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白千寻陆连城小说大结局 转身说爱你全文免费阅读

2018-05-07 15:48:25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我今天晚上不回来了,你自便。”电话里传来丈夫毫无感情的声音,接下来就是挂断电话的忙音,她苦涩一笑,这段婚姻已经名存实亡了。这时对面响起一个优雅的男声“这位小姐,我坐在你的对面半个小时了,你都没有发现么?”

ud3o8ol4llcujv7o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已婚妇女跑去相亲,她是第一人。 菜鸟设计师出经典畅销珠宝作品,她也是第一人。 勾搭神邸级别的霸道总裁陆连城,她亦是第一人。

从此,整个A城都是她白千寻的传说。然而有关她的传说,都是那个他一点一滴暗中刻意经营的。

陆连城说,“我只遗憾,不是第一个娶你的男人,但将是这辈子最后娶你的男人。”

他还说,“千寻,我可以把全世界都送给你,而你只需要做一件事。”“什么事?”“开心就够了......”

小说试读

简爱西餐厅,环境优雅,物美价廉,服务一流,是A市小有名气的相亲圣地,听说五年来,从这里成功配对的男女即将破万。

白千寻下了班后,顾不上疲累的身子,急忙赶去赴好朋友兼同事的约。

腕表的时间指向六点,手机铃声忽然响起,白千寻蹙眉看了眼号码,轻声接听,“喂……”

“我今晚上不回,就这样了,妈有可能去家里,你看着办。”冷漠疏离的男声淡淡地传了过来,而后迅速地挂断,让白千寻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那个男人不回家,似乎根本不需要与自己报备。

随便吧。她苦涩地牵了牵唇角,将手机果断的扔进包里。

“千寻,千寻,这里。”耳边,响起熟悉充满朝气的女声,白千寻回头,便看到芳芳一脸灿烂地朝着自己挥手,眼角眉梢流露的全是殷勤。

白千寻走过去坐下,故意拉着脸,“刘小姐,到底是什么天大的事情,非得要我来这里见面?”

芳芳冲着她嬉皮地一笑,“当然是终生大事,不然怎么会要你出马呢?对了,坠子带过来了吗?我可是期待了三天了。”

“恩,你拜托的事情,我敢忘记不成?”白千寻说着,从皮包里翻出一个首饰盒子,然后轻轻打开,引入眼帘的,是她花了一周设计出来的铂金项链,款式清新优雅,正符合25周岁的女孩子佩戴。

“哇塞,简直太完美了。”芳芳眼眸闪过一抹兴奋的光,连忙起身,将链子拿起,但并没有给自己带上,而是强行带在了白千寻漂亮纤细的脖子上,小女人瞬间变得光彩照人。

“芳芳,我还得给你当样品不成?怎样,还满意吗?”白千寻搞不懂她葫芦里卖什么药。

芳芳眼眸眨了眨,忽然脸色变得难看,捂着小腹,“哎哟喂,我肚子疼,你等着,我去下洗手间,十分钟,十分钟马上回来。”

说完,也不等白千寻反应,就火急火燎地跑走了。

“芳芳!刘芳芳。”白千寻无语,只好坐下来精心等候,从包里拿出铅笔和便签,开始百无聊赖地手绘图纸,很多时候,她都是用这种法子打发寂寞悠长的时光。

正聚精会神地忙碌着,忽然眼前一道黑影压了过来,富有磁性的男声响起,“这位小姐,你打算将我晾多久呢?”

