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言初黛萧瑾呈小说结局是什么 噬情入骨免费阅读全文

2018-05-04 15:23:42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言初黛和萧瑾呈本是青梅竹马,彼此相恋,可随着言初黛母亲的死亡,言初黛和萧瑾呈成了不死不休的仇人,言初黛发誓要萧家付出代价,而萧瑾呈却在恋人和家人之间徘徊,无计可施!

4fk5fkij3g4rbxyu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目录

第一章你休想和别人结婚

第二章我和他做了几百次

第三章不乖别想下床

第四章和我结婚他才能活着

第五章她现在是我妻子了

第六章你竟然敢泼我

第七章恨的起点

第八章他们一点都不甜蜜

第九章我愿意

第十章心狠手辣

小说试读

“言初黛,你干的好事!”

当造型师完成最后一步,将头纱盖住她面孔的瞬间,化妆室的门砰的一声巨响被踹开了。

整个房间一震,造型师手上的工具也吓得跌落在地。

噼里啪啦,梳子、化妆棉、等等,四处散开。

透过化妆镜,她看到了站在门口,脸色铁青的萧瑾呈。

他浑身夹携怒气,眼中几乎冒火,他瞪着她的背影,几乎要用视线将她身体射穿两个洞来。

他恨她!

她不意外。

隔着老远,她就感觉到萧瑾呈恨不得将她剥皮抽筋,拆吃入腹!

而她的恨,一点也不必萧瑾呈少!

他们萧家欠她的,她就要十倍奉还!这,只是开始!

冷眼盯着镜子里的男人,言初黛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今天,她就要萧家好看!

“我干了什么事情?”她转身看向萧瑾呈,无所谓的笑,彻底激怒了萧瑾呈。

“你敢和别人结婚!”

萧瑾呈几乎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他几步上前,狠狠的抓住言初黛的手腕,粗鲁的将她一下子从座椅上扯了起来。

穿着雪白婚纱,精心装扮过的言初黛,眉如远黛,娇艳动人。

即便是盛怒中的萧瑾呈,也不免惊艳了一秒。

相比一年前的她,言初黛越发的美丽娇俏了。

他的手掌用了十分的握力,狠狠的拽着她的手腕,言初黛只觉得自己的手腕几乎要被捏碎。

但是,她不在乎。

疼痛不算什么,看到萧瑾呈这样暴怒,她开心!

从妈妈死的那一刻起,萧家的所有人,都是她的仇人。

让仇人愤怒不爽,她就开心快乐。

于是,萧瑾呈怒不可遏,她却笑得格外开心,“亲爱的哥哥,我和别人结婚怎么了?妹妹结婚,难道你不应该欢欢喜喜吗?”

“妹妹?”萧瑾呈几乎要怒笑,他咬着牙,“我只有一个妹妹!你算我哪门子的妹妹!言初黛,你明知道晓彤喜欢卢金浩,为什么要抢他?我们萧家对你不薄,你就是这样忘恩负义的?”

他低头看着她的俏脸,不意外的看到她脸色发白,额间冒出冷汗。

他手上有多大力气,萧瑾呈自己是明白。

然而,他偏偏要用尽全力,恨不得捏断她的手,叫她成为残废,这样就不会这样毫无羞耻的胡作非为!

“对!就是因为萧晓彤喜欢卢金浩,所以我就要抢他。至于你们萧家待我不薄?呵呵,说这样的话,你有良心吗?”

她眼底寒冰,毫不退缩的瞪着萧瑾呈,“你千万不要忘记了,我妈妈是谁害死的!你们萧家的每一个人,都是凶手!”

萧瑾呈眼中一缩,手中的力量不自觉松了几分。

“言初黛!最没有良心的是,是你!”一个尖锐的女声响起。

化妆间又进入一个人,是萧瑾呈的妹妹,萧晓彤!

萧晓彤几步上前,狠狠的扬起手就要打言初黛,却被萧瑾呈拦祝

“哥哥!你还维护她吗?她这样的贱人,真是恨不得和她妈妈一起死了算了!她妈妈是小三,她也是小三!言初黛,天下没有男人了吗?为什么你眼里就放不过萧家?!”

