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江欣阑陆泊言小说最新章节 痴心何所托全文免费阅读

2018-05-04 17:04:07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因为深爱陆泊言,江欣阑一切以他为先,无微不至的照顾,小心翼翼的讨好,就连呼吸都要变成陆泊言习惯的频率,只为了能够走进陆泊言心里。可到最后,她依然比不过另一个已经死去的人!

3sx1b6v2kjs50tx8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在江欣阑的心里,陆泊言就是唯一,而在他心里,却一直住着个死人。 他把苏...

小说试读

“你有了解,心如刀割的感觉吗?”

……

夜,A市,江边别墅,大床上人影起起伏伏。

江欣阑看着身上的男人,他正掐着她的脖子,不断地问她:“说,你叫什么?”

她没有言语,可他身下动作却更为凶狠。

“说,你叫江心儿。”

江欣阑看着他,可他却似乎透过她看着另外一个女人。

“泊言,我不是她。”

“你是!”

他松开她的脖子,转而抚摸着她的面颊,说:“这是心儿的脸,你是她。”

“泊言,你醉了。”

“我没醉!”

陆泊言的声音之中全然暴戾,松开她的脸,扣着她的腰,凶狠地要着她。

江欣阑只能被动承受他给的一切,看着他为爱疯狂的模样,心,隐隐抽痛着。

不是已经习惯了吗,四年前她用一纸契约把他锁在身边,江心儿意外车祸死亡,从那天开始,在他的眼里,她就只是死去的那个人的替身。

她依旧记得那天,她就站在他的身边,看着他抱着死去的江心儿,看他为江心儿撕心裂肺。

她记得江心儿下葬的那天,他毁了整个葬礼,赤红着眼看着她说:“江欣阑,你现在满意了吗?”

她没有说话,站在原地。

他环视在场的所有人,说:“记住了,今后,她叫江心儿。”

他转身离去,只对她扔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听说,你很爱我?”

在这之后的四年里,她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

“啊!”

他忽然用力地顶着她,将她从思绪中拉扯回来,他盯着她,说:“怎么?伤心了?”

她没有说话,他则是拍拍她的脸,说:“恨吗?”

她依旧没有言语。

他俯下身子,在她的耳边说:“我明白,因为我也恨你,就像你恨我一样恨你。”

他说完这话之后,更是凶狠地要着她,而她,只能一遍遍随着他在情欲的深渊中沉沦,颤抖着,喘息着,却死死咬着唇不肯发出丝毫声响。

许久,他才释放了自己,抽身而出,就像是她是一块病毒一般,转身去洗澡。

她闭上了眼,恨吗?是啊,她恨他,就像爱他一样恨他。

……

第二天,江欣阑来到公司顶层,刚打开陆泊言的办公室,就看到一个女人娇笑着靠在他的身边,她怔了怔,随即垂下眼,走到他的面前,把手中的文件放下,说:“陆总,这是你要的资料。”

这样的场景已不是第一次,他是A市的商业帝王,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江欣阑是他陆泊言的妻子,可他的心里却只有江心儿。

江心儿死了,陆泊言身边的女人却一个接着一个,她成为了整个A市的笑话。

“佳佳,这是给你的,喜欢吗?”陆泊言把文件递给周佳佳,这是一处房产。

“陆总给的,我都喜欢。”周佳佳甜甜地笑着说。

陆泊言抬起头来,看着从始至终都面无表情的江欣阑,道:“喜欢,那就谢谢我的妻子,她真是一位贤内助。”

周佳佳看向江欣阑,说:“谢谢你,心儿姐。”

从四年前那一天起,她就背负起了江心儿的人生。

即便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四年,可依旧是会痛。

她藏在身后的双手紧握得发抖,面上却一如既往的平静,她说:“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去工作了。”

“等等。”陆泊言开口阻止,然后拍拍周佳佳,说:“你先回去,我有事要对她说。”

门被关上,他来到她的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她点点头,记得,怎么会不记得,明天是江心儿的忌日。

“很好,知道该怎么做吗?”他继续说道,声音中全是冷。

她仍旧默然点头,转身想要离开,可他却一把将她给扯回来,把她抵在门背上,面色狰狞:“不要这样敷衍我,江欣阑,当初如果不是你强迫我和你结婚,心儿就不会伤心离开,也不会发生那场意外!”

