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秦暖顾炎小说最新章节 如果缘只到遇到秦暖目录

2018-05-07 15:54:44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人是一种充满了不满足的生物,得到的越多,奢求的也就越多。秦暖在那一年爱上了顾炎她情愿在他的影子里陪伴着他,但是离得越近,她就越想和他一同站在杨光下,幻想着有一天,他能温柔的牵起自己的手走向婚礼的殿堂,可是现实把她的梦打碎了。

i8ulxqy59on7rpjx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目录

第一章 你这样做,对得起姐姐吗?

第二章:跪到天亮。

第三章:你和顾炎离婚吧。

第四章:我们离婚吧

第五章:你真tm贱

第六章:你跟我走

第七章:监狱受辱

第八章:真相大白

第九章:给她道歉

第十章:救救我的孩子

小说试读

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一辈子心甘情愿做他的追光者。但嫁给了不该爱的人,就会想要得到的更多。

半夜十二点,门“咣当”一声被人从外面踹开,熟睡的秦暖吓的一哆嗦,身子刚刚坐起便被满身酒气男人压在身下。

睡衣被男人温柔地褪下,熟悉地吻落在秦暖的锁骨上,力度把握地刚刚好,生怕弄疼了她。

只有秦暖知道,这熟悉地吻并不属于她!

男人动情地在她的耳边***出声:“秦璃……秦璃……我爱你。”

一声声秦璃像刀子一样割在她的心尖上。

“秦璃,乖,我不会弄疼你的。”男人带着醉意的哄声,吻像巴掌一样落在她的脸上。

结婚两年了,每次发生关系都是他喝醉酒,而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会对她温柔。

秦暖眼眶发红,一巴掌扇过去,“顾炎!你看清楚了,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秦暖,不是秦璃!”

巴掌结结实实挨在他脸上,顾炎瞬间清醒过来,抽身而出。

“你没资格提她的名字!”

“她已经死了!”

“秦暖!”顾炎脸色阴沉,修长的手指捏住秦暖的脖子。

顾炎眼中带着浓浓地恨意,“若不是因为你,她怎么会死!”

“顾炎,我最后说一次,不管你信不信,三年前,我没有下药睡你,更没有理由安排人撞死最疼爱我的姐姐。“秦暖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

往事重提,顾炎忍不住努火。

他用力,将她推开。

“砰“的一声,秦暖的头撞到了桌角,血顺着脸颊流出,疼得她眼冒金星。顾炎从公文包里抽出一沓文件,劈头盖脸地砸向秦暖,“照片上的人是不是你?合同上的签名是不是你?”

“我没有……这些是伪造的!”秦暖梗着嗓子反驳。

秦璃的死亡对于秦暖来说就是天塌了,在母亲去世后,秦璃是唯一对她好的亲人,她怎么会故意设计去找人撞死她?当年的事她很自责,所以不管顾炎怎么对她,她都可以忍。

但秦暖绝对不能忍受顾炎把这莫须有地东西扣在她的身上。

“敢做不敢认,秦璃真是白疼你了。”顾炎面露嫌弃,“你的爱,真脏。”

她暗恋他十年,别人或许不知,但他心里最清楚。

整个事件的受益人只有她一个,所以不管她怎么解释,他都认定主谋是她。

秦暖咬了咬下嘴唇,佯装镇定,“那又怎样?你还不是娶了我!“

“秦暖!我为什么会娶你,你心里并不清楚吗?“顾炎怒吼,“要不是因为你假装怀孕,爷爷逼我娶你,最后怎么会给秦璃一个不守交通规则活该被撞的结局。”

“顾炎,我最后说一次,我从来没有假装过怀孕!”

“那孩子呢?”顾炎一想起结婚后,在爷爷强烈要求下带她首次产检,医生说她并没有怀过孕时的场景,他就气得五脏六腑疼。

秦暖盯着他,看着顾炎眼里的愤怒和怨恨,忽然她笑了。

笑自己不自量力,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更笑顾炎眼瞎,一个商业奇才竟然连这么浅显易见得bug都看不出。

她爱他十年,从未有过打扰,一直默默地埋在心里,心甘情愿追随他的影子。

若真的是她设计的。她怎么会让他这么轻易发现呢?

