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苏晓宁顾云湛小说最新章节 一夜相思满城雨全文免费阅读

2018-05-04 14:58:58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顾云湛的未婚妻因为心脏病无法接受亲密生活,因为父亲重病缺钱治疗的苏晓宁因此被其买下,用以满足顾云湛的夫妻生活,不知情的顾云湛因此认定苏晓宁虚荣无耻!

xk5qn5hwd9q1byot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他一直以为她是贪慕虚荣的女人,直到眼睁睁地看着汽车将她撞飞,才知曾经的那些伤害是爱……

小说试读

“女人,把腿再分开一点!”

“唔……”

狭小换衣间内,苏晓宁被西装革履的顾云湛压在身下。明明身体已经痛的不行,却倔强地咬着唇不肯出声,血染的唇一片嫣红。

顾云湛看着她眼里升起的氤氲,不由嗤笑:“怎么?当初不是你主动送上门的吗?现在已经如愿了,怎么每次搞得都像被强迫的一样?”

男人眼中的冰冷比刀还锋利,一下子就割痛了苏晓宁的心,可她有苦难言,只能默认。

顾云湛见她连辩解都懒的,心里更恨,他恨她这么不知廉耻,更恨自己明知道她不知廉耻,还是一再受她吸引。

最后这恨便全部化作身下的欲望,一并发泄在苏晓宁的身上。试衣间的隔断墙被撞的咯咯直响,许久许久都不曾停歇……

“冯小姐,你回来了?”

直到外面传来助理的声音,顾云湛却并不慌张,他从苏晓宁的身上起来,稍微整理了下自己身上的凌乱。

表情习以为常般地看都没看地上的苏晓宁一眼,就像是块用过的抹布,打开门便走了出去。

冯程程正好进门,看到顾云湛脸上扬起抹笑,喊:“湛哥哥,你怎么来了?”

“听说你有几天没回家了,冯叔叔担心,让我过来替他看看。”顾云湛回答。

冯程程听了却不高兴地撅起嘴巴,娇嗔地问:“你就只是替叔叔来看我的呀?”

“当然不是,我也想你了啊。”顾云湛又道,手指在她的俏鼻上刮了下。

“这还差不多。”冯程程听了高兴,然后挽着他的手臂撒娇:“湛哥哥陪我吃晚饭吗?”

“公司还有事,我过来看你一眼没事就放心了,饭还是下次吃。”顾云湛拒绝。

顾云湛拿公司作借口,那是他的底线,冯程程听了只得妥协。

“那好吧。”她虽表现的懂事,脸上的表情却是失望。

顾云湛看了不忍,抚着她的头发叮嘱:“你身体不好,一定要格外注意。”

“嗯。”冯程程应。

顾云湛见她仍提不起兴致,便俯首吻了下她的额头。

冯程程的脸色这才好一些,顾云湛说:“那我先走了。”说完匆匆离去。

冯程程的助理看着桌上摆了一盒蓝色妖姬,奉承地喊:“小姐,这花真漂亮!”肯定是顾云湛送的。

冯程程走过去,却并没有看向那花,而是打开试衣间的门,原本温柔的脸颊发沉,对里面的苏晓宁说:“还不出来?”

这时的苏晓宁衣服已经穿好,只不过满脖子的草莓吻痕却怎么遮也遮不住,看在冯程程眼里只觉得扎眼。

“啪!”

冯程程扬手,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苏晓宁脸上:“贱人!”

血线从苏晓宁唇角流出来,她捂着红肿的脸颊,神色麻木,仿佛早就已经习惯,接着一只白色的药瓶滚到她的脚边。

“吃了它。”冯程程又道。

苏晓宁只得乖乖蹲下身子去捡,手却被冯程程踩住。

“唔……”苏晓宁痛呼。

冯程程却并不为所动,只冷声警告:“记住,你只是我买来代替我满足湛哥哥的,永远不配有他的孩子。”

是的,冯程程有心脏病,严重到做这事都会存在危险,否则她也不会想出这样的招来。只是她故意将苏晓宁介绍给顾云湛,却又假装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事。

