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许你一世白首全文免费阅读 叶蓝陆云庚小说最新章节

2018-05-07 16:05:24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结婚两年,直到唯一的亲人被气死,丈夫拿着她和陆云庚的床照威胁她净身出户,叶蓝才知道自己丈夫的真面目,为了掩盖所谓的丑闻,叶蓝愚不可及的将自己的把柄送到丈夫手中,被他拿捏着,如果不是陆云庚,此刻的叶蓝早已活在了地狱之中!

soqbr2h7vxei9iyk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结婚两年,直到唯一的亲人被气死,丈夫拿着她和陆云庚的床照威胁她净身出户,叶蓝才知道自己丈夫的真面目,为了掩盖所谓的丑闻。

叶蓝愚不可及的将自己的把柄送到丈夫手中,被他拿捏着,如果不是陆云庚,此刻的叶蓝早已活在了地狱之中!

小说试读

“林诚你这个畜生!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叶蓝这辈子都没想过,她的丈夫,会拿着她和别人的床照来威胁她离婚。

他将她迷晕送上了别的男人的床,趁机拍下不堪入目的激情照,只是为了威胁她乖乖离婚!

“为什么?”

叶蓝颤抖着身子坐在床上,死死瞪着床前的林诚,沙哑的声音带着控制不住的颤意。

林诚摇了摇手中的照片,笑得十分得意:

“你同意离婚,我就把照片都给你。否则……”

照片里赤裸的身影在叶蓝眼前晃动,刺痛她的眼眸,叶蓝的心脏一阵抽疼。

“你想要离婚直接跟我说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她和林诚是大学同学,交往两年后毕业,在奶奶的催促下结婚。

刚一领证林诚就因工作调动而去了国外,两人偶尔会视频通话,叶蓝一度认为两人的婚姻美满幸福。

父母早逝,除了奶奶以外,林诚是她最亲的人。

而如今,这个人却狠狠给了她一巴掌!

“直接说你会同意把老宅给我?”

看着哭泣的叶蓝,林诚的脸上泛起讥讽之色,冷笑一声。

“叶蓝,如果不是为了房子,你以为老子会娶你?”

林诚的冷嗤像把利刃深深插进了叶蓝心里,她不可置信的睁大眼,颤抖道:

“你娶我就是为了老宅?”

难道,她以为的美满爱情,不过是一场精心设计的圈套?

林诚和她结婚,又设计她和别人上床,都是为了那套房子?

“不然呢?”林诚嘲讽道,“陪你演了两年戏,我也够累了!”

叶蓝脸色蓦然苍白如纸,半晌之后,才狠狠咬着嘴唇愤怒道:“林诚,你别做梦了!房子我是绝对不会给你的。”

奶奶现在就住在老宅里,如果把宅子给了林城,奶奶怎么办?

爱情没了,她还有奶奶,奶奶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老宅虽然破旧,却承载了她太多回忆,她绝对不会给任何人!更何况是林诚这种口蜜腹剑,心思歹毒的人渣!

“叶蓝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林诚见叶蓝拒绝,脸色一变,甩着手中的照片,面目狰狞地威胁道:“有这些照片,我随时可以搞死你!你难道想看到这些照片满天飞?难道想你的同事,家人都能欣赏到你在床上放荡的样子?”

“林诚,你混蛋!”

叶蓝气得浑身发抖。

“我要报警!告你迷奸勒索!”

话一出口,叶蓝立刻冷静下来。没错,报警是她唯一的出路。

她拿起手机,颤抖着开始拨号。

林诚见她真打算报警,心下一慌,急忙上前去抢手机。两人争执间手机掉落在地上,却是传来一阵铃声。

看到号码,叶蓝有种不祥的预感,她颤抖着捡起手机。

果然,电话一接通,那边就传来焦急的呼喊!

“蓝蓝你赶紧回来,你奶奶在家心脏病突发,已经去了!”

手机摔落在地,叶蓝的心狠狠一揪,脑子里一片空白。

什么......

奶奶......

奶奶去了...?

她怎么会出事......

“不可能,这不可能!”

