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爱意狠狠全文免费阅读 白尺素荆泽天大结局

2018-05-03 18:05:45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白尺素和荆泽天隐婚三年,当初信心满满的以为自己可以让荆泽天爱上她,可最后她用三年的痛苦婚姻证明了荆泽天有多爱另一个女人。如果爱上荆泽天注定是一场作茧自缚的灾难,那她只能用死亡来解脱!

swejej38n43xogfl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白尺素和荆泽天隐婚三年,当初信心满满的以为自己可以让荆泽天爱上她,可最后她用三年的痛苦婚姻证明了荆泽天有多爱另一个女人。

如果爱上荆泽天注定是一场作茧自缚的灾难,那她只能用死亡来解脱!

小说试读

夜总会经理带着荆泽天闯进包房的时候,白尺素正跨坐在客人的身上,她圆润的臀部在男人腿间摩挲着,娇喘的声音浪到要把这房顶掀翻……

荆泽天上前,扯着白尺素的头发把她拖出包房,没人敢阻拦。

咚!

员工休息室的门被一脚踹开,白尺素被按着脑袋扯了进来。

她脸颊上还有未褪去的潮红,体内一波波的冲动涌上来,干涸且燥热的喉咙噎了噎,白尺素努力睁眼看这房间里的每一个女人。

是谁给她下了药?她已分辨不清。

休息室里鸦雀无声,所有女人的目光都落在盛怒的荆泽天的脸上,看他目若寒潭扫视过一圈,气压就变得很低很低,好像一时间不大的空间结成了冰窟,让人背脊冒出了一层的冷汗。

女人们互递眼神,然后低下头往门外走。

“都站住。”低沉的声音传来,所有人僵住了脚步。

荆泽天手下一推,就把白尺素掷在了地上,他站在那缓慢的摇着脖颈,微微眯起了眼睛,“你们几个,把她的衣服扒光!”

白尺素猛然抬起头,她的药劲被一下子吓醒了,脸色随之惨白了一片,她抖着唇看高高在上的荆泽天,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这还是他的丈夫?还是他爱了许多年的男人?他居然让JI女脱光自己的衣服?

“我是被人下了药才……”白尺素还没来得及解释,那几个女人就蜂拥而上。

有人在慌乱的解释着:“对不起尺素,荆总的话我们不敢不听。”

话音落,白尺素胸口的衣衫被扯开了一大片。

“不要碰我!”她强烈的反抗,身体向后一躲再躲,最后把自己逼到了化妆台的角落,几个女人嘴里说着对不起,但还是疯狂的撕扯着白尺素身上的衣服。

白尺素已经忘记了委屈,此刻只剩下一声声的惊叫。

她眼看着身上的衣服一片片的落下,屈辱的眼泪忍不住滚落下来,“荆泽天!我恨你!”

抱着双腿蜷缩在角落里,她拱起的背脊已经布满了一道道指甲留下的血痕。

“动作太慢!都滚开!”

荆泽天拨开人群走来,他单手一提身上只剩下上下两件的白尺素,狠狠的给她甩在了化妆台上,短短的半分钟内,那些女人也都被吓的跑掉了,不远处的门“咚!”的一声被关上。

只剩下两人的房间里,荆泽天缓慢的扯着他颈下的领带,一步步逼近过来。

“不是贱吗?我可以让你比一个真正的JI女更贱。”

白尺素慌张的摸着周围的一切,最后把一个修眉刀紧紧的攥在了手里,“不要过来。”她摇着头,颤抖着把小刀抵上了男人的胸口。

低头,荆泽天冷哼出一声,“就凭这个?”说罢,他又向前了一步。

“啊!”白尺素闭起眼睛时手里的修眉刀一挥……

一声低咒,荆泽天胸前的血色染红了他的眼底,男人一把夺下她手里的小刀扔出很远,下一秒,他反手把白尺素压在了化妆台上。

当身体被死死抵住的时候,白尺素终于哭着喊了出来,“我答应你离婚!也答应你把她求回来,别这么对我……”

“晚了!”