反正男人总是爱玩的,倒不如给他找个干净的,还在掌控之中。

顾云湛每一次都美其名来看她,可哪次不是睡完苏晓宁,跟她说不了几句话就走?想到这里苏晓宁更恨,手在苏晓宁身上又狠狠掐了几把。

“冯小姐,医生叮嘱你情绪不能太激动。”助理在一边劝。

冯程程捂着胸口,骂:“把药吃了赶紧滚,别让我再看到你。”

苏晓宁捡起瓶子倒了两颗出来,放进嘴巴里吞下去,然后才向她摊开手:“你答应过我的。”

“拿去!”冯程程从包里拿出一沓钞票,扬手便扔在苏晓宁脸上。

冯程程实在不想再看到她,转身便带着助理走了。来到电梯前,助理看了一眼冯程程,小心翼翼地提醒:“冯小姐,我觉得顾先生最近来得有点勤。”

冯程程闻言看向她,问:“你是说?”

助理的意思,顾云湛来得勤自然不仅是来看冯程程的,大家都知道他醉翁之意不在酒。

可她这话不敢明说,便低下头道:“我只是提醒一下您。”到时候别偷鸡不成蚀把米。

冯程程听了,脸上的表情更为阴霾……

苏晓宁那边,门彭地一声关上。

她看着满地的钞票,心里难受,却不得不蹲下身子将它们一张张捡起来。

刚取出来的新票子,边角锋利地划破她的手,血从里面渗出来苏晓宁却不觉得疼,因为没有什么比她心里更疼更屈辱,可是再屈辱,她也需要这笔钱。

忍着眼泪将钱全部捡起来后,拖着疲惫酸疼的身子来到医院,刚刚走近父亲的病房,便听到了母亲可怜巴巴的乞求:“求求你们,我们会筹到钱的,你们不要这么残忍!”

“医院有规定的,我们也没有办法。”门口聚集了看热闹的人,她挤过去一看,那些人居然在搬父亲用的医疗设备。

“住手!”苏晓宁拦住他们。

“白小姐,医院不是慈善机构,你们住不起就别住,给别的病人腾地,后面还有很多人排队住不进来呢。”其实一个护士说,一副看不起的模样。

“钱已经带来了,你们把东西放回去,我爸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告你们。”苏晓宁将钱拿出来。

几人见状,只好把医疗器材放回原位,然后给苏父用药。

“倾家荡产也撑不了几天了,不如趁早出院,我这可是为你们好。”那护士离开前擦着苏晓宁的肩膀说。

“你……”苏晓宁正要追过去。

“晓宁!”苏母拦住她,然后才问:“你哪来这么多的钱?”

“当然是借的。”苏晓宁撒谎。

“这么多钱,我们怎么还?”苏妈妈开始发愁。

“怎么还你就不用操心了,安心照顾爸爸吧,其他的我来想办法。”苏晓宁说。

“你能有什么办法?”苏妈妈怀疑地看着她。

苏晓宁被看的心虚,只道:“总之我会想办法。”说完便出了病房,给父亲交医药费去了……

傍晚,苏晓宁原本在父亲的病房伺候,电话突然响起来。

“喂?”

“马上来蓝调酒吧。”那头是冯程程命令的声音。

这么晚了会有什么事?

难道是顾云湛去了?难道又让她……苏晓宁其实有点怕他,却又不得不去。

半小时后,苏晓宁打车来到冯程程说的地址,一进门里面劲爆的音乐便令她皱起眉。

“你是苏晓宁吧?”有个服务员走过来,冲着她的耳朵喊。

这种环境太嘈杂,说起话来都费劲。

苏晓宁点点头。

“跟我来。”他又喊,然后转身便走。

苏晓宁只得跟上去,最后进了一间包厢。

说是包厢,其实就是用珠子做的帘子隔开的私密空间,冯程程还没有来,她只好坐下来等。

没多久一个醉醺醺的男人突然闯进来,一下子就撞到了苏晓宁身上,吓了她一跳。她下意识地要躲,无奈男人的身子太重,且被他一把抱住:“美女,一个人啊?”