“不要摆出这一副委屈模样,江欣阑,装可怜这一招对我没用,你今天所得到的这一切,无论是我,还是陆夫人的这个位置,都是她的,这一切都是你欠她的!”

他声色俱厉,可她却依旧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这一切都让他感到愤怒。

他一把就掀起她的裙子,顶开她的腿,没有任何怜惜地进入。

身下一片撕裂的疼,她皱起眉头,推拒着他,可他却扯下领带,将她的双手绑在一起,把她扣在门背,凶狠要着她。

而她只能看着白苍苍的天花板,神色涣散。

早已习惯,却心如刀割!

她于他而言,不过是一个泄欲的工具,如果她和他说,当年的那张契约,是江心儿让她找他签的,他会相信吗?

她自嘲地笑了,他怎么会信她?

她闭上了眼,一滴泪落在他的手臂上。

他怔了怔,看了一眼闭着眼的她,在这一瞬间,他竟然莫名生出一抹怜惜,这让他的心有些儿慌了。

他想,一定是因为这张脸太像心儿了,所以,他才会弄混了。

或许是为了证明这一点,他身下更为用力。

……

走出他的办公室的时候,江欣阑的腿还有些儿软,她能清楚地看到门外秘书眼底的鄙视。

一路走出陆氏大楼,周身的议论声不断。

“你看,江欣阑那贱样,一看就知道刚才去陆总那儿干了什么。”

“她不就是去找着被上的吗,你看她这淫荡样,也就是她才干得出逼死自己妹妹这么狠毒的事!”

他们肆无忌惮,连表面功夫都不屑去做,这也是陆泊言对她的报复手段之一。

她买好了所有的用品,然后回到别墅。

她脱了鞋走到正厅,站在电视墙前,和眼前的江心儿对视着。

这一整面电视墙,就是江心儿黑白照,和她的牌位。

在牌位上写着——亡妻江心儿之位。

江欣阑走上前去,点了香,看着江心儿的黑白照,强撑了一天的情绪,终于崩塌。

“当初我们说好的,要一起当新娘,你却先走了,你怎么能够这么狠心。”

“你说你不要我们四个都不幸福,你说让你自私一次,这次就让我来当这个坏人,可我明白真正自私的人是我。”

“我们都知道他爱你多深,可我还侥幸地以为,你离开以后,他或许会爱上我,就算他对我没有感情也好,只要我能呆在他身边就好,可这只是我以为,现在的一切,我想一定是报应。”

泪水滴落,她抚摸着江心儿的遗照,眼前似乎出现了对方微笑的脸。

“可是这一切都回不去了。”

她收回手,转过身来,可却撞入了陆泊言漆黑的眼。

他怎么会在这里?

陆泊言快走几步,直接就来到江欣阑的身前,一把掐住她的脖子,把她摁在墙上,声色俱厉道:“江欣阑,你又在耍什么阴谋诡计!”

“我没有。”她下意识开口道。

“没有?”他冷笑一声,然后看向一边江心儿的遗照,说:“你不就是看到我进来,所以故意说那些话吗?”

江欣阑张嘴刚想说什么,他却直接斥道:“不要和我说你没有,江欣阑,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早就知道,这次你又想要什么?”

江欣阑看着面目狰狞的他,想要辩解的心,在瞬间冷了。

“一个拥抱?”

“一个吻?”

“还是,一夜?”

他一边说着,一边做着相应的动作,江欣阑推开他,可他却强硬地将她给扯回自己的怀里,从背后抱住她。

她无法挣脱,于是斥道:“你放开!”