叶蓝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这个消息,奶奶的身体一向健朗,心脏病病情也十分稳定,怎么可能突然发病……

“哈,碍事的去掉一个了。”

叶蓝转头,只见林诚的脸上满是欣喜和满意,没有半点惊讶或悲伤。

脑子似乎突然被重击,叶蓝颤抖着手指向林诚,不可置信道:

“......是你?!”

“不。”

林诚残忍一笑,扳开叶蓝的手指。

“是你!老太婆是被你活活气死的!”

奶奶是被她气死的?难道是,林诚拍的那些照片...

叶蓝此时总算明白林城为什么突然要房子了。

他根本就是有预谋的害死了奶奶!

为了老宅,他陷害她也就算了,竟然拿她那些照片去刺激年迈的奶奶。他明知道奶奶有心脏病,他是铁了心要害死奶奶!

这个禽兽!

叶蓝眼底布满血丝,扑到林诚的身上,用力掐住他的脖子。

“畜生!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叶奶奶心疼林城是个孤儿,他们结婚林城一分钱没出。奶奶不仅把所有积蓄拿了出来,连他出国的费用都是她出的。

奶奶对他那么好,简直像亲生孙子一样宠着啊!

可他却因一套老宅子就故意将奶奶害死!

报仇,她要杀了这个畜生!杀了他!

叶蓝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林诚被掐的眼前发黑。但男女的力气终究是有差距的,林诚拼命挣扎,还是甩开了状若疯癫的叶蓝。

好不容易脱身,他扶着衣柜用力咳嗽起来。

“疯子!咳!你这个疯子!”

叶蓝无力的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眼泪夺眶而出湿透床单。

她大笑出声。

“对,我就是个疯子!林诚,你害死了我奶奶,只要我活着,我一定会杀了你!”

女人似哭似笑,语气里带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凄厉。

林诚不由得背脊一寒,心底生出一股惧意。

可想到自己的目的和前途,林诚的眼神陡然阴寒,语气也更加狠厉。

“叶蓝,你要是敢轻举妄动,你奶奶的下场,就是陆庚云的下场!”

陆云庚?!

陆云庚不是她公司的老总吗?关他什么事?

叶蓝眸子里的猩红还未褪尽,配着她的神情竟有几分可怕。

“你想做什么?”

“他睡了我老婆,还不让我讨点利息?”

说着,林诚终于将手中的照片摔在了叶蓝脸上。

叶蓝捡起地上的照片,脸上的血色一瞬间褪得干干净净。

照片上的男人,竟真是陆云庚!

为什么偏偏是陆云庚,她该怎么办?

“混蛋!你为什么要害他?!”

叶蓝咬牙,她从没这么恨过一个人!

陆家对她和奶奶有恩,林诚却处心积虑算计他们!

而且听说陆家已经有了看中的儿媳人选,近期已经在为陆云庚的婚事做准备。在这个节骨眼上,林诚拍下这样的照片,会闹出什么?!

叶蓝完全不敢想象。

深吸了一口气,叶蓝红着眼眶谈判。

“你要怎么样才肯交出照片?”

林诚见她服软,立刻得意道:“老宅给我,你净身出户!”

“为什么要老宅?你想做什么?!”

老宅对她来说是无价之宝,对林诚却什么也不是,他为什么一直执着于老宅不放?

林诚变脸:“关你屁事!这是你欠老子的青春损失费!”

“青春损失费?!你还要不要点脸!”

叶蓝目瞪口呆,气得拿起枕头砸他,“混蛋!你给我滚出去!”

林诚拂开,狠狠扇了叶蓝一巴掌。

“你还给我蹬鼻子上脸了?!你还敢不同意?”

叶蓝耳中嗡鸣,诅咒道:“你不得好死!”

“臭婊子!竟还敢骂我!老子搞死你!”

林诚扣住她的肩将她反压在床上,就要施暴!

叶蓝反过头,猩红的眸子里带着恨意,死死地盯着他:“你最好是弄死我!我等着你在监狱蹲一辈子!”

林诚脸色微变,犹豫片刻后退开,然后立刻又嚣张起来,“看来你是不想要照片了!”

