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顾青璃楚凌霄小说结局是什么 最是无情帝王家全文免费阅读

2018-05-08 16:07:44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楚凌霄说她毒瞎了清婉的眼睛,那他就把她的眼睛给挖了,不管她这样的辩解哀求,他不听一字。“祸不及家人,楚凌霄我求求你放过她们!”她跪在他面前带着最后一点希望求他,可是他还是让人把她的姐妹凌迟在她的面前,她摸着满地黏滑的鲜血仰天长笑就此疯魔,最终死在了这重重的宫墙之中。

sju8y2zb5yynfw9z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顾青璃,你敢毒害清婉的眼睛,朕就敢挖了你的眼睛!” 无论顾青璃怎样绝望地请求,楚凌霄都视而不见,冷酷无情地俯视她。

“朕会让你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地下地狱!” 亲眼看到亲如姐妹的贴身侍女被凌迟,那血淋淋的肉将她彻底逼疯。

如果能选择,她只愿永生永世不负相见。 一门之隔,她含恨九泉,他转身离去。 一条长命锁揭开多年秘密,楚凌霄才知道自己错得多么离谱……

小说试读

未央宫内,楚凌霄怒目切齿地盯着面前的女人,声音阴沉冷戾,“顾青璃,你真是丑陋恶心!朕真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

顾青璃被掐得喘不过气,眼中有泪溢出,嘴角却拉扯出一个讽刺的笑容。

世人都说她顾青璃才貌无双,可在这个男人眼里,她永远都是丑陋不堪的。

“我没有下毒,她失明和我没有任何关系!”顾青璃回视着他,目光坦荡清澈。

楚凌霄盯着她漂亮的眼睛,心中却燃烧着滔天的怒意。

她的眼睛完好无损,可是清婉却很可能会永远看不见光明。

楚凌霄心底怒意翻涌,根本不听她的解释,用手指狠狠摩挲她的眼睛,“既然你伤了她的眼睛,你这双眼睛也不必留着了,来人!”

说完,楚凌霄长袖一挥,顾青璃狠狠跌坐在冰冷的地面上。

她想要爬起来,却被几个鱼贯而入的宫人按住。

“放肆!”顾青璃威严一喝,让几个宫人缩了缩手。

她整理了一下裙裾,缓慢而从容地站起来,目光傲然地盯着身前不远处的男人,“本宫堂堂一国之后,别说没有下毒害她,就是赐酒给她,也是她咎由自取!”

“顾,青,璃!”楚凌霄恶狠狠地喊着她的名字,声音寒凉无情,“你别忘了,朕能封你后位,也能废了你的后位!”

说完,他犀利的目光扫向一旁的宫人,“给朕挖了她的眼睛!”

这一次,不管顾青璃怎么挣扎,宫人在楚凌霄的威压下,都不敢松开手。

寒芒闪烁的刀刃一点点逼近她的眼睛,顾青璃胸口剧烈起伏着,眼神却倔强地盯着楚凌霄,“不管顾清婉说什么,你都相信她,对吗?”

她的目光那么苍凉,悲辛缓缓溢出,是她傻,傻傻地相信了男人的承诺,费尽艰辛地来到他身边,陪他披荆斩棘登上帝位。

可最后,她却要为自己的庶妹腾位置。

楚凌霄没有回答,可他的神态已经说明了一切。

“哈哈……”顾青璃突然大笑起来,神情变得有些癫狂,“好,你挖,你挖走吧!是我有眼无珠,活该眼瞎!”

楚凌霄本该毫不迟疑地命人挖眼,可看到她悲凉的笑容,眼角漫溢的泪水,他的眉头轻轻蹙动了一下,内心涌出一股烦躁。

就在这时,一个老嬷嬷冲了过来,撞开了持刀的宫人。

“小姐,你怎么这么傻!”

老嬷嬷哭着骂了一声,然后转头看向楚凌霄,“皇上,皇后乃一国之母,又是丞相嫡女,就算皇上不念夫妻之情,也请以社稷为重!”

