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凤御天下全文免费阅读 冷清眉元承乾小说最新章节

2018-05-08 15:22:18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她是冷家的小姐,只是她只是庶出的二女,一次无心的错遇,她入了十皇子的眼,成了他的皇妃,她注重权势的爹喜不自禁,嫡女是太子妃,庶女是皇妃。可她其实心中早已有了他人,但是在她知道,在她嫁给他的那天,自己与那人就再无希望可言。

8laz5dr75xnj6rk5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她是冷家的二小姐,名门庶女。姐姐是冷家的嫡长女,嫁于太子殿下,夫妻恩爱,修成一段好姻缘。她嫁于失宠的十皇子,虽然贵为皇妃,到底意难平。

然天意难测,一场宫变,她懦弱的丈夫变成了一朝天子,她成了万人景仰的贵妃娘娘。她以为自己终于熬出头了。

却没有想到,登基之日,他的身侧,竟然是气度高华的姐姐!

小说试读

腊月的天气,整整下了三天三夜的大雪,积雪盈尺,冰封天地。

冰雪初停,尚书府的二姑娘冷清眉便携着丫鬟初月给老夫人请安。

“你这丫头就是有孝心,这雪才刚刚停下,就来给我请安了。”老夫人王氏笑呵呵的拍着冷清眉的手心,看着她柔顺的眉眼,打心眼儿的喜欢,也为她惋惜,就是出身差了一点。

冷清眉温婉的笑着,“奶奶过奖了。这雪儿一下就是好几天,这几天也没能过来看看,眉儿心里实在是牵挂的紧。”

蔡妈从外头进来,听得这话,也是笑呵呵的,“老太太的几个孙女里边,就数二姑娘对老太太最是上心了。”

“奶奶疼我,我自然应该孝顺奶奶。”

王氏笑着搂过冷清眉的身子,听得外面喊道:“大夫人来了。”

随即帘子被掀了起来,大夫人李氏款款走了进来,面含三分笑意,雕金啄玉的头饰辉映着她白皙的肤色,很是富贵吉祥的模样。

“给老太太请安。”

“起来吧,天气这样冷,怎么就过来了呢?”

李氏捻着帕子捂嘴笑道:“这不是有一件喜事想跟老太太商量吗?我是片刻也坐不住了。”

“你素来沉稳,有什么喜事,你竟然高兴成这样?”王氏讶异道。

李氏娓娓道来,“还不是二姑娘的婚事?真真是姻缘注定,这不,大丫头这才定了亲事,老爷与太子殿下也因为这事,最近走得比较近,知道家里还有二姑娘没有嫁人,太子殿下便有意做这个媒婆,要给咱们家的眉儿说婚事呢!”

冷清眉心中狠狠地沉了一下,她不认为,李氏是这样好心的人。

王氏听得是太子殿下介绍的,却是颇有兴致,“这怎么说?是什么样的人家?”

“那人叫章松,是泾阳有名的富贵人家,家里世代经商的,在陕西也是算是赫赫有名的了。那人与太子殿下是旧交,据说啊,太子殿下每每微服出巡,都免不了要与他相聚一番。”

王氏的脸色顿时凉了下来,“商贾人家?”

冷清眉面色如常,还带着一丝娇羞,却已经十分僵硬,牙关咬住得死死地,一口银牙几乎咬碎。

自古商贾就是最低贱的。

她好说歹说也是朝中一品大员的庶女,竟然配与商贾之家!若是传出去了,她颜面何在?

这李氏果然是不安好心的,自己的亲女儿指婚给了太子殿下,却偏偏要叫她这个庶女嫁给一个低贱的商人!她情何以堪?