见他去拿手机,叶蓝的脸色微变。

“你要做什么?”

林诚狞笑:“老子要是把这些照片卖给媒体!你说陆云庚愿不愿花钱买。”

“林诚!”

叶蓝失控的尖叫一声,随即颤声道,“好!我答应你!”

林诚收起手机,拍了拍西装得意道:“算你识相!给老太婆送葬时记得清理掉你们放在我房子里的垃圾!我会来找你的,别想搞鬼!”

叶蓝死瞪着他走出门。

“林诚!这件事陆云庚要是知道了,我绝对和你拼命!”

看不见他的人影后,叶蓝关紧门,像是被抽了魂魄。

她从衣柜里拿出一个袋子紧紧抱在怀里,痛哭出声。

这是她给奶奶新买的衣服,而奶奶还没来得及看上一眼......

向公司请假后,叶蓝收拾好东西往车站赶。刚到站口,一辆黑色宾利挡在了她身前。

车窗滑下,露出一张清冷矜贵的脸。

“上车。”

陆云庚的声音清冽冷淡,黑眸正视前方。

叶蓝一愣,心跳陡然加快。

昨夜欢纵后的痕迹与疼痛还十分清晰,破碎的记忆残片与陆云庚的面容重叠。

此刻再见到他,叶蓝慌乱得想钻进地缝。

催促的鸣笛声响了一下,叶蓝硬着头皮出声:“陆...陆总,我已经请假了,现在是我的私人时间......”

回应她的是陆云庚干净利落的下车动作,她很快就被塞进了副驾驶。

车内一阵沉默,像是聚了团低气压风暴。

陆云庚面色不虞,声音更是冷凝。

“为什么不告诉我。”

叶蓝顿时一惊,转头看向他,脸色煞白。

昨晚的事,他都...知道了...?

他竟然知道了......

陆云庚侧头看她,眸光暗沉。

“......节哀。”

叶蓝怔了半晌,才明白陆云庚指的是奶奶。

他...不知道昨晚的事?

难道被下了迷药之后,他并不知道昨晚与他共度春宵的人是自己?

松了一口气,叶蓝稍稍放松下来,眸子微红。

见陆云庚开始系安全带,叶蓝出声:“您是要送我回去?”

陆云庚微微颔首。

“不劳陆总辛苦,我自己会坐车!”叶蓝下意识地拒绝。

陆云庚侧头冷淡的看了她一眼。

“顺路,与你无关。”

叶蓝心口微微刺疼,他与奶奶关系亲近,前去送葬也算正常。

可想到奶奶的直接死因与林诚的威胁......

“陆总不必去了!你我非亲非故,我不想遭人议论,更不想让我老公误会。”

叶蓝心中酸涩,语气却强硬。

陆云庚的脸色一寒,整个车内都有些冷冽,但的确没有再坚持要送她回去。

叶蓝不敢多停留,迅速下车,感觉整个后背要被那目光穿透。

三小时的车程后,叶蓝走进老宅,灵堂巨大的遗照上,奶奶慈祥的面容如此冰冷。

而奶奶的身体躺在那方棺木中,已经与她永远隔绝。

叶蓝踉踉跄跄地走进灵堂,扑在那冰凉的棺木上泪流满面。她迷迷糊糊地抱着棺木,整个人虚弱不堪,胸腔内疼得几乎无法呼吸。

最后一个亲人也离开了,她此刻想陪着奶奶一起,再也不要醒来。

眼前一黑,她的身子渐渐滑落在地。

叶蓝醒来的时候躺在医院,护士告诉她,她身体很虚弱,最好是好好调养一段时间。

她时间不多,只是打完点滴,勉强休息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医院。

但没想到,一回到公司,林诚就突然闯进她的办公室,一把揪住她的头发。

“贱人,你还有心情上班?看来你并不在乎那个野男人!”

林诚的声音不算小,外边不少人立刻张望过来。

叶蓝低喝:“你别在这发疯,有事我们回去说!”

“回去说可以,不过老子要加点利息!”