老嬷嬷话里面的威胁意味十分明显,顾青璃除了是皇后,还是当朝丞相的掌上明珠,楚凌霄要想挖她的眼睛,也得掂量掂量。

顾青璃很清楚楚凌霄的性格,立马就冲老嬷嬷喝道:“奶娘,不要再说了,你下去。”

她的话音刚落,大殿里就重新响起了楚凌霄冷戾冰寒的声音,“拖下去,杖毙!”

“不要!”

顾青璃悲吼出声,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奶娘被拖走。

“楚凌霄,请你放过我奶娘,你挖我的眼睛,你挖啊!不要伤害我奶娘。”

男人根本没有再理睬他,走到大殿正中的雕花木椅上坐下。

外面很快传来嬷嬷的惨叫声,顾青璃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痛哭出声,“楚凌霄,你恨我可以冲我来,不要伤害我奶娘。”

奶娘一手将她带大,除了父母,奶娘是她最亲的人。

可是楚凌霄坐在那里,对她的嘶吼恳求不闻不问。

凄厉的叫声越来越微弱,恐惧像一只大手攫住了她的心脏,她拼了命地挣扎,可根本无法从几个宫人手中逃脱。

哭得嗓子都哑了,而外面再也没有声音传来。

一个太监缓缓走进大殿:“皇上,罪奴已杖毙。”

太监的声音像魔音一样刺入顾青璃的耳朵,她“啊”的一声尖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陡然推开了旁边的人,跌跌撞撞地跑出了大殿。

大殿外的长凳上,她的奶娘安静地躺在那里,后背一片血肉模糊,甚至有血水沿着长凳流下,浸染了地面。

“奶娘,你快起来啊,你说过要陪着璃儿在这孤独的宫里过一辈子的。”

她走到长凳边,不顾血污,一把搂住奶娘的头,用脸紧紧贴着她的脸,轻声说道。

可是奶娘再也没有像以前一样搂着她,轻声给予安慰。

她马上脱下自己的衣服,盖在奶娘身上,“奶娘,没事没事,璃儿马上给你找太医,太医来了你就好了。”

说完,她转头冲着宫人嘶吼,眼泪如洪流,“给本宫传太医!”

可是她的话说完,却没有一个人动弹。

身后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以及楚凌霄无情至极的声音,“顾青璃,这是你毒害清婉的下场,你最好祈祷清婉没事,否则不止是你的眼睛,你身边的人,我会一个个地让他们下地狱!”

顾青璃哼笑起来,眼泪不停地往下落,笑容凄惨又渗人,“楚凌霄,是我瞎了眼,爱上了你这样一个魔鬼!”

楚凌霄一把捏住她的下颚骨,力道很大,她却感觉不到痛,脸上依旧挂着讽刺的笑。

“现在才知道已经晚了,你会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说完,他狠狠抽手,顾青璃被他大力掼倒在地。

她趴在地上没有起来,又哭又笑,笑自己愚蠢,爱上这样的男人,害死了奶娘。

她甚至连奶娘死后的遗体都没有保住,被楚凌霄命人丢到了乱葬岗……

******

日子一天天过去,雪花也开始簌簌下个不停。

顾青璃瘦了一大圈,眼睛无神地盯着大殿外的雪景。

“娘娘,这里冷,您还是进屋去吧。”

“哪里都一样。”

听着小姐的话,汀兰有些哽咽,她家小姐身为一国皇后,出嫁前乃是当朝丞相唯一嫡女,才貌名动天下,现在连宫人都欺负到头上来了,这么冷的天,连银丝碳都不给他们拨。

“汀兰,日子快到了吧?”顾青璃突然出声问道,声音透着一股苍凉。

汀兰难受地抿嘴,“是的,三小姐快进宫了。”

“他们终于如愿以偿了,我这个恶毒的皇后是不是要给他们腾位置?”她嘴角讽刺的笑容缓缓扩大。

汀兰立马跪下,握着她的手,“娘娘,你不要胡思乱想,三小姐只是庶女,她再得宠也越不过您。”

顾青璃的目光缓缓落到汀兰脸上,轻轻摇了摇头,声音有些缥缈,“汀兰,你不懂,我要的从来不是后位。”

过了很多年,顾青璃都还记得顾清婉入宫的那天,十里红妆铺地,宫人举手相庆。

那盛大的场面,就是她这位皇后都略有不及。

顾青璃站在宫殿楼上,凭栏相望,整个宫中喜色一片。

心底悲凉缓溢,连呼吸都变得灼痛。

她的身体猛然晃动了一下,汀兰赶紧伸手扶她,抬头一看,发现自家娘娘脸色雪白。

“娘娘,你怎么了?”