男人探究的目光盯着她的头顶,似是不太忍心打断她沉静美好的样子,但是他又非常期待,与她即将开始的相处。

“你是?”白千寻蓦地抬头,便撞见一个神邸般俊美的男人,心,仿若漏跳了半拍,迷茫地睁大眼睛。

他穿着浅咖色的休闲服,双眸深邃似海,浓眉有神,薄唇勾起兴味的弧度,伟岸的身子如同挺拔的山峦,压的令人无法喘息,仿佛这世上,唯独剩下他一个,那样光芒万丈。

“十五分钟,我坐在你对面足足十五分钟,你都不曾发现?”男人坐了下来,清润的眸子染着一抹笑意。

“额,先生,我想,你……”白千寻愣了愣,恍然明白过来,这男人可能坐错了位子。

“等等,让我看看你的新作……”男人不等她说完,就伸出长臂将她桌子上的便签夺走,然后说道,“细节处理的还不够成熟,其实这里可以添加一些穗子。”

白千寻莫名地看向他,“这位先生,你好像还没经过我的同意,就强行评论我的作品,这种行为,是非常不礼貌的。”

虽然,她承认,他的想法非常到位,一针见血!

男人挑眉,目光如同猎鹰一般,“不如明天,我就把图纸送到工厂生产,算是我们认识的第一个见面礼,白小姐,你觉得怎样?”

他傲慢地说着,将便签收入了衣服兜里,全然不顾白千寻极尽错愕的一张小脸。

他喊她白小姐,他认识自己?白千寻四处张望半晌,“对不起,我的作品,还没达到生产的水准,我想你找错人了。”

不想与莫名其妙的人纠缠,白千寻说完就要起身离开,刚走出几步远,就被两名彪形大汉给堵了回去,硬生生地坐回原位。

“你究竟是谁?找我到底要做什么?”白千寻一阵心慌,担心是故意来找自己茬的人。

“我叫陆连城,今天和你相亲的对象。”男人言简意赅,甩出不冷不热的一句话,然后依旧优雅地坐在那里,品着甘醇的咖啡。

“相亲?相……不对,不可能啊,一定是哪里错了。”白千寻瞬间急红了脸,她今天是来给芳芳送项链的。

相亲,她倒是也想啊,可是自己的身份特殊,根本没那个资格啊。

“不可能出错,那么,你叫什么名字?”陆连城也不急,淡淡问,放下手里的咖啡杯。

“白千寻……”白千寻努力地咬出三个字。

“那就没错了,这是资料,你自己看看。”陆连城说着,接过属下递过来的一叠资料,然后摆在白千寻的跟前。

瞥见那熟悉的登记照,白千寻心中猛烈一跳,急忙拿起检查,没错,是她的全部资料,从出生到25岁,写的清清楚楚,仅仅有条,唯独婚否的那一栏是空的。

看着看着,白千寻险些吐血,最荒唐的是那一栏征婚启事,“本人白千寻,25岁大龄剩女,身体健康,无不良嗜好,工作稳定,急需一枚优质男,若有房有车有存款,有拖油瓶也行,符合条件者,一个月内可以考虑结婚……”

“这一定弄错了!不可能的!这不是我的本来意向。”白千寻脸颊绯红,气愤地将资料一甩。芳芳,一定是那个可恶的女人,没事故意整她玩。

“白小姐,我差不多已经确定你了,那么你呢?对我可有意见提?”陆连城仿佛看不到她的愤怒,好整以暇地追问,他本就打算娶一个女人回去,而跟前的女人,非常符合他的各种要求,摸样端庄,性格普通温和,颇有才情,最重要的是她特殊的……

“你究竟在说什么?”白千寻差点气节无语,“我根本没打算相亲的,而且……”

陆连城眯起危险的眼眸,斩钉截铁地说道,“白小姐,离着你期望的结婚日期有一个月,我相信,能让你慢慢的满意。”说着,他伸出修长白皙的手,礼貌地握住她。

白千寻想逃,可他力道大的惊人,“喂,你放手,放开我。”她害怕与陌生男人接触,紧张地喊道。

“傻丫头,我又不会吃了你。”陆连城无奈地蹙眉,炎炎夏日,她的小手很凉,他忽然想传递温暖过去。

“放手!我不认识你。”白千寻端起咖啡杯,一股脑泼出去。

温热的咖啡,从他的手臂蜿蜒而下,陆连城好看的眉眼微微地皱起,气愤一下子冷凝下来。

两个属下见状,正打算上前狠狠教训白千寻,这女人太不识抬举了,竟然无视他们的老板,可老板又是哪根筋不对,非得纠缠这样一个相貌平庸,脾气古怪的女人?