萧晓彤不顾萧瑾呈的阻拦,狠狠的抓向言初黛,转眼间,不但将言初黛头纱扯下,锐利的指甲也将她手臂划出一到血痕。

“和我妈妈一起死?那怎么行呢?你们害死了我妈妈,我当然要好好活着,给我妈妈报仇了!”

言初黛毫不介意自己的狼狈,她清冷的目光又看向萧晓彤,让萧晓彤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

“阿浩,你听到了吗?她就是要复仇,她和你结婚,是因为要复仇!你被骗了!”萧晓彤冲着门口大吼,门外,卢金浩神色复杂,缓缓的走了进来。

他看着言初黛,“不管初黛是因为什么要和我结婚,我都接受。宫先生,请你放开我的妻子,我要接她去完成结婚仪式了。”

卢金浩说着,上前想要牵住言初黛的另一只手,结果却抓了个空,只见萧瑾呈狠狠一抓,就把言初黛抓到自己怀里。

他冷漠着一张脸,语气冷硬坚定,“抱歉,今天,言初黛不会跟你结婚!”

说完,他丝毫不理睬言初黛的挣扎,将她一把抱起,迅速走出了房间!

“慕青春——”随着一阵咬牙切齿的声音,我的头皮一阵发疼,睁眼便看到叶流年黑沉的双眸满是怒火的盯着我。

 

至于震惊的萧晓彤、追赶的卢金浩,他全部不理会。

“畜生,你做什么,放开我!你这个人渣!快放开我!”

言初黛丝毫不顾形象,她大吼着,怒骂这,踢打着,甚至是撕咬着他的肩膀!

和卢金浩的这场婚礼,是她计划的第一步,是她狠狠报复萧家的第一步,绝对不能就这样被毁!

萧瑾呈抿着嘴,一言不发,她用尽全力咬着他的肩膀,身体的剧痛却不及他心中的愤怒!

为了一个所谓的罪名,她竟这样报复萧家?

她妈妈的死,明明是个意外!

几步走出婚庆店,萧瑾呈利落将女人丢进车。

“开车,去K市,不要让人追上。”

带着言初黛离开S市,今天,她就别想结婚了!

K市,某酒店。

穿着婚纱,却头发凌乱,浑身狼狈的新娘被绳子捆在了椅子上。

她的双手被绑在椅背后,双脚也被捆着,唯一的自由,就是她的嘴巴。

“你这个牲口!你凭什么不许我和卢金浩结婚!你没权干涉!”她冲着萧瑾呈,破口大骂。

在他面前,她不需要形象,不需要教养,她需要的,只是恨!

“闭嘴!”

萧瑾呈忍无可忍,他甚至想把这个女人嘴巴给堵起来。

真不明白,紧紧一年不见,言初黛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所有肮脏的词汇她都毫不客气的辱骂,如同泼妇一般。

“你没资格叫我闭嘴!萧瑾呈,你这是绑架,你有本事像害死我妈妈一样弄死我,否则,一旦我得到自由,我还要抢卢金浩!”她变本加厉,继续疯狂怒吼。

“你敢!”他的怒气已经到了顶级,“就你,还有什么资格和别人结婚!你早就被我上过,你不记得了吗!”萧瑾呈捏住她的下巴,微微用力!

下巴几乎要被他卸下,忍着痛,即便是口齿不清,她也半点不示弱,“呵呵,我是和你上过床了,那又怎么样,我就和你上过一次,可我和卢金浩上过几百次!别说卢金浩了,只要萧晓彤喜欢的男人,我都要上!我要萧晓彤这辈子都后悔自己所为!”

她眼底泛着红,痛得飙泪,还是几乎嘶吼着说完这段话。

说完,她就后悔了。

她从来没看过萧瑾呈这么愤怒过。

他原本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可今天,却连番几次被她气得黑着脸。

而此时,他不但黑着脸,两颗眼珠子几乎要爆炸一般瞪着她。

“你说什么?你和卢金浩……”他捏住她下巴的手下移,瞬间捏住了她的脖子。

萧瑾呈此时此刻,真的想杀了这个女人!

这个不分是非,毫无廉耻的女人!