荆泽天握住他的软腰往身前猛然一撞,撕裂的疼痛让他女人尖叫出声。

入夜后的休息室格外清冷,冷到白尺素战栗不止。

她撑着手臂从化妆台上坐起来,转头看镜子里已经没了人样的自己。

身上大片的青紫是荆泽天对她的恨意,脸上被哭花的妆是说不出的委屈,缓缓抬手,女人拢了下自己凌乱的发丝,而后抖着手从桌子上摸了根烟给自己。

烟雾缭绕间,白尺素麻木掉的神经又跳动起来。

她仰头,自嘲的笑出了声,笑着笑着,就变成了呜咽。

一个月前,她在剧组里拍戏,她投资商的丈夫在那和女主角打情骂俏。

白尺素不能有怨言,因为她只是荆泽天见不得光的女人,隐婚了三年的妻子。

但她爱那个人,看见那一幕也会扎眼睛,心里也会痛。

所以白尺素就擅自给自己加了戏码。

当导演喊她去上戏,她风情万种的朝摄影机那边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快速的褪掉身上的外衣,人还没到那个浴缸前,她全身只剩下了一套比基尼。

她的大胆让早已经半躺在浴缸里的男演员惊讶了一下,白尺素就嫣然一笑,把修长而白皙的腿先探了进去。

而后她缓缓和那男演员在水里重叠在了一起,她那么妩媚,眼神那么迷离,一点点的攀附上了男人的身体。

导演头一次显得这么兴奋,他一边招呼着工作人员就位,一边朝白尺素竖起了拇指,“对!就是这种感觉,再浪荡一点。”

白尺素不想报复,她只是想知道在那个人的心里,是否会在意。

但她还是高估了自己。

荆泽天冲过来时,掀翻了导演的摄像机,又一拳把男演员打晕过去,他把白尺素的头死死的按进浴缸,他说:“你这个下贱的女人!我早就不该留着你!”

原来,他不是在意,只是恨极了自己。

咕咚咚,白尺素喝了一口又一口的水,根本没有反驳的力气。

但荆泽天根本没有放开她,一声声咒骂听起来越来越模糊,白尺素只觉得水下渐渐变的黑漆,而她在一阵急咳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那天之后,她被自己的丈夫亲手送进了这家夜总会里,荆泽天说,“你不是贱吗?只有这里才能让你尽情发挥。”

这一个月来,荆泽天几乎每天都会给她安排老男人,陪他们喝酒,给他们唱歌,他喜欢坐在旁边当一个看客,看那些人一杯杯灌她,看一双双油腻的手摸上她的身体……

看着这样的白尺素,那个人心里作何感受?

难道这样还不够让他痛快吗?他偏要证明白尺素连个JI女都不如?

他到底要折磨自己到什么时候?白尺素觉得自己就要坚持不住了,她的心还有她的身体。

突然。

胸口处一阵翻涌,她扶着化妆台干呕出声,呕到嘴里都是苦味,眼底噙满泪水,呕到额头上的汗珠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

眼前又开始天旋地转,像极了那天在水下的感觉。

她抓着胸口急喘,愈发透不过气。

气若悬丝时,她用尽全力喊了声,“有没有人?帮帮我……”

白尺素在医院里一躺就是五天,五天来荆泽天一次都没有出现,倒是那个被她在包房里差点用强的客人提了一篮子的水果来看望。

她坐在床上,歪头看这个白到让女人都有几分羡慕的男人,白尺素扬着眉吹了一声口哨,取笑他一表人才还会去夜总会那种地方。

她哑口笑,心情突然非常的好,就从枕头下摸出了一根烟给自己点上,而后问道,“叫什么?多大了。”

面前的男人一起身,直接把白尺素手里的烟夺了去,往脚下一扔给踩灭了。

这速度快的以至于白尺素脸上讥讽的笑容还没有散去,就楞在了那里。

四目相对,男人把手插进了裤兜,白尺素发现他其实很帅,而且狭长的一双眼睛和某个人有几分相像。

他说,“我叫尹凉湩,虽然你化了很浓的妆显得年长,但你得喊我一声哥哥。”

白尺素唇角微动,不屑的哼出了一声,她倔强的再次摸出烟来,结果又被尹凉湩抢走了。

“别装了你,那天的事儿我知道你是被人用药,逼不得已。”男人平静的说。

不知道为什么,白尺素微红了眼眶,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她突然喊了一句,“你算老几呀你,你凭什么管我?!”

“我什么都不凭,一面之缘只是想来看看你。”

白尺素一起身就推开了床边的尹凉湩,“马上给我滚,我用不着你在这给我同情,我不是哪种女人啊,我TM就是夜总会的一个小姐,嫖客提着水果来看小姐,你也不是什么善人!”

尹凉湩上前想要阻止她的疯狂,结果又被白尺素用力的推了一下。

男人情急,一下子抱住了白尺素的头,他用力的和怀中女人互挣,并强势的说道,“别动,你手上针头在流血。”

病房里有几秒钟的安静,而后隐隐的传来了女人的哭声。

白尺素的眼泪很快湿透了尹凉湩的衣襟,想止却止不住,最后变成了放声大哭。一个素不相干的人都能看穿她的心思,为什么她最爱的男人却口口声声喊她贱人?