陆连城摆摆手,富有涵养地松开了女人,“我就这么令你讨厌吗?”他语气明显有些落寞,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白千寻一怔,慌忙起身,“对不起,这一定是一场误会,我该回去了!”

心有不安,她走的很急,哪里顾得了男人此刻的脸色。

然而,刚走到接近门口的地方,就瞥见一对熟悉的身影,心仿佛停滞了一般,呆呆地站在原地。

走廊上人来人往,白千寻就那么无助地站着,像是没有依附的稻草一般,灵魂不知身在何处。

“阿北,这里还是那么热闹!快一年没来了吧。”白千然幸福地挽着男人的手臂,优雅而高调地出现。

身旁,苏振北宠溺地笑了笑,目光如水温和,“傻丫头,你要是想,天天来都可以的。”

逃!赶紧逃开。白千寻仓皇地躲过两人的视线,如同一只可悲的老鼠四处逃避,中途差点撞到服务员手里滚烫的咖啡。

索性,刚才的位子还在,她一屁股坐下,而后将头埋的深深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丫头,你这是想通了,所以返回来?”陆连城方才早已将一切尽收眼底,却装作若无其事地反问她。

白千寻听见苏振北和白千然坐到了隔壁,一壁之隔,一颗心忍不住剧烈起伏,“我只想,喝完这杯咖啡再走,免得浪费。”

她冷淡地说着,侧头从镂空隔栏窥视那两个人。其实自己完全可以离开,可忍不住要看看,苏振北和白千然这对狗男女,光天化日如何相亲相爱。

陆连城了然地瞟了她一眼,然后吩咐服务生重新煮一杯热咖啡过来,中途,他保持缄默,漫不经心地打量即将成为自己妻子的白千寻,她神色非常的不安,夹杂着莫大的痛楚。

对面的桌子,男人俊美潇洒,女人妩媚优雅,引得不少人侧目,年轻的女孩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色,“振北,今天我要宣布一个好消息。”

苏振北认真细心地给她切牛排,不经意地抬头,“什么事,然然。”

“振北,我怀了宝宝了!我们两个人的宝宝,已经两周了。”白千然一口气说出来,脸颊绯红,洋溢着幸福和得意。

“天呐,这,这是真的?我的然宝贝。”苏振北惊讶的手中的刀叉险些掉落,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喜悦和激动,他终于有了孩子,而且是心爱女人怀的孩子。

陆连城也听到了这个看似不错的消息,唇畔微微扬起,目光若有深意地看向白千寻。

孩子,白千然怀了苏振北的孩子!白千寻只感觉五雷轰顶般难受,千万根钢针排山倒海地射进心口的地方!似乎连呼吸都没了知觉。

她手里握着西餐叉子,不自觉地刺进另一只手掌心,直至温热的液体淌出来。

“你在做什么?”陡然,陆连城声低沉的怒吼传来过来,打断了白千然的思绪。

她眼睛迷蒙着点点水雾,全然不顾手掌心的痛楚,“没什么,刚刚经历了一场狗血而已。”她说完,便笑了,笑的如此心酸和悲凉。

陆连城可不管她胡言乱语,蓦地起身从对面走过来,掏出手绢,强行将她的血手缠住。

白千寻失魂落魄,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子站起来,“谢谢你,我要回去了……”

“白千寻,他是你什么人?男朋友?情人?看看你这没骨气的样子。”陆连城愠怒地瞪着她道,恨铁不成钢地训斥。

白千寻怔了怔,深吸一口气,“他是我的丈夫,怎么,感觉讽刺吗?我是已婚的女人,所以根本不可能跟你相亲的。”

陆连城眸中闪过一丝错愕,显然也没想到,她竟然结过婚!