秦暖地笑刺痛了顾炎的双眼。

每每想起秦璃哭着离开,被撞得面目全非地样子,他的心就痛的无法呼吸。

他身体微微前倾,一只手捏住秦暖的下巴,力气大的仿佛要把它捏碎,另一只手双指毫不留情地摁住秦暖流血的额头,用极其冰冷地声音,“痛吗?痛就叫出来啊!”

秦暖下嘴唇都咬出血了,愣是一声不发出。

顾炎痛恨极了她这种隐忍的样子,收住自己的手,“不要忘了,明天是秦璃的三周年忌日,知道该怎么做吧?“

秦暖当然知道。

每年姐姐的忌日她都会被罚跪在墓前一整天来赎罪。

即便是没有顾炎地要求,她也会来。

只是今天,她还没有跪多久,就开始下起了小雪。空旷地墓园里只有她一个人,阴森地让人害怕。

秦暖望着墓碑上的照片,眼泪簌簌流下。

三年来,她终于鼓起勇气张开嘴发出声,“姐,我好想你。”如果死的人是我就好了,你和顾炎一定很幸福。对不起!

雪越积越厚,秦暖的膝盖被冰凉地雪刺的生疼,她僵直地站起身子,刚要敲打一下,就听见某个令她厌恶至极的女人的声音。

“秦暖!是谁让你起来的?“

秦暖转过身,看见秦凉挽着顾炎的胳膊,怒火涌上头,冲过去就把她拽开,“你放开我老公。“

“顾炎哥哥,你看妹妹就像个泼妇,居然在大姐墓前就发疯。“秦凉变本加厉,偎在顾炎的怀里。

顾炎摸了摸秦凉的头以示安抚,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乖,我们不跟泼妇一般计较。“

“顾炎!你是她妹夫!”他从来都没对她笑过,除了十年前那次,唯一的一次。

顾炎扯开秦凉,站在秦暖对面,用王者地姿态俯视她,“你不是也上了你姐夫吗?“

“你……“秦暖气得后退两步。

顾炎扯嘴一笑,俯在她的耳边,用极其戏谑地语气,“她比你的味道更美,你们秦家女儿真贱!“

秦暖受不了了!她只是爱他,凭什么要羞辱整个秦家。

“顾炎,不要忘了秦璃也是秦家的女儿!”

顾炎绕过秦暖,伫立在墓前,缓缓开口,“她不是,她只是用了你们的姓。“

是的,没错!秦璃并不是秦暖的亲姐,是她爸妈好朋友家的孩子,因秦璃父母意外身亡,秦暖爸妈便收养了她。但她们的关系比亲姐妹还亲。

“顾炎!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秦暖心里的顾炎,是个温暖又温和地大哥哥,会对她姐姐言听计从,由不得任何人说秦家一句不是。

“呵,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你。“顾炎嘲讽道。

“顾炎哥哥,爸妈催我们回家吃饭啦,不要打扰姐姐在这里赎罪啦。“秦凉嗲嗲地声音在这风雪天里让人忍不住发抖。

望着秦凉挽着顾炎离去的背影,秦暖闭上双眼躺在雪地上,看见漫天飞舞地雪花,冰凉地泪水从眼角流出。

是啊!她怎么能忘了顾炎认定姐姐的死是她造成的呢。

对于秦暖来说,世界上最残忍的事情大概不是被冤枉,而是顾炎从不爱到厌恶她。

在雪地里跪了一天,体力再好的人也经受不住的。

秦暖是被顾炎的秘书拖回去的,用了好几条被子和热水袋才暖了回来,刚喝完王妈熬得姜汤,就被她爸喊回了娘家。

一进家门,秦暖就闻见了饭香,秦爸爸贴心地给她递过一个暖宝宝,准备好鞋拖。

饭桌上,秦爸爸更是一个劲儿的给她夹菜。

这股热乎劲儿仿佛回到了小时候。若不是秦凉她妈一个劲儿拿筷子戳秦爸的手,差点她都以为那个爱她的爸爸又回来了。

“爸,你说吧,什么事?“秦暖开门见山。

话题被打开了,秦爸也没有了刚才的谄媚笑,直接从旁桌拿过一张支票推到秦暖面前,“和顾炎离婚吧。”

“为什么?”秦暖一脸震惊,当时她说她不要嫁给顾炎的时候,爸爸为了生意不散场逼着她嫁,现在又来要她离婚,这是她的亲爸?