若是平常,王氏必定是一口拒绝,并且斥责李氏几句的,但是如今却是太子做媒,由不得她说“不”。

她摆摆手,“这件事容后再议吧,长姐都还没有出门,现在来讨论眉儿的婚事是早了点。”

李氏从善如流的应道:“好,这事也不急。”

李氏走后,王氏怕冷清眉心中多想,不免宽慰几句,见她脸色如常,不以为意,也就罢了,让她先回去了。

李氏回到自己的宝仪院,吩咐李嬷嬷,“明天你让章夫人悄悄地过来一趟,不要惊动旁人。”

李嬷嬷给她脱下外衣,一边说道:“夫人不怕老爷有意见吗?老爷最是把春融院的那位看得金贵,要是她在老爷耳边吹吹风,可怎么好?”

李氏缓缓一笑,摸着自己手指上的护甲,“这几天老爷不在家,可是个难得的机会。章家想要攀亲都想疯了,银子又多,只要稍稍上下打点,动作迅速一点,这几天还不能把这门亲事敲定?”

李嬷嬷听的这话,谄媚地说道:“还是夫人手段高明。那二小姐再精乖,还不得由着你捏圆搓扁?”

章夫人得了信儿,第二天一大早地就来找李氏了。

她家是泾阳有名的富户,通身华贵,打扮得甚是入时,一看就是富家太太。

“你来得倒是挺早,我想着你怎么也要巳时才来,我这儿都还没梳洗呢!真真儿是让你看笑话了。”李氏一边扣着衣裳的扣子,一边笑道。

章夫人也是一个会说话的,“夫人如今是一品诰命,我一介民妇,如何敢嘲笑夫人?”

李氏由李嬷嬷牵着坐上软榻,也不叫章夫人坐,带着几分蔑笑,“你们章家是什么样的人家你自己心里也清楚,不怕你恼,要娶我们家里的二姑娘,虽然是庶出,也是高攀了,哪里就那么容易了?这不是叫你过来好好地商量一下这件事了吗?”

章夫人也心气高的人,被人这样直白地说着,有些微恼,但是碍于如今是有求于人,也只能忍下了。

“夫人说的是,这件事是否能够玉成,全要仰仗夫人了,还希望夫人能够鼎力相助。我们章家一定备上厚礼相报。”

李氏淡淡的笑了笑,“你如此识趣的人,我也理该帮你,但是我终究也只是指给你一条路子而已。”

“夫人请说。”章夫人立即低眉顺眼的说道。

李氏轻轻拿起茶盏,垂下眼睑,掩去眼中的精光。“说实话,这家里头,没人肯将二姑娘嫁给你们家的,但是如今我们老爷不在,也就只有一个老太太。虽然老太太还是有几分实权的,但是到底是女人,没有什么胆量。若是你去请了太子来做媒的话,老太太自然是不能不答应的。”

章夫人立即明白过来,“只是这太子殿下可不是那么好请的……”

李氏摆摆手,“这个我知道,我们家与太子殿下现在也算是一家人了,我自然会帮你跟太子殿下说说,但是你们那边也要上下打点一下,不然不是剃头担子热单头吗?”

章夫人精明的眼光微微眯了眯,“多谢夫人提醒,我明白了,这就回去打点一下。”

章氏退下后,李氏懒懒地靠在软垫上,眼角眉梢尽是笑意。

穿过九曲回廊,冷清眉一个人走过雕栏玉砌的花园,片片雪花刮在她的脸上,像刀子一样刺痛。

但是她却浑然未觉,一双手在袖笼里面握的生紧。

十二月的冰花虽冷,但是她的眼睛更冷。飞眉入鬓,丹凤眼微微眯起,闪烁着不甘心和凛冽。

她一直低头走着,前面转弯之处忽然走出来一个女人,通身珠光,富贵逼人,身边还跟着李氏身边的李嬷嬷。

那个女人,眉眼微微往上翘起,像狐狸一样的妖媚。

冷清眉握紧双手,几乎掐进骨肉里面,当年廊州的往事一幕幕涌上脑海。就算眼前的女人化成了骨灰,她都一定可以认出来。

他们的方向正是从李氏的院子那边来的。

冷清眉随即想到,自己已经来迟了一步。

躲闪已经来不及了,冷清眉收敛了心思,索性迎了上去,嘴角挂着温婉的笑意。“李嬷嬷,这位是?”

