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紫雯穆梓铭小说结局是什么 贪欢全文免费阅读

2018-05-07 16:00:31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母亲的天价医疗费让她不堪重负,她只能卖了自己用来救自己的母亲,一夜激情,她被蒙住了眼,不允许看买了自己身子的男人一眼,第二天,她拖着疲惫的身体拿到了母亲的救命钱,可是这一份孽缘也将她拖如无边的地狱。

rqikdye0o7b8ayhk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母亲的天价医疗费让她不堪重负,她只能卖了自己用来救自己的母亲,一夜激情,她被蒙住了眼,不允许看买了自己身子的男人一眼。

第二天,她拖着疲惫的身体拿到了母亲的救命钱,可是这一份孽缘也将她拖如无边的地狱。

小说试读

雨夜的都市,霓虹初上,躁动在蠢蠢萌发。

一辆奥迪A6,疾驰在通往郊区的路上。

奥迪的后排座上只坐着一个看起来有些单薄瘦弱的少女。她的眼睛,被一块黑布蒙着,她的手,被捆在后面。

乍看似一起蓄意的绑架,实则不然。这是一场你情我愿的契约的交易。

这名少女叫顾紫雯,今年十八岁。

今夜,她要和一个金主做生意。

她将售卖自己的第一次,作为报酬,金主需支付二十万给她。

车子停在一座山地别墅前。刚停车,别墅里就走出来一位年约五十的菲佣,她小心翼翼的将顾紫雯搀扶下车。一路上遇到障碍物也是尽心尽力的提醒她。

将紫雯安排到二楼的主人卧室里,菲佣提醒了她几句,“先生大概还有一个时辰到家,你先候着吧。”

紫雯手被束缚着,眼睛也看不见,慢吞吞的坐在床沿上,便安静的侯着。

菲佣叹了口气,大概对紫雯的笨拙有些不满,她走到紫雯身边,道,“还是我来帮你吧。”

不等紫雯回应,她已经主动的替她脱了鞋袜,脱了外套,让她躺在舒适的床上,替她拉了被子盖着。

紫雯等了许久,瞌睡袭人。

这几天为了照顾父亲,她几乎没睡过觉。现在她的身体一沾到床,她便被浓烈的睡意袭击。

她真的就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朦胧中,她感觉有一双大手,替她解除了身上所有的束缚。

紫雯的瞌睡一下子没了。她瞪着大大的眼睛,却只能看看黑夜一片。

她的眼睛还被蒙着呢?

她觉得浑身上下一片凉意侵袭,虽然未经情事,但是十八岁的她,也对性有初步的认知。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她是知道的。

她紧张得全身僵硬。

“放松,我会很轻的。”她听到一道醇厚的大提琴音,性感得撩人心弦。

她瞬间便放松了不少。

她猜想,能有这种迷人声线的男人,应该长得不差吧?

虽然这场交易与情爱无关,虽然这场交易她无法看见,不过不管怎么说,她还是希望对方长得好看点。

男人似乎很满意的她的反应,他整个人压下来,那是很沉的重量,紫雯瞬间觉得自己快被压得踹不过气来。

她的腿蹬了蹬,竟然踢到对方的膝盖上。

这人是有多高?

“对不起!”紫雯有些不好意思,生怕自己的零经验会给对方带来不好的感受,进而影响这场生意。

他调整了姿态,她瞬间觉得身上轻了不少。就在她懊恼自己的敏感疏离了对方时,男人的唇,却不经意的攫住了她的樱桃小嘴。

侵占性的吻,霸道而专制,她不懂得如何换气,只是生涩的应战,很快就因为缺氧而感到要窒息。

她猛然推开男人,大口大口的吸着气,男人轻笑。笑声邪魅,勾人魂魄,令人销魂。

哪有人的声音这么好听?

顾紫雯总觉得物极必反。

拥有这么天籁的声音说不定这男人长得奇丑无比?