“你妈昨天晚上托梦说你过的不幸福,拜托我劝你离开他。”

秦书和的谎言真是假的不能再假。若是不提她妈还好,一提她妈,秦暖内心最痛地伤疤又被揭开了。

“爸!十年前你不顾我妈在ICU,单方面离婚,娶了这个女人,还向世人公布了你的私生女秦凉,凭什么有自信我妈会托梦给你?”秦暖嘲讽道。

秦书和脸沉了下来,使劲拍了下桌子,“放肆!跟你妈一个德行,管不好自己的男人,就知道瞎掰掰!”

秦暖不懂秦书和什么意思。

“秦凉怀孕了。你马上和顾炎离婚,让他们两个结婚。”秦书和的语气里充满了不耐烦。

“什么?”秦暖不可置信地看着秦凉。

秦凉站起身子,直接将一份孕检报告甩在秦暖面前,“姐姐,我劝你最好主动离开顾炎哥哥,否则被顾炎哥哥赶走就太丢失脸份了。”

秦暖觉得自己要疯了!

为什么所有人都逼她!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秦暖一把将桌子掀了个底朝天,盘子碗噼里啪啦碎了一地。幸好秦凉和她妈躲得快,并未受伤。

秦书和一巴掌甩在秦暖的脸上,“没教养!”

秦暖呵呵冷笑两声。

“爸!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爸!顾炎说的没错,秦家女儿个个贱的要命,一个成了他老婆,一个成了他情人。”

秦凉抢先一步将巴掌落在秦暖脸上。

秦凉用了十足地劲儿,疼的秦暖感觉像牙掉了一样。

“不许你这么说顾炎哥哥,他说了他爱我,和你结婚是迫不得已!”秦凉因十几年没名份,所以秦书和总觉得亏欠她,要什么给什么,恨不得把世界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她,娇生惯养,公主病,该有的她都有。

秦暖对这个家已经失望了,在十年前就失望了,现在唯一有血缘关系的爸爸不但不谴责他的私生女怀了她老公的孩子,还逼她离婚让位,她的心已经死了。

“我是不会离婚的,我就算死也会霸占着顾太太地位置,有本事你就把孩子生下来!”顾炎,她是绝对不会让的。

夜幕降临,向城最贵的饭店灯火通明。

秦暖双手推开888包间房门,目不斜视地朝顾炎和秦凉地方向走去。

不顾其他人的目光,她端起顾炎喝剩下地半杯红酒,微微欠身碰了一下秦凉地酒杯,“祝姐姐生日快乐!”

酒全部下肚,秦暖微微一笑,直接将酒杯砸在地上,“哦,天呐!真不好意思,手太滑了。“

在座的都是秦书和商场上的重要合作伙伴,老脸上挂不过去,起身就给了秦暖一巴掌,“秦暖!你闹够了没有!今天是你姐姐的生日。”

巴掌结结实实地挨在她的脸上,秦暖痛地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从小到大,她的父亲从未给她专门庆过生;结婚两年,他的老公也从来没有对她说过一句生日快乐。

她嫉妒地快要疯了,她嘶吼着,“我只有一个姐姐,她叫秦璃!”

“秦暖,你有什么资格提大姐的名字,要不是因为你我们这个家会变成这样吗?“

秦暖觉得自己要崩溃了,她一把将秦凉推开,转身又把桌子上的饭菜挥到地上,场面一度混乱,她就像是个泼妇一样。

“顾炎哥哥,这该怎么办啊?一定是因为我怀孕了妹妹不高兴才会这样。”秦凉挽着顾炎地胳膊不让他离开自己。

“秦凉,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个交代。”对于他来说,娶谁都一样,爷爷已去世,他早就想和秦暖离婚了。