而明明心里那么恐惧,明明吓得要死,她却还是不管不顾的要扯破萧瑾呈心底最后一丝理智:“是是是!没错!这一年,我什么事情都没做,就光顾着勾引卢金浩!S市的每一个情趣酒店,我们都去过!”

她哑着嗓子,竭力吼出声音。

萧瑾呈握住她脖子的手掌,蓦然缩紧!

瞬间,她就不能呼吸了。

窒息的痛苦,她不在乎,却只是狠命睁大双眼,瞪着萧瑾呈。

即便是死,她也好狠狠记住这个害死她母亲的萧家人!

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

片刻,她终于因为窒息晕了过去。

但是很快,她又清醒过来。

原来她被萧瑾呈扔到了床上!

她刚刚醒来,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他就毫不怜惜的压了上来。

“混蛋!你干什么!”她立即挣扎,然而萧瑾呈轻松压制住了她的双手!

“你说我会做什么?!今天你不但别想和卢金浩结婚,还要老老实实呆在我这里!”他一脸冷漠,“而且,从今以后,你也别想和任何男人接近!”

刚才有一瞬间,他是想掐死这个可恨的女人!

但是,太浪费了。

与其掐死她,不如让她做他的宠物!

“你疯了吗!我是你妹妹!”

不怕骂,不怕打,也不怕死的言初黛,这一刻,却有些慌乱!

她被他抓住,毫无反抗余地,萧瑾呈居高临下盯着她,如同即将进食的猛兽一般,浑身都散发着危险狂野的气息!

“你根本不是我妹妹!”

萧瑾呈笑得冷血,瞬间,他毫无怜惜,丝毫不等她有一点适应,就开始了行动。

她忍不住痛苦大叫,萧瑾呈皱眉看着她,瞬间停了动作。

“怕痛,就要乖一点,只要你肯乖乖别再乱来,我会给你好日子过。”他居高临下,冷着脸看她痛得一脸扭曲,声音不再那么狂暴无情。

“去你妈的乖!我跟你没有日子,只有仇恨!”她一边痛一边骂。

“……这是你自找的!”

原本对她生出一丝怜惜瞬间消失,想起这个女人今天差点嫁给了别人,想到她和卢金浩……萧瑾呈心中怒火瞬间暴涨!

夹杂着愤怒和不甘,他粗鲁的再次行动……

三天后。

“禽兽!”

言初黛几乎把自己能骂的都骂光了,她穿着浴袍,不断的咒骂萧瑾呈。

这三天,萧瑾呈把她锁在酒店房间里,没收她衣服,没收她手机,到点给她叫送餐服务,额外买几本书给她打发时间!

正骂着,言初黛忽然听到了外间有声音。

服务生刚送过饭,所以现在进来的,应该是萧瑾呈。

萧瑾呈看到客厅所有东西被仍的乱七八糟,一片狼藉,只是皱了皱眉。

他扯了扯领带,就往卧室走。

卧室的门虚掩,他刚刚打开门,忽然眼前一黑,一个东西快速向他脑袋飞来。

萧瑾呈警觉灵敏,反应迅速,立即向旁边侧身,那东西啪的一下,狠狠摔在外面地板上,摔成碎片。

那是一个白瓷茶壶。

从它飞来的速度和落地的距离看,言初黛用了十分力气,把它扔向他的脑袋。

她想杀了他!

得出这个判断,萧瑾呈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冷厉肃杀的气息。

他死死盯着站在床边的言初黛,“言初黛!你这是想杀了我吗!”

他低吼一声,似乎恨不得即可将她掐死。

她怕的要死。

和萧瑾呈相识多年,她自然知道发怒的萧瑾呈多可怕。

可言初黛偏偏要迎着脖子,和他做对。

她余下的人生,除了和萧家做对,还有什么其他意义?

“是!我恨不得你死,恨不得你全家死!你以为阻止我和卢金浩结婚,一切就结束了吗?休想!”

她冷笑着,脑中一幕幕回忆着妈妈死的惨状,就怕自己对萧瑾呈不够狠!