“我的笑话,你也看够了,算是扯平了,我不欠你什么了。”白千寻低沉道,声音沙哑。

丈夫二字,刺痛着她千疮百孔的一颗心。结婚三年,她隐忍坚守,却还是挡不住命运的捉弄,如今白千然怀了苏振北的孩子,她离着离婚也就不远了。

她,她要成全他们吗?

白千寻拖着支离破碎的身子,也不知道该如何走出这个充满伤心的地方。然而,事情不会轻易结束。

“千寻!是千寻。”白千然不知怎么看见了,忽然在身后激动的喊道,仿佛生怕别人听不见。

陆连城挑眉,冷漠地观望。

白千寻的脸色愈发难看,不愿意回头,此时苏振北也看到了她的身影,眉头深深地蹙起,他几个大步跨过隔着的木栏,一把按住千寻的肩膀,“白千寻,这个时间,你不是应该回家了吗?怎么在外面?”

白千寻嗤笑,将眼泪咽回肚子里,“你放心,我不会打搅你们二人世界,A城太小,我也不想跟你们碰见啊。”

表面上,她总是满不在乎。

“姐姐,你最近瘦的厉害,是不是没睡好啊?”白千然也走了过来,眼角眉梢都是春风得意的神色。

白千寻深吸口气,“我吃的好,睡得好,就不劳你操心了,我还有工作没做完,先回去了。”

“振北哥哥,我们三个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喝完咖啡再走吧。”白千然央求的目光看向苏振北,眼底尽是恶毒的计量。

“你的朋友呢?你跟谁一起来的?”苏振北怀疑的目光将白千寻上下打量,她一向宅在家里,嫌少出门,这一点令他一直很满意。

“我朋友她……”白千寻正要说话,忽然,一道高大的身影走过来。

陆连城衣冠楚楚,礼貌地伸出手,“你好,我是白小姐的客户,陆连城。”他朝苏振北笑道。

白千寻愕然,不知道这男人要纠缠自己到什么时候,不过也罢,他的出现,让自己不是那么狼狈。

白千然以惊艳的目光将陆连城上下打量,哼,白千然这种货色,身边居然也出现了极品男人,这不科学。

苏振北明显感到一股强大的压迫感,客户,白千寻的客户能有这番高贵儒雅的气质?他不爽地伸出手,“陆先生,我太太,应该没有麻烦到你吧?”

太太二字,令白千然的脸色骤然一变。他连忙拉住苏振北,“振北哥哥,我们快坐下吧,我腿都站酸了。”

白千寻脸色亦是不好看,尴尬地与他们坐下。

用餐期间,白千然又腻歪上苏振北,两人你侬我侬,互相喂食,全然不把任何人看在眼底。那份恩爱的样子,真的是让人觉得胃口都有些不大舒服!不过,当事人好像一点感觉也没有的样子!

陆连城冷漠地观望,见白千寻面不改色,不由得惊讶和心疼。

需要多大的隐忍力,她才能做到此刻的处变不惊。

陆连城看不下去,索性亲自给白千寻切牛排,“吃吧,乘热。”

白千寻感激地看了他一眼,低头看似认真地吃起来,还有什么好怕的呢?充其量不过是离婚,从结婚那天起,就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不是吗?

“姐姐,我怀孕了。”白千然沉不住气,耀武扬威地说道。

苏振北一愣,露出坦然的神色,没阻止她继续,探究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妻子。

白千寻淡淡地点了点头,将一小块牛肉塞入嘴里,“恩,那恭喜了。”

平静的眸子,经不起半点波澜,仿佛在听一个无关痛痒的汇报。

“孩子是姐夫的!”白千然眸子晶亮,说着杀人不见血的残忍话语。

“噢!我知道了。”白千然依旧是面不改色,低头喝了一口甘甜的果汁,却觉得苦涩难当。

陆连城沉默,他知道,她此刻内心该是多么的难过,可坚强固执的让人心疼。

白千然有些恼恨白千寻此刻的云淡风轻,应该寻死觅活才对啊,她这可恨又可怜的姐姐,“姐姐,你听不明白吗?你该离婚了,霸占着苏家少奶奶的位置三年,却连个蛋都生不出来。”