林诚冷笑一声,在叶蓝面前压低声音。

“把你这两年的积蓄都带上,以后的每个月再给我支付精神损失费!不然......”

林诚眯了下眼,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叶蓝怒急攻心,“林诚你想钱想疯了吧!从交往到结婚你没为我花过一分钱,现在要我净身出户还不够,竟还有脸要我每个月给你精神损失费?!”

林诚面露难堪,却大声反驳道:

“胡说八道!这两年我在国外辛苦赚钱养你,你却背着我和你同事偷情!你奸夫那么有钱,这么点补偿算什么!”

这句话一出来,外面一片哗然。

叶蓝脸色一白:“林诚!”

“慌了?说,你给不给!”

林诚脸上的贪婪得意刺痛了叶蓝的眼眸。

“你休想!”

她怎么就瞎了眼,嫁给这么个男人!

“好,很好!臭婊子!”

林诚一把揪住她的头发,狠狠一巴掌下来。

挣脱不开,叶蓝只能满脸屈辱的承受。

但等待中的痛意却没有到来,反倒是头皮一松。

再睁开眼时,林诚已经被人拽开。

看到陆云庚那高大的身影,叶蓝眼眶发热。

他行动矫健,拉开林诚后迅速挥了两拳,林诚毫无招架之力。再眨眼,林诚已经像一条死狗一样被丢出门。

林诚惨叫一声,瞬间急了眼:“陆云庚!”

“报警。”

陆云庚冷冷吐出两个字,门外的员工立刻拿出手机。

林诚浑身一颤,威胁的目光射向叶蓝。

照片...对了,他手里还有自己和陆云庚的照片...

叶蓝心里一凉,立刻冷静下来,陆云庚好事将近,她不能因为自己的事连累了他!

“等...等等!”

于是叶蓝拦住陆云庚,脸色尴尬,“不,不要报警...”

陆云庚脸色一变,“你难道还想护着他?”

“这是我丈夫,我们之间有点小误会,不要报警!”

陆云庚的黑眸一瞬就沉了下去。

叶蓝背脊发寒,沉默着和他对峙。

“叶蓝,你真行。”

半晌,陆云庚出声,语气嘲讽地看向地上,林诚顿时一激灵。

陆云庚一声低嗤,直接从他身上跨过。

叶蓝松下一口气,而林诚爬起来看着陆云庚的背影,目光怨毒。

叶蓝看得心惊胆战,颤声道:“条件我都答应,你别再找麻烦!”

林诚剜了叶蓝一眼,唾道:“算你识相!”

林诚终于走了,叶蓝独自坐在办公室发呆。

此时虽然紧关着门,但流言依旧蹿入耳中。

“叶经理的老公怎么是这种人?”

“出轨,和同事偷情,就这人品凭什么做策划经理?”

“方芳你说话小点声!”

叶蓝紧咬着唇,眸中泪光闪烁。

那是她的丈夫!却为了钱财一刀刀戳她的心窝。若是他早说要房子,夫妻一场她未必不会给。

可为什么偏偏要算计她、害死她奶奶?

心中堵的难受,叶蓝只能用工作来转移注意力。

将策划案又完善了一遍,叶蓝往策划部总监的办公室走去。

“是叶经理呀?快坐快坐。”

总监李光笑眯眯道,带着超乎寻常的热情。

“李总监,请您过目。”叶蓝没有坐,直接将手中的文件递给他。

“好好好,哎呀!”李光伸手来接,但不知怎么,资料突然掉落在了地上。

叶蓝刚一动,手立刻被抓住。

李光的面上浮现出让人恶心的猪哥色。

“叶蓝,我给你一万,今晚……”

李光一把拽过她,带着恶臭的嘴亲上她的脸颊,一只手揉上她的胸部。

叶蓝气红了眼,一巴掌在他脖子上挖出几条血印。

李光吃痛,跳脚就开骂:“臭婊子!偷人的破鞋!还装什么贞洁烈妇?!”

叶蓝挣开他,将资料摔在他脸上。

“李光我警告你!要是再敢打我的主意,老娘直接报警,大不了一起失业!”