李嬷嬷见了她,立即堆满了笑意,“二小姐,这是章夫人。章夫人,这是我家二小姐。”

章夫人一听,立即上上下下的打量起来,她已经不记得冷清眉这个人了,现在只以为她是冷府的二小姐,以她挑剔的目光来看,这位二小姐还是相当不错的,样貌过人,身量纤细,一看就是宜室宜家之相。

她十分满意,“二小姐不愧是大家闺秀,果然气质过人。”

冷清眉只觉得心底凉意抽起,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的故作娇羞,“夫人过奖了。”

正在此时,忽然听见胡管家在喊李嬷嬷,似乎是有什么急事。章夫人笑道:“你尽管去吧,我正好和二小姐聊聊。”

“那甚好。”

风雪下了一天一夜都没有止住,地上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冰,踩上去有些滑滑的。

冷清眉一路引着章夫人来到冰湖旁边。

冰湖已经半结冰了,湖面上薄薄的一层。

“这片湖,是我们冷府的一大景观。”冷清眉淡淡的说道。

章夫人有些奇怪,好端端拉她来看湖做什么?随即附和道:“是啊,这湖和周边的景致相互映衬,看起来倒是还满不错的。”

冷清眉环顾了四周一眼,苍茫一片,雪花纷飞,府里的丫鬟小厮都躲着不肯出来。整个偌大的府邸冷冷清清的,甚至……透着一股死亡的阴森。

她眼里闪过一丝狠意,转过头,看着章夫人,笑意浅浅,漫天的雪花更显得她红唇妖冶,容色艳丽。

“章夫人,你说,这个地方作为你的葬身之地,如何呢?”

章夫人陡然听得此话,笑意僵在脸上,脸色大变,随即恼怒,“你说什么呢?”

冷清眉笑笑,不再多言,猛然上前,用力将她往后一推,原本就光滑的地面此时成了最好的助力,只见章夫人尖叫着向后滑去,“扑通”一声掉进湖里面。

湖水冰冷无比,还有无数的碎冰片,猛然进水的章夫人来不及喊出声,便沉了下去。她身上保暖的狐皮大衣顿时变得如千斤重一样,死死的压住她。

冷清眉冷着脸走到湖边,瞥见旁边一枝枯木枝,立即捡了起来,往章夫人的身上戳过去,将她压进水底。

章夫人也感觉到了即将来临的死亡的气息,猛然挣扎起来,冷清眉伸出手死死压住她,将她往手里掼去。

她的心砰砰直跳,大冬天里,她浑身燥热,隐隐有些发汗。她从来没有这样强烈的想要弄死一个人的念头,但是当刚刚她看见章夫人的时候,她忍不住了。

没有一会儿,章夫人便沉下去了,不再挣扎。

冷清眉面无表情,“不仅仅是你,包括你们章家,我一定要你们血债血偿。”

冷清眉肃着脸,就着湖水,清洗了一下手,然后施施然的站起来,把自己的脚印抹去,只剩下章夫人的。

然后拂去衣裳上的雪花,翩然离去。

当天傍晚的时候,章夫人的尸体便从湖里浮了起来,叫下人们看见了,下人们惊得不行,连忙禀告了李氏。

冷清眉听说了这件事没有多久,李氏和王氏便把她叫了过去。

她故作惊到的样子,“章夫人竟然在我们家的湖里……”

王氏脸有不豫之色,眉端间隐含几分烦躁,这件事可是可大可小的。

李氏的眼睛像毒蛇一样紧紧的盯着冷清眉,“当时只有你与章夫人在一起,你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冷清眉流下泪来,“我不知道……当时我送夫人到冰湖旁边,夫人说她要等她的丫鬟过来,于是我便与她告辞了,去了后院采摘梅花……”

王氏问道:“你去摘梅花的时候,可有什么人看见了?”