男人放过她的唇,辗转其他地方。

他一路向下,她倏地紧张得全身蹦成一条弦。

他攻城掠池,如帝王一般在他的城池里任意妄为,而她是被他俘虏的奴隶,将自己无条件供上,任他承欢。

直到,他来到这片无人开垦的花海……他兴致盎然……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被硬生生断成两半,她痛的抓住他的手臂,指甲也几乎掐进他的肉里。可还是没忍住拼命的喊了出来。

“好痛!”

那一刻,她流下了屈辱的泪。

他把她,从少不更事的少女,变成了一个女人。

他的动作略微迟缓,为了迁就她的脆弱。直到她整个人放松下来,他又开始驰骋于花海中。

他引领她攀登了一个又一个巅峰。

似乎为了充分利用这二十万的价值,完事后,他并没有让人立即带走她。

她躺在他旁边,木偶似得动也不动。

旁边,他均匀的呼吸落进他的耳朵,她忽然生出一种冲动,她好想摘了眼睛上的黑布看看他的样子。

哪怕一眼也好。

她的手刚触摸到黑布,一只强有力的手按住了她,她听到他冷冽的声音,“如果你不遵守游戏的规则,是不是我也可以不履行我们的协议?”

她怕他事后赖账,赶紧乖乖的认错,“抱歉,先生。”

他生气了,为了惩罚她,忽然将她拉进怀里,采取了一个十分屈辱的姿势,将她又欺负了个遍。

然后,他走下床,径直去了卫生间。

她听到里面传来水龙头哗哗的声音。

她确信这个时候,她不在他的管制范围内。

实在经不住内心的驱使,她偷偷的将黑布往上拨开,她看了一眼周遭的环境后,立马又遮上黑布。

可是这一眼,却让她震惊非常。

这人一定很有钱很有钱。

因为这间卧室特别大,比她们家的客厅还大好几倍呢。

而且,房间里到处挂着名贵的字画,多宝阁上摆放着十分古旧的文物和玉石。

更让人望而生畏的是,房间的装潢十分奢华,满屋用高昂的高分子材料吊顶,辅以成排的射灯,墙面用米黄的天然大理石,地面是复古的玻面砖。硕大的樱花,从玻面砖里透出来,栩栩如生。

紫雯叹,果然人比人气死人。

她们家穷的家徒四壁。

很快,卫生间的哗哗声消失。紫雯琢磨着他大概在穿衣服,她想,等到天明后,他应该就会送走她吧?

事实上,没有等到天明,他径直走到她面前,问她,“你要不要洗个澡?”

她犹疑了一瞬,想到自己并没有干净的衣裳,她摇了摇头。

还是回家再洗吧!

“那好,我让菲佣过来给你穿衣服。”他说。语气不冷不热,只是抑扬顿挫,特别有魅力。

她不想别人看到她的身子,她猛烈的摇头,“我可以自己来。”

他迟疑了一下,最后竟然依从了她。

他将她的衣物,一件件递到她手上。

他绕有兴趣的望着她摸着自己的衣服,辨识正反,然后在他的眼皮下瑟缩的穿上内衣。

他发觉自己的某个部位又有些反应了。

“shit!”他骂了自己一句。

却吓得紫雯以为自己做错了事惹得他不开心。

她将小内内提在空中,整个人凝滞了一下。

发现她内外弄反了,他走过去,将她的小内内拿过来,将外面的翻出来,“把腿打开。”他命令道。

她听话的照做。

他替她穿上所有的衣服!