她流着泪,倔强的再次推开了身前人,“走吧,我们只是陌生人。”

看她拢着肩膀坐在床中央,柔弱的经不起一阵微风,尹凉湩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她,一个脆弱在心里的女人。

他点点头,然后转身要走,却在门口的时候顿下了脚步,回头时尹凉湩舔着唇畔说,“那晚,我有心动,你是我有感觉的女人。”

他一拉门快速的离开了,与此同时,荆泽天向后望着什么走进了门。

白尺素看见荆泽天的时候,一拉被子把自己藏进了床里,她在被子下快速的抹掉了脸上的泪。

她不想在荆泽天的面前表现懦弱,因为她知道感情从来都不是求来的。

白尺素窝在被子里听见荆泽天隐隐约约的说,“别装了,给我起来。”

女人刚探出头,一张纸就飘到了她的脸上。

荆泽天面无表情的站在床边,“签了这协议,我定了下午两点的飞机,送你出国。”

白尺素拿下来那张纸在眼下一扫——《离婚协议》?她就笑了。

身边,荆泽天冷冰冰的说,“你那天你答应的,签协议,再求香婉回来,你别跟我说你记不得,在我还能好好跟你讲话的时候,你最好明智点。”

白尺素的身形微微一晃,而后把手心摊在了荆泽天的面前。

他扔给她一支笔。

白尺素拱起身子,把那张纸挡了个严丝合缝,她笔下刷刷的走,然后纸张在手里一对折,就抬头看了荆泽天。

她沙哑着声音说,“这回,你可满意了。”

男人唇角隐动,却没说话。

白尺素一起身,把纸笔一起塞进了荆泽天的衣兜里。

但荆泽天并没有因为她的老实而放过她,她一拉扯白尺素的肩膀,就打算把她拖下地,捏住女人肩膀的时候他微微一怔,因为她瘦到锁骨都凹了进去。

某种不明的情绪在男人的眼底转瞬即逝,下一秒他生生的把白尺素拽下了地,“两点钟的飞机,跟我走。”

“我不去!”

白尺素一边被拖着前行一边挣扎着,“我签了离婚协议你还想让我怎么样,我为什么要求那个贱人回来,你打断我的腿我也不回去!”

她的反抗一瞬间惹怒了男人,荆泽天的吼声让白尺素周身一颤,“你别以为我不敢!”

白尺素仰头,听见自己心有裂开的声音。

他居然能狠到这种程度,为了那个贱女人他折磨自己也就算了,现在连敲断她的腿也不含糊……

喉间一哽,白尺素竟然不知道怎么骂出口。

就听荆泽天气愤的说道:“白尺素,你今天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如果你不想看见你母亲被送进疯人院,你大可以继续给我耍脾气。”

荆泽天喊完这句后,手下一滑。

他低头时正看见白尺素呆滞着一副表情,瘫软在了地上。

有那么一秒钟,荆泽天考虑自己刚刚的话是不是过了,可他还没考虑出一个答案,白尺素就摇晃着身体站了起来。

她像疯了似的扯着荆泽天的西服,一下一下的踢在他的腿上,她喊到嘴角都已经撕裂,隐隐的透着血色,“荆泽天,你还有没有点人性!你就算不看在我爱了你10年的份上,也该想着这几年我为你的付出,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踢到最后,先是这女人没了力气。

而后她摇晃着身体杵在那,像是秋风里一支就要断掉的枯树枝。

她猫着腰,拢了肩,膝盖在一点点的弯曲,再弯曲,最后她蹲下身体时,瘦到已经凸起的背脊就扎进了荆泽天的眼睛里。

男人一偏头看向了别处,声音没底气的小了几分,“你只要照做,我不会动你的母亲。”

下午两点钟,白尺素被送上了飞往国外的飞机。

荆泽天站在航站楼里看那个已经起飞的飞机,眉心皱了又皱,而后他默默的从兜里掏出那张离婚协议展在面前。

“嗤。”男人叹笑出声。

因为白尺素在那个本属于签名的地方写了另外几个字:我签你马勒戈壁!

其实,荆泽天一直都知道昱香婉身在何处,但没有把她带回来。

因为昱香婉在走的那天就说过:除非你和白尺素离婚,并让她跪在我的面前求我,我才会原谅你。

时隔三年,白尺素才知道昱香婉的话在那个人的心目中有多重,重到她差点因为这一句话粉身碎骨了。

上午的时候,管家告诉昱香婉,白尺素正跪在她府邸的大门前。

昱香婉不紧不慢的在梳妆镜前拢着长发,她透过镜子朝门口站着的管家瞧了一眼,“她跪多久了?今儿不是下雨吗?”