“当时许多人都看见了,都是一些在后院做杂役的下人。”冷清眉不慌不忙的答道。

李氏犹然不信,别人不知道她不想嫁给商贾之家,她还不知道吗?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两家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联姻的了。所以最大的嫌疑只能是她。

“老太太,这时间间隔只是须臾之间,她完全有可能杀人之后再去后院。”李氏一针见血的说道。

王氏冷冷的瞥了李氏一眼,看得李氏心里毛毛的。

王氏毕竟冷静,吩咐房里的丫头,“据说现在章家的人还在京城,去请他们过来,再去请京兆府尹大人过来。”

李氏急了,“老太太,若是请了章家人来了,只怕两家人要结下仇怨了。”

王氏淡淡的说道:“现下章夫人死在我们府里,你当真以为我们瞒得住?湖边的脚印只有章夫人的,单单凭着这一点,京兆府尹看在我们老爷的面子和太子的面子上就不敢说是我们冷家干的。最后的结果不过就是赔点钱而已。”

冷清眉不禁心中微微一凛,老夫人果然是城府极深。

李氏尚且不甘心,“这些事情与我们冷家无关,分明就是二丫头做的。”

冷清眉暗暗心惊,面上流露出悲伤的神色。

却听见王氏冷厉地训斥道:“住口!这样的话,你自己心里记着就好,一句话也不许说出去,在大人面前提都不要提起眉儿的名字,只说是李嬷嬷送人出去即可,你若是不听我劝,执意胡说,只怕你丈夫的前程和你的荣华富贵都会随风而散!”

王氏一向平和,少有疾言厉色的时候,此时倒是把李氏吓住了,不敢噤声。

王氏这样做,并不是为了保住冷清眉,而是为了保住冷家。而李氏却是一心盯着庶女,用心险毒,王氏自然不快。

“都退下吧。”

“是。”冷清眉低垂着眉目退下了。

王氏果然是思虑周全,京兆府尹并没有拿到切实证据,不能证明是冷家人做的,根据现场留下的脚印判断章夫人应该是在湖边赏玩,不小心滑下湖里致死的。

虽然章家人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但章家人在京城无权无势的,也不能拿冷家怎么样。况且如今冷家嫡女与太子殿下的婚事已经是人尽皆知了,凭着太子殿下在上面压着,章家也只能是自认倒霉。

王氏为了平息章家人的怒火,也送了许多御赐之物给章家,也算是花钱消灾。

但是两家人终究是结下了怨气,婚事也自然揭过不提。

沈氏不知道内情,只当是运气极好,拉着冷清眉高兴道:“原本以为是一场大风波,不曾想却是因祸得福了。”

冷清眉也无意告诉母亲,只是笑笑。

冰雪皑皑的冬天过去,便是温暖和煦的春天到来。随着春天的到来,冷清月的婚事便提上了日程。

沐浴着和煦的春风,冷清月娇美的脸庞隐隐透着几分羞涩,“眉儿,你说,太子殿下会不会是一个终日留心政务,却不管家中的男人?”

冷清眉看着她眉眼姿丽,天真娇俏的样子,心中隐隐妒忌,同是尚书府的小姐,为何冷清眉总是比她好那么多呢?