苏振北继续吃着牛排,没打算插手女人的斗争,尽显渣男的本性。

白千寻脸色僵了僵,最终的底线被彻底打碎,她扬起手,一个响亮的巴掌落在对方漂亮娇嫩的脸颊上,“婚,我会离,但还轮不到你这个贱女人,来指手画脚。”

“你,打我,还骂我?啊……”白千然惊恐地瞪大眼睛,“振北,振北,我不活了。”她说着,就拼命地捶打肚子。

“然然,然然你别急,千万别动了胎气啊。”苏振北恍然警觉事情的严重性,连忙起身安慰发了狂的女孩子。

“我不管,我要你打回去,不然,我不生这个孩子了……”白千然哭哭啼啼,梨花带雨地嚷嚷着。

“好,我打,我好好地替你教训那个该死的女人。”苏振北说罢,阴郁地沉下脸,扬起手,就要打向白千寻。

白千寻也不躲开,目光猩红,倔强地瞪着对方,打啊,打吧,这一巴掌下去,打碎我所有的念想,从此,我白千寻重新做人,重新爱人,再也不会痴迷这样一个绝情的男人了。

巴掌落下,却并没有落在脸颊上,白千寻睁开眼,便看见陆连城在半空中截住了苏振北的手臂,两条手臂都鼓起了青筋,似是在暗中较量。

陆连城低沉的声音透着危险的意味,“臭小子,老婆可不是用来打的,而是用来疼的!”

白千寻心中咯噔,惊起不小的波澜。老婆是用来疼的,多么美好的一句话,可从来不属于自己。他的丈夫,疼爱的是各种小三,小四,小五,但绝不是她。

“关你什么事?你最好滚远点,这是我的家务事。”苏振北只感觉,手臂疼的都要碎了。

“既然你不想疼老婆,那么就让给其他人!而我,愿意效劳。”陆连城邪魅地一笑,目光深情地看着白千寻,若有所指。

白千寻脸颊腾地红了,也无暇解释什么。

白千然看的莫名其妙,但很快领悟过来,“姐夫,看来姐姐是不甘寂寞,这哪里是客户啊,我看,是野男人才对。”

苏振北怒了,“你给我闭嘴!”这俨然挑战了他作为男人的基本尊严,即便不爱妻子,也不容许其他男人染指一丁点。

白千然果然闭嘴,半个字不敢多说。

“你这个混蛋,知道她是谁的太太吗?”苏振北眼中闪过戾气和傲慢。

“我无需知道她先前是谁的太太,今后她能成为我的妻子,就足够了。”陆连城不紧不慢,说着如此大逆不道的话。

此刻,白千寻的内心,伤痛被兴奋代替,都忍不住要为他鼓掌了!这是第一个能让苏振北吃瘪的人,好不痛快!

“白千寻,告诉我,他到底是谁?”苏振北低吼,忽然有种莫大的危机意识,所有的傲娇在陆连城面前,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他叫陆连城,刚才不是介绍过吗?”白千寻出奇的平静,睁大着无辜的眼眸陈述。其实,这从天而降的神秘男人,她哪里知道其真实身份。

“你在玩我吗?”苏振北咬牙切齿道,怒视着白千寻。

白千寻忽然感到无比厌倦,玩,三年,他玩自己还玩的不够吗?三年的青春,她全部脏送给了这个恶心龌龊的男人。

她鼓起勇气,一把搭上陆连城的手,“连城,我们走吧,这里空气太污浊了,实在是不习惯。”

连城,轻轻的咬字,那么的扣人心弦,搅得陆连城一阵心神荡漾,很好,就她了,即便结过婚又如何?他陆连城的太太,就要与众不同!