他扯着秦暖的头发,强制性地把她塞进洗手间。

“秦暖!你知不知道今天来的都是顾秦两家商业上的合作伙伴?”顾炎地语气很平静,但在这卫生间里总让人觉得气场快要溢出来了。

“你是我老公,从来都没有陪我庆过生,凭什么去陪她?“秦暖昂着头。

顾炎轻蔑笑出声,“秦凉怀孕了,是我的。“

秦暖瞪大双眼,他也知道了?也对,秦家见从她身上下不了手,肯定会转移到顾炎这里。

“我们离婚吧。”

“不!不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你爱的人是秦璃,怎么会让秦凉生下你的孩子?“秦暖紧紧地抓着顾炎地手,”一定是因为我刚刚给你丢脸了,是不是?“

“我去给那些人道歉,我保证不会让让你的公司丢失一笔生意,以后我会好好地做你的贤内助,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绝不给你丢脸,求求你不要和我离婚好不好?”

我只有你啊……

顾炎看着她这卑微下贱地样子,更加恶心。

“我爱秦璃,但她被你害死了,所以娶你和娶秦凉没有什么两样。“顾炎勾起她的下巴,极其蔑视,“现在她怀孕了,你该让地儿了。”

三天时间到。

秦暖被警察扣留,监狱里根本就不是人呆的。

进去第一天,她就被同屋的几个人将头摁在带有冰凉茬子的水里,还把她的被子泡在水里,强迫她盖着这个被子在地上睡。

这一晚,她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穿心刺骨地冷。

进去第二天,她被同屋的人怼在墙角里,冲着她撒尿,还不让她洗。

这一晚,她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痛打落水狗。

进去第三天,她被同屋的人扒掉衣服,赤.裸地站在冰凉地水盆里,两个人压制着她,另外几个人像猥琐男一样摸她的胸。

这一晚,她知道了,什么叫做绝望,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她拼命地反抗,都无效,只要不弄死人,看管的人都假装看不见。

三天,她被保释出来。

是史源生,顾炎地发小,一个和顾炎一样在向城只手遮天的富二代。

车上,史源生把手搭在秦暖的肩上,“和他离婚,跟我?恩?”

秦暖推开他的手,脸上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不要闹!带我去见顾炎。“

史源生一脚踩住刹车,扳住她的肩膀,眼底里带着愠怒,“他都对你这样了,你还要去找他?秦暖,你是不是贱!“

秦暖沉着脸,推着车门就要下车。

史源生“滴“的一声上好锁,”好了姑奶奶,我错了还不行么。我现在就带你去找那个王八蛋。“

车子再次启动。

秦暖缓缓开口,“史源生,你说的没错,我就是贱!两年前我就不该嫁给他!可是我爱他,哪怕是他误会我,还是把我送进了监狱,受尽了屈辱,我还是爱他。”

“和他在一起,很痛;但是一想到离开他,我的心就像死了。我不能没有他。”

她永远不会忘记,十年前在她最无助的时候给他一颗大白兔,安慰她的小哥哥。

史源生缄默。他又何尝不是呢?

路上,秦暖终于收到她花重金雇的侦探发来的消息,是秦凉和顾炎秘书出轨的照片。

秦凉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她不能让顾炎背这个锅!

不知是不是巧合,她刚下车顾炎就上了车。

她扒着车窗,“顾炎!你下来我有急事跟你说。”

顾炎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关上车窗扬长而去。

她紧跟着他到医院才得知:秦凉自杀了。

她赶到的时候,秦凉已被推进抢救室。

高美丽不由分说地就给她一巴掌,“你这个扫把星!还有脸来,是觉得害我们家凉凉害的不够惨吗?我告诉你凉凉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非弄死你不可!“

秦暖一脸懵,她刚刚出狱,秦凉的死跟她有什么关系?