一月的那一天,长安城里,十里长街,铺满了正红色的毯子。光滑的绸缎打成一朵朵雍容华贵的牡丹花,挂满了街头巷尾。

霎时间,长安城里一片喜庆吉祥的场面。

冷清月穿着大红色的绣着精美九凤朝阳的嫁衣风风光光地出门。

冷清眉帮她盖上红盖头的时候,看见她隐隐泪花的眼睛,心中不免感叹。生为女子,自然要离家而去,从此一辈子路途漫漫,各自珍重。

繁冗的婚礼程序一遍遍地走过之后,新娘子总算出门了。

冷府大开宴席,府里内内外外都是人,到处是恭贺之声。冷清眉懒得应对,只一个人躲到后院无人的梅树下去了。

全长安的女子都在羡慕冷情月三生有幸,嫁与太子殿下。她冷清眉发誓,她一定要比冷清月嫁得更好。

她转身准备回房,却在看到一个人之后浑身顿住。

梅花树下,男子一脸凉凉的笑意,剑眉星目,目光澄澈。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目光。

也不知道他来了多久,是不是有听到什么。

她依稀记得他是宫中的皇子,却不知是哪一个皇子。

于是她欠欠身道:“殿下万福金安。”

他拍拍身上的落花,“你倒是乖觉,本王迷路了,带我出去。”

冷清眉低眉垂眼,觉得甚是奇怪,一个堂堂皇子,身边一个下人都没有。

但是她一向做事有分寸,不该她问的她一句也不会问。“殿下请随我来。”

绕过九曲回廊,经过花园冰湖的时候,冷清眉忽然听到他随意的问:“听说这湖里死过人?”

冷清眉讶异他竟然连这种事都知道,这事关家风门声,她只好说道:“冷府是数百年的老宅子,难免会有这样的事。”

他一阵不语,冷清眉几乎以为他不再过问的时候,他走说道:“我说的是前不久地事情。”

她默然叹道:“天命无常,章夫人失足落水,实在可怜。”

他冷冷地笑了一声。

她心里惊了一下,这个皇子究竟是何方神圣,这样喜怒无常。

她不再说话,领着他往前院走去,只希望这条回廊可以快点走完。

忽然,她感到耳后微微有暖暖的气息,不由自主地回头,恰看见一张近在眼前地放大的脸,目光戏谑。

“殿下……”她急忙往够退一步。

他上前一步,低头在她耳边说到:“本王那日看见的事实是,你将她推进了湖里去了。”

冷清眉顿时心口一阵窒息,他竟然看见!

“难道本王出现了幻觉?”他笑着欣赏她一阵红一阵白的脸色,姿态闲适。

冷清眉随即想到他既然知道了,却没有说出去,也就是说,一切都有商量的余地。

她冷静下来,压住心口的心跳,问道:“殿下有什么条件?”

他戏谑地看着她,“你觉得你有那个本来跟本王谈条件吗?”

“那殿下想要怎么样?杀了我?对你似乎没有什么帮助。”冷清眉横下一条心说道。

他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随即站直了身子,摇着手中的金边扇子,“也罢,今天本王心情愉快,就不说出去了。送我到前院吧。”

冷清眉心头的大石头落下地,着实松了一口气。

但是把柄在别人的手里,也不是什么好事。

一年一度的元宵佳节来临,闹元宵是必不可少的节目。

冷清眉午后在院子里小憩的时候,听到下人丫鬟们在窃窃私语。

“据说今年六皇子殿下会重华门那里放烟火为他母妃祈福,据说他母妃贵妃娘娘最近总是身子不爽快。”

“真的假的,宫中的佛堂那么多,用得着在外面吗?”

“我哥在宫里当太监,能有假吗?”

“听说有很多王公小姐,知道了这件事,都准备去重华门那里守着呢!说不定,能叫六皇子看上。”

……

元宵节晚上,冷清眉推脱身子不爽快早早回房休息。

她坐在梳妆台前,拿出积压许久的胭脂水粉,都是从前冷清月用剩了给她的。

她细细地描眉,上胭脂,最后拿出一个精致细腻的花钿贴在两眉之间。

铜镜恍然出现了一个眉目如画,风情款款的闺秀,眉间的一点点缀更显得五官娇美。

今晚,是她最后的机会,若是他能够见到,她会告诉他,她就是当年廊州的那个小女孩。她爱他,五年了,情深似海,忠贞不渝。

她想要问他,是否还记得她?是否还记得他们的雪梅之约?