陆连城笑容沉醉,反手扣住她白皙的小手,“好,我们走。”

“这,这怎么回事啊!”白千然错愕惊呼,呆呆地坐回椅子上。今天,应该自己是主角的,让白千寻灰头土脸地哭泣才是,而白千寻怎么能那样悠然自得地离开呢?还牵着一个如此优秀如神邸的男人。

就这样,在看客中,又一对璧人相亲牵手成功,简爱西餐厅的爱情魔力,可真不容小觑。

出了西餐厅,一路穿过几条街道,白千寻才松开男人的手,彼时手心早已冷汗淋漓,正如她此刻灰败的心情。

女人忽然松手,令陆连城颇为不适,他方才恍惚有种错觉,要一直牵着她的手,直到白头,这想法太荒唐了,他今天是第一次见白千寻,但她浑身上下藏着一种说不出的魔力。

“陆先生,刚才谢谢你的搭救,这是……补偿给你的。”白千寻说完,就从颈子处取下铂金项链,伸出素白的手,递给他。

陆连城以错愕不悦的眸光看她,“你这是做什么?”

“帮我演戏的报酬!我不想欠你什么,这是我亲手制作的,不值钱,并不是打发你的意思,纯粹是为了谢谢你。”白千寻神色认真地说道,目光诚恳。

陆连城了然,露出一丝淡笑,将项链拿起,走到她身后,再亲自带上去,“如果你真的想谢我,就开始正式交往吧!”

“什么?不……”白千寻耳根一热,他的气息清冽宜人,与苏振北的阴郁不同。

“我不介意你结过婚,我只遗憾,没有早点遇见你。”陆连城低沉的嗓音透着沙哑,迷人的味道。

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跟她说这样的情话,白千寻身子没骨气的一个战栗,“别开玩笑了......”她惧怕爱情来临,她已经失去了爱人的能力。

闹市中,他从后拥抱着她,宛如最亲昵的情人,双手紧紧的,“没有法律规定,已婚的女人,不可以相亲,更没有法律规定,已婚的女人不可以拥有恋爱的权力。”

“千寻,我要你做我陆连城的太太…….不是玩笑,是认真的。”

“千寻,我要你做我陆连城的太太…….不是玩笑,是认真的。”

------------------

他的声音那般好听,犹如悠扬的大提琴,说着蛊惑人心,违背道德的话语。

明明不该听,不该想,可如同魔音植入了大脑皮层,一遍又一遍地在白千寻脑海里回放。

直到他离开了,温度也凉了,白千寻方才恍惚过来,望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一种莫名的压迫和孤单油然而生。

陆连城,究竟是谁?为什么忽然闯进我的世界?

“喂,感觉怎么样?我都看到了,你们居然抱在一起了,这发展的速度也太让我震惊了。”芳芳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贼兮兮地问道。

白千寻气不打一处来,“都是你做的好事!说,你是不是把我给卖了?”

刘芳芳小姐满脸的无辜,说的正义凛然,“我是确实把你卖了,而且是趁着新鲜,不然等你彻底离婚了,再一个人苦哈哈地过日子?”

“芳芳,你简直是胡闹!我还没离婚呢!”白千寻头疼的抚额,她这个朋友什么都好,就是喜欢不顾她的想法乱来。

“从结婚那天起,你不就等于离婚了吗?三年来独守空房,不仅要忍受苏振北的花心,还得忍受极品婆婆的刁难,要是我啊,早就疯了,你居然还能活的好好的?简直可以申请吉尼斯忍耐纪录了。”芳芳一针见血地说道。

白千寻苦涩地勾起唇角,“要不是为了妈妈临终时的话,我也坚持不了那么久……”

三年前,母亲患癌,千方百计给她找了个看似不错的苏家,成了人人羡慕的苏家少奶奶,母亲临终时,要她一定要幸福,守住自己的婚姻。

虽然,那个时候,她爱优秀的苏振北,爱到了尘埃里,可苏振北并不爱自己,而且非常反感这桩强迫的婚姻,结婚那天晚上,苏振北便出去找女人了***了,更放下狠话,一辈子不会承认自己苏少奶奶的身份,等到适当的时候,会彻底离婚。