可他只是冷笑一声,在她的耳边嘲讽道:“这不就是你想要的?”

还没等她说什么,他就撕开了她的衣裳,把她给转过来,让她面对着那边的遗照,扯开自己的皮带,强硬顶入。

身下一片撕裂的疼,江欣阑挣扎着:“你出去……”

可他却冷笑一声,动作起来,他看着的不是江欣阑的脸,而是那边的江心儿,他眯着眼说:“出去?当初是谁一直待在我的身边说爱我?是谁让我签下那一份协议?又是谁这四年以来死皮赖脸留在我的身边?”

“江欣阑,你不觉得你现在再装清纯装无辜,会让人很恶心吗?”

他说完之后就双手扣住她的腰,不管她怎样,强硬地要着她。

……

许久,他才在一声低吼中发泄了自己,江欣阑瘫坐在地,空气当中还洋溢着暧昧的味道,他冷笑了一声,转身去洗澡。

她抬头看着江心儿的遗照,想起刚才他对她说的话,耻辱泛上心头,她用力呼吸,想要像是以往一般压下自己的情绪,可是泪水却在瞬间决堤。

再也无法忍受。

她匆匆穿上衣裳,勉强站起来就往外跑去。

“轰隆隆……”

一条闪电撕裂长空,雷声隆隆,片刻之后,大雨倾盆而下。

她站在雨中,漫无目的地走着,她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曾经幻想过的美好情节,如今看来全都是泡沫。

一阵眩晕,她就这样倒下,最后一眼看到的是灰蒙蒙的天空,还有垂直而下的雨点。

别墅里,陆泊言没来由的觉得心中一片烦闷,看着窗外的瓢泼大雨,他克制不住地烦躁,雨这么大,那个该死的女人在干什么?

他拿起手机,给她打电话,可是一直都没有接通。

他气急败坏地扔掉手机,然后拿了一把伞就往外面去,四周全然大雨,他寻找着,脑海当中却不由自主地出现刚才她看向他的眼。

心,在这一瞬间,不由得乱了。

他一边找一边打她的手机,忽然,一阵熟悉的铃声响起,他下意识地看过去,可却看到她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

愤怒,不可抑制的愤怒,陆泊言径直走到男人的身前,一把就将江欣阑给抢回来,转身往回走。

没走两步,男人就握住了他的肩,他转身甩开,抱着江欣阑和对方对视着。

“你是她什么人?”男人开口问道。

“与你无关。”陆泊言冷冷回答。

沈子羡拦住了陆泊言的去路:“既然如此,把她留下。”

陆泊言的双唇抿成一条直线,冷眼看着沈子羡,道:“让开!”

沈子羡没有动弹,陆泊言抬脚就将对方给踹开,然后打了一辆车,径直回到别墅里。

他把她扔在沙发上,粗鲁地用手摇晃着她:“别装死!”

可她根本没有动弹,只是苍白着脸躺在那儿,看着她如此模样,他忽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是,担心?

“哼!”

他被这种情绪搞得愤怒,一把将她的湿衣裳给扔在一边,又胡乱给她盖上一层毯子,看着她皱着眉头的模样,眼前一闪而过的是她躺在那个男人怀中的画面,怒火更盛,手上也在用力,不把她弄醒不罢休。

江欣阑张开双眼看到的就是陆泊言那张愤怒的脸,她下意识地躲开,可他却又把她抓回来,逼问道:“刚才那个男人是谁?你的情夫?”

“什么男人?”江欣阑一脸莫名,无力挣扎。

“你还要给我装到什么时候!”陆泊言忍不住咆哮道,他一把就从地上的湿衣裳里拿出她的手机,翻着她的相册,果然,他找到了那个男人的照片,然后把它凑在江欣阑的眼前:“说!他是谁!”

江欣阑看了一眼,奇怪道:“子羡?”

“所以,你现在可以承认了?”陆泊言继续逼问道。

江欣阑立即摇头:“泊言,我和他只是认识,他是心儿……”

“够了!”