顾青璃觉得呼吸都很困难,眼前的一切突然一黑,她歪头倒了下去。

“娘娘!”

顾青璃很想就这样一睡过去,忘却对楚凌霄的爱,那样,她就不会再疼了。

突然,她感觉脸上一疼,真实的触感让她陡然间睁大了眼睛,可还没有清醒就被呛得剧烈咳嗽。

楚凌霄盯着她,一言不发地往她嘴里灌黑色的药汁。

顾青璃用力挣扎,“啪嚓”一声,碗碎裂成片,药汁撒了一地。

楚凌霄锐利冰冷的目光扫了她一眼,吩咐宫人,“重新端一碗过来。”

顾青璃用力擦拭嘴边的药汁,仰头看向楚凌霄,“你给我喝的什么?”

药碗被送过来,楚凌霄接过放到她面前,“喝了它。”

顾青璃扫了一眼,拒绝:“我不喝。”

“不喝也得喝!”

说完,楚凌霄再次钳制住她的下颚,亲自将一碗药倒入了她的嘴里。

这一次,她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能任由那苦涩的药汁灌入自己嘴里。

她不明白楚凌霄为什么要灌自己喝药,直到一只碗被他灌空。

“皇后德行有失,即日起,不许踏出未央宫一步!”

随着他口谕下达,顾青璃猛地抬头看他,“为什么?”

“为什么?顾青璃,亏你问得出口,朕会慢慢和你算账的,就先拿你肚子里的孽种开刀!”

顾青璃神情惊愕,下意识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然后喃喃说道:“你说我有孩子了?”

她的表情让楚凌霄更加厌恶,“很快就没有了。”

他的话,让顾青璃想到了刚刚那碗药,她的头皮一阵发麻,立即就干呕起来。

她像是第一次认识楚凌霄一样,撑在床边抬头看他,“楚凌霄,他也是你的孩子,你怎么下得了手?”

“他不是朕的孩子。”楚凌霄阴沉沉地说道。

顾青璃“呵”地一声笑起来,只是笑着笑着,眼泪又不争气地落了下来,“是啊,他怎么可能是你的孩子呢!只有顾清婉生出来的才是你的孩子。”

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浓浓的讽刺,楚凌霄却一直冷冷地盯着她,“你知道就好。”

他看向她的时候,目光仿佛看着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说完,直接转身离开。

楚凌霄的态度像是在她布满伤口的心上又撒了一把盐,让她痛彻心扉。

她跌跌撞撞地爬起来,不管楚凌霄认不认这个孩子,这个孩子都是她顾青璃的骨肉。

她不能任由别人害了他。

走到墙角,她用力地抠着自己的喉咙,才抠了几下,就“哇”地一声,将黑乎乎的药汁全都吐了出来。

看着地上湿漉漉的一片,她忽然蹲下来,双手抱着膝盖,埋头痛哭……

被禁足的三四个月里,顾青璃咬牙撑过了她这一辈子最艰难的冬天。

整个冬天没有火炉,寒风汹涌地往大殿里面灌,她冷得只能缩在被子里取暖。

好在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孩子似乎并没有受到药物的影响。

“娘娘,春天来了,今天看到桃树开花了,可美了呢!”汀兰故意开心地说道,想要哄一哄主子开心。

可是顾青璃依旧像往常一样,神情呆滞,眼神空洞地盯着窗外,根本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噔噔”的脚步声,汀兰站起来,走到门边,冲着进来的容岚小声喝了一句,“毛毛躁躁的,别打扰到了娘娘。”

容岚脸上笑容绽放,“姐姐,有好事,有天大的好事。”

“什么好事儿?”