他脸色越发铁青,瞪着眼睛看着她,几步上前,向她伸出手。

心中极度的恐惧和害怕让她本能的闭上眼睛。言初黛以为,他会掐住她,或者狠狠给她一巴掌。

结果她身上的浴袍一松,身上一凉,原来萧瑾呈将她浴袍扯开。

下一秒,浴袍被他整件扯下扔到一边,她整个人被他压在了床上。

而他衣冠整齐,她却衣着凌乱。

言初黛奋力挣扎,却被他拉开双手。

她整个人毫无保留,像是祭品一样呈现在萧瑾呈面前。

他居高临下的打量,让她倍感屈辱。

言初黛想要睁开眼睛瞪他,回击他,可这样的状态下,她却没有这么做的勇气。

忽然,他温柔得诡异的声音在言初黛耳边响起。

“一切当然没结束。我不会死,你也不会和卢金浩结婚,因为,你马上就要和我结婚了。”他笑得无比冷酷,“你憎恨萧家,可是,很快,你也要成为萧家人!

“你疯了!”

言初黛猛的睁开眼睛,冲着萧瑾呈大吼。

他却只是笑,然后低头亲吻她的耳,她的脸颊,她的鼻尖。

动作无比轻柔,却让言初黛感到无比害怕。

“我说的话,从不收回。还记得你的第一次吗?在山上的度假屋里……你很热情,几乎把整床被单都弄湿了,那个时候我说,等你毕业,我们就结婚!”他在她耳边,回忆着那些令她脸红心跳的旧事。

那是一年多前,她即将大学毕业的前夕。

那个时候,他们互相喜欢,言初黛也是全心奉献出自己,那一晚他们过得甜蜜疯狂,也彼此许下终身的誓言。如今想起,她只觉得羞辱和气愤。

“萧瑾呈,你们杀了我妈妈,你觉得我还能和你在一起吗?”她瞪着他,除了愤怒,眼中多了几丝悲愤的绝望。

萧瑾呈心头一缩,“初黛,你妈妈的死,是个意外!晓彤是不喜欢你妈妈,但是她绝不会杀人!”

言初黛听了忽然凄厉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对对,萧晓彤柔弱可爱,是绝不会杀人的。我妈妈是自己四楼阳台上掉下去的!萧瑾呈,你信她的话,我不信!”

“这就是事实!”萧瑾呈厌恶她这种绝望萧索的笑,他打断她,“总有一天你会明白过来的。还有,你会和我结婚,从今以后再也不许见卢金浩!”

提到卢金浩,萧瑾呈怒气立马噌噌飞涨。

这三天,他已经把事情调查得清楚。言初黛失踪的这一年,竟然是在国外和卢金浩一起。他不敢深想,这一年在国外,这两人发生了什么。

可一想到言初黛和卢金浩在床上……他就几乎遏制不住自己想掐死言初黛的冲动!

“我偏偏要见他,我宁可当他的情人,也不会和你结婚!”她立即说道。

萧瑾呈不怒反笑,他似乎恢复了理智,“是吗?看来你真的很爱他。那么,如果他被车撞死,或被小偷捅死,你会心疼吧?”

言初黛有种不好的预感,她瞪大眼睛,“你,你什么意思?”

为了报复萧晓彤,她利用了卢金浩,本就十分愧疚……

“什么意思?你很清楚,我要对付他,易如反掌。”他神情漠然,声音清冷,而后掏出手机,放在她眼前。

手机里的照片,卢金浩正躺在医院,他一脸鼻青脸肿,如非十分相熟,几乎无法认出他本人。

而他吊着一条腿,挂在架子上,显然他的左腿断了。

他的身边,萧晓彤正坐着喂他喝水。

“这只是给他一个教训。如果那天你们真的结婚,那么,你现在只能看到他的尸体了。”冰冷的声音,宛如来自地狱。

言初黛脸色惨白,她身体微微颤抖,甚至说不出一句话来。

“想要他活着吗?很简单,和我结婚,然后乖乖的在我身边。”他说完,趁着言初黛发愣,猛然进入了她的身体。

“啊!”

她痛苦起来。

而他却越发用力。

原来,她真的那么在意卢金浩的死活。

所以,她愿意和卢金浩结婚,不止是想报复萧晓彤那么简单!