熄了烛光后,她披上披风出门,春寒料峭的冻得人瑟瑟发抖,但是她甘之如饴。

她在重华门旁边的破落庙里等了许久,就在她以为她要冻晕过去的时候,人声,脚步声,狼嚎声奔涌而至。

六殿下在重华门遇到狼群了!

没错,狼是她引来的。

她顿时感到了自己沸腾起来的血液,今天,此时,此刻,她就要见到他了。天知道她做梦都想要见他。

她算准时间,从庙里冲出去,迎面而来的是成群成群的精悍之狼。

但是她有一支降狼的曲子,再剽悍的狼王都能乖乖伏在她的脚下。

但是她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自己那天晚上竟然冻僵了,嘴唇发紫,手指僵硬,拿着短笛的手指根本就张不开!

眼看着狼群越来越近,她心里一慌张,竟然是什么都吹不出来了。

后来,后来她就不醒人事了,只感到自己晕在一个暖暖的怀里。

醒来的时候,她躺在一间宽敞的屋子里,看屋子的摆设,主人非富即贵。

她坐起来,就听见了有人推门而入的声音。

“醒了?”

一张俊俏的脸从屏风后面转了出来。

她抬头,顿时愣住,怎么是他?

他看见她地神色,脸上出现淡淡的嘲讽的笑意,“看见我,失望了?”

她木木地说到:“殿下万福金安。”

“少来!你想看的人是我皇兄吧,可惜了,他偏偏不去重华门,也没有遇见狼群。去的人是我。不过。”他眼珠微微一转,“对你来说,应该没有区别吧。他是皇子,我也是皇子,或者,我的身份还比他尊贵。”

冷清眉思绪混乱,怎么会这样?

她按捺住心中的不快,翻身下床,微微欠身,“抱歉,殿下,讨扰了。”

她整理了衣裳,准备离开。

他一把捉住她,“你不会以为堂堂皇子府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吧?”

冷清眉心里本就烦躁,他这样态度莫名,她更是冷了,“难道殿下想要强留民女?我可是救下殿下的命的。难道殿下就是这样知恩图报的吗?”

眼前的女子性格张狂,他微微失神,她不再看他一眼,自顾自地离开。

怎么回搞错呢?

她明明就是打听清楚的了,昨天晚上,他一定会出现在那里的,怎么会变成别人了呢?

她欲哭无泪,为了这一次,她可是准备了好久的,做了好多功夫,只希望能够在他面前留下深刻的印象。

可是没有想到……

她死死地绞住手帕,她不甘心!

走到门口,王府立即有人派了一辆马车送她回府。

“这是殿下赏赐之物,感谢姑娘救命之恩。”

回到冷府,虽然老太太和父亲责怪她一夜未归,但是看到皇子府的人亲自送她回来,还赏赐了许多东西,终究是没有说她什么。

庶出之女若是能够攀上皇子,可是几世修来的福分。

冷尚书心里跟明镜似的,往日里从来不关心这个女儿的他也不禁细细打量起她来。

样貌虽然比不上大女儿的艳丽无双,但是气质娴静,清冷,别有一种不同的韵味。

若是能够被皇子看上,那他们冷家以后可就更加安稳了。

李氏却是气的鼻子冒烟,这个死丫头平时看着蒙声不吭的,竟然还能有这鬼心思。偷偷溜出去不说,还搭上了皇子!难道南苑里那个贱人还要越过她去?