三年来,苏振北勾搭了很多女人,名媛,靓模,大学生,甚至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白千然!变着法子伤害白千寻。

芳芳沉默,眸子染上一抹怜惜,“总之,我是不会看着你不开心的。千寻,那种男人,离了婚,不是末日,而是解脱。”

“我知道!估计就这几天了,我早就做好了准备。对了,你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他是什么来历?”白千寻恢复平静,又想起那个男人来。

“他啊,就一个普通公司的高层经理吧,月薪有一万以上,我知道你喜欢平静的生活,所以按照你的要求选的,不过,似乎太帅了点。”芳芳眨了眨眼,并没感到不妥。

“工薪阶层?具体是做什么的?跟珠宝设计有关吗?”白千寻想起他说,将自己的作品出厂生产,只感觉匪夷所思。

“可能是吧,唉,反正是个靠谱的人,你就回家乖乖等着人家约吧。”

“约什么约,竟胡闹。”白千寻无语。

街头的另外一边。

一助手摸样的男人低声汇报道,“boss,小少爷已经从机场接回来了,暂时先去了老爷子那边住几天。“

陆连城的目光悠远而深沉,“好了,我知道了。”他收回思绪,神色变得柔和了几分,小家伙终于回来了,他发誓,从今往后,一定要小家伙健健康康地活着。

助手瑞克斯又道,“boss,今天相亲的人,您明知道是错的,为什么还……”

陆连城微笑,心情似乎不错。自己确实打算与一名媛千金见面,却在西餐厅门口捡到一份一个冒失男人落下的相亲简历,起先他扫了一眼,只是觉得有趣,但后来当他看到女人的血型的一栏,于是立刻做出了重大的决定。

“boss,她的来历好像不简单,好像是苏振北的……”助手好心提醒,提醒boss不该招惹已婚妇女。

陆连城唇角露出一丝精明的神色,“即便她是总统的夫人,那又如何?”俨然一副势在必得的口吻。

助手顿时冷汗直流,他的大boss,身份显赫,拥有几百亿身家,要什么样的优秀女人没有,却偏偏喜欢一个长相普通,结过婚的?这如果让老爷子知道了,指不定又是气得半死。

日子如同往常一样,平静而漫长地过了三天。

白千寻正趴在办公室里午睡,老远就听见同事芳芳和小艾的惊呼声,两人定是见了什么稀奇的八卦,正聊得如火如荼。

“白千寻小姐,还不快从实招来?什么时候把作品卖给了WK公司?居然瞒着老总,你是疯了么?”芳芳冲进办公室,一把拉起白千寻。

白千寻一脸的迷茫,将头从绘图纸里抬起,“你在说什么?什么卖不卖的?”

“你快看啊,最新一期的杂志,WK公司的新品手链------遇见系列,设计人白千寻!”芳芳指着杂志激动地说道。

小艾淡定地抱着胸,“芳芳,这可能是同名同姓的人,只有这个可能。”

能成为wk的设计师,拿得需要多大的才情和实力,她白千寻,一个菜鸟设计师助手,是万万不可能的。

白千寻也同意地点点头,“真有可能,同名同姓呢!总之不可能是……”

话还没说完,目光不经意地瞟到杂志的边角,那熟悉的手链,繁复优雅的设计,散发着金灿灿的光晕,不正是出自自己的手笔吗?

天呐!白千寻猛的站起身,脑海中回放陆连城看似玩笑的一句话,“明天,我就把图纸送到工厂生产,算是我们认识的第一个见面礼,白小姐,你觉得怎样?”