“国内的航班是凌晨五点就到了,她应该是下了飞机就在那了。”

昱香婉挑眼看了下墙上的时间,此刻是上午十点。

而后她缓缓地站起身,扶着自己的后颈说,“黎叔,我脖子有点痛,让医生过来给我看看。”

暮色黄昏。

白尺素被带进门的时候,脸上早已没了血色,她从头到脚都是湿的,袖腕处还往下滴着水。

时隔三年,昱香婉再见白尺素,发现她狼狈的不仅仅是这张脸,她连眼底的光都没了。

这还是白尺素吗?

那个从小就娇生惯养,没人敢惹的白尺素?

当年的她何等张扬,她大把大把的把钱花在昱香婉的身上,只因为他们是闺蜜,她有了喜欢的男人,就把示爱的广告贴满了大街小巷,她嫁给荆泽天的时候不是扬言要幸福吗?现在是怎么了?

昱香婉感叹着走过去,在白尺素的身边转了一个圈,而后她嫣然一笑,“你怎么不狂了?”

白尺素的睫毛扑朔了两下,“贱女人。”

“哈!”

昱香婉掩口一笑,笑的胸前那两团跟着乱颤,下一秒她一巴掌甩在了白尺素的脸上,“说我贱,那你现在站在我的面前做什么?这么有骨气你倒是回去啊!”

昱香婉嚣张的口吻刺痛了白尺素的每一条神经,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就要冲上去撕烂昱香婉的脸,“你个贱人!我对你那么好,你却偷我的男人,我白尺素活在这世上的一天,我就绝对不会放过你!”

她眼看就要抓上昱香婉的脸,却被蜂拥上来的几个男人死死的扼住了手臂。

面前,昱香婉笑着拨弄自己的指甲,然后轻轻一吹,“是啊,我就是偷了你的男人,但是你有什么办法?荆泽天信你吗?如果他真的信你,你这三年过的可好啊?如果我做的事情他知道,你为什么在我门前跪了一整天啊!白尺素,可别说什么你对我好,你以为我分不清施舍和友情吗?你知不知道我最恨你那个样子,好像你能张扬一辈子似的,再看看现在吧……”

在她的话里,白尺素红了眼底。

但昱香婉依旧没有打算放过她,她上前一步捏住了白尺素的下巴,“你以为我在这边不清楚国内的事情吗?是荆泽天让你来跪求我回去,否则你的母亲就要被关进疯人院了,你说这么大的忙,我帮是不帮……”

说完话,昱香婉就摆好了一副傲慢的姿态。

白尺素的头在沉,沉了又沉。

纵然她有千般的恨,但一提到母亲……

女人闭起眼的时候有泪滚出了眼眶,而后她手臂一松软,就噗通一下子跪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

迎接昱香婉的阵仗十分铺张,电视台的人都来了不少。人多到里三层外三层的把那两个人围在了中央,白尺素就被挤得很远。

往返20多个小时的行程,加之又在雨天跪了一整天,此刻的白尺素脚上像是灌了铅似的寸步难行。

她摇摇晃晃,马上就脱离前边的队伍了。

偏这时,身后涌上来一群人,她的肩头就被猛烈的撞击了一下。

白尺素一个不备扑到了地上,她光洁的膝盖擦破了皮,很快透出了血色,但她顾不上膝盖,只是用手死死的钳住肚子。

“有人流血了!”

人群中有个人喊了起来,白尺素仰头看这个大惊失色的女人,朝她缓缓的摇着头,“只是擦破了点皮,别喊……”她不想在那人大喜的时候博可怜,也不需要谁的帮助和同情。

但那个女人根本没听见她孱弱的请求,反而是越叫声音越大,“有没有人来帮忙一下,她流血了……”

白尺素被她的喊声震得头顶上嗡鸣作响,跟着她的眼睛也变得模糊了。

她好像看见一个人拨开人群冲了过来,而后她只觉得周身一轻,身体就浮在了半空。她的头在半空中飘啊飘的,轻的好像都不属于自己。

她微微阖上眼,却在那阖眼的一刹那,看见了地面上的一滩血。

那是自己的血吗?她怎么了?