顾炎把一沓照片摔在她的面前,“这些都是你弄的?“

是秦凉和顾炎秘书的亲密照,跟她手机里的那一份一模一样。

“不是我!“这么短的时间,她根本就来不及冲印。

顾炎夺过她的手机,打开她的邮箱,“这是什么?原件都在你邮箱里躺着,还不承认!“

她知道了,那个侦探早就被秦凉收买了。

今天,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戏,一场整死她的戏。

秦暖瘫在地上,她无从辩解。

她只是爱顾炎,她只是想安安稳稳地和他度过余生,哪怕他把秦璃的死都怪在她身上,一辈子没有真相,她也愿意……

可是……怎么就那么难……

“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秦书和和高美丽生拉硬拽地把她往外拖。

秦暖死死地抓着医院走廊里的蓝色塑料椅,“我不走!我要和秦凉对峙!这些都是她自导自演的!“

顾炎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就和史源生勾搭在一起。“

“我没有!“秦暖嘶吼出声,任何事情他都可以误会她,但是这件事绝对不可以。

顾炎呵呵冷笑,“史源生为了把你从监狱里救出来,硬生生挨了老爷子十鞭子,你跟我说他不喜欢你?“

秦暖不止一次地体会到什么叫做百口莫辩,她和史源生之前是清白的,天地可鉴。

史源生停车过来。

一拳头砸在顾炎的脸上,“兄弟妻不可欺,这个道理老子比你懂!从今以后,老子没你这个兄弟!“

说完,抱起秦暖就往外走。

“呕——“秦暖扶着一棵树干呕了好久,胃里才觉得舒服点儿。

史源生虽是个富二代,但其母亲是个有名地妇产科大夫,耳濡目染,“你是不是怀孕了?“

“恩?“秦暖一惊,才记起来大姨妈已经推迟半个月了。

在史源生母亲的帮助下,很快有了检查结果。

两个月,孩子很健康。

顾家的事情史源生母亲也有一些了解,她当机立断,“这个孩子要吗?不想要尽快手术,对你对孩子都好。“

要!当然要!

这是她和顾炎的第一个孩子。

她要当妈妈啦!

绝望地人生中有了新的希望,秦暖发誓一定要好好照顾他,让他一生无忧。

顾炎要是知道她怀孕了,会不会看在孩子的面子上,不再提离婚……

晚饭,她亲手做了很多顾炎爱吃的菜。

怀着对未来的期待,她拨了顾炎地电话。

一次,

两次,三次,四次,五次……

不知秦暖拨了多少次,都被挂断,最后直接被拉进了黑名单。

她气的把电话摔到沙发上,顾炎就那么讨厌听到她的声音,好,那她就去找他。

她没得及换衣服,穿着睡衣,蹬着拖鞋就跑到了医院。

透过病房窗户,顾炎不在。

“凉凉,两年前我让秦暖给你顶了罪,今天你又做这样的事,还用自己的性命,你倒底把爸爸妈妈地心放在何处?“

声音不大不小,但秦暖听的很清晰。

两年来。

她从来都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她开始还觉得是有人给她下了药,可后来查不到任何线索,她也开始怀疑自己是在酒精地麻木上,把对顾炎地暗恋付诸了实际行动,才会控制不住爬上了他地床。

这两年,她每次想起秦璃看见她和顾炎赤.裸在床上,一句话没说怨恨跑开的场景,内心就十分煎熬。

内疚!谴责!甚至恨不得杀了自己!

若不是因为她,秦璃也不会出车祸。

若不是因为她,顾炎也不会那么痛苦。

两年!她承受着内心的自责,承受着顾炎对她的厌恶,承受着外界对她的谩骂。

现在。

居然告诉她,她同父异母的姐姐就是杀人凶手,而她的父亲就是帮凶。

她的老公!也是最爱她大姐的人!居然让杀人凶手怀了他的孩子,还要和杀人凶手结婚。

她的心就算是经历过再多的伤痛,这一刻也控制不住的往外流血。

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她恨不得想要拿起椅子狠狠滴摔在秦凉的肚子上,让她一命还一命!让她知道什么叫做痛不欲生!

这么想着,她也这么做了。

她举着椅子,看着秦凉吓得往后退的样子,呵呵冷笑,“秦凉!你也知道怕?”

“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我肚子里怀的可是顾炎哥哥的孩子,他要是知道了肯定饶不了你!”秦凉声音颤抖着。

“孩子?呵,要是顾炎知道你就是撞死他秦璃的凶手,你还能活?“

秦凉吓尿了!