她想起自从沈氏进门一来,老爷的一颗心都是在她的身上,不仅生下女儿,还生下了儿子,地位比一般的姨娘不知道要高出了多少!这些年她是明里暗里的想要挤压她,谁知她就像是踩不死的蟑螂一样,不仅不死,还越来越好。

她是气得一口银牙咬碎了都没有什么用处。

如今,若是真的嫁给了皇子的话,以后岂不是与自己的嫡女儿平起平坐?这就罢了,若是这个七皇子以后与皇位有关系的话,自己与女儿岂不是要低她们一等?

她越想越生气,一块帕子绞的死紧。

整个冷府的人都是各怀心思,大约也只有沈氏是真正关心冷清眉为何一整晚都没有回来。

冷清眉面如死灰,饶是沈氏说什么,她都不应。

沈氏气急,“我养的你这么大,你现在是长大了,会飞了是不是?整整一晚上都没有回来,你知道不知道我担心的整个晚上都睡不着觉啊!”

沈氏悲伤落泪,整个人一阵恍惚,竟然似乎站不住一样。

冷清眉这才扶住母亲,细细安慰:“母亲,你担心什么?女儿一向做事都有分寸的,你又不是不知?何苦为我担心呢?”

沈氏是懦弱之人,冷清眉许多话都没有告诉她,也是因为怕她担心太过的缘故。

冷清眉以为自己与六皇子之间,只是错失了一个机会而已,但是她没有想到,这一错开,便是一辈子的事情了。

第二天一大早的,七皇子便遣人来冷府里提亲,说是要迎娶冷府的二小姐作为侧妃。

庶女成为皇子的侧妃,这是几辈子都难以修成的好事。老太太和冷相国几乎是想都没有想的,就点头答应了,对方也随即表示三月之后,是难得的良辰吉日,于是双方便将迎娶之日定了下来。

“真是我们冷家祖先积福了。”王氏双手合一,虔诚的说道。

冷相国也点头道:“娘说的是,这七皇子现在颇受皇上的宠爱,又是嫡出的,将来皇位必定是在太子和七皇子之中,无论如何,我们冷家都将是立于不败之地啊!”

冷清眉听到消息的时候,两眼发直,喉咙一阵腥甜,一口鲜血从中喷出。

沈氏原本是高兴极了,见了此景象,不禁大惊,“眉儿,眉儿,你这是怎么了?”

她的眼角微微湿润,她与他,终究是今生无缘了。

她心口剧痛,一口气几乎提不上来,人也一阵阵的晕乏。脑海里恍惚还是看见了廊州时那个干净正直的少年,把手轻轻的交给她,笑容就像春风一样和煦。

三个月后,冷清眉穿着别人已经准备好的桃红色的嫁衣坐上了八抬大轿。

她自己日日夜夜缝制的大红色的嫁衣,今生今世,她是再也穿不上了。出嫁的前一天,她将那件嫁衣撕扯得粉碎,边撕边哭,最后嘶声力竭的坐在地上,无声流泪。

若是她是嫡女,她不用这样将自己的情感藏得严严实实的,她不用半夜跑到破落庙里去等他,还等错了人。若是她是嫡女,她可以央求爹爹直接去王府里提亲,然后穿着正红色的嫁衣,风风光光的嫁给他。若是她是嫡女,就不是嫁给别人作为妾室,自己将来的孩子也不用低人一等。若她是嫡女……

她不甘心!

张挂满红罗绸缎的洞房里面,一对龙凤花烛明明灭灭的氤氲着旖旎喜庆的气息。

冷清眉端坐在床上,听着外面喧闹的声音,心如止水。

许久之后,外面恭贺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她听见有人推开了房门,迈着闲适的脚步向她走来。

红盖头被拿走,一双墨水一样幽深漆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

她垂下眼眸,“殿下。”

这就是她一生要追随的男人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良人。

他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怎么?不开心吗?总之是嫁给了皇家子弟,这不就是你的希望吗?”

冷清眉眼光幽冷,直直看进他的眸子里面去,“不是。”

他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意,“难道是六皇子?”