这次闭上眼睛,白尺素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她举着大大的心型抱枕强势的塞进了荆泽天的怀中,并对他宣布道,“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男人,不可以爱上别人。”

她看见荆泽天红了脸,一只手朝她伸了过来。那年他才17岁,而自己刚刚满15。

因为她的勇敢,他们终于恋爱了,一段甜蜜之后恋情变得坎坷,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总是无端的生气,而荆泽天对她的态度也一再冷漠。

直至有一天,她看见她最好的朋友昱香婉和荆泽天一同从某个酒店走出来,她不由分说的上去撕了昱香婉的脸。

所以,昱香婉现在这张美丽的脸是假的。

但她的代价也很惨,她如愿嫁给荆泽天之后厄运也随之来临。白家家道中落,爸爸急火攻心的去了,母亲也疯了。

而白尺素婚后的每一天都好像噩梦似的无限循环。

这都是因为什么啊!为什么呀!她闷了这么多年,闷到她连睡着都会被自己的呼声喊醒。

白尺素睁开眼的一刹那,眼底带着血红,她的心在噗通噗通,她的耳朵里只有嗡鸣,她蓦然转头看四周,就看见了那个站在她床边的男人。

一纵起身,白尺素瞪大眼睛抓住了荆泽天的衣服,“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

男人大手一压又把她按回了床上,然后他动作很快的取了床头柜上的两片药强行的塞进了白尺素的嘴里。

“闭上你的嘴,要么好好养病,要么马上滚出这个家!”

白尺素这才看了周边的环境,她的确在家,这个三年来俨然是冷宫的家。她怎么就回来了?

房门咯吱一声开了,昱香婉先是探头朝门里看了一眼,然后端着什么东西走了进来,“泽天,饭好了,你先下去吃吧,尺素这边就让我来照顾吧!”

她说话的样子柔美极了,只是整容后的脸笑起来有些生硬,白尺素一时间感觉自己认错了人。

但下一秒,她瞪大眼睛问荆泽天,“她……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如果不是香婉求情,该离开的是你。”

白尺素因为这句话,又重新摔回了床里。

她无语的张了张唇,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是她的家啊,却要被丈夫扫地出门?也对,荆泽天深爱的女人回来了,她白尺素还算个屁。

床边,昱香婉放下东西后推着隋荆天的身体往外走,“哎呀你放心吧,我既然让你留她在家,就不会再怨恨她了。”

荆泽天犹豫了一下,然后拉起了昱香婉的手腕,“先不用管她,我带你下楼吃饭。”

不远处的房门一开一合,房间里就只剩白尺素一个人。

白尺素不需要因为小三的求情留在这里,既然她在这个家俨然是个外人,那她走就是了。撑起身体时,一阵剧痛从腹部传来,她只坚持了几秒钟又摔回了床里。

“额……”她的肚子为什么这么痛。

荆泽天再次走进这个房间的时候已经是天黑之后,房间里很暗,而他也没有开灯。

白尺素知道进来的是他,因为有淡淡的烟草味飘过来,但她不想睁开眼睛。

男人走到床边,腾出一只手按在了白尺素的额头上,而后他又拿起床头上的药瓶,倒了两颗塞进了她的嘴里。

做完这一系列的事情后,荆泽天就坐在离她不远处的那个沙发上吧嗒吧嗒的抽烟。

没多久,这房间里就充塞了很浓的烟草味,他一根接着一根的……直至这房门第二次被人打开。

昱香婉走过去夺了他手里的烟碾灭在烟灰缸里,“别抽了,小心你的身体。”

荆泽天挑眼看了昱香婉,“你先回房间睡吧,已经很晚了。”

昱香婉没走,反而坐在了他的身边,她小手开始不安分的拨弄着男人颈下的扣子,娇滴滴的说,“你不跟我一起回屋,那我就在这里陪你。”

那些细碎的声音全部被听进了白尺素的耳朵里,她依旧没有睁开眼睛,只是身侧的手捏的很紧,很紧。

渐渐的,这房间里有了女人低喘的声音。

昱香婉动作很轻,但行为却肆无忌惮,她坐在荆泽天的腿上,小手顺势探进了男人的衣衫。

“泽天,三年没见,我都想你了,难道你不想我吗?”

就在这句话之后,白尺素陡然睁开了眼睛,她偏头看向那两个人的时候,见昱香婉正主动送上了她的唇。

但下一秒,荆泽天腾的就站起了身,他搡开身上的昱香婉快步走到了床边。

房间暗,白尺素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听他问了自己一句,“你哪疼?”

“我心疼。”

白尺素倔强的一转头,又死死的闭上了眼睛。

后来,那对狗男女走了,是荆泽天推着昱香婉的身体走出去的,而白尺素平躺在床上,胸口起起伏伏,她眼角的泪就不争气的滚落了下来。

小编有话说:

白尺素知道进来的是他,因为有淡淡的烟草味飘过来,但她不想睁开眼睛。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