此刻,她只感觉飘渺地站在云端,曾经无数次幻想自己设计的珠宝能被制作出售,而今梦想就这样***裸地实现了。

“我的千寻啊,你倒是说话啊,这是不是你设计的?”芳芳还是忍不住期待,也相信白千寻拥有这份惊世才华。

“额……”白千寻迟疑,看了眼过分期待的芳芳和不肯置信的小艾,“一半一半吧,有些地方,并不是我的原创。”

那份图纸,想必是陆连城加以修饰过的,才会显得更加成熟完美。

“切,说的好像真是你设计的。”小艾不屑的哼了声离开,芳芳也问不出所以然来。

白千寻无法平静下来,想要打电话问陆连城,可发现根本没有对方的号码,而芳芳保存的男方资料也莫名丢了。

直到晚上六点钟,临近下班,一个陌生的号码响起来。

直觉告诉自己,一定是他!白千寻忍住狂跳的心接下,“喂,陆连城对吗?”

她的声音温柔好听宛如泉水,令陆连城疲累的情绪瞬间散开,他唇角弯起,“你在等我的电话?”

声音满含戏谑,透着愉悦。

“恩。”白千寻也不否认,“那个手链,是怎么回事?”她一定要弄清楚,不然会睡不着。

“见面礼,就这样,还满意吗?”陆连城清润的嗓音扣人心弦。

“怎么就制作销售了呢?才三天的时间,而且是wk公司旗下销售。”白千寻忍不住内心激动。

“你也知道,是wk公司,他们做事效率就是快!”陆连城淡淡一笑。

“你跟wk公司,是什么关系?”白千寻警惕地追问,事情可不会那么简单的。

“我一个亲戚,在里面做首席珠宝设计师,我随便将图纸给他看了,他觉得可以,就开始了。”陆连城说的云淡风轻,看似合情合理。

“这样啊,那么,一定要替我谢谢你的朋友,我这辈子,可能就今天最辉煌了,手链修改的真的很漂亮完美。”白千寻笑了,发自内心的笑。她的人生,活的如此落魄,不曾想有这样扬眉吐气的时候。

“真要感谢,谢我就够了,我朋友很忙的,估计没空听你道谢。”陆连城好听的嗓音道。

“那……我请你吃饭。”第一次,鼓足勇气请男人吃饭,有点小紧张,白千寻暗骂自己没出息。

“好!就这么定了,等着我。”陆连城说完,便挂了电话。也没说个具体的日子,也没说不吃。

白千寻整颗心都充满了阳光,她整理了一番,打算回家,继续设计新图,虽然不可能再被wk看中。

从公交站下来,再步行半个小时,是她每天回家的必经历路程,谁会想到,外表其貌不扬的她,每天乘坐公交车的她,居住在城东的豪华别墅区,不过再过几天,这里就不完全属于她了,而是和前夫苏振北共同持有。

周围一如既往的宁静,唯独剩下她高跟鞋踏踏作响的动静,走上台阶,打开金碧辉煌的大门,入目不是一片漆黑,而是灯光扑面。

水晶灯下,一个身姿婀娜丰满的女人,穿着真丝性感睡衣,堂而皇之地出现,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白千然。

“你怎么出现在我家里?”白千寻不悦地皱眉,充满敌意地看着对方。

“你家?还当这里是你家呢?”振北哥哥说了,今天起,我住在这里了,他现在在楼上洗澡,你识相的话,赶紧收拾东西走人。”白千然傲娇地说着,胸前的一对丰盈格外***。

好一个登堂入室的臭不要脸!白千寻看的直想吐,冷冷道,“苏振北那么多房产,你偏偏选我住的地方?这房子,一半的钱是我妈出的,我有权利,让你滚。”

婆婆王美凤从厨房里走出来,阴沉着连,“白千寻,你还敢说房子的事情,你妈妈当时化疗,用了我们家多少钱,这笔账,又怎么算?”

“婆婆……你怎么来了。”白千寻隐忍地咬住下唇。三年相处,真心相待,王美凤住院的时候,自己不眠不休照顾了十八天,却换不来一丁点情谊。

王美凤戳着她鼻子又道,“我给了你机会的,可是三年了,你又是怎么回报我们苏家的?振北是独子,耗不起了,你既然生不出,你妹妹好心给你代替,你该感恩戴德才是!”

小编有话说:

白千寻方才恍惚过来,望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一种莫名的压迫和孤单油然而生。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