看着这个阴沉的男人,她忽然意识到,以后,他就是她的天。

她跪下,声音清冷而坚定,“那夜之所以会在破庙里面,是因为与嫡母拌嘴,被嫡母赶出去,谁知便遇上了殿下。殿下切莫误会。妾身既然已经嫁与殿下,这一辈子,便忠于殿下,矢志不渝。”

元承乾第一次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这个女人,一张清秀的小脸,一双平静幽深的眼眸,仿佛千年古井一样,永远都不会有波澜。气质清冷,并不讨喜的样子。

她看起来很柔弱,却是装出来的。

而他,只想摧毁她的面具。“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吗?或者说,我会相信一个杀人犯的话吗?”

冷清眉心隐隐一沉,问道:“既然如此,殿下为何要娶我?”

他邪笑,“因为本王目前缺少一个暖床的女人。而你,堂堂相国之女,不是很合适吗?”

她弯起笑意,掩住心中悲愤,更加谦卑地道:“多谢殿下垂青。夜已经深了,妾身愿意服侍殿下就寝。”

他看着她眉眼柔顺的模样,不知道为何,更加烦躁。

伸手将她头上的发髻扯下,她痛的惊呼,他却不管不顾,一把将她抱起来,扔在床上,压了上去。

当他狠狠贯穿她的时候,她感觉到某种珍视的东西永远的离她而去,身心剧痛。同时,她也在极痛中领悟,她这一辈子若是还想要有指望,目前只能傍住这个男人。

他体力极好,折磨得她数度昏厥,大汗淋漓,才肯罢休。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的身边已经没有了人。

一个看着很是伶俐的小丫头走了进来,“夫人已经醒了吗?殿下吩咐夫人梳洗后去宫中拜见皇后娘娘。”

她点点头,浑身酸痛,就着小丫头的手臂站了起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若兰。”

梳洗过后,冷清眉也从若兰的口中知道了王府里的一些事情。

七皇子至今没有正妃,她是侧妃,府里还有几位侍妾,算起来,她的位份就是最高的。

皇后的七皇子的生母,也就是她的婆婆,成亲第一天去拜见婆婆是天家的规矩。

到了皇宫的正武门的时候,冷清眉远远的看见元承乾正在门口站着。

他许是正下朝的缘故,穿着墨蓝色的蟒袍,腰间束着白玉带,带上系着一条环佩,尊贵而内敛,越发显得他风姿俊逸。

她下车,他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母后喜欢温顺的女子,你最好把你的小性子都收起来,免得惹母后不快。”

冷清眉也柔顺的应道:“好。”

两人一道儿走进了正武门,迎面竟然碰上了六皇子等一众皇子。

“皇弟,这是弟妹吧?”

元承乾点点头,淡淡的一应招呼。

冷清眉看着一别经年,依旧丰神俊朗的六皇子,忽然觉得满心的讽刺,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大约说的就是这样的情景吧。

他的目光只是在她的身上稍作停留,随即便转开了,淡淡的似乎不认识一般。

她容貌大变,前尘往事已成灰烬,他这样的表现并不出奇。但是她还是不可遏制地心痛。

彼此点头致意,便各自离开了。

她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转进了后宫偏巷。

前面的人忽然停下,她莫名其妙,也跟着停下,随侍一旁。

他蓦然转身,死死地盯住她,“冷清眉,你最好把你那副***的表情收起来,不要在外面丢我的脸面!”

冷清眉想起刚刚自己的失神,难道很明显吗?

她没有回答,他猛然上前她惊得后退,他将她桎梏在红墙与自己的臂膀之间,另一只手挑起她尖尖的下巴,“你最好想清楚,不要拿着你们冷家上下的性命来赌我的耐性。”

说着,狠狠的甩开她,她差点站不住脚。

小编有话说:

张挂满红罗绸缎的洞房里面,一对龙凤花烛明明灭灭的氤氲着旖旎喜庆的气息。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