直地看向蒋氏。

蒋氏知道安婶在许千汐心中的地位,见许千汐这个样子,心里一个咯噔,表面上还虚张声势,“怎么,千汐,你还要为了一个仆人来打你的母亲吗?那你就打啊。”#_#

许千汐薄唇上扬,声音仿佛是在刀尖磨出来的一样,刺得人心头发寒,“如果我没有把她当做许家人的话,你以为你的女儿还能站在这里给我卖弄可怜吗?”

她打开手机,亮出来刚才那一段录音。

“千汐,我知道这件事是我不对,可不管发生什么,我最喜欢的人都只有你而已,我跟千雪只是意外,我可以赔偿她,不管她要什么我都给她,只是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明天晟恳求的声音在她们耳边响起,保存下来的录音音质很好,能听出来男人话里的不舍。

在放完这段之后,许千汐关掉了录音,悠悠道:“你们说,我要不要答应他呢?虽然天晟是做了背叛我的事,不过看他认错的诚意还是很足够的,我还是愿意当明家少奶奶的。”

许千雪的面色瞬间白了,她立刻喃喃道:“不可能的,你不会的,姐姐你是有感情洁癖的,他跟我睡过的,你怎么会跟他在一起呢?”

许千汐抱臂看着她,“你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会这么下力气地去跟他开房的,在我的嫌弃之下,你就能顺利跟他在一起了,如果我不在乎,我足够爱明天晟,根本不在乎这些,许千雪,你说最后闹成这个大笑话的人,会是谁?”

许千雪捂住嘴跌坐在地上,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蒋氏也愣住了,如果女儿不能当明家少奶奶,如果许千汐真的跟明天晟结婚,如今这么憎恨她们的许千汐以后肯定不会给她们好果子吃,空有股份,没有依仗,她和千雪的结局肯定会很惨。

“姐姐,姐姐是我错了,我真的很喜欢天晟哥哥,姐姐,我不该跟你争得,求求你可怜可怜我吧,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妄想嫁到明家去。”许千雪心头一转,立刻扑到许千汐的脚下哭着求饶。

看着此时哭得梨花带雨的许千雪,许千汐微微皱眉。

其实她并不想闹到现在这样,不管怎么说,许千雪都是她的妹妹,身上都有她们许家的血。

而且在当时父亲重病的时候,许千汐跟父亲谈话,父亲话里面最割舍不下的就是这个年纪尚小,还什么都不懂的妹妹。

“千汐,你是许家的长女,又有足够的能力,你的母亲和你的妹妹养尊处优习惯了,以后还需要你多加照顾,许氏交给你,家人也交给你,答应我,好好照顾她们。”父亲当时躺在病床上,一双有些干枯的手握着她的手恳切说道。

那时候许千汐其实已经在国外找到了工作,但是顺从父亲的嘱托,她选择了回国,并且准备接受许氏的工作。

“为了父亲,我可以原谅你这一次。”许千汐把她拉了起来,然后抽开了手淡淡道,“我跟明天晟的婚约如今已经不存在了,你要做什么是你自己的事,只是。”她横了许千雪一眼,“不要来打扰我。”

许千雪连忙点头。

许千汐又看向蒋氏。

蒋氏立刻绷直了身子。

“母亲的情绪以后还是稳定一点的好,毕竟在这个家里,您是最高的长辈,举止什么的都代表我们许家的风范。”许千汐拉着安婶的手,“安婶,你去冷敷一下吧。”

安婶点了点头就下去了。

许千雪没有再搭理蒋氏,转身回房,直接把门给关上。

蒋氏的神情变了变,有些不服气地说道:“她这是对我什么态度啊,难道她忘了我是她的母亲了吗?”

看着紧逼的房门,再回想刚才许千汐那逼人的气势,许千雪都有些不寒而栗,连忙拉着蒋氏回到自己的房间说话。

“妈,这段时间,无论如何请你收敛一些,我不想在我成功嫁进明家之前再出现什么意外的变故,只要我能嫁给明哥哥,整个明家都是我们的依仗,到时候没有人再敢对你态度不好了。”许千雪眼眸冰冷,完全没有刚才那楚楚可怜的样子。

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成为明氏总裁明天晟的丈母娘,蒋氏心里才松快一些,她哼了一声,笑着摸了摸许千雪的脸蛋说道:“还是我的女儿争气,轻轻松松就把天晟这样的人给抓到手里了。”

许千雪抿唇一笑,压下了眼中的锋芒。

茶室之中,皓腕凝霜雪的茶艺师正提起来茶壶小心翼翼往茶杯里倒茶。

周围环境很静,也很雅致。

男人抬手,端起来一个流光溢彩的品茗杯,放到那薄唇边,微微抿了一口。

女子期待地看着男人,不过男人的注意力只在他眼前的电脑上,完全不打算回应女子的顾盼秀目。

“陌少。”崔子恪拉开门直接走了进来。

之前陌瀚白让他去查,那个跟自己睡了一夜的女人是谁。

身为鼎盛夜店的老板,崔子恪只需要调一下当天的监控镜头就能轻松查到。

不过看崔子格神情这么严肃,陌瀚白难得有些精神,抬眼说道:“怎么?是什么人?

小编有话说:

许千汐抬手捶打他的身体,好像在发酒疯一样,他不得不用手制住她,把她困在自己的臂弯之中。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