他只有更加大力,才能逼迫自己不去深想这里面的深意。

就怕自己一个愤怒,忍不住弄死身下的女人!

车里。

拿着手里的结婚证,言初黛面无表情。

犹如结婚证两人合照一般,两人皆是面无表情,不像是结婚照,更像是照冥照。

就在他要了她数次,让她几乎在床上爬不起来后,萧瑾呈直接抱她去洗澡换衣服,然后把她拉到了民政局。

他早就算计好了一切。

准备好了两人的身份证,户口本,衣服,还给她买了一枚钻戒。

一克拉的钻戒,她看都不想看。

“戴上。”

车里,萧瑾呈取出钻戒,粗鲁的拉过她的手,将钻戒戴上她的手指。

言初黛面无表情,“戴不戴,有区别吗?”

萧瑾呈看了她一眼,然后将大掌从她裙子下摆探入。

言初黛抿着唇,努力保持镇定,脸色不变。

前面还有司机开车,她不敢表现出一丝异样。

萧瑾呈不要脸,她还要。

当感觉到手指间湿意,萧瑾呈笑了,“当然有区别,现在我们要去医院探望卢金浩,至少要告诉他我们结婚的喜讯,不是吗?”

言初黛猛的看向萧瑾呈,她被他的无耻给震惊到了。

刚刚派人把卢金浩的腿给打断,转眼又要去病房刺激他。

“我不去。”她立即拒绝。

她没脸去见卢金浩。

妈妈死后,她很快去了美国,找到卢金浩,假装偶遇,让卢金浩喜欢上她,向她求婚……

结果两人回国不但婚没结成,才三天,她就成了别人的妻子。

“不去?你确定?”

他语气淡淡的透出一丝威胁之意,言初黛知道,他从不开玩笑。

打人杀人,对他而言,不算什么。

即便卢金浩是萧晓彤喜欢的人,他也毫不犹豫打断了他的腿。

而下一次,她不敢确定卢金浩会遭遇什么。

“……”

言初黛没做声了。

下一秒,她忍不住轻喘一声,然后被萧瑾呈抱进了怀里。

他的手指抚摸着她身体,明明做着这么下流的事情,他却面色清冷,依旧是高贵冷峻的萧总,而言初黛此时能做的,只有极力压制身体的躁动,免得被看出什么。

她咬着牙,鼻尖开始冒汗,心里明明白白,萧瑾呈这是故意的!

他就喜欢捉弄她,让她难堪!

不甘心的言初黛,趴在萧瑾呈的怀里,嘴巴一张,狠狠咬住他的肩膀。

依旧是那个地方,那天他抢婚,被她咬出血的肩膀。

萧瑾呈猝防不及她这一口,闷哼一声。

“萧总?”

前面的司机纳闷的询问。

“没事。”萧瑾呈咬牙承受痛楚,然后把言初黛拉开。

只见她龇着牙,咬牙切齿般愤愤地瞪着自己……就像一只明明不服气,爪子却不够锋利的小豹子。

他就喜欢这样的言初黛。

收回手,他当着言初黛的面,拿纸巾擦拭着手上的水迹,不意外的看到她爆红双脸。

忍住笑,“等会见了卢金浩,该说的,不该说的,你应当明白。”

“……”言初黛夹紧双腿,扭过头,没吭声。

S市中心医院,病房。

“初黛!”

见到失踪三天的言初黛,卢金浩惊喜的叫了起来,全然不顾自己断了的左腿。

亲眼看到卢金浩脸上的浮肿和淤青,言初黛更加愧疚。

她还来不及作声,萧晓彤就挡在了她的面前。

“言初黛,你来做什么!”

萧晓彤这辈子,最恨的人,就是言初黛。

言初黛的妈妈抢了她的爸爸,言初黛抢了她的哥哥和她喜欢的男人。

她身边所有的男人,这对母女都不放过!

她真是恨不得杀死言初黛!