“你放尊重点,我朋友一会就来。”她一边推搡一边给自己壮胆。

男人却并不将她的话放在耳中,抬起她的下巴,看到她漂亮的五官时眼前一亮,嘴上说说:“少他妈废话,不就是要钱吗?说吧,多少?”

之后将钱包拿出来,抽了一沓扔到她身上,问:“够不够?”并边问边将她压在了沙发上。

“救——”她的呼救声被男人堵住。

他长得五大三粗像头猪似的,可是苏晓宁太弱了,怎么也挣扎不开。

眼见她就要在这里失身,一道惊讶的声音响起:“这不是晓宁吗?”

苏晓宁动作一滞,转目果然看到冯程程出现,身边还有顾云湛。他的眼神漆黑而冰冷,令苏晓宁下意识地觉得害怕。

“你们谁啊?别坏了老子的兴致。”男人说着旁若无人地将苏晓宁压回座位。

“救我,我根本不认识他。”苏晓宁叫。

冯程程挽着顾云湛的手臂,可以感觉到他浑身的肌肉紧绷,再瞧一眼他的神色,薄唇紧抿,显然是在忍耐。

“把他给我丢出去。”顾云湛开口,一字一句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他们身后两个保镖这才将男人从苏晓宁身上拉开。

“喂,你不就是出来卖的么?收了钱不办事,有没有职业道德。”男人骂骂咧咧地被拉出去。

苏晓宁拢着身上被撕坏的衣服,感到前所未有的难堪,只剩下低头掉眼泪。

“晓宁,你没事吧?”冯程程上前假意关心地问。

苏晓宁这才回神看了她一眼,然后下意识地转向顾云湛,解释:“我不认识他。”

顾云湛显然并不信,心头浮起失望,转身便走。

“……”苏晓宁下意识地要追过去,却被冯程程挡住去路。

四目相望,苏晓宁突然明白了什么:“明明是你约我来的,为什么?”

她一直很听话,冯程程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就像当初我拿钱让你陪他玩一样,那时是告诉你根本配不上他。而现在,同样是要告诉湛哥哥,你配不上他。”所以才让她在顾云湛面前变得更加不堪。

“原来你是怕他喜欢上我。”苏晓宁嘲笑。

“啪!”回答她的却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苏晓宁被打偏的脸正过来,五个手指清楚地印在上面,一条血线从唇角流下来。

“你当初偷偷喜欢过他,别以为我不知道。不过那又怎么样?他喜欢过你吗?你在他眼里已经是个主动倒贴,可以随便玩玩,还水性扬花、贪慕虚荣的女人。还不给我滚!”

苏晓宁捂着红肿的脸颊,站在那里半响才离开酒吧。一股难过却从心底窜上来。那一刻她特别想哭,可是蹲在地上半天却哭不出来。

滴!滴!

车喇叭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因为靠的太近她下意识地转身。眼前一道阴影罩过来,她都没看清楚来人,就被塞进车里,接着身子被压下去,她在慌乱中对上顾云湛暗沉的眼眸。

苏晓宁心里有些害怕,尤其他此时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两人对望了半响,他的头突然俯下来,狠狠吻住她的唇。不,应该不能称之为吻,因为他完全是在啃咬。

白晓宁的嘴唇被咬破,血腥味顿时盈满两人的口腔间。苏晓宁开始很温驯,毕竟只是个吻而已,直到他一把撕开她胸前的衣服,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

“不要!”意识他要做什么,苏晓宁下意识地拒绝。

今天下午他们才……做过,顾云湛的体力也太好了吧?苏晓宁怕自己承受不住,而且车子停的位置也不对。

外面就是繁华的大街,人来人往的。只要这车一动,就算不发出什么动静,怕是就会有人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为什么?因为我没给你钱吗?”顾云湛问。

他脸色是阴霾的,眼角眉梢的讽刺像箭一样,直接就戳进了苏晓宁的心里。

苏晓宁闻言身子一颤,明显感到来自于他的恶意侮辱。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就像冯程程说的,从一开始,她就被他打上了倒贴的标签,所以他从来没有看起过自己。