然后他站起来,往外喊了声,“阿妈,让贤叔准备车,送她离开。”

外面响起阿妈愉悦的声音,“哎。知道了。”

司机将顾紫雯原路送了回去。

她依然是被蒙上了眼睛,被捆上双手。

不同的是,她的手上,多了一张金色的银行卡。

奥迪车行驶到市中区后,刻意饶了几圈。然后停在人民医院前,司机对她说,“你可以下去了。”

顾紫雯取下眼罩,长久的黑暗让她的眼睛无法适应炫目的白,她揉了揉眼睛,看到司机带着墨镜,口罩,显然是刻意隐藏自己的身份。

那个要了他初夜的男人,做事还真是谨小慎微。连她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女,他也全力防备着。

她知道,茫茫人海中,她以后恐怕是再也见不到他了。

紫雯心里涌起一阵莫名的失落。

紫雯刚下车,奥迪车便绝尘而去。

紫雯目送着奥迪车疾驰而去的影子,忽然眼睛一亮,她看到一排数字:821016。

紫雯用心将它记了下来。

紫雯沮丧的揣着卡,来到医院的住院部窗口,报了父亲的姓名后,将金卡的钱缴了十万进去。

再到住院部时,紫雯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她的母亲看到她,指着她的鼻子臭骂一通,“昨天晚上你去哪儿了?你爸都快死了,你还有心情出去鬼混?今天你不给老娘交代清楚,看老娘不打断你的腿。”

紫雯在她妈的手掌落下来的前一秒,闭上眼睛冲口而出,“我去借钱了。”

她妈的巴掌缩了回去,“你跟谁借了?借到没有?”

紫雯吸吸鼻子,“跟所有亲戚,朋友,同学借了一圈,筹了十万,够爸爸动手术的了。”

她妈妈立即笑逐颜开,“还是我家紫雯有本事。”

紫雯苦笑。

父亲很快就动了开颅手术,手术很成功。

一家人都很开心。

父亲养了一阵也能开口说话了。

只是与他们的心情截然相反的是,紫雯却时不时流露出愁容。

有时候一整天发呆。

父亲偶尔会关心的问一两句,“这丫头怎么了?”

母亲白她一眼,没好气道,“准是高考考差了。心里不舒服呗。”

转头又安慰自己的老公,“你也别替她操心,一个丫头片子,读出来也没用,到时候嫁人了还不是别人家的。幸好我们有二弟,我们把他好好培养出来,等我们老了也可以享享他的清福。”

紫雯听到她父母的谈话,气不过插话进来,“你就是重男轻女呀。现在什么时代了?你还那么封建?你儿子那么好,为什么不让他去为爸爸筹医药费?”

“瞧瞧,这丫头学会顶嘴了。以后还能指靠她?”

紫雯不再辩驳她的母亲。反正在她心里,始终就是儿子好。女儿就是替别人家养的。

紫雯心情不好,其实不是因为高考的缘故。

而是这几天,她的身体出现了一些特殊的反应。

她早晨起来会头晕,会呕吐。

她担心那一晚没做避孕措施会导致自己怀孕。

可是最糟糕的事情出现了,她和母亲吵架后,她竟然晕倒在医院的走廊上。

医生们将她抱到病房,为她做了个全身的检查。然后将她晕倒的原因告诉给了她的母亲。

“你的女儿怀孕了。”

紫雯妈刹那间觉得天旋地转。

“这个挨千刀的,竟给我做丢脸的事。她要做娼妇,为什么不背地里偷偷的来?还把肚子给弄大了,这让我怎么抬头做人啊?”她骂骂咧咧道。

紫雯悠悠然醒来,听到母亲骂的那些极尽难堪的字眼,流下心酸的眼泪。

医生善意的提醒紫雯妈,“你应该问问她,她爸的手术费是从哪儿来的?”

紫雯妈猛地如梦初醒,随即又嚎啕大哭起来。

“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我自己没本事,还连累女儿……”

紫雯虚弱的告诉她妈,“妈,你别担心,这个孩子我不会要的,等我们回家的时候,没人知道我怀过孕。”

紫雯妈停止哭闹,“对呀,只要拿掉孩子,就没人知道你怀过孕。”

可是医生的话却将她们的梦彻底粉碎,“你女儿天生子宫内膜薄,如果流产,只怕以后再难怀孕。”

“什么?那和不下蛋的鸡有什么区别?哪个男人会要一只不下蛋的鸡?难不成要我们老的养她一辈子?这绝对不行。医生,我们暂时不流产了?”紫雯妈拉起紫雯就走。

那一夜,紫雯的父母商量了一晚上,说是商量,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唉声叹气。最后二老一致决定:保住孩子。