还没等她说完,他就红着眼掐着她的脖子:“你又想要把事情全都推到心儿的头上?她已经死了,是被你逼死的,连一个死人你都要利用,江欣阑我请你放过她好不好!”

像是一盆冷水浇下来,她看着面目狰狞的他,忽然觉得好累。

她闭上了眼,言不由衷道:“对,他是我情夫。”

她没有看到,在她承认的那一瞬间,他是怎样的神情。

她继续说道:“泊言,你憎恨我,厌恶我,这四年来你的身边有过无数的女人,我想,我找一个男人,你应该也不会放在心上。”

下一个瞬间,他的手就狠狠掐在她的脖子上,她张开眼,看到的却是更为愤怒的他。

“当初可是你说的爱我。”他从牙缝中挤出这一句话。

她看着他,或许,是时候放手了。

“对,我爱你,但是那是曾经。”

她说:“没有谁愿意一厢情愿地付出,或许我曾经对你有几分感情,可是四年过去了,你就像是一块捂不化的冰,泊言,我累了,我们离婚吧。”

“我放你自由。”

空气当中一片寂静,一切似乎都定格在这一瞬间,少倾,他将面上所有的表情全都收敛,转而变得冷漠,他用那双漆黑的眼盯着她,在嘴角浮现出一个残忍的笑:“离婚?我还没有报复够,怎么可能放你走。”

“心儿已经去了,下半辈子,就算你我互相折磨到死,你也休想逃开!”

说完,他就俯下身来,吻住了她的唇,他掀开她身上盖着的毯子,快速把自己的衣裳给除去,顶开她的双腿,要她。

她竟然妄想逃离?

她把他当成了什么,当初用一张契约将他困在她身边,现在说离就离?

他在她的身体里冲撞着,同时狠狠咬着她的唇,带着惩罚的意味,她挣扎,他却一把将她的双手给握住,抵在她的头顶上。

他碰触到了她被雨打湿而冰冷的发,稍微愣了愣,然后就托着她起来,走进浴室。

他打开花洒,温热的水打在他们的身上,他把她摁在墙上,要她。

她没有着力点,只能环住他的腰,攀着他的肩。

……

他们做了许久,江欣阑醒来的时候,他不在身边,床的另一边空荡荡的,冷冰冰的。

她费力坐起来,身上酸痛一片。

穿好衣裳,她走出来,发现之前为心儿准备的祭奠用品不见了,她想,应该是他带走了吧。

“轰隆隆……”

她看向窗外,大雨依旧哗哗地下着,她拿了伞,走了出去。

……

墓园。

江欣阑打着伞,远远的,她就看到有一个人跪在江心儿的墓碑前。

她一步一步地走过去,风呼啸而过,她觉得有些儿冷。

她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站定,就这样看着他。

看着他为江心儿撕心裂肺,看着他为了江心儿跪在冰冷的雨里。

一如四年前。

她半垂下眼——

【我知道她是你心尖上的珍宝,你疼她爱她,愿意为她付出一切。】

【那我呢?】

【你知不知道,在我的世界里,你就是一切?】

斜斜的雨打湿了她的鞋面,也打湿了她握着给他准备的伞的手。

她闭上了眼,眼里无泪。

是时候该放手了。

她把给他带来的伞放下,然后转身,背对着他,一步一步走出了他的世界。

天色渐渐亮起,雨也渐渐停了,她走出了墓园,刚想伸手打车,忽然一阵恶心,她扶着旁边的树就吐了起来,吐出来的全都是水。

她刚刚缓了缓,可是恶心感却再次泛上喉头。

她皱起眉头,看到附近有一家药店,打算去买些胃药,这些年来她的胃一直有些毛病。

刚刚走到药店旁边,她又是一阵恶心,店员赶紧就走出来,扶着她道:“哎哟,怎么孕吐得这么厉害,赶紧坐下来,我去给你倒杯水。”

孕吐?