“晓彤,让开,我带初黛来,是想告诉卢先生一个喜讯。”萧瑾呈楼住言初黛,用力把她拖进怀里,“我和初黛已经领证了,很快会举办婚礼,届时欢迎卢先生来参加。”

言初黛撇开目光,低着头一言不发。

卢金浩死死盯着言初黛,也一言不发。

似乎最震惊的人,就是萧晓彤了。

“什么?哥,你是不是疯了,你和言初黛领证了?她这样的贱女人,怎么配得上你?!”

萧晓彤大声叫嚷。

她怎么甘心!

言敏好不容易死了,言初黛也好不容易没和卢金浩结婚,结果她跟哥哥结婚了!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噩梦,阴魂不散!

萧瑾呈瞥了萧晓彤一眼,“我没疯,至于她配不配得上,我说了算。”

“可是,哥,你娶哪个女人都可以,为什么偏偏是她!”萧晓彤跺脚不满。

萧瑾呈没理睬她,他看向还处于震惊中的卢金浩,“希望卢先生快点好起来,不要爽约我们的婚礼。”

他说完,拉着言初黛,离开了病房。

至始至终,言初黛,没说一句话。

卢金浩呆呆的看着门的方向,还没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才三天,他的人生就发生了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

当晚,萧瑾呈带言初黛回了萧家别墅吃饭。

只从萧瑾呈全面接管萧家的云飞集团,就住在了公司附近的公寓,很少回家。

而言初黛在一年前,言敏坠楼身亡后,离开了萧家。

说起来,这一家人好久没在一起吃饭了。

萧衍很欣慰。

他对言初黛是有愧疚的,不管怎么样,言敏带着言初黛嫁入萧家后,他没照顾好她们母女。言敏也确实是在萧家坠楼死的。

所以,当萧瑾呈说和言初黛结婚时,他没有反对。

即便言初黛配不上他儿子,也算是给言敏补偿了吧。

言初黛坐在萧瑾呈身边,就当没看到萧衍一般。

其实最初进入萧家,她还是喜欢萧衍的,萧衍对她们还不错。但是慢慢的,她发现了问题。

虽然萧衍对她们不错,却并不阻止萧晓彤欺负她们母女。

萧晓彤刁蛮任性,怂恿家里的仆人一起欺负她们,萧衍就当没看到。

这就纵容萧晓彤越来越放肆,当他们一家人外出参加活动时,萧晓彤竟然当着众人面,说言敏是小三,她是小三的女儿。

而萧衍只是不轻不重的训斥了萧晓彤几句。

明明妈妈不是小三,妈妈和萧衍结婚的时候,萧衍的原配都死了两年了!

萧瑾呈自然知道言初黛的脾气,他随便她。

“爸,我和初黛的婚礼定在这个月底,婚礼结束后,我打算带她去欧洲度蜜月。”气氛尴尬,萧瑾呈却从容自若。似乎对这诡异的气氛一点没察觉。

“婚礼,蜜月!”

萧晓彤一回来就听到萧瑾呈的话,她气得不行,“她有什么资格有婚礼,有蜜月!哥哥,爸爸,你们能不能理智一点,言敏把我们一家搞得鸡飞狗跳还不够吗?她跟言敏一个货色,也是小三,和她结婚,哥哥你会后悔……啊!”

萧晓彤话还没说完,就被言初黛泼了一脸的红酒,“言初黛,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敢泼我!”

她疯狂尖叫着!

言初黛冷冷看着她,“萧晓彤,你再说一句我妈妈是小三试试。”

她站了起来,明明那么瘦弱娇小,却有种凌人的气势!

萧晓彤握紧拳头,急促的呼吸着,她瞪着言初黛,“我,我就说,你妈妈……你妈妈就是……”她被言初黛的气势震慑,说话结结巴巴。

“好了,都别闹了,晓彤,去换身衣服,以后初黛就是你嫂子了,不许这样说她。”萧衍阻止了她。

“可是爸爸……”

萧晓彤看向萧衍,却被他一个饱含深意的眼神吓祝

她打了个哆嗦,“好的,爸爸。”