他们给紫雯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你有了孩子,就算不嫁人,将来老了也有个依靠。”

紫雯焉能不知他们的想法,他们怕她下不了蛋,嫁不出去拖累他们一辈子。

紫雯将所有苦水吞进肚里。

当她的父亲痊愈出院后,她的肚子已经微微隆起。

回家的路上,他们将她远远的扔在后面,生怕她离得近,别人的唾沫星子吐到他们脸上。

紫雯也懂事,刻意和父母保持很远的距离。

车上的人看着紫雯,窃窃私语,“你们快看那个女孩,她是不是怀孕了?”

“天啊,这么小就怀孕了?她的父母怎么管教的孩子?”

“现在的孩子,愈来愈没皮没脸的。”

“我女儿要是这样,我就去跳河……”

……

紫雯一直低着头,巴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而她的父母,在边上坐着,沉默着。

紫雯偷偷睨了一眼她的爸妈,她的心仿佛被鞭子抽了一下。

他们怎么能看着她受人嘲笑而无动于衷?

好不容易下了车,紫雯的父母以最快的速度下了车。

紫雯咬着唇,拼命不让眼泪流出来。

等车里的人都下了,紫雯才慢吞吞的下车。

可是她的父母,却不见了踪影。

他们巴不得甩掉她这个笑柄。

紫雯的心,支离破碎。

拖着铅重的步伐,她一步步向山上走去。她尽量走一些绕路,这样就能避开熟人。

天黑十分,紫雯才走到家。

她的父母早已回来,连晚饭也吃了,看到她,紫雯妈没好气道,“怎么才回来?饭给你留在锅里,自己去盛饭。”

紫雯咀嚼着还剩一点热度的白米饭,泪珠再也忍不住,簌簌而下。

她为了救父亲,出卖了女孩儿最珍贵的东西。

她的父亲得救了,他们却嫌弃她给他们丢人现眼。

“哟,你哭个啥劲?你老娘我都还没哭,你哭什么?你给老娘的脸都丢尽了。”紫雯妈走过来,冷不防看到自己的女儿在哭,她反倒气急败坏起来。

“顾紫雯,老娘跟你说,以后你就躲在你的房间里,不许出来。听到没有?”

紫雯乖乖的点头。

紫雯妈才骂骂咧咧走开了。

“生了个赔钱货。造孽哦!”

从那以后,紫雯便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极少出来。

日子一天天流逝,她的肚子愈来愈大,孕妇的体征用宽大的衣服已经遮蔽不了。

本来躲藏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虽然时不时被母亲奚落几句,但是大多数时候,紫雯觉得日子都是过得安宁的。

直到有一天,她同村的好朋友陈静来找她。

紫雯妈骗她说,“我家紫雯不在家。”

“她去哪儿了?为什么我每次来她都不在家?”陈静嘟哝道。

紫雯妈没理她,想这个小姑娘受了冷落自己就会离去。

陈静却并没有离去的意思,她跟紫雯妈闲聊起来,“阿姨,紫雯的大学通知书拿到没有,她跟我填的一个学校,我们考的分数也差不多,眼看入学的时间快到了,她东西准备好没有?”

紫雯妈没看她,手里提着调制的鸡鸭饲料,一边撒向鸡圈,一边心不在焉道,“哟,上大学呀?我家紫雯没那个命。他爸前段时间不出车祸了吗?家里被掏的干干净净,哪有钱给她读书啊?再说了,不就是个师范学院吗,读出来有什么用,当个老师,就只能喂饱自己而已。”

陈静摇摇头便走了。

紫雯在里屋听到她妈说的话,气的走出来理论,“妈,我的通知书呢?你没有权利剥夺我上大学的机会。你没钱,我自己出。你把通知书给我!

紫雯妈丢了装饲料的桶子,双手叉腰指着紫雯大骂起来,“你不看看你自己的样子,你是想去学校丢人现眼吗?再说了,上大学要好几千的学费,我们家哪里来的钱供你读书?”