在秦暖举起椅子要砸向她的时候。

只是这椅子并没有落在秦凉的肚子上,而是被顾炎用背生生地挡了一下。

他?怎么会在这里。

顾炎夺过她手里的椅子,扔到对面的墙上,破碎不堪地落地。

“秦暖!你tm是不是算计好了,趁我上洗手间的功夫弄掉我孩子?”

顾炎捏起她的下巴,用力到几乎可以听见骨头的声响,“明天一早我们就去办离婚手续!“

“我再也不想见到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秦暖泪眼婆娑地看着他,她刚想开口说出真相,小腹就开始隐隐作痛,可能是刚刚情绪起伏太大了。

秦凉突然扑上来抱住顾炎,挤进他的怀里,“顾炎哥哥,我好怕,妹妹刚才好凶。“

顾炎拍了拍她的背,温声细语地安抚她去床上。

不知为什么他看见她眼里的泪水,心竟然有些刺痛一闪而过,但这并不影响他对秦暖的厌恶,他仗着是男人力气大,捏着她的后脖颈往下按,“给凉凉道歉!“

凉凉?叫的可真亲热。

要她给撞死秦璃的凶手道歉,没门!

“快点!”顾炎一脚踹在她的小腿上,“秦凉原谅你,才能起来!”

他真的是气疯了,这个女人居然恶毒到在大庭广众之下打死他的孩子,不给她点教训看来不行。

秦暖手放在小腹上,弯着身子缓解绞痛。

脸色唇色愈来愈白,她的头开始冒冷汗。

“不要装!“”顾炎恨极了眼前的女人,在监狱里呆了三天都能毫发无损的回来,他只不过是碰了她一下,就一副快死了的样子?他不信!

秦暖紧咬着下嘴唇,疼地说不出来话。

看着秦凉一脸得意的样子,她忍着小腹下坠地疼痛,站起身子,“顾炎!你知不知道是谁设计撞死秦璃的?“

她的声音很弱,但足矣让屋里的人听清。

还没等顾炎反应过来,秦书和上去就给了秦暖一巴掌,和高美丽拖着她就往外走,“我们凉凉不需要你道歉,走!“

秦暖被丢在门外,她趴在地上听见秦书和在屋里跟顾炎说,“秦暖哪里也好,就是爱说谎话,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真是生了个祸害。“

呵!颠倒黑白。

她用尽全身力气爬起来,倚在门上,她怕自己现在不说,可能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顾炎!是秦凉!是秦凉亲手设计的!“她推开门,随着身子下落有气无力地说出来。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得见。

鲜血刺痛了顾炎的双眼。

秦璃血肉模糊的样子像是影像机一样,出现在他的大脑。

他抱起地上的女人,就像疯了一样的跑进抢救室。

史源生得知消息赶到现场,他看见顾炎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双手肘在膝盖上,胡乱抓了几把头发,颓废不堪。

“秦暖怎么样了?”

顾炎呢喃着回应他,“秦璃她死了,她一定是觉得我出轨了,所以报复我,用她的生命。”

史源生一拳砸在顾炎的脸颊上,“你tm能不能清醒点儿!现在躺在里面的是秦暖!是你的妻子秦暖!是心甘情愿爱了你十年的秦暖!”

顾炎精神有些错乱,摇晃着站起身子,“对!就是秦暖,那个恶毒的女人,爬上了我的床,害的秦璃离开了我。“

史源生又是一拳打在他的脸上,将一个文件夹砸在他的身上,“你tm给老子好好看看!秦暖到底是不是杀人凶手!“

顾炎颓废地坐在地上,抽出里面的纸张。

和他甩给秦暖的证据一样,只不过里面多了几张正面照和合同上的签名换了。

秦凉!

他如梦初醒,想到秦暖最后说的那句话。

他tm的到底在干什么?

史源生见顾炎清醒过来,一把将他从地上拎起来,怼到墙上,“顾炎!我告诉你,秦暖和她的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二短,老子绝不放过你!“

“秦暖怀孕了?"想到抱着她时她下身淋漓不断的血,顾炎的心蓦然发紧。

小编有话说:

她用尽全身力气爬起来,倚在门上,她怕自己现在不说,可能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