“等我见了娘娘,就告诉你。”

容岚越过汀兰,很快来到顾青璃身边,声音轻快地说道:“娘娘,奴婢回来的时候遇见了张公公,张公公说皇上要见您。”

说到这里的时候,顾青璃神色依旧没什么波澜,只是眼珠稍微转动了一下。

“张公公说了,皇上在摘星楼等您,以兑现当年的承诺。”

顾青璃终于有了反应,她猛地抬头,盯着容岚,“你说什么?”

容岚笑呵呵地将刚刚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这几个月的时间,顾青璃一直在爱与恨之间挣扎,她一直以为楚凌霄已经不记得当年的事情,可现在他竟然让自己去摘星楼。

她反应过度地站起来,身体还晃动了一下。

她要去,她必须要去弄清楚,在楚凌霄那里,她顾青璃到底算什么,是死是活,她要一个痛快!

她挺着七个月左右的孕肚,整个人瘦了一大圈,被汀兰和容岚静心打扮之后,她依旧是姿容无双的丞相嫡女。

她带着汀兰去了摘星楼,看着那高耸在宫殿一隅的楼阁,顾青璃心中百味呈杂。

他曾说过,他会在宫殿里建一座楼阁,就叫摘星楼,哪怕她想要摘天上的星星,他都会努力满足她。

“娘娘,我扶着您。”

汀兰小心翼翼地将顾青璃扶上了台阶,远远看到一道背影立在前方。

快四个月没见到那个男人,明明告诉自己要恨他的,可是看到他,她依旧控制不住想念。

也许是听到身后的动静,男人慢慢转过身来。

顾青璃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长陵王?”

长陵王脸上露出温雅柔和的笑容,“青璃,好久不见。”

“长陵王,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隐约察觉到了不对劲,脸色已经有些发白。

“青璃,不是你让我来此一叙吗?”

咯噔……

顾青璃的心沉到了谷底,一种不妙的预感从背脊骨一直攀爬,让她汗毛都竖了起来,“长陵王,你快离开这里!”

长陵王也是宫闱长大的,看到顾青璃的反应,就知道不对劲。

虽然他很想和她多说几句话,可更清楚,如果自己留下来,她会遭受很严重的后果。

“好,你保重!”

说完,他深深地看了顾青璃一眼,转身就要离开。

可才走了几步,脚步就停了下来。

前方出现了一道人影,顾青璃抬头的时候刚好看到,她的心猛地往下一沉。

可才走了几步,脚步就停了下来。

前方出现了一道人影,顾青璃抬头的时候刚好看到,她的心猛地往下一沉。

----------

“顾青璃,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楚凌霄的脸处在背光的地方,明明灭灭看不真切,可顾青璃能感受到他身上释放出的滔天怒意。

顾青璃闭眼,这时候她说什么都洗不清嫌疑了。

“皇上,是张公公传你口谕,让我来这里的。”

楚凌霄身边的张公公立马上前说道:“娘娘,老奴没有传过皇上的口谕。”

这话一出,顾青璃就知道自己着了道。

“贱人,你肚子里的孽种是长陵王的?”

顾青璃猛然一惊,“楚凌霄,你在胡说什么?”

长陵王也变了脸色,立马上前一步,解释道:“皇上,是臣不小心误入这里,请皇上不要误会娘娘。”

楚凌霄的目光缓缓转到长陵王身上,目光阴沉地开了口,“长陵王扰乱宫闱,褫夺封号,罚奉十万,永驻封地。”

圣旨一下,侍卫马上就将长陵王束缚住,长陵王没有挣扎,只是担心地看了一眼顾青璃,然后转头对楚凌霄说道:“皇上,请您明察,娘娘品行高洁,是绝对不会背叛您的。”

长陵王对顾青璃的维护,让楚凌霄眼底折射一道厉光,他只道了一声,“带走!”

很快,连汀兰也被侍卫带走了。

楚凌霄走到她面前,一把捏住她的下颚骨,“谁给你的胆子敢来这里!”

顾青璃疼得泪花闪烁,却没有让泪流出来,她倔强地仰头看他,“是你给我的胆子,你明明承诺过会一生一世对我好的,楚凌霄,是你!”