事情闹成这样,自然不欢而散。

萧瑾呈本来也没想要言初黛和他家人和睦相处,他只是带言初黛来做个样子。

眼见言初黛被萧晓彤激怒,也没了胃口,就和萧衍告辞了。

离开别墅之前,言初黛不管萧瑾呈,绕着别墅外围,直接走到了别墅后面。

别墅后面是很大一片草坪,有几个足球场那么大,而草坪另一边,是一片湖。

当时言敏掉下来的时候,言初黛正和萧瑾呈在草坪上打网球。

砰的一声,言敏就直接从四楼掉下来。

她回头一望,当时萧晓彤就站在四楼阳台上,然后很快不见了身影。虽然当时她没看清楚萧晓彤的神态,然而从她的动作看,她是慌乱急促的。

当时那个角度,她还看不到妈妈的身体,但是本能的,她知道妈妈出事了。

言初黛丢下球拍,用平生最快的速度跑到别墅下面,然后她看到了妈妈的身体。

她脑袋正好撞在铺在别墅外围的石板上,脑壳破裂,半个脑袋碎裂,血浆喷了一地。

那画面,她至今如在眼前。

她站在当初妈妈尸体跌落的地方,面无表情的抬头看四楼的阳台。

她不信妈妈能自己从有着围栏的阳台上掉下来,在联想到萧晓彤当时慌乱的样子,结果不言而喻。

“爸爸当初就在四楼阳台后面打台球,他说了,是敏姨不小心掉下来的,和晓彤无关。”萧瑾呈走到言初黛身后。

“萧衍在说谎。”

言初黛回头看向萧瑾呈的眼睛,语气笃定。

“绝不可能。初黛,你说是晓彤把敏姨推下来,那只是你的推测,你并没有看到。”他难得心平气和和她辩论。

“我是没看到,但是你怎么解释一个大活人好好的从阳台上跌下来?!”提及妈妈,言初黛忍不住激动。

所有人都说言敏是意外死的,可她却分明记得萧晓彤和萧衍见她心虚的样子。

“你妈妈精神不正常,这件事,你也知道的!”萧瑾呈也拔高了声音。

“对,就因为我妈妈被你妹妹刺激到精神不正常,所以她的死就是意外了?事发当天,她状态很好的!”言初黛忍不住大叫,“够了,我知道你只会相信他们,不会相信我。所以我们注定是仇人……你确定还要和我结婚?”

“是。”他也识相的没继续言敏的话题,这是两个人分歧的根本,一旦提及,就非要吵个你死我活。

“你会后悔的。”她看着他,一脸的倔强和坚强,言敏的死,是他们爱的终点,恨的起点。

而现在,恨,只是刚刚开始。

“我从不后悔。”他的语气,无比的坚定。

一月后。

虽然时间紧急,可是云飞总裁萧瑾呈的婚礼,却一点也不含糊。

S市六星级希尔顿酒店和外面的大草坪上,熙熙攘攘的满是来参加婚礼的人。

两月的时间,言初黛做了两次新娘。

可没有一次,她是快乐的。

上次还有报复的快感,这一次只有麻木和坚定。

也好,留在萧瑾呈身边,对揭露真相,报复萧家,更有利。

化妆室的门被推开。

镜子里,她看到萧晓彤进来了,看来注定,她每次当新娘都不会顺利。

“别以为你跟我哥结婚,就有好日子过了。”

看到外面婚礼布置那么气派,萧晓彤心里不是滋味。

为什么言敏死了,这个小三的女儿还能过的那么好?明明她才是萧家大小姐,所有的荣耀和财富,应该都是她的才对。

言初黛凭什么享用这一切?!

“我过什么日子,和你有关系吗?请你出去,看到你我心情不好。”言初黛丝毫不给萧晓彤好脸色看。

以前在家里,妈妈总是让她让着萧晓彤,即便被萧晓彤各种欺辱,她都只能听妈妈的话,忍气吞声。

可结果是什么?妈妈因为长期被欺辱得了抑郁症,最后被坠楼死亡!

既然忍无用,那她何必再忍!

她绝不做第二个言敏,萧家欠她们的,她都要讨回!

萧晓彤差点原地爆炸。

她对言初黛的恨,是无法形容的。

从最初言初黛入侵到家里的不爽,到后来抢夺了哥哥的爱,到如今她又抢了卢金浩,甚至各种对她欺压!