是自己需要钱,怪不得他,这一刻却不由悲从中来。

“对。”惩罚自己般,她咬牙承认。

顾云湛听了脸色更加不好,瞪着她的眼神恨不得吃了她。

“好,我给,你要多少我都给。”顾云湛生气地说着,掠夺的动作更加粗暴。

“我不要在这里!”苏晓宁推搡。

她知道躲不掉,可最起码她需要选择一下地点。

“我才是付钱的人,你没有资格说不。”顾云湛拒绝。

“那我不卖!你听懂了没有?”她一边哭泣一边反抗。

“晚了。”

苏晓宁的尖叫中,顾云湛没有再给她拒绝的机会。车门是锁的,苏晓宁的四肢被他固定住哪里都去不了,只能任他欺负。

其实顾云湛也并不是那么舒服,尤其是心里,只是自己也说不清楚是为什么,只想寻找一个发泄口,不知不觉间就变成了言语伤害。

“苏晓宁,你不是就喜欢这样的刺激吗?咱们在一起哪次不够刺激,嗯?”

苏晓宁羞愤的说不出话。

“贱!”

他发泄的时候从此不会顾及苏晓宁,而且用完就丢。苏晓宁半天才恢复知觉,动手将衣服穿起来。

顾云湛麻利地签了一张支票给她,道:“以后缺钱跟我要,不要出去丢人现眼。”

“我不要你的钱。”苏晓宁羞愤地说,打开车门便跑出去。

顾云湛没料到她情绪这么激动,微怔,视线中她的背影越来越远,但最终并没追上去……

顾云湛有些烦躁地驱车回到家,没多久便接到冯毅的电话。

“云湛,程程住院了。”那头说。

顾云湛听了心里一阵紧张,说:“我马上来。”挂了电话之后匆匆出门。

他到的时候冯程程还在抢救,冯毅脸色凝重地守在外面,见陆云湛过来上去就是一拳。

“冯叔叔!”顾云湛抓住他的手。

虽然意外他向自己发这么大的火,但还是很担心他的身体,毕竟岁数也不小了,接着道:“咱有话好好说。”

“当初程程为了救你心脏受创,是你信誓旦旦地说会给她幸福,现在又算什么?”冯毅质问。

顾云湛闻言微怔,下意识地问:“我怎么了?”

冯毅为了顾云湛的母亲一辈子没有结婚,而冯程程又是他早逝的大哥大嫂留下的唯一的外血脉,所以格外疼爱些。而顾云湛从小也没有父亲,冯毅在他生命中扮演的角色亦长亦父,所以对冯毅的尊重也非比寻常。

两人的关系一直很微妙。

最后还是冯毅收了脾气,拿出一部手机递给他,说:“这是从程程床上发现的。”

门被他轻轻打开又关上,病床上的冯程程听到动静看过来。

“你走!我不要看到你!”她情绪突然变得激动,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顾云湛不明所以,但还是带着疑惑接了过来。

手机没有上锁,所以屏幕亮起时就停在微信的聊天页面,最下面是一个视频。发视频的头像看上去像苏晓宁,他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指尖在视频上点开之后,里面瞬间播放出令人觉得羞耻的画面,而主角正是他和苏晓宁,整个空间里也只剩下那种羞人的喘息。

顾云湛烦躁地按了暂停键,问:“哪来的?”

冯毅不说话,意思是他明知顾问。

尽管苏晓宁在顾云湛心里已经非常不堪,但他仍然不愿相信她会这么卑鄙恶毒,手不控制地把聊天记录上翻。他看到果然还有很多视频,几乎他们每一次都有。

他明明每一次找她都是临时起意,但其实是在苏晓宁的掌握之中吗?不然哪来的这些视频?