楚凌霄讥诮地盯着她的脸,“顾青璃,朕心里只有清婉一人,也只对她一人有过承诺。”

顾青璃仿佛听到了梦碎的声音。

原来,一切都是她太天真。

楚凌霄的目光突然落在她的肚子上,眼底杀意一闪而过,“这个孽种竟然还活着!”

“他不是孽种,他是你的孩子!”

顾青璃无法忍受楚凌霄骂自己的孩子“孽种”。

“朕的?朕只是在酒后碰过你一次,你肚子里却怀着九个月大的孩子。”

“你说什么?”顾青璃一脸震惊。

正说着,突然有宫人进来凑到楚凌霄耳边说了几句什么,顾青璃只听到“婉妃”两个字。

说完,楚凌霄甚至没有看她一眼,转身大步离开。

她无声地笑了一下,凄凉讽刺,她都犯了这么大的“罪”,顶着皇后的头衔却怀着“别人的孩子”,可只要顾清婉有事,他都毫不迟疑地放下一切。

春天虽然来了,倒春寒却让人冷到了骨髓。

她一步步地往回走,身体的冷完全比不上心底的冷。

刚推门进屋,顾青璃脚步不稳,一下跌倒在地。

要不是汀兰伸手拦了一下,她可能会摔到孩子。

“娘娘……”

汀兰眼底同样浮现碎裂的光,她家的小姐,明明如艳阳一样明丽傲人,却被这深深宫廷折磨成了这样。

顾青璃看着她,露出了一个恍惚的笑容,头一歪昏倒过去。

汀兰吓住了,连忙扶她,却在碰到她额头的时候,感觉到了灼人的烫感。

她脸色大变,连忙让人传御医。

“汀兰姑娘,皇上不让传。”

汀兰急得团团转,最后没有办法,只有冲到椒房殿去求顾清婉。

再次醒来的时候,顾青璃只觉得浑身都冷,冷到了骨子里,侧头一看,一个小丫头正在床边打盹儿。

“汀兰呢?”她才开口,声音就像破锣一样难听。

小丫头是个二等宫女,听到声音抬头,瞬间就红了眼眶,“汀兰……汀兰姐姐她……”

顾青璃的心一紧,立马问道:“汀兰怎么了?”

“娘娘高烧不退,汀兰姐姐去求皇上,皇上没有传太医,她没有办法去求了婉妃,然后被查出在婉妃宫里放了巫蛊小人,汀兰姐姐被关起来了!”

小丫头一边哭着,身体还在瑟瑟发抖,仿佛是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顾青璃惨白着一张脸,掀开被子,披了件外套就跌跌撞撞往外走。

她去了勤政殿,张公公说皇上不想见她,她就挺着七个月的孕肚,在寒风料峭的殿外跪下。

足足跪了一个时辰,大殿的门才“吱呀”一声被推开。

楚凌霄一身墨色长袍,胸前的五爪金龙刺痛了她的眼睛。

“皇上,汀兰不会做那样的事,一定是有人故意冤枉,请皇上明察。”

顾青璃一张脸瘦削得厉害,一直骄傲倔强的她却为了宫女跪在了自己面前,楚凌霄有些意外,但很快就被胸腔中的怒意掩盖。

他走到她身边,一把将她从地上扯起来,冷眸狠狠地瞪着她,“你说的没错,她哪里来的胆量做这样的事情?顾青璃,是你!”

顾青璃惨然地笑了一下,“皇上,我知道说什么你都不会信的,好,我什么都认,只要你放过汀兰。”

够了,这个男人她爱不起了,没有爱,在这样的深宫里,活着的每一天都是痛苦煎熬。

楚凌霄见她竟然承认,长眉拧成了峰峦。

然后他一言不发地扯着顾青璃,转身就走。

顾青璃护着自己的肚子,跌跌撞撞才能勉强跟上楚凌霄不摔倒。

她没有去问楚凌霄要干什么,她的心已死,不管他干什么,只要他放过汀兰就好。

楚凌霄扯着她来到永巷尽头,一间牢房里传来汀兰撕心裂肺的痛苦叫声。

“汀兰!”