仔细想想,好像是挺久没有来例假了,紧张感浮上心头,她赶紧买了三根验孕棒,找了个洗手间,坐在马桶上盯着看。

三根验孕棒,全都是两条杠。

她怀孕了。

陆泊言站起来的时候有些儿晃,他转过身来,看到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有一把伞,下意识的,他就在四处寻找她的身影,可是周遭空无一人。

他怔在原地,只是一把伞,他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地想到她?

“呵呵呵……”

他低低地笑了,他觉得自己真的要疯了。

他大步走出墓地,回到车上,可是眼睛却不由自主地落在不远处她买的小饰品上,烦躁浮上心头,他发动车子,开出了停车场,在城郊不断提速。

车速达到极限,周遭的一切全都化为光影,他似乎是在逃避着什么,可是眼前她的身影却越来越清晰。

无法摆脱。

是她,不是江心儿,而是江欣阑。

“啊!”他气急败坏地咆哮着,拳头捶打在喇叭上,发出一声巨大的鸣笛声。

他调转车头,回到城里。

酒店顶层,他叫了无数的酒,一瓶一瓶地开启,死命往下灌。

他不信,他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他爱的人是心儿,他的心里只有心儿!

他从白天喝到黑夜,醉了醒了,醒了醉了,循环往复。

最后,他歪歪扭扭地走出酒店,拦了一辆车,可却下意识地报出了别墅的地址。

这是他们的家。

他掏出钥匙打开家门,刚走进客厅,却看到江欣阑正和沈子羡坐在沙发上,他们不知道在说什么,她笑得很甜。

妒火几乎将他给焚烧殆尽,他径直走到他们身边,一把抓住没有防备的沈子羡,直接将对方给摔在地上。

“子羡!”

江欣阑立即站起身来,想要去扶沈子羡,可陆泊言却用力把她拖回到沙发上,她抬起头来,可却看到了他赤红的眼。

“泊言?”她被吓了一跳。

今天得知怀孕之后,她慌张了许久,她明白,陆泊言留她在身边就是想要报复她,如果让他知道她怀孕了,他一定会把孩子打掉,所以她想了很久,最后决定离开。

但是还有一些事情需要计划,否则还没走多远就会被陆泊言给找到,于是她想到了沈子羡,虽然她对沈子羡不是很熟悉,可是心儿和他关系匪浅,整个A市之中没有人敢得罪陆泊言,所以她也只能求助于他了,但他们还没有来得及讨论,陆泊言就回来了。

江欣阑看着气急败坏的陆泊言,当即开口道:“泊言你听我说……”

“你给我老实呆着!”她还没有说完,他就打断了她的话,警告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过身去,把刚刚站起来的沈子羡强硬地拖着,两人扭打着到了门口,陆泊言叫了保安,沈子羡寡不敌众,被扔了出去。

回到家里,陆泊言凶神恶煞地摁住她,质问道:“你把他带到家里来干什么?难道,他就是你要和我离婚的原因?”

江欣阑张嘴想要解释,可是话到了嘴边,她却不知要怎么说,她看着他,她已经下定决心带着肚子里的孩子离开,就算是解释清楚,又有什么意义?

在他看来,她的所有话语,全都只是狡辩。

这样想着,她半垂下眼,说道:“嗯。”

而他,亦是在她的这个单音中,彻底爆发。

他真是不知道这个该死的女人究竟是怎么想的,前几天还爱他爱到要死,现在转身就能潇洒投身他人的怀抱。

她究竟是从来都没有把他放在心上,还是……移情他人?

“没事的话,我们准备签离婚协议吧。”她生硬说道,转过身去,不看他。

或许是因为醉酒的关系,他看着她这决绝的模样,想到她是为了另外一个男人而如此,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就这样涌出,他看着她的背影,咽下那份酸涩,转而化为愤怒。

“和我离婚,然后和他结婚?江欣阑,你未免想得太过美好,你凭什么认为我陆泊言会放你们两个逍遥自在!”