她本想牢记爸爸的话,对言初黛忍让,可现在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扬起手朝着言初黛就是一巴掌。

言初黛不是那种柔软顺从的人。这一巴掌,她本可以轻松躲过,但是,她瞬间决定不躲。

“啪。”

言初黛雪白的脸上刮出一个巴掌樱

然后她毫不犹豫的捞起桌面上的一盒散粉,冲着萧晓彤脸上扑去。

萧晓彤尖叫一声,“啊!”

场面瞬间混乱,萧晓彤扑向言初黛,在她身上胡乱抓,言初黛不躲,却极尽所能一拳头一拳头狠狠揍在萧晓彤身上。

等萧瑾呈赶到时,一切都晚了。

萧晓彤眼睛进了粉,被紧急送往医院,而言初黛也非常糟糕。

她虽然没有重伤,可脸上被抓了两道指甲印,加上左脸鲜红的一巴掌,整个脸看起来非常精彩。

她脸上虽然痛,心里却万分高兴。

这就是她的计划。

她被打花了脸,无论萧瑾呈是照常举办婚礼还是取消,结果都会非常难看。

她顶着一张花脸,和一身被弄得乱七八糟的装扮,气定神闲的坐着喝水,把萧晓彤揍了一顿,她出了不少汗呢。

而萧瑾呈在一边看着她,脸色铁青。

“言初黛,你是故意的!”这不是问句,而是从牙齿缝里蹦出的肯定句。

言初黛摸着肿气的半边脸抬头冷笑,“故意?你为什么这么说?萧瑾呈,是不是只要你亲妹妹受了委屈,你就毫无原则的偏向她?而我呢,死了也是活该?”

“你明明可以躲开!你就这么想要我难堪!”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爱这个女人多一点,还是痛恨多一点。

言初黛继续笑,“那,你什么不去问你妹妹,她为什么先动手打我?对错是非,你就是这么判断的?”

他恨透了她这种苍凉怨愤的冷笑,萧瑾呈一把捏住她的下巴,不许她再笑出来,“说白了,你就是想躲掉这场婚礼对吗?你以为把自己弄成这样子,我就会取消婚礼?别想了。今天卢金浩也来了,我要当着他的面,和你结婚!”

“……”

言初黛目光一闪。

萧瑾呈气得手里的力道又加几分,那样霸道的力道,几乎要把她下巴卸下来。

可她偏偏不求饶,“结啊,反正,我又不怕丢脸。”

脸面对她来说,那是垃圾。

她只要实实在在的复仇效果。

萧瑾呈丢脸,等于萧家丢脸。萧晓彤进医院,她开心。

……

当伴娘领着新娘出现在草坪的露天婚礼现场,人群中一阵唏嘘。

见过艳光四射的新娘,也见过丑不拉几的新娘。

但是像言初黛这样半脸浮肿巴掌印,半脸血痕,下巴两边几个通红手指印的新娘,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见到。

不用解释,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新娘子被打了。

言初黛面无表情的站在新娘入场处里,众人的瞩目和议论,她毫不在乎。

然而当她看到不远处卢金浩时,立即扭了脸。

卢金浩眼底的怜惜和愤怒,让她无法面对。

不远处的萧瑾呈看到这一幕,握紧了拳头。

萧瑾呈直接朝着新娘走过去。

他不按套路出牌,搞得大家错愕不已。

这场婚礼,可以说是非常特别。

萧瑾呈拉着新娘,也不顾她跟不跟得上,直接走过铺满花瓣的地毯,到了婚礼舞台中心。

音效师和主持人很尴尬,程序和原本设定的不一样呀。

整个过程诡异到极点,主持人看着萧瑾呈难看的脸色,也不敢耽误什么,直接跳过前序,开始了主婚步骤。

“那么,让我们先祝福这一对甜蜜的新人……”主持人话音未落,卢金浩的声音忽然响起。

即便这几天遭遇到这么多不公和坎坷,他的声音依旧温柔有力:“等等,我一点都不觉得他们甜蜜。更不觉得他们应该结婚!”

小编有话说:

她看着他,一脸的倔强和坚强,言敏的死,是他们爱的终点,恨的起点。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