顾青璃冲着发出喊声的地方走了过去。

推开腐朽的门,阴暗的牢房里传来刺鼻的血腥味,顾青璃一眼就看到了被绑在柱上血肉模糊的汀兰。

“汀兰!”顾青璃哆嗦着嘴唇唤道。

汀兰缓慢转过头来,朝她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娘娘,我没事,以后……放下吧。”

眼泪狠狠往地上砸,她握住汀兰的手不停点头,“汀兰,我错了,我对不起你和奶娘,我错了!”

她哭声悲戚,令闻者伤心。

可楚凌霄却是铁石心肠,他一把将顾青璃扯了回来。

明显是误会了顾青璃的意思,他残酷无情地说道:“现在知错,已经晚了,你就在这里给朕睁大眼睛好好看着,害了清婉会是什么下场,用刑!”

刽子手手起刀落,随着汀兰一声惨叫,她手臂上的一块肉被割了下来。

这样血腥可怖的场景,顾青璃捂着耳朵尖叫出声,“不要!”

“楚凌霄,你有什么都冲我来啊!”她崩溃地嘶吼着。

楚凌霄看到一向镇定从容的她每每在亲近的人受伤时才会崩溃,脸上露出冰冷的笑容,“会轮到你的!”

一会儿的功夫,刽子手已经从汀兰的手臂上片下了七八块肉片。

顾青璃看着汀兰血肉模糊的手,身体每一寸地方都在发抖,心也像被楚凌霄一刀一刀凌迟着。

汀兰的惨叫声不停地刺激她的耳膜,顾青璃无法忍受自己情同姐妹的汀兰受这样的折磨。

她猛地冲了上去,一手抓着刀刃,将刀从刽子手手中抢了过来。

手里有鲜血不断滴落,她却仿佛感觉不到痛一样,盯着汀兰的脸,“汀兰,你先去。”

等我给你报了仇,我也会来陪你的!

她的目光变得很温和,像姐姐看着自己的妹妹一样,手中的刀举起来,想要替汀兰结束这种惨无人道的痛苦。

可是下一刻,她的手被握住了。

“想死,没那么容易,你给朕好好看着,害了清婉会是什么下场!”楚凌霄残酷的声音宣布着汀兰的结局,“继续!”

刽子手重新拿了一把刀继续凌迟。

那血肉翻飞的场景,让顾青璃彻底崩溃痛哭。

“汀兰!”

她想要扑过去替汀兰受刑,楚凌霄却扯着她的衣服将她往后拖。

汀兰已经痛得无法出声,耷拉着头,整个阴暗的牢狱里只能听到顾青璃绝望悲恸的哭吼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盘子里一堆的血肉,汀兰血肉模糊的身体挂在那里已经没有了呼吸。

顾青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哭泣,她坐在那里,目光发直地盯着汀兰的尸体。

世界上的一切好像都消失了,她耳朵里听不见别的,只有汀兰临死前痛苦的尖叫声。

楚凌霄盯着跪坐在地的顾青璃,她惨然狼狈的样子和当年名动京城的惊鸿一瞥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眯着眼,告诉自己,这都是顾青璃自食恶果,如果不是她心肠歹毒,他也不会对她如此狠辣!

突然,她发现如石雕一样坐着的顾青璃身下涌出了一滩血迹,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她的手。

松弛的手掌上血肉模糊,但已经没有再滴血。

瞳孔缩了一下,却没有流露出任何怜悯,反而残酷冷漠地出声道:“皇后无德,皇子早夭,焉得敬承宗庙,母仪天下?着废为庶人,冷宫安置。”

几个宫人鱼贯而入,将顾青璃拖走。

她已经感觉不到外界的一切,只觉得耳边吵吵嚷嚷个不停,然后就突然安静下来。

哇……

一道啼哭声仿佛冲破了天际,顾青璃终于有了一些反应,眼神慢慢聚焦,看清了床边的人。

是她带进宫的二等丫鬟连翘。

她手上正抱着一个东西,看到顾青璃睁开眼睛,喜极而泣地抹了抹眼,“娘娘,你终于醒了。”

顾青璃没有太多的反应,脑海中一直反复浮现着奶娘被杖毙,汀兰被凌迟的画面。

如果不是她执意爱楚凌霄,要嫁给他,奶娘和汀兰根本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她像个木偶一样掀开被子站起来,脚步虚晃地往前走。

“娘娘,你要去哪里?”