说着,他就一把将她给摁在沙发上,盯着她的眼:“你和他进行到了哪一步?”

“牵手?拥抱?接吻?还是……上床?”

“这与你无关。”她依旧是那副不咸不淡的模样。

“当然有关!”他咆哮道:“你是我的妻子,就必须忠于我!”

说罢,他就一把掀起她的裙子,探往她的裙底……

他正要扯掉她的小裤,她却平静道:“放开我。”

没有气急败坏,也没有急切抗拒,全然冷静,不带一丝半点的情绪,好似无论眼前这个人做什么都与她无关。

“如果你还继续,我会误会你心里有我。”江欣阑故意说道:“我按照你的心意离开,不再纠缠你,从此我们两不相欠,你还有什么让我非留不可的理由?”

“除非你爱上了我。”

她藏在身后的双手握得发抖,可面上却依旧保持着平静。

她不能输!

这是她仅余的自尊。

“爱上了你?”陆泊言好似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松开她的腿,转而捏着她的脸,冷嘲道:“我爱的是这张脸,江欣阑,四年前你就应该明白,你只是她的替身,除此之外,你什么都不是。”

“让你留下,不是因为我爱你,而是因为……”他翘起嘴角,在脸上勾勒出一个残忍的笑:“因为看到你难过,我会很愉快。”

她想要反驳,可话还没有说出来,他就凶狠顶入。

“现在不行,你出去……”她挣扎道,肚子里有孩子,不能进行剧烈运动。

他看着她这模样,妒火更盛:“还没有嫁给他,就要为他守身如玉?”

他用领带把她的双手被绑住,另外一边绑在旁边的桌角,然后剥光她的衣裳,吻了她的唇:“这里,他碰过吗?”

他顺着她的脖子往下:“这里呢?”

她没有回话,他一口咬住她的,下面一起用力,逼问道:“说不说!”

“陆泊言你无耻!”江欣阑斥道。

可他只是冷笑:“论无耻,我可比不上你,至少我的手上没有沾有亲妹妹的血。”

她无言,看着他在她身上动作的模样,在这一瞬间,她忽然有点儿想哭。

她没有抵抗,目光涣散,怔怔地看着苍白的天花板,直到他闷哼一声发泄了之后,她才喃喃道:“泊言,是不是我也死了,你才会关心我?”

他抽身而出,坐在旁边,没有回答。

她依旧怔怔地看着天花板,面如死灰:“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恨,当初死的人不是我。”

他皱着眉头看她,觉得她有些儿不对劲。

她捡起地上的衣裳,穿好了之后,转身离开。

房子里空荡荡的,只剩下他一个人,空气当中还残留着她的气息,他的脑海中不断放映的是她最后说的那两句话,心,似乎在瞬间被握紧。

他后悔了!

他匆忙穿了衣裳追出去,可是四周再也没有她的身影,他打她的电话,叫着她的名字,他恨自己的冲动,事到如今,他才发现,她早就在不知不觉中渗入了他的生活,他习惯了她的存在,不能想象没有她的日子。

……

江欣阑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夜色很浓,她却不知道要去哪里。

她是一个被抛弃的人。

她像是行尸走肉一般,摇摇晃晃地走过马路。

“嘟——”

巨大的鸣笛声响起,一辆大卡车与她擦肩而过,卷动的气流扬起她的发,司机的斥骂声远去,她却依旧目不斜视地往前走。

她不知道走了多久,最后,她来到了和他第一次相遇的书屋,书屋关门了,四周黑漆漆一片,她就蹲在这个墙角下,情绪骤然崩溃,嚎啕大哭。

泪如泉涌,撕心裂肺!