顾云湛看到她除了给冯程程发的视频外,还有各种讽刺、辱骂,骂她病秧子,根本满足不了顾云湛,顾太太的位置早晚是她苏晓宁的等等。

顾云湛从来没有想过苏晓宁的面目会如此丑陋,更有一种没戏耍了的愤怒。

这时手术室的门开了,冯程程被推出来,直接转入重症监护室。医生对他们说:“我已经再三叮嘱,病人情绪不能太激动,尤其不能受到刺激。”

“现在情况怎么样?”冯毅问。

“虽然暂时稳定住了,可是病情很危急,如果再醒不过来,最好是能找到匹配的心脏。”这件事他已经多次与冯毅提过。

“云湛,别忘了程程的心脏是为了救你,你要给她个交待。”冯毅一再强调说。

冯家的女儿可不是那么好欺负!

顾云湛明白他的意思,握紧了手里的手机,转身便走。偏偏就那么巧,他出了病房没多久,恰巧就与苏晓宁撞了个正着。

男人的眼神很可怕,苏晓宁下意识地想躲,却被顾云湛一把抓住腕子。

“躲什么?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心虚?”顾云湛问。

“我……哪里心虚了?”苏晓宁反问。

她虽然强装镇定,可是没有底气的口吻还是出卖了自己。

是的,苏晓宁是心虚。

只不过她心虚的并不是顾云湛口中的事,而是怕他知道自己的父亲住在这家医院的事,怕他知道……自己跟他在一起,是从冯程程那里拿了钱的。

顾云湛看了她的反应冷笑,继续咄咄逼人道:“难道不是来看看程程死了没有,好不给你腾出顾太太的位置吗?”

虽然一开始就知道她的品行并不是那么好,却也没想到她竟然会如此恶毒。所以只要一想到微信上她与冯程程说的那些话,想到冯程程这些日子以来受的煎熬,还要在自己面前假装若无其事,他就恨不能掐死她。

“你到底在说什么?”苏晓宁完全不懂。

顾云湛掐着她的下颌:“苏晓宁,你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苏晓宁被他掐得很痛,下意识地挣扎, 无奈男人的手劲真的很大,情急之下苏晓宁低头一口咬在他的手背上。

“嘶——”

顾云湛吃痛,苏晓宁趁机跑开。

“给我抓住她。”顾云湛动怒。

他一声令下,几个保镖七手八脚地上前,直接苏晓宁拦住,并将她重新压到顾云湛面前。

“放开我,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些事.”苏晓宁说。

顾云湛直接将手机举到她面前,说:“别告诉我这不是你干的?”

苏晓宁看到里面播放的内容时,眼睛里充满震惊,问:“哪来的?”

“不是你发给程程的吗?”她居然还在装。

“我没有做。”她摇头说。

顾云湛却像没有听到一般,继续道:“苏晓宁,既然你这么恶毒,那我就只好让你把心脏给她了。”

苏晓宁一时拿不准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男人身上散发的气息让她害怕。本能反应令她猛然挣脱开保镖的牵制,撒腿就跑。

只是她这样的行为看在顾云湛眼里更是心虚,马上命保镖:“给我抓回来。”自己也大步朝她追去。

风在耳边呼呼地吹着,地上晃动的人影,以及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告诉苏晓宁,那些人快要追上她了。

明明有过最亲密的关系,可她此刻却一点都不敢奢望。因为他是冯程程的男朋友,他从来不会相信自己。心思流转间,脚下步子却始终未停,直到耳边响起急促的车喇叭声。

苏晓宁转头,便见一辆车子朝自己直直开过来。

“苏晓宁!”耳边划过顾云湛紧张的叫声,接着手臂一紧,她便被拉了过去。

车子擦着两人的身侧呼啸而过,苏晓宁整个人都懵住了,脸色惨白。

“你没长眼睛吗?大马路也敢乱跑,不要命了是不是?”

顾云湛大声呵斥着她,天知道他此时抓着她的手还是抖的。他都不敢想象,如果刚刚那辆车真的撞到她该怎么办?

“苏晓宁?”见她一点反应都没有,顾云湛这才认真去看。

哪知她身子一软,直接就晕了过去……

小编有话说:

他脸色是阴霾的,眼角眉梢的讽刺像箭一样,直接就戳进了苏晓宁的心里。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