顾青璃却没有回答她,对外界的一切,她已经感知微弱,她抓起一条腰带,一言不发地挂到梁上。

连翘本来不知道她要做什么,看到她的动作,吓得脸都白了。

“娘娘,你不要吓连翘,你快下来。”

可是顾青璃完全不理睬,依旧安静地将腰带绑好,然后拉到自己的脖子下面。

哇……

婴儿响亮的哭声在寂寥简陋的房间里响起。

“娘娘,小皇子饿了,您要是这么去了,小皇子怎么办啊?”连翘泪如雨下,用力将小皇子举高,好让娘娘看见。

听到婴儿的哭声,顾青璃心口一抽,她慢慢地转动眼珠,终于看到了连翘手中的孩子。

“皇……子?”

连翘用力点头,“是的,娘娘,是您九死一生才生下的皇子。”

说完,她手中一空,小皇子已经被娘娘抢过去抱在了怀里。

顾青璃看着怀中孩子小小的脸,皱皱巴巴并不好看,却隐约能看出楚凌霄的影子。

自醒来就没有落泪的顾青璃,眼中砸出大颗大颗的眼泪,轻抚孩子的面庞,“皇儿……”

连翘松了口气,伸手抹着泪,“娘娘,皇子还这么小,你不能抛下他。”

顾青璃盯着孩子的脸,眼底的光芒渐渐坚韧起来,“你说的没错。”

楚凌霄不要他,他的皇儿要是没了自己怎么办?

顾青璃一天天振作起来,为了奶孩子,即便是馊掉的饭菜,她也让自己多吞几口。

有了他,顾青璃也觉得日子没那么难捱。

日子渐渐暖和,顾青璃抱着孩子在院里晒太阳,突然地,连翘一脸慌张地跑了进来。

“连翘,怎么了?”

顾青璃越发淡然,抬眉扫了连翘一眼。

连翘将饭盒放下,慌慌张张地说道:“娘娘,奴婢刚刚看到婉妃的步撵朝永巷过来了。”

顾青璃倏地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冷静。

然后将孩子递给连翘,“连翘,带天宸去后院,不要出来。”

连翘赶紧接过,脚步匆匆地去了后院。

连翘刚走,院子外面就一阵喧哗。顾青璃捏紧了自己的手,缓缓地坐回了石凳上。

很快地,宫人鱼贯而入,接着是一身华贵,艳丽无双的顾清婉出现在她面前。

“姐姐,你这里好荒凉,皇上怎么就不念及一下你们的夫妻感情呢?”顾清婉嘴上虽然这么说着,脸上却笑盈盈的。

看到顾清婉的笑脸,冷意从背脊攀爬而上,恨意像刀子一样在胸腔中翻搅,“顾清婉,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我和我娘待你不薄,你却害了我的奶娘和汀兰!”

顾清婉扯了扯身上的狐裘,“呵呵”地笑起来,“你和你娘待我不薄?要不是你娘,我娘怎么会郁郁而终?何况,有你在,什么都不会属于我。知道吗?我好恨你,恨不得毁了你,那样我就会是丞相府最耀眼的明珠了!”

如果不是念及天宸,顾青璃真想冲上去和顾清婉拼了这条命,可是她不能,她还有天宸。

她咽下这口气,冲顾清婉说道:“你赢了,我输得彻底。”

她不在乎后位,也不在乎楚凌霄了,只希望顾清婉能快点离开。

可就在这时候,天宸突然哭了起来。

短短的一声,让顾青璃心口猛然一缩。

“什么声音?”顾清婉侧头,似乎想要听明白一些,但是却没有了声音。

顾青璃心底很慌张,却佯装淡然,“可能是狸猫。”

顾清婉扫了她一眼,突然吩咐身侧的宫人,“去里面看看。”

“不要!”顾青璃下意识地吼道。

小编有话说:

楚凌霄盯着跪坐在地的顾青璃,她惨然狼狈的样子和当年名动京城的惊鸿一瞥形成鲜明的对比。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