她不知道,就在五分钟前,陆泊言刚刚从这里离开。

她不记得自己哭了多久,只知道醒来的时候,眼前是白苍苍的天花板,充鼻都是消毒水的味道。

“你醒了。”一道声音传来,她看过去,是一位护士。

“我……怎么在这里?”她记得之前自己明明是在书屋的。

护士一边给她做检查,一边说道:“书店的老板发现你晕倒在店门口,就把你给送过来了,你的情况有些严重,待会儿医生会过来和你详细说。”

江欣阑微微皱起眉头,奇怪地看着护士:“有什么问题吗?”

护士还没有来得及说,医生就推开门走了进来,他们点点头,护士离开顺便把门给带上。

“江小姐,经过检查,我们发现你怀孕了,坏消息是您患上了胃癌,但是幸运的是早期,还不严重,建议是暂时先放弃这个孩子,进行手术,手术的成功率还算挺高。”医生开口说道。

胃癌早期?

江欣阑下意识地摸摸肚子,怀孕她前些时候就知道了,可是胃癌……

她经常会胃疼,自己也没有多在意,有的时候还会呕吐,她之前都认为只是胃炎,吃一些药就好,却没有想到会是胃癌。

“医生,如果我坚持把孩子生下来呢?”江欣阑目光没有聚焦,只是怔怔地看着前方。

“江小姐,要生孩子,那么手术就不能进行,早期的胃癌会变成中期甚至晚期,中期就算手术成功大约只能延长5至10年的生命,晚期更是……”医生长长叹了一口气,劝说道:“江小姐还年轻,治好了之后还能后怀上,现在还是不要拿自己生命开玩笑的好。”

江欣阑点点头,看向医生,勉强扯起一个笑:“我会好好考虑,对了,这件事情不要告诉泊言好吗?还有刚才那个小护士也是。”

医生无奈地点点头,又看了江欣阑一眼,之前她被送来的时候,他就封锁了消息。

“谢谢。”

江欣阑说道,然后就翻身下床,付了医药费离开这里。

天已经大亮,她走在太阳下,觉得阳光有些刺眼,让她有些儿想哭。

她把手机开机,没有一条消息。

她不由得自嘲地笑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念着她,所以就算是她死了,也不会有人在乎的吧。

现在要去哪里?

她不知道,没有目的地。

最后,她在沈子羡的楼下停下,想了想,还是上去和他商讨商讨吧,毕竟之前是她主动联系他的。

她乘电梯到了沈子羡的楼层,可电梯才刚刚打开,她却看到了陆泊言那张暴怒的脸。

“你果然来找他了。”

他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哽咽。

她不知道昨天晚上他给她打了多少通电话,可每一次都是关机,她不知道他有多害怕她会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他想了许多,甚至还跑到这里来和沈子羡打了一架,之后赖在对方家不走。

他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他横打将她抱起,她挣扎着,他却不肯放手,直到下楼,他把她塞到车子副驾里,用安全带拴住她,在她还没有解开之前,他就上车并且下了车钥。

“你要干什么!”江欣阑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可是他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径直发动车子,往郊外开去。

车速越来越快,江欣阑左手紧紧抓着安全带,右手扶着车门,十分紧张。

周遭的一切全都是光影,陆泊言一辆接着一辆地超车,对面还会有车子过来,可是他车速不减。

“陆泊言你疯了吗!”江欣阑对着他大声说道。

“我是疯了。”因为她疯了。

他踩下油门,车子化为一道光影,往前而去。

前面是一个大拐弯,他快速转着方向盘,可是刚刚转过弯,迎面就开来了一辆大卡车。

“嘟——”

巨大的鸣笛声响起。

“啊!”

江欣阑尖叫着闭上了眼。

没有意料当中的碰撞与疼痛,她张开了眼,发现车子依旧在往前开,刚才那辆卡车和他们擦身而过。

“怕吗?”陆泊言忽然问道。

她下意识地点点头,他转过头来看她,说:“我也是。”

昨晚上我找不到你的时候,也是这么害怕。

他想!

她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却被他的目光所灼伤。

小编有话说:

妒火几乎将他给焚烧殆尽,他径直走到他们身边,一把抓住没有防备的沈子羡,直接将对方给摔在地上。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