“妈,我可以申请休学一年,明年再去上学。但是你得把我的录取通知书给我。我不用你操心我的学费,我自己出。”紫雯很庆幸自己没有把卖初夜的钱全部交出来。以她妈的性格,她有钱也舍不得在她身上投资一星半点。

紫雯妈听出弦外之音,忽然笑眯眯的对紫雯道,“你跟老妈老实交代,你那天把自己卖给谁了?他究竟给了你多少钱?是不是不止十万?我女儿长得这么水灵,总得卖个好价钱吧!”

紫雯羞得无地自容。转身气呼呼就走了。

她妈似乎是头脑开窍了,屁颠屁颠的跟着紫雯进了屋,缠着紫雯喋喋不休的问,“你告诉老妈,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他很有钱是不是?如今你怀了他的孩子,不能这么便宜了他!”

“妈,我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他有没有钱。我们只是做了一场交易,我拿到钱,他要走我的初夜。就这么简单。”紫雯十分头大,她太了解她妈,如果给了她希望,她就会死缠烂打的追究下去。

偏偏她妈认定对方是个金矿,大有不挖出金子誓不罢休的势头,“臭丫头,你别瞒我。你被人干了一夜,你会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你会不知道他住哪儿?”

紫雯羞愧的捂着耳朵,她实在不想听母亲说这些粗俗不堪的字眼。“不知道。他们蒙上了我的眼睛,将我带到很远的地方。我是蒙着眼睛和他做的,所以他长什么样子,我不知道。”

泡沫被粉碎。

紫雯妈气的出口大骂,“你怎么就这么犯贱?你他妈的被人干了都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万一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呢?”

紫雯将脸埋进被子里,一个劲嚷起来,“妈,你别说了。”

她妈又吵了她几句,才骂骂咧咧的走了。

紫雯整理了下头绪。其实那个人也不是做的无懈可击的。她记得接送她的奥迪车的车牌号……她还偷偷看过他的卧室……

只是这些隐私她绝不会告诉给她的母亲,她母亲的贪婪注定她会不顾及女儿的丑闻对他穷追不舍,到时候受伤的是她自己。

大学,她期望了这么多年,竟然变成了遥不可及的梦。

村里关于紫雯的谣言愈来愈多。

她们说紫雯生了见不得人的病。

谣言的可怕,在于众口铄金。

有一天,顾家大房的婶婶亲自拜访紫雯妈。“弟媳,我问你,你家紫雯是不是被人那个了?”

紫雯妈矢口否认,“大嫂,你听哪个谁的?我家紫雯好好的,无凭无据谁这么丧尽天良的要咒她?”

顾大婶脸上流露出难色,似乎下了很大决心才说出来,“你家二弟,逢人便说他姐怀孕了,在家里养胎呢?”

紫雯妈脸色剧变,“这个死兔崽子。”

顾大婶察言观色,基本坐实了自己的猜测。“所以你家紫雯,真的被人强了?”

“啥?”

“就是……哎,就是被人糟蹋了?”

紫雯妈惊得从板凳上跳起来,“谁他妈这么缺德咒我家紫雯?我呸。她是心甘情愿替人怀孕的,这不是为了救她爸,才一时糊涂做了蠢事吗。”

顾大婶赶紧捂住她嘴巴,“你这么大声不怕外人听了去?那岂不是丢我们顾家的脸吗?”

“那怎么办?”紫雯妈一下子没了主意。

“几个月啦?”顾大婶问。

“算起来该有四月了。孩子特别显怀,孩子的肚子已经藏不住了。”紫雯妈一脸愁容道。

顾大婶埋怨起来,“为什么不打掉?”

“打掉了以后就生不了,而且还可能有生命危险。城里的医生说的。”紫雯妈唉声叹气道。

小编有话说:

紫雯咀嚼着还剩一点热度的白米饭,泪珠再也忍不住,簌簌而下。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