在洗手间的水龙头下冲了许久,叶蓝的眼泪不停往下掉。

将李光咒骂了千百遍,她是真想把他送进警局!可现在林诚的事还没解决,她不能多惹麻烦。

她只能认了,忍了。

铃声响起,叶蓝拿出电话一看,更是咬碎一口银牙。

“林诚!你还想干什么?!”

“明天上午十点,民政局门口见。”林诚得意道,“记住,带好老子的家产。”

“贱男!”叶蓝掐断了电话。

她不想难受,镜子里的自己却红了眼。

不如离开吧。

离这些人远点,重新开始。

辞职信直接递给了人事部,叶蓝的心空落下来。

陆云庚临时飞去了欧洲参加会议,在他回来前,她要拿下手上这个重要的投资项目,算作对他的报答。

一夜无眠。

第二天叶蓝刚到民政局门口,林诚便开了一辆宝马来。

“滴、滴——”

特地鸣笛了好几次后,陆云庚趾高气昂的下车。

“呦,叶蓝,到的挺早,挤的公交还是地铁,怎么不打个电话给我去接你?你还没坐过宝马吧,夫妻一场我还是会满足你愿望的。”

叶蓝冷眼盯着他,这两年林诚在海外一直哭穷,她将自己的奖金都打给了他。现在这个白眼狼买了车抢了房,竟还有脸在她面前炫耀。

叶蓝直接进入民政局,多看他一眼会折寿。

“你什么态度!”林诚追上去不依不饶。

“你的车,我坐了怕恶心。”

叶蓝直接开门见山道,“照片呢?所有的!”

知道叶蓝的不爽,林诚拿着手里的钥匙转着圈。“照片在包里,我要的东西呢?”

叶蓝将文件夹给他,深吸了一口气平静。

林诚将资料仔仔细细的看了两遍,才满意的点头。

“识相。”

叶蓝的指甲却几乎要插进手心。

快笔签下离婚协议,叶蓝拿着照片走出民政局,心如刀绞。

两年前,她在这里托付了自己的终身,却是将林诚那王八蛋领进家门。而现在,摆脱了林诚,她却没了亲人,没了家,只剩下孤独一人。

回到家,叶蓝掏出那些照片与底片。

烧了所有照片,她和陆云庚,也再没什么牵扯了。

回到公司,李光各种刁难,更将一直对她有意见的方芳提上来和叶蓝作对。

叶蓝忙得焦头烂额时,林诚的电话又打了进来,她直接关机。

下班回到家,刚打开门,就被人捂住嘴强行带进了屋内。

叶蓝一口咬上那只手,传来一声惨叫!

“臭婊子!”

叶蓝被一掌掴倒在地,耳边的嗡鸣声持续了许久。

那男人将房门锁住,打开了灯。

“林诚?!你来干什么?!”看清来人,叶蓝厉声道。

林诚拿出一把水果刀拍上叶蓝的脸:“你还真是讨打,才刚离婚就敢不接我电话!”

冰冷的刀刃贴上肌肤,她吓得声音都有些发抖:

“不,不是,我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我不是故意的......”

林诚拽起她的头往旁边的桌角一撞,轻飘飘开口:“还敢在我面前撒谎,看来需要受点教训?”

叶蓝的嘴角流出了血,额头上也红肿了一块,林诚手中的刀从她的脸上滑到脖子上,叶蓝完全不敢动弹。

“对不起,是我错了,你还想要什么......”

“早这么听话不就好了?”林诚冷淡道。

“苏家小姐身体不好,她弟弟生了病,你去替她捐骨髓。”

“苏家?”

提到这两个字,叶蓝浑身的血液都烧了起来。她侧头盯着林诚,甚至不顾旁边的刀刃,吐字清晰。

“绝对不可能!”

林诚眸光微闪,他早知道苏家是叶蓝的逆鳞,所以才用这样的方式逼迫,可叶蓝竟然还这么大反应。

想到自己的目的,林诚顿时有了底气。

“你想死吗?”

林诚拿起刀一晃,威胁道。

“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去救苏家的人!”叶蓝说完,竟直接往刀刃上撞!

林诚吓得要死,丢开了刀。

叶蓝等的就是这一刻,用尽全力推开林诚,爬起身迅速往外跑。

“救命......啊!”

林诚反应得太快,追上去再次把她压倒在地。女人柔软姣好的身体在身下挣扎,林诚全身的血液都冲到了头顶。

“叶蓝,想想结婚两年我还没睡过你,倒是让那个野男人抢了先!”

林诚捂住她的嘴,又控制住她的双手扣到头顶。看着她坚挺的胸,他的眼一下就红了!

“白娶了你两年,来波分手炮倒也够味!”

叶蓝的嘴好不容易得到自由,胸口却突然凉了一片,林诚已经扯开了她衬衫的纽扣。

叶蓝惊慌:“林诚你这个畜生!我们已经离婚了,你这是强暴!”

林诚一把撕扯掉她的裙子,狞笑道:“等老子上了你再拍些裸照,看你怎么报警!”

“你无耻!救命啊!”

叶蓝疯狂呼救,却被林诚重重扇了一巴掌。

“草,不就是只破鞋,老子偏要干死你!”

叶蓝被打的头晕目眩,这时,林诚已经伸出手去解自己的皮带!

从未有过的刺激感让林城浑身激动,手也颤抖的不行,皮带越解越紧。

“妈的!关键时候掉链子!”

林诚咒骂一声,松开扣住了叶蓝双臂的手,低下头去扯自己的皮带。

终于解开,林诚大喜。

刚抬头,一道寒光从眼前闪过!

“啊啊啊啊啊!!!!”

一声惨叫划破夜幕!

林诚捂着大腿在地上痛的打滚,血流了一地。

叶蓝再没力气爬起来,坐在地上紧紧握着刀。

“切偏了,没能废了你这个禽兽,算你走运!”

“臭婊子!我要杀了你!”

林诚几乎发狂,若不是他反应快,刀切掉的就是他的命根子了!

叶蓝暗中寻找手机,她已经没力气反抗,只能向外界求救。

林诚看出她的意图,忍着痛爬向叶蓝,准备动手!

突然,房间响起了铃声。

林诚瞬间下破了胆!

连裤子都没穿好,林诚慌忙逃出了房间。

叶蓝艰难的爬过去锁好房门,直接瘫倒在地。

一遍遍响起的铃声犹如天籁,她轻轻闭上眼。

那不是谁的电话,而是她之前设置给奶奶打电话的闹钟提醒。

冥冥之中,奶奶救了她。

警察来取证血液后,叶蓝心情沉重。

她和林诚现在算是彻底结了仇。

半夜接到电话,她迷迷糊糊按下接听。

“贱人,想找警察搞我?老子现在有关系了,警察也不敢动我!你给我等着!”

猛地从床上弹起,后背被冷汗湿透。

叶蓝睁大着眼,一宿无眠。

整整三天,叶蓝如同惊弓之鸟,而林诚却杳无音讯。

想到他被自己伤的不轻,叶蓝微微放松,将心思投进工作。

等拿下这个项目她就立刻离职,躲开林诚。

投资项目的策划案在第四天完工。

会议上叶蓝提出方案,获得多数支持。

方芳却突然站起身:

“我举报叶经理是内奸,用其他集团新项目的创意方案去竞标这次的项目,旨在抹黑公司名声,助对手公司得标。”

“莫名其妙,你这是污蔑!”叶蓝反驳。

“这是我们刚更新的其他企业优秀创意合集。”

方芳摆出一叠资料,从中抽出一份放上投影仪。

“这一份便是叶经理抄袭的方案。”

屏幕上那款对手集团昨天刚出的产品创意资料,竟与她的策划案主体有八分相似!

众人的目光变得不善,而叶蓝神色铁青。

“听说叶经理向人事部递交了辞呈,这个就是你跳槽的投路石吗?”

李光阴着脸盖棺定论。

“叶蓝停职,等待接受公司调查。”

小编有话说:

提到这两个字,叶蓝浑身的血液都烧了起来。她侧头盯着林诚,甚至不顾旁边的刀刃